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身之地狱

感谢上帝SCP基金会找到了我。他们把我照料得很好,保证有人来看我,还给我听音乐。我被告知其他的家伙并没有我这么好的待遇,所以再次感谢上帝。但除去他们的热情款待,我的生活还是个人间地狱。

我多年前与某人做了笔交易。当年,我年轻又愚蠢,认为自己天下无敌。我大胆地进行了一本古书上的召唤仪式。那本书说如果成功地完成了仪式,进行仪式的人能够得到永生。于是我去做了,至此之后便追悔莫及。

事情发展的细节随着逝去的岁月模糊了,但总而言之,我被施加了一个诅咒,并开始变成混凝土。最开始的时候我还觉得这样很好。不朽无敌。看上去像是完美人生。我向我的朋友们吹嘘,说我能看到世界末日。

但随着时间流逝,我发现移动越来越困难了。我开始恐慌。我拼命地试着告诉我的朋友们,但他们以为我疯了。在把我送到疯人院之前,他们告诉我说之前他们配合我是以为我喝醉了。然而他们现在已经觉得无法再接受下去,于是,为了我的安全着想,他们送走了我,将我关了起来。

有那么一段时间,情况还不算太糟。精神病院的工作人员悉心照料我,真诚地试着提供帮助。但最后,医生们和康复师们开始离开。他们对于我的情况无能为力,而我似乎也不需要任何照料。最终,最后一个医生认定我无药可救,他们把我单独监禁,随后就把我遗忘了。

自此之后我的生活成了真正的地狱。不,我不该说“我的生活”。生活是能够行走,能够饮食,能够干开心的事。能够和别人交流并且自由自在。但我在那儿度过的那段时光和这些完全不沾边。

不朽且无敌。我曾经所渴求的两样东西和我一起被困在一个小小的监牢,无法被我利用。为了防止自己疯掉,我开始信奉上帝,祈祷着得到拯救,祈祷着我的诅咒能够解除。祈祷着我能有朝一日重新以自由之身行走。

我成功了,但那只是在我处于地狱中最开始的那么一会儿。我尽力保持理智,因为我知道上帝会恩赐我救赎的机会。而的确有一天,来了些人把我带离了关押地点。多年来第一次,我看见了阳光,呼吸到了新鲜空气,看到了他人的面庞。没错,我仍然无法移动,但我主能够,不,会改变这点。

我错了。在被释放后不久,我便被扔进了另外一个更小的牢笼,在另一家疯人院。我认为上帝让我从监牢脱出,是为了用那一点点自由的希望嘲弄我,随后把我扔进更深的深渊。就在那时我认为自己已经疯了。由于我从不做梦,我的思绪会通过幻觉展现。或者说它们是真的?我一直无法确定。

我的思绪不断涌现,折磨着我,是我自身的地狱轮回。如果世界末日来临,周围却没有人告诉我呢?我会成为唯一留下的人,却永远不会知晓。当世界于我周围腐烂之时,我的躯体会保持不变,直到除了我和我的思绪之外再无他物。而那也会腐朽,而我会被困在一具空壳之中。我可以随心所欲地尖叫,但谁能听见我的呐喊?他们之前认为我疯了,而我现在真的疯了。

最终基金会来了,把我带走。他们把我放进一个明亮的精致房间里,有音乐,还有人陪我。我保持我的外在行为正常,以免把他们吓跑了。我还能做什么呢?

但在心底,我一直处于自身的小小地狱的之中,除了黑暗和我自己再无他物。我该如何确定我是否离开了那里?有时候,我不再在我的房间里,而是回到了地狱之中。我怀疑我最后会回到那里,并一直留下。

如果基金会是现实的话,那么感谢上帝。如果我自身的地狱是现实的话,那么那就是我的全部了。没有基金会,没有上帝,一无所有。

只有我和我的思绪。以及黑暗。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