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之旅
评分: +1+x

在夜晚皎洁的月光下,人们行走的身影是多么的明显。

刚从家中出逃的我,进了后山的一片森林。

一路上高大的树木狡诈地利用自己高大的身形阻挡着月光对我的救赎,使得我不止一次跌倒在形态各异的石头上,这森林的一切仿佛都在阻止我寻找出口。

我只好拿离着最近的一颗小树苗泄气,我脑海里一直有声音在喃喃自语,紧接着心脏就是一阵剧痛,频繁的跳动好像要撑爆我“脆弱不堪”的身体一样,不过还好,只持续了十多秒左右便停了下来。

冷静片刻后,我重新开始摸索这片森林的出口。

刚走了大概二分钟,就透过稀疏的树丛,看到两头拥有漂亮花纹的梅花鹿把头慢慢低下去,其中一只慢慢靠近另一只,直到脸部贴在一起,就好像永远不会分开似的,互相交互,在一条小溪里喝水。

只是这微不足道的一幕,正是我所稀缺的东西,“有的人,可能连动物都不如吧。”我自嘲道。自言自语早已习以为常。

直到它们并排的,蹦着,跳着,朝着森林深处跑去,方才停止。

漆黑的夜晚只有几颗明星为我照亮前方的小路,独自漫步走着,口香糖还在嘴中翻滚着,“吃完就没了,只能满足一时快感的东西,不足以发现真正的宝藏。”

我平淡地说道。可能是上天的怜悯,天空终于可怜的发出仅剩的余晖。

树上的大鸟久违的展示自己满是蓝色羽毛的翅膀,我想拔一根,在我思考之时,大鸟早已飞走;观察地上奋力爬行的甲虫,我想拿起,却被狠狠咬了一口。

我不禁快速缩回手指,用背包里的纸巾试图止住伤口。

我们为何要毁灭这一切?好像我们的到来,本身就是一种错误的选择,我们本应不是统治者,而是阶下囚。

天空完全被曙光所覆盖,黑暗早以消退的无影无踪等待下一次黑夜的眷顾,但至少……暂时不会。

我快步走向太阳升起的方向,快到那些树木阻挡不了我渴望自由的脚步。

直到树叶缓缓降落在我的肩膀上,我轻轻撕碎它,拿起被撕成两半的树叶仔细端详,它扛过了雨水的击打,夜幕的孤独,终究还是一撕就碎,脆弱不堪。

人们总说落叶归根,可树叶的根到底是粗壮的树干在支撑。

还是肮脏的泥土在稳固?就算不是,那树干为何在它变成枯叶后抛弃它?那泥土何必在枯叶掉落后要暂时的保留它?又为什么最后泥土要吞噬或是同化枯叶?

枯叶是被逼无奈,还是自愿想要被吞噬或是同化呢?

想到这里,我的双手插进了卫衣的兜里,大步的向前方的光明走去,就好像前方的光明,能给我真正正确的答案……

而后,我就莫名其妙的成为了一名站点员工,我不理解为什么。

共事的同事们故意回避这个问题。

主管的话,我至今没有明白,“有些东西,还是应该被尘封的好…”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