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路怪匪
applebees.jpg

Dr. Cimmerian在抵达Applebee's酒吧的时候停下了脚步。

他的脑子转得飞快。这家店的门在8.5米开外。如果路上没人的话,他大概需要三——或四?——秒来全力冲刺跑完全程。

但是路途并不畅通。

一大群人站在他和最近的门之间。有的人穿着礼服,有的人则像Cimmerian一样,刚下班,还穿着实验室工作服。在经历过去年的混乱之后,规则也定下来了:严禁SCP的cosplay。但就在房间的正对面,有一个性感的疫医。好吧——他希望那是一个性感的疫医。这人是Dr. Foster请过来的,但其他人一到,他就被打发走了。

一个打扮成《绿野仙踪》里的桃乐茜模样的、从20层下来的漂亮研究员独自坐在酒吧里。他紧张地向她瞥了一眼。而她以微笑回应。

是的。这将会像去年万圣节一样:一场灾难。他能感觉到。动感的音乐开始在他的脑子里横冲直撞。而这一切基本上只会导致头疼。但如果他明天会犯头疼,他就能有充分的理由了。

“嘿。”他对酒保说道。“给我来杯七七行吗?”

她点点头,开始给他倒酒。他转过身来,看见桃乐茜正从旁边注视着他。

“那里面都有什么?”桃乐茜斜着眼睛说。

“七喜和威士忌。”

她眨了眨眼睛,傻笑了一下,点了点头。“真不错。”

“完工了。”酒保把饮料放在他面前,而他则从吸管里猛吸了一大口。他努力让自己在这么做的时候看起来酷一点,但由于那根吸管而毫无疑问的失败了。

“那么你是伦理道德委员会的人?”

“是啊。你在第20层工作,对吧?”

她伸出右手。“嗯。我叫Megan。”

他握了握她的手,然后在吧台前坐下。”Jeremiah。我的朋友们——还有你——可以叫我Jerry。”

“我们难道不是朋友嘛?”她撅起了嘴。

“时间会给出答案。”他马上又坏了规矩地用吸管喝了起来。

随着夜幕渐渐降临,他对她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她是一位专门研究鳍足类动物的生物学家。她没有说,但他认为她可以加入3213的研究团队。这太棒了。他以前也和站点里的人约过会……但都是探讨他们工作的严肃性。和一个没有那么多包袱的人交谈是件好事。她只需要确保海豹们没有杀了Carl,这样她就可以问心无愧地回家了。

他讲了个笑话。她笑了。她还击。他也笑了。这是有趣的,不同的——近乎放松的。动感的音乐和跳舞的人们似乎消失了一两个小时。他们两个都没有注意到,因为大多数的聚会者都离开了,聚会也就结束了。她还在喝她的第一杯酒。当他点了第五份的时候,酒保给了他一个“给我滚开”的表情。Cimmerian站了起来。

他有点摇摇晃晃的,肯定是开不了车了,但也不算太糟。“我叫辆优步。你怎么样?用不用我也帮你叫一辆?”

Megan看起来很失望,但还是摇了摇头。“我几乎没怎么动我的那杯。如果你愿意,我可以送你回家。你住在异地对吧?”

当他们走出酒吧来到灯光昏暗的停车场时,他告诉了她他的公寓在哪里。那时候已经接近凌晨一点了,但仍然有扮作怪物的家伙四处乱窜。他们走到她的车旁边,她拿出钥匙,打开了车门。

一个戴着僵尸面具的男人缓缓从远方走来,从裤子后面拽出了什么东西。

Cimmerian从肩上的枪套里掏出了一把柯尔特1911手枪,Megan从她蓝色裙下的腿部枪套里掏出了一把瓦尔特PPK手枪。

三个人默默地站着。僵尸人的手枪仍然指着地面;他甚至还没来得及把它举起来,他们就已经瞄准了他的脸。

他把枪扔下,拔腿就跑。

他们俩在那里又站了几秒钟,然后收起了武器。他们笑着上了车,把僵尸人的枪留在了人行道上。毕竟他们每人都已经有一把了。

Megan把头歪向一边。“去你家还是我家?”

“我觉得我家不错。”

她发动了汽车。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