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风天与谋杀案
评分: +17+x

……今年的第9号台风“利奇马”已于昨日登陆,强度为强台风……预计“利奇马”将以每小时15公里的速度向北移动,在今晚7时左右影响本市…………位市民做好防范措施,避免出行。居住在低洼地区的居民请提前做好防积水倒灌工作……届时市政部门将会权力应对台风造成的断……城市内涝等问题……需要请……

薄荷绿的小录音机发出的广播声逐渐混入了沙沙的杂音,本来就因为身处地下而差劲的很的信号似乎因为台风而更加糟糕了。八川叹了口气,拔下耳机后关掉了收音机,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玩。

基金会内部的通讯app又收到了一堆通知,大体上都是有关这个马上就要抵达的,实为异常的台风的相关通知——好像说是它能够异常的影响经行路线周围的建筑,强行引发停电。起初她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稍微回想起了小时候的那些记忆,在漆黑的房间里点着蜡烛,反复嚷嚷着要看电视然后意识到根本没有电;但后来沉重的现实击碎了幻想,虽然91深埋地下,但一层的大部分区域还是会被波及,几乎所有可能受到影响的区域都已经或正在被清空,无论是研究员还是异常。

现在八川正抱着自己的爱猫海参嘬着奶茶缩在地下一层A区的某个休息室中暂时休息。数据显示,离地面最近的这里大概最容易受到影响。如果这种情况发生,她就得立刻跳起来协助还没来得及撤离到深处的员工们。

某种程度上,这种天气不用出外勤还真是好事……

八川一边这么想着一边闭上眼稍作休息,当她因为惊呼声而重新睁开双眼时,四周已是一片漆黑。



“所以说停电的一开始毫无异常,后来你才发现了尸体?”

“差不多,除了一开始并不是‘毫无异常’,因为真的是异常把电给停了……”

各自端着一罐菠萝汁的特工Asriel和特工八川坐在地下二层的站点内部食堂的一角,后者刚刚在后续处理的过程中发现了一起谋杀案的现场,被拖去做了一多个小时的笔录。然而现在,Site-CN-91的地下一层依然没能从异常台风的影响范围内脱离,事发的Dr. Varitas的办公室的周边只能被严密的封锁了起来。

“那么,虽然说首次有交集就这么问可能会让你感觉不太舒服……但我想知道当时的情况。”



没人想再吹一次这样的台风,整个一层A区里所有由电力驱动的物品都失效了——哪怕那些有独立电源的也是如此。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凌晨两点,期间特工八川和其他拿着应急荧光棒的安保人员一起把那些或在黑暗中迷失方向,或在惊恐中踹倒了书柜的研究员好好送回安全的地方。幸运的是由于早有准备,大部分异常的转移都已经完成,否则不知会出多少问题。

在异常台风影响暂时减弱的期间,八川收到了研究员APA发来的一条信息:你有看到我弟弟吗?似乎Varitas有事找他但现在都没回来,停电所以找不到宿舍了?

发信时间大概是十一点左右,恐怕自己一直处在异常的影响范围内所以没能及时收到……回想了一下,自己似乎隐约记得在刚停电不久后和他擦肩而过,现在大概早就回去了吧。这么想着的八川回信询问现在的情况,却只得到了“人还没回来”的回复。

这稍微有点奇怪,虽然对方的确是经常因为自己的疏忽直接跑出去耍让别人白担心一场的类型,但毕竟现在是台风天……别是提前结束了工作又跑去新女朋友的宿舍了吧……八川一边头疼着一边沿着灯光闪烁的走廊走去Varitas的办公室,至少先去那边看看人在不在。

敲门意外的没得到回应,然而隔着门缝她闻到了浓重的血腥味。

快速的考虑了一下,八川抄起了一直跟在脚边的长毛猫海参防止它忍不住乱走,接着一脚踹开了房门。



“等等,踹门?!为什么踹门?”Asriel突然打断。“你连门把手都没拧一下确认锁没锁就直接踢门了?还有隔着门就闻到血腥味是怎么回事?”

八川做了个无奈的手势,想向后倚在椅背上却意识到食堂的椅子没有靠背。“……当然有确认,门的确是锁着的,或者你不信的话也随便问问看过门锁的人。至于‘隔着门怎么闻到味道的’这一点……由于您的权限不足以获得详细信息的原因,我的感知姑且和我养的那只叫海参的‘猫’是相通的。”

“好吧好吧。既然案发现场是密室的话调查起来就麻烦了……”Asriel小声的嘀咕了一句,他打量了一下周围,却没能发现那只毛茸茸可爱的小家伙。某种程度上来说正是这只长毛狸花猫让他记住了这位没怎么有交集的同事,但似乎从他们碰面开始他就没见到它,一开始他甚至因此没能认出赶来的对方。

“那么接下来是什么情况?”



踹开门的瞬间,一股浓厚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原先因为异常效应的减弱而闪烁的灯光也巧合般的因这巨响而整齐的熄灭,但房间里还有微弱的亮光——垃圾桶里似乎有什么东西烧起来了。八川快步走到垃圾桶旁把正烧着的东西拽了出来,在还算干净的一块地面上把火拍灭。那似乎是一小打还没烧完的什么文件。

反正进来都进来了,有什么因此破坏了的证据也就能这样了……她无奈的想着,看向放在角落的那两张小沙发。毫无疑问那上面瘫坐着两个人,面对她坐着的是Dr. APA没错,而坐在另一张沙发上的Varitas……他正同时背对与面对着这边。

已经没必要去检查Varitas的状态了。很显然他的脖子被某种利器切开了一道夸张的伤口,深及颈椎。他的面容苍白且安详,因为他身体里所有的血液现在溅到了对面的墙上,形成一个夸张的圆弧形喷溅血迹。而坐在对面的APA,第一眼看过去时还以为他对着自己的头开了一枪,但后来八川才意识到那不过是溅上去的Varitas的血。

她咽了下口水,轻轻伸出手指搭在他的脖子上,还有温度,却始终没能摸到脉搏。这是她一直以来都非常不擅长的事……但唯独今天希望自己的技术只是一如既往的拙劣。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背后突然传来了熟悉的声音与急促的脚步声,把正全神贯注的八川吓的一颤。第一个失误

她缓慢的转过身,看到了正站在门口的研究员APA。她什么时候过来的?面对了这样冲击性的场面,一时间有很多零碎的线索与疑问在八川的脑子里乱作一团,但现在或许有更重要的事情可做。

“别进来,随便叫什么人过来都好……或许还有救。”



“谋杀然后自杀?”

“我也这么觉得,的确小茶几上除了两人份的茶杯外还有一个空药瓶……只是具体动机,以及为什么那个时候接到了转移通知的他们还待在那里也让人不太明白。”

“不,还有点地方不对劲……你在现场完全没发现那把杀了Varitas的刀吧?如果他真的打算杀人然后自杀,他有什么彻底处理掉凶器的必要?”

坐在桌子对面的八川稍微调整了下姿势,一脸严肃的摆弄着自己扎起来的棕黑色长发。“这里可是基金会,一把沾了血就会在几分钟后消失的刀也是可能存在的,但这的确是第二个失误。但是说实话……你这么密切而且迅速的关注起一件几小时前才发生的事情,真的相当可疑。”

Asriel放下手里喝空了的易拉罐,稍微把脸埋在两手间停顿了一小会,然后才抬起头。“好吧,我想我有必要解释下……实际上我知道一些情况,让我怀疑这起事件并不单纯。”

“那大概是两三天前的事情。”



“……还有多少?要是你再拿更多的我看得去借辆小手推车来了……”怀里抱着一摞几乎能没过自己头顶的文件的Asriel无奈的倚着一旁的文件柜,而一旁的Varitas,丝毫不介意自己临时拽过来当苦力的人的感受,又打开一个新的文件柜翻找起来。

“我已经尽力压缩要借走的量了,档案室的员工要是发起飙来单凭我可挡不住。”

“好吧好吧。”Asriel稍微调整了一下酸痛的手指的位置,无意间他瞥到了那些文件的内容,出乎人意料的是Varitas拿的都是一些类似于实验过程中现场写下的数据记录之类的东西,上面手写的凌乱字迹有如天书。

最终Varitas要借走的档案还是多到难以轻易搬走的地步,趁着好不容易处理完登记事务的管理员一脸烦躁的去找小推车的空当,Asriel提出了自己的疑问:“你借这些做什么?这些实验数据之类的应该有电子版的吧?”

“的确有,但手写版的文件能看出来很多电子版看不出的信息,而且,往往很快就会被销毁不留痕迹。”Varitas环顾四周确认管理员还在仓库里找小推车。“你知道生物部那对名字很像……具体而言是本名与假名都很像的那对双胞胎吗?”

Asriel思索片刻。尽管Site-CN-91的人员数量不至于像别的大站点那样夸张,但他一时间还真没想到这两人的脸,毕竟他真的不擅长分辨亚洲人的脸。“所以这和现在的情况有什么关系?”

“该怎么说……甚至还不一定能算上学术不端?不过具体的情况有点复杂……”Varitas挠了挠头。“总之我真的很奇怪,究竟是什么动机能让一个据说在学生时期充满野心的家伙突然开始照顾家里人了?帮忙打理实验写论文然后把功劳全给对方?”

“啥?不是你慢点,我理不清情况。”

“唔姆……”Varitas又一次的仔细检查了周围。“前几天我因为一点小事去找Dr. APA,也就是双胞胎里的那个弟弟,期间我问了他有关之前他写的一篇论文里的某个观点,但他却……并不知道自己是那篇论文的一作,反而问我明明那是他姐姐写的,为什么要来问他。”

“我当时很震惊,觉得可能是自己想错了吧,但等我回了办公室打开电脑仔细一查,却发现那篇论文的一作的确是他,而且他的姐姐研究员APA实际上几乎没有任何的学术成果……这很怪,我觉得他的姐姐可能有什么企图,但我又没什么实质性的证据支持我的怀疑,于是我想到了这个主意,看看究竟有多少工作是真正属于他自己的。”

Varitas拍了拍堆在桌子上厚厚一摞的纸质文件。“就是这些实验时临时写下的手写记录……很可惜的是久一点的都被销毁了。”

Asriel不解的看向Varitas。

“这……我想这种问题应该交给专门处理这些的专业人士,你不是平时忙自己的工作就够忙了吗?”

“我当然很忙,只不过现在证据不足,而且我也有我自己的担心。”Varitas耸了耸肩,远处传来档案管理员推着轱辘松动的小推车走近的声音。

“你就没想过吗?别的员工又不都像我这样是个脸盲,机器更不是,她究竟是怎么做到的?还有,为了写那篇最初引起我怀疑的论文,她首先要能接触到一些机密信息。她就没有可能这些信息会被用到写论文之外的地方吗……比如说,卖给敌对组织?”



食堂的灯光突然一暗,随即不安定的闪烁起来,似乎这里也被异常台风的影响波及了。隔着几十米深的泥土两人依然能依稀感觉到外面的风与暴雨的猛烈。

“原来还有这样的情况吗?”八川又习惯性的想要倚上并不存在的椅背,注意到了这一点后她重新前倾身体把双手搭在桌面上,摆弄着手指。“也难怪Varitas在理应撤离的时候还待在办公室里,他恐怕是想借这个罕见的能确实独处的机会好好谈谈吧……”

“对,的确像是他会做出来的事,单独约怀疑对象出来谈。”

“然而却偏偏在这种尴尬的时候演变成了密室杀人,就算基金会有能应对异常杀人手段的调查方式,恐怕也得等明天这个台风过去吧,毕竟只要是电器就都会受影响。”

Asriel无奈的用手撑着下巴沉思。的确,在存在异常的情况下,以他现在的手段根本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唯一能明确的只有可能的杀人动机:Varitas发现的那些疑似学术不端的证据对研究员APA不利。他记得自己当时有提醒过对方,即使Dr. APA看起来相当无辜也得谨慎行事,然而现在看来他的话并没有被听进去。

利用异常的密室杀人啊……

“对了,我有一件事情很在意。”Asriel突然直觉一般的想到了一件事。“虽然说是异卵双胞胎,但Dr.APA和研究员APA,他们长得像吗?”

八川想了想,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找出来了一张照片,照片上似乎是什么部门的合影,她伸手指了指照片的右侧。看到努力辨认的Asriel,八川意识到了对方的确不擅于辨认亚洲人的脸。

“其实不是完全一模一样哦……?”

“但哪怕没有利用任何异常,停电后只能用荧光棒照明的昏暗环境加上本来就脸盲的Varitas,研究员APA是不是伪装一下就能蒙骗过去?”

Asriel看到了对方瞬间挑了挑眉毛,似乎她之前从未注意过这个盲点。

“那么按照你的推论。”八川顿了顿。“Varitas早就对研究员APA有所怀疑,他想趁机单独接触Dr. APA,但是去的人被掉包了?”

“没错,然后真的Dr. APA撞见了现场,被灭口。”

“也不是不可行……但是现场的密室怎么解释?用某种能从房间外面反锁房门的异常?”

“不用那么复杂,只要犯人在现场被发现前从来就没离开过就可以了。这么一来也就根本不是密室杀人了。”

灯光又一次的闪烁了起来,仿佛是无形的风吹拂着火焰。Asriel盯着坐在对面的八川,的确Varitas的想法有些道理,这样的气氛的确令人紧张,也容易让人动摇。

“至于我这么猜测的证据……的确我目前没有,但你也没法说服我,除非你把你隐瞒的那些情况也告诉我。”

“隐瞒?”八川笑了。“没错,我和他们俩是老朋友了,可是现在他们中的一个已经成了死者,我有什么瞒着别人的必要吗?而且我又不是什么会走路的休谟检测仪,我能知道什么?”

“你刚刚解释过你是借助那只异常猫才察觉到门里面出了事的吧,我猜你能在停电的状况下不用荧光棒也能看清周围也是借助的这个?”

八川点了点头。

“那么,那个突然出现在门口的研究员APA……”

“你到底有没有听到她走到门口时的脚步声?”



实际上大概是没有的。只不过在面对了如此冲击性的场面后,八川稍微花了点时间才真正注意到这一点,然而这个时候笔录已经结束了。

她抱着猫咪海参靠在墙上,下意识的晃动着脑袋,仿佛这样做就能把脑袋里成堆的破事给倒出去一样。虽然不清楚Varitas究竟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候找几乎毫无交集的Dr. APA,但可以确定的是那具尸体的确就是Dr. APA,而那些溅了他满身满墙的血迹……无论是喷溅的角度还是沾在药瓶上的血手印都的确符合现场的情况,他杀了人,然后坐下来服毒自杀。

唯一……不,唯二的问题在于没有凶器以及突然出现的研究员APA。起初八川觉得前者或许可以解释为利用了异常,毕竟她到现在也难以相信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虽然经常管不住嘴欠但本质怂包的家伙真敢亲手拿着刀砍人脖子,恐怕是一时冲动用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吧?而且就算那个家伙因为什么冲动之下有了这个胆量,他惨不忍睹的臂力恐怕也制造不出来那样的伤口。

然而意识到第二个疑点后先前的这些推断全都变得摇摇欲坠,要是突然出现的研究员APA真的是直接从房间里的某个阴暗处走出来,而不是因为着急而自己出来找人的话……大概事情会变得相当复杂。

想到这里八川的脑袋里又不由自主的浮现起了无数的质疑,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动机是什么?究竟发生了什么能让她做到这种地步?究竟……

不对,至少这些是现在站在这里瞎想一百年也根本想不清楚的东西。她又一次左右甩了甩头。

现在自己知道的事情有限,恐怕想搞清楚还真得现在就去接触一下本人。说来刚刚被拖去做笔录结束后研究员她去了哪来着?办公室?八川把海参移动到左臂上,伸手到外套底下摸出枪检查了一下。弹夹是满的,现在这么过去应该还算稳妥……找到之后就稍微套套话吧,要是没有什么疑点,或许趁机安慰一下比较好……

八川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抱着海参走在了灯光不时闪烁的走廊上,如同往日下班后散步那样悠闲的溜达去那个熟悉的办公室。办公室不过几步路的距离,只不过这次在门后等待的可能不再是三个人一起摸鱼的悠闲时光。

只不过非常不应景的是,在她即将推开门时衣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不认识的号码。



“……抱歉,当时没想到是在这种时机恰好拨通了……”

“那么就和我把自己的一些判断瞒着你没说扯平了。但说实话,本来我去找她也算是我们之间的私事,就应该不接这个电话。”

“可是……”Asriel稍微琢磨了一下自己刚刚得知的新的信息,研究员APA的确可疑,但却因为自信于自己和她的交情而不愿意怀疑吗……“你就不担心万一对方真的是凶手,然后趁这个时机对你下手?”

八川无奈的歪了下头:“无所谓咯……而且,如果你真的这么担心我一个人拿着枪单独去见一个研究员还会被反杀的话,那么就一起去如何?”

说着她站起身走向了一旁的走廊,Asriel也紧追在后面。他站起身时仍旧沉浸在刚才的推理中,这一切发生的太过迅速且顺利了……果然研究员APA有问题,要是Varitas当时哪怕愿意把自己打算和她的弟弟单独接触的打算告诉自己,今天的事情说不定都不会发生。他快走了几步赶上了八川,但却意外的注意到到对方看起来比平时矮了不少。

变矮了?他下意识的低头看,果然发现对方没有穿平时那双带方跟的皮鞋,而是穿着一双运动鞋。

两人走楼梯快步跑向那间属于APA姐弟的办公室,越向上电力越不稳定,闪烁的灯光令人炫目。抵达目的地不过是几分钟的时间,然而办公室的门紧锁,里面毫无声响。稍微有点判断力的人都会意识到情况不妙,只不过这次率先踢开门进去的是Asriel。

房间里是充斥着血腥味的黑暗,身处地下的91即使在夏天也相当凉爽,甚至是冰冷,这让他觉得自己吸入的空气更加接近于金属的质感。远处的书桌上,杂乱堆积着的书本与文件中插着的一支快要熄灭的荧光棒照亮了一个趴在书桌上的人的轮廓,他毫不犹豫的冲了过去。

畏罪自杀。

脚下踩到的柔软东西分散了Asriel的注意,他低下头,借着自己手里的荧光棒的光芒他隐约看清了那是什么,是有着灰黑相间的长毛的,被纸页埋着的什么……他没能成功的迅速反应过来那究竟是什么,直到他伸手将那具趴在桌上的尸体稍微翻过来。

他还记得不久前看到的那张照片,站在照片右侧的Dr. APA开心的笑着,一只胳膊揽着自己神情阴郁的姐姐,另一只胳膊搭在似乎被硬拖来的八川的肩膀上。照片上的研究员染成墨绿色的短发相当扎眼,而桌子上的尸体却是棕黑色的长发,用与那张照片上相同的丝带扎了起来。

……诶?

在Asriel来得及得出那个不祥的结论前,他的意识便被一枚子弹撕裂。



研究员APA抱着膝盖蹲在一群惊慌失措的员工中。疑似混沌分裂者的小队趁着异常台风影响Site-CN-91的关头闯了进来,他们似乎早有计划。

她身处地下一层的某个避难室中,周围的员工虽然远离交火区域而且还有厚重的闸门保护,但却依然惶恐不安。这让混在其中的研究员APA也不得不流露出一副害怕的样子——尽管她早就知道这一切,还刚刚动手杀了三个人。今天的行动虽然有不少破绽,但有了这次计划之中的入侵,无论是她曾去过Varitas的办公室并且在那里藏了几个小时的痕迹,还是被杀人灭口的Asriel和八川的尸体以及自己伪装用的假发,一切的证据全都会被彻底毁掉,整个事件就会因此成为悬案。

只是现在想起当时的情况还是略微有点后怕,要是那通电话真的在八川来找自己前就接到,或者没有被已经杀了她的自己接到……后一种情况大概无所谓,她还有撤离的机会;但前一种大概就希望渺茫了。按照两人所知的情报,他们完全能猜测出事发的经过,哪怕仅仅是怀疑也足以致命。至于自己的傻弟弟……那个药量不至于当场致死,要是能抢救回来的话,或许还能接着维持之前的日常,直到被下一个敏锐的人发现。

她伸手从自己的衣兜中掏出香烟和打火机,不顾坐在自己身旁的人诧异的目光熟练的点火,同时慢悠悠的重新回顾了一下今天所作的事情看看是否还有破绽。

……一切都如自己所希望的那样,好在今天幸运站在自己这边。

研究员APA满意的深吸了一口,灼热的烟气刺激着她的气管与肺,过了好久她才将烟吐出。在缓慢上升的烟气中她合上了那个精致的打火机,她记得那似乎是自己入职时某人送她的礼物。

“晚安……”研究员APA随意的瞄了一眼周围,虽然一同躲在这里避难的人大部分都是一副惊恐的样子,但难保里面有一两个还算清醒的,她恐怕还是不要说出那个名字。

“安心的做个永远也不用醒的美梦吧。”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