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
评分: +3+x

对于她来说,生日是唯一的。不是每一年的那一天,而是那一年的那一天。那一天是特殊的、是唯一的,她默默想着。

她并不是留恋过去的,也不是幻想未来的人。因为技艺的沉淀在于“存在”而非“时间”,就算折越千年,技艺平庸的她也还是一位平凡的建筑师。所以她更喜欢让自己随着时间慢慢前进,即使她总觉得太慢了一点。

“猜猜你是第几个?”不论她什么时候回到自己生日的日子,友人总是会这么询问她,带着顽皮的笑容。
“反正不是第一个。”她有自信自己这个回答是正确的,因为友人笑容的背后总有那么一丝悲伤。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她想着,但是询问的话语又总是被友人打断。

她的出生并没有得到多少祝福,或者说,是诅咒将祈愿掩盖。因为她出生的前一天,祖宅倒塌了。祖宅是家族的心血,由一代一代传承,由一代一代修饰,祖宅是家族的象征,也是华夏第一建筑的象征——倒塌了。并且她是女子。
她的房子注定倒塌。她的技艺永远不精。这是家族对她的判断,也是将她隔离的宣告。记忆模糊的她无法评判她的家族,她只知道,祖宅再也没有建好过。

“你又回来了,不对,初次见面。”当她第一次回到那一天,带着复仇之心,站在家族的大门前,有人轻拍他的背后,“我是一位鉴赏家,这户人家拥有的东西我不想因为你的愤怒而被释放。”
“释放?是怪物吗?那让它出来吧!”早已知道世界真相却又依然年幼的她吼道。
“当你所憎恨的被撕成碎片,你就能得到你想要的吗?”友人缓缓说道,“你所学到的东西,只是为了满足你的复仇吗?”
“你什么都不知道!我恨他们!我恨他们不爱我!”
“你恨的是他们拒绝授予你所想要的,虽然人类都渴望爱,但是你们一族不一样。”友人轻声说道,“建造的追求早已深深刻在你的灵魂之中,你所恨的不是无爱,而是没有被传授那份你应该接触的技艺。”
“毁了他们在磨练自己也不迟。”
“如果我告诉你毁了他们你就再也无法拥有你现在所拥有的那个东西呢?”
“让我怎么相信你?”
“就当我在威胁你。”一股寒气笼罩全身,他是认真的,她放弃了。
她心灰意冷,准备离去,再也不回到这个令她痛苦的时间。
“等等!”身着长袍的怪人再次叫住了她,“我们能成为朋友吗?”她感受到了真诚,虽然没有被威胁,但是她无法拒绝。这个男人就好像曾经就是她的挚友,了解她所怜悯的、无法抗拒的。
“那我们就是朋友了,如果你有什么想分享的事情,请一定要告诉我,我一直在这里。”男子看起来非常高兴,“对了,你知道你今天是第几个吗?”
莫名其妙的问题,是一样仇视她家族的人吗,她不确定。
“我也不太清楚了,不过肯定是最后一个。”成为友人的男子突然露出了寂寞的笑容,“请多多加油,我期待你的作品。”

自从那次分离,在正常的时间中她再也没有见过他。但是,每当她想与什么人说些什么,她都会回到那时,看见他站在那扇大门前。

“你在多久之前跟我聊过天?”她有一次忍不住发问。
“秘密。”友人答道,“时间是不会让你同时出现的。”
“我觉得你不再那么神秘了,因为时间在向前流。”
“你会慢慢变得让我感到神秘,因为你眼中的我并不是。”

生日是某种东西出现的时候。对于她来说,那个时间出现了三个重要无比的存在:一个被唾弃的女孩、一个怀有明确目标的女子、一个奇怪的友人。
这就是她的生日。

最好的礼物,就是能够跟友人分享她所知道的、所学习的甚至所建造的。
她无比感谢存在依旧未知的神,让她自己能够随时收到自己的生日礼物。

但是她有一种感觉,一个非常令她害怕的猜想。
她眼中的自己,时间是向前的,她渐渐了解友人。
友人眼中的她,时间是向后的,友人所见到的是一个比他所知道的更多的她。
当友人不再问她那个奇怪的问题时,那就是友人眼中第一次相遇,也是她眼中最后一次相遇。

是真的吗?她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她也无法想象。

时间给了她很多恩惠,但是她知道自己依然不会永存。她有着自己的目标,深刻在灵魂之中、于出生时被否定、在愤怒中被点醒——
成为一名有名的建筑师,留下令人赞叹不已、感动不已,也许可能是恐惧不已的建筑。

人将消亡,房屋长存。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