序幕先生

一个西班牙男人突然出现在一间满是烟雾、警报器还有一个意大利人的房间里。他朝房间角落的那个大洞外面望去,看到一条河流穿过绿色的山谷,一直延伸到覆盖着森林的地平线上。

那意大利人转过头,看见刚到的来访者,露出了笑容。“哦,嘿,来得挺快。”他边说边扔下一张纸,“好久不见,钱袋子。请随便坐。”

钱先生笑了,走向桌子,在热先生旁边坐下。“好久了。”

“嘿,怎么说,我们都不能在一个地方待太久。我们不这样。”

“你怎么把我弄到这来的?”

热先生自顾自笑了一声。“让一个老朋友帮了个忙。”

“哪种朋友?”

“一个收藏家。”热先生说,然后看到阴影爬上钱先生的脸。“不要对我摆那张脸!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但我觉得他很后悔。”

“后悔?他?我觉得这种事……不太可能。有什么条款?”

“一点小钱。5美元。即使是在这里,这点钱也少得可怜。”

“我没问你付了多少钱。我在问有什么条款。给我的。”

热先生挑了挑眉。“你是说你不知道?”

钱先生没有说话。

“那我就当你不知道了。好吧!从现在开始,你正式成为我的私人酒柜了。不管在什么时候,不管我想要什么酒,你都一定会把它给我带来。”

钱先生盯着热先生。

“所以来吧。把酒给我。”

钱先生叹了口气。“你和我都知道我们不能喝酒。”

热先生一屁股坐回椅子上。“好吧,该死,他还是有可能会破例的,因为,你知道——”他指了指那个洞。像得到了什么暗示一样,花朵开始在田野里开放。“对。那个。”

“不行。”

热先生笑了。“你真的不知道有什么条款?”

“不,我不知道,这正是我还在问你的原因。”

“你自由了。”

“什么?”

“你自由了!”

“你什么意思?”

热先生那天第二次扬起眉毛。“还要我帮你拼出来吗?你不再受到任何限制了。那是你的最后一份合同了。这回是真的。”

“我——什么?”钱先生说,显然很是震惊。

“在我们做了那么多事之后,我想我至少还能做到这点。我很抱歉只有……”热先生瞥了一眼那片刚刚才开满花的田野,“不管我们还剩多少时间了。但至少你可以做自己了。”

钱先生只说了句“哈。”

他们沉默了一会儿。

“那么,”热先生说道,打破了紧张的气氛,“你打算阻止它吗?”

钱先生闭上眼睛沉思着,深吸一口气,又长长地呼出。他睁开眼睛。“不……我觉得不会。这是最后一站了。”

热先生转身面对着钱先生。“你知道,你总是不停地说这个。你的‘最后一站’。但你知道吗?我觉得这不是。”

“那什么时候才是?”

“我……我不知道它本身是什么时候,但……”

“我猜猜,你有个想法?”

热先生比了个枪:“对啦。”

“好吧,让我听听。”

热先生凝视着外面的落日。“好吧,这确实是最后一站。那些花已经足以证明了。但这只是暂时的。就因为火车到了它路线的终点,不是说它永远都不会再开了。也许,只是也许。在这一站之后。这列火车会开上一条崭新的铁轨。”

钱先生咕哝了一声。“你好像很自信。”

狡猾的微笑爬满了热先生的脸。“我能说什么呢?我还从来没有在这种事情上出错过。”

钱先生脸上也爬上了笑容。“是啊,你没错过,是吧?”

“我可真想你,你知道吗?”

“我也想你。还有,你知道吗,你之前的想法很不错。”

“哦?你夸我?”热先生说,“这真的是世界末日了啊。”

在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钱先生第一次让自己发自内心地笑了。“敬世界末日。让我们希望你的朋友真的变了。”

这么说着,两人手里都多了一杯伏特加。热先生举杯。“干杯,”他说,用自己的杯子碰了碰他兄弟的杯子。

他们都没有喝酒。“你知道,”热先生说,“我觉得打破老爹的规则其实是个坏主意。不如喝点橙汁?”

两人都笑了起来,在手里的酒变成橙汁时最后一次望向了日落。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