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角雕刀”收容手册
评分: +12+x

圣诞夜对于美国人来说应该是美好而值得憧憬的。不过,对于那些机动特遣队队员的家人来说,只不过又是像往常一样在家门口翘首以盼的一天而已,而他们等待的人,也许平安;也许在归来的路上;也许,永远都不会回来。

不过在“大力神”运输机的机舱里还是很有一些气氛的,瑞克带领着队员在机舱里挂上了小彩灯,虽然在起飞前被地勤人员摘掉了,不过队员们依旧感觉和以往的日子不一样。

在大声布置完任务之后,瑞克看着机舱里的队员。"这一次是在美国的西部一个小村庄里,这里常年积雪,希望大家做好保暖,最后······“这时舱门缓缓降下,跳伞指示灯转向绿色。”还是那句老话,活着回来!“说罢,他扣上夜视镜。向着下方的雪野一跃而下。上面的运行指示灯在夜色中曳出一道蓝光。

还是一片莽莽臻臻的树林,瑞克不禁紧张起来。他紧了紧手中的枪,暗暗发誓不会让MTF-Zeta-29“食腐犬”因自己的疏忽失去任何一位队员。

异常被报告为一把砍刀,在它的一段范围里出现生命时,它四周会出现若隐若现的麋鹿。瑞克回想着特工报告的细节,实在想不出为什么在美国西部会有和麋鹿有关的异常。

“队长,前面就是了。”卡特恩一直在他的身边警戒,这时从雷达地图上抬起头,提醒道。瑞克点点头,抬起一只手,队员们纷纷把枪口对准前方,在雪地上停止了前进。

那是一片静谧的村庄,一株挂着冰霜的柏树在村口欢迎着来客。村中的教堂没有钟声,但是可以再小木屋的窗口看见一个个家庭欢庆的剪影。淡黄色的暖光从窗口倾撒而出,铺在地面上。雪花也似乎在欢笑,这与村外的那些一身身穿硬邦邦的防弹衣,头戴着哑光头盔,面部细节全部被面罩和夜视镜遮挡,手中紧握着杀人利器的特遣队队员形成鲜明对比。

瑞克猛地挥下手,雅各布和卡特恩带领着突击小组沿着树林边缘潜进村庄。随后,士兵们也跟着他们缓缓进入村庄。

瑞克顿时感到了他们与这里格格不入,仿佛粗鲁的莽汉闯进了静谧的产房。他向全队打出加速前进的手势,希望快速通过这个幸福与快乐交织的地方。

在村头山坡上的教堂前,一个老妇人站在那里,似乎在欢迎他们。当雅各布冲上去用枪指着老人的头时,她毫不惊慌。“孩子们,很冷吧。进屋喝杯热巧克力?”她向队员们发出邀请。瑞克端着枪走上来,在俄国村庄的教训他不会忘记。“您好,我们不是来和您叙旧的。”他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部队嘛,我知道,我会保密的。”老人还是微笑着。

“不,我们要带走存放在教堂里的那把刀。”雅各布冷冷地说。

老人的脸上这才开始惊慌起来,不过她还是坚定地守在门口。“为什么?那是我们的守护神,那些鹿每天都会来和我们一同跳舞,一起在篝火旁休息。他们有美丽的传说,我们的孩子不听他们的故事几乎无法入眠。我们在他们的庇佑下平安的生活,孩子们,你们为什么要强行夺走这一切?”

瑞克沉默了,但是雅各布开口说:“您的意见我们都理解,但这是我们的使命,就像守护这把刀是您的使命一样。现在,至少可以让我们看看它吧,这样完全可以避免许多不必要的冲突与流血。”瑞克看了他一眼,自从认识了雅各布后,瑞克就以为他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完全理性与冷酷的人。但现在雅各布的话很明显,他的心里还是有一些柔软的角落。

老人无奈的举起双手,“好吧,里面请。”她微微屈身。队员们端着枪缓缓步入教堂,瑞克与雅各布走在前面,卡特恩与阿姆布斯德负责断后。

教堂里面很安静,但却不诡异。这是一种安详而静谧的气氛,像是母亲温柔的抚摸,像是东方丝绸的柔滑的质感。这里很小,在正堂里有细小的莹蓝色雪晶默默的呼应着天穹上的星光,队员们像是进入了一个宇宙的模拟器,其中那些可见的飘忽的雪沫就像是稀疏的星星,但这个宇宙却从不寂寞。这浪漫而温馨的环境就像是情人们理想中的幽会场所,恰到好处的暗光与并不凝重的黑暗总是无比令人向往。

队员们越来越感到自己的突兀,他们都是浸饱了鲜血的战士,这些鲜血既有敌人的,也有自己战友的。可在这里他们竟然无一例外地感到童年的美好与对亲情的渴望,瑞克甚至在想如果自己不知道SCP基金会的存在、如果自己的妻女没在异常袭击中丧生的话自己现在应该在做什么。

老人颤巍巍地停下,指着教堂中央的祭坛,“那就是了。”老人说,“希望在你们看到它们之后能改变主意。”雅各布注意到老人说的是“他们”(them),他和卡特恩对视一眼,谨慎的向祭坛移动过去。

祭坛上只有一把通体棕色的砍刀,它拥有流畅的线条,但不会令人起用它来攻击别人的恶念。它表面不会反光,但卡特恩从中看出了童话中的情结与远古的传说,他认为世界上再也没有比它更无害的异常了。如果叫他夺走它,那他宁可去给道德伦理委员会站岗。

蓝光越发显眼,终于到了人们无法忽视的程度。突然,一对“树杈”在蓝光中显现,那是一头鹿的鹿角,它缓缓走出蓝色的光晕,好奇的歪头看着这些荷枪实弹的士兵们,另外两头鹿甚至在亲昵地蹭着老人的肩膀。
瑞克第一次感到自己的软弱,他身经百战,心灵却从不像现在这么柔软,仿佛碰一下就会滴出水来。“队长,我猜这不会是异常自带的情绪影响。”雅各布走下祭坛,略带讽刺地说。瑞克猛地甩甩头,“不过有一种验证的方法。”他对雅各布说。雅各布点点头:“嗯,我也想到了。可以试试。”瑞克在他的眼中看到了与自己一样的波澜,他向雅各布微笑了一下。

瑞克轻轻跪在地上,从背包中摸出一个四方形的仪器。放在地上,摁下开关,机器开始工作,轻微的嗡嗡声传出。那几只鹿走过来,其中一只还舔了舔那个东西,但仪器没受影响。瑞克心中很明确,这几只鹿不是实体,至少没有恶意。

那是一个可以全息模拟四周一个空间所有细节的仪器,它现在正连接着收容单元那一端的单元主管。瑞克拾起话筒,慢慢说:“我们遇到了不可逾越的障碍,那就是我们心中的感情,至于下一步,请您指示。”他长出一口气。这个仪器不会传递异常的情感影响,如果站点指挥部也被触动的话,那就证明了这个异常不会主动干扰人们的情绪。

另一端,是死一片的沉寂。

五分钟后,送话器中传来了什么声音。瑞克凑近仔细听着,发现那是指挥部正在竭力抑制的抽泣。他嘴角向上勾起,“请指示。”他说,他知道指挥部所想,那是每个人心中都有的温柔。“‘食腐犬’,你们可以撤离了。”指挥部哽咽着说。瑞克回答:“您不必如此,我们每一个人都一样。”他悄悄关上枪机保险,向老人鞠躬:"对不起,夫人,搅扰了。“队员们向外走去,不少人抬起手默默拭泪。老人说:”没关系,很多来到这里的人都泣不成声,你们还是很坚强的。“瑞克在心中感谢老人的体贴,他也向外走去。
这时,雅各布站住了,他转向老人说:“如果您允许,我希望我们还可以来这个美好的地方,我们不带武器。”老人笑了,她说:“当然可以,这里的大门永远为你们打开。”瑞克转回来,他也笑了“今晚是平安夜,愿上帝保佑您。”说完,瑞克和雅各布向外走去。

这时,老人叫住他们,“不,应该是‘愿上帝保佑我们’,保佑我们每一个人。”

送话器中传来指挥部的声音:“那么,我可以和你们一起吗?“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