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我们终将……
评分: +19+x

吾爱,当你醒来时,你会发现你在一个暗无天日的房间。你穿着一如既往的黑色风衣。你手边有一把突击步枪,里面有三颗子弹。拿起它,那会有用的。

你会感觉到流水的潺潺。你会感觉到身边的湿滑的苔藓。你的鼻尖有潮湿的气息,好像海边的木屋。你会站起来,看到四周因为流水发皱的墙壁。房间有一扇门,打开它,那门没锁。

门后的走廊没有开灯。突击步枪上有装手电筒,但是不要拧开它。你会向前走去,轻手轻脚地。浑浊的空气在你身边流动,你感觉到细微的冷风。脚底是软泥,踩下去会在长靴旁边溅起水花。你不会喜欢这里的氛围,所以请走快一点。

走廊末尾有三扇门。你会看到有一扇门,锈蚀的痕迹遍布银灰色的门板。那门上画着一个三角形,吾爱,那是我为你留下的印记。你将会打开那扇门,走过去。

当你打开门的时候,你看到的是粘稠得仿佛固体的黑暗,压抑得似乎即将喷涌而出。你不喜欢这样的环境,我知道。在走入黑暗的时候,请回想起你最好的回忆。

你将会忆及我们相识的午后,阳光如同熔融的黄金一样播撒而下,在你乌黑的头发上晕出金色的外轮廓。大海如同蓝色的幕布在远处与天相接,波浪带着淡淡的海腥味,大洋的美丽尽然地呈现眼前。你会看见这样的景象,在那黑暗之中,那海洋边缘赭色的沙滩上弯弯扭扭的木板,将会指引你的道路。

你会慢慢地走过这天国般的景象,忘记自己正处于异常建筑之中。吾爱,请不要忘记。在那天国的天边有一扇大门,掩映在蔚蓝的海洋之中。你会跟着木板的足迹,拿着步枪走过去,沙砾铺洒在天边。

那扇门设置了密码。那是老旧的密码锁,生着朽烂的铁锈。它不能为蛮力所打开。那锁的密码是393104。三九三一零四。你会记住,按钮四和按钮一换了位置。门会在你面前打开。是一个电梯。

电梯里有忽闪忽灭的灯光,摇曳宛若烛光。电梯壁上有斑驳的痕迹,暗红色,是我的鲜血。这里是凶地,但请记住,我不会害你。你会按下3楼,那里才是真正的出口。你握住枪的右手沁着冷汗,润湿了枪柄。枪械的重量似乎带着你下坠。

电梯在吱吱嘎嘎的声音中开始运行。陈旧的钢缆承受的了你娇小的重量,一如它曾经承受了我的。在吱吱嘎嘎中它下坠,仿佛钢缆不存在。吾爱,此时你应该能感觉到失重。这电梯井里无始无终,它是一个克莱因瓶。不用担心,它将运行到世界的正面,而非在世界之外打开它锈蚀的大门。耐心等待,它将到达终点。

在无尽的等待之中,时光长河也将被抛往身后。你将感到虚无、焦躁。永远不要忘记过往的记忆,因为你一旦遗忘就会被送入被遗忘者永续之地,再也难以出来。

“叮。”

电梯门开了,吾爱,出口近在眼前。

你在这里,能够看到我。那是一个僵硬的尸体,握着一把朽烂的匕首。不要吃惊,不要悲伤,因为这是我应得的结局。你能看到我悲伤的无神瞳孔,但不能听到我的呼吸心跳。吾爱,不要接近我。我的身躯不受我的控制,它会杀了你,那不是我想要看到的结果。

你的枪是在这时候用的。我身后就是大门,我希望你能逃出这黑暗的异常之地。你颤抖地举起枪支,将准星对准了我,但你舍不得开枪。你纤细的颤抖的白皙的手指扣着扳机,迟迟不愿开火。

吾爱,难道你还不明白吗?门后就是阳光普照的伊甸园,是你应该在的地方。在那里温暖的阳光将会捂热你冰冷的心灵,将会治愈你陈旧的伤痕。在那里一切都是美好的,而我却死在了前面。现在我助纣为虐、为虎作伥;但是你应该去那里,因为你应得。

所以,开枪吧。让金黄的死神在枪口火焰蛟龙一样飞出,穿透我腐朽的心胸,让我的躯壳崩碎成一片尘埃。不要犹豫,我知道你会的,因为我那死尸悲哀的眼神正催促你这样做。

吾爱,让子弹带走我陈腐的躯壳,让微风吹走我飘散的灵魂。在遥远的将来,永恒终结之时,这座黑暗的牢笼也将崩塌。到那时,吾爱,我们终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