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之謎
评分: +12+x


這是一個颱風過後的日出時分,除了微弱的細雨聲外,一切都十分寧靜,彷彿稍早的狂風暴雨是不存在的,直到三架UH-60M黑鷹直升機出現,它飛快地劃過天際,直直向著山裡趕去,地面上的一些人們抬起頭,猜測山上的災區是不是出事了,也有些躲在被窩裡的人,正對自己被剝奪的睡眠時間感到憤怒。

在其中一架直升機上,α小隊的隊長正在向隊員們解釋任務內容。“在中橫公路東段的一座儲藏設施不久前失去聯繫,上頭要我們作為內部偵察小組進入設施,搞清楚當地發生了什麼事,稍早時我方已經透過衛星觀察,設施周遭並沒有任何交火的痕跡,但仍不排除設施被攻擊的可能性;還有這次行動的指揮官代號叫布萊恩Brian
,他會在遠端監控我們的任務過程;另外兩架直升機的成員被編為β小隊,他們將防守於設施周圍,我們的情報將會決定他們是否需要進一步行動;而我們則是被編為α小隊,並且隊員間要以編號互稱,我就是01,你們由左至右是02到06,現在開始只能以編號稱呼,了解了嗎?”

“了解了,01。”隊員齊聲回應。

01接著繼續說道。“另外必須告訴你們,該儲藏設施昨夜接收了新的一批現實穩定錨,而失聯就是在其抵達設施不久後發生,這之間的關聯性很可疑,而且貨物本身的重要性也很高,所以這批貨物的現狀也是我們需要注意的,所以罩子放亮點,這次任務的不確定性很高。”

這時駕駛員的聲音從對講機傳來。“即將抵達垂降點,請準備好。”


30分鐘後…


“呼叫布萊恩,這裡是01,設施周遭區域已經確定安全,我們要從大門進入設施了。完畢。”

“布萊恩收到,你們應該看見的是向下的斜坡道路,最後會變成平坦的路段,平路開始左手邊有警衛室,右手邊有休息室,路的盡頭是車庫大門,請保持謹慎。完畢。”

“了解,完畢。03,你可以開門了。”

“03收到,我要打開門了。”

鐵捲門緩緩升起,六名武裝人員迅速進入。“這裡是01,內部的燈源已損壞,所有人都戴上夜視鏡。”

六人沿著斜坡往下,很快地來到平路前。

“04報告,發現前方的警衛室前有倒下的人體,已無生命跡象,警衛室內還有另一個,還有大量槍擊痕跡。”

“01收到,保持戒備。呼叫布萊恩,這裡是01,已經發現傷亡,準備確認身分與死因,有特別指令嗎?完畢。”

“收到了,01,沒有特別指令,確認身分和死因後請再次報告,完畢。”

“收到,完畢。02,你去檢查一下屍體。”

幾分鐘後,α小隊在接下來的休息室發現了另外十幾具屍體,而調查完後的02正在向01報告。“很奇怪,這裡一共十五具屍體,警衛室的那兩具是被亂槍打死的,但休息室的那十三具卻是被割喉而亡,都是同樣的刀款,也都是剛剛好能夠割斷氣管的深度,技巧十分熟練,但為什麼是用刀?這裡的人幾乎都有配槍,要怎麼樣才能夠用刀殺死那麼多人?”

“你認為這裡有異常?”01思索著說道。

“機率很高,畢竟這種情況怎麼樣都不正常。”02回答。

“我明白了。”01又一次打開無線電開始呼叫。“呼叫布萊恩,這裡是01,我準備好報告初步調查的結果。完畢。”

“收到,01,請開始報告。完畢。”

01將02的話概述了一次。“…總合以上,我認為此處遭遇異常事件,很可能是人形異常,請進一步提供指示。完畢。”

“了解,01,請稍候。完畢。”無線電寂靜了一會後,布萊恩的聲音再次響起。“呼叫01,這裡是布萊恩,請繼續調查車庫內部,確認貨物狀況。完畢。”

“明白了,布萊恩,準備調查車庫,完畢。03,過去開門。”

“03收到,請稍候幾秒。”

車庫大門緩緩開啟,六名武裝人員入內後飛快搜索了一回。

“02報告,發現更多交火痕跡和屍體,也有十幾具,槍擊和割喉的傷勢皆有。”

“這裡是03,電燈的開關被槍擊,已經無法使用了。”

“05報告,車庫內已確認安全,發現三輛貨櫃車,兩輛停在車位上,一輛還在車道上,目前外觀無異狀。”

“01收到,準備檢查貨櫃車,兩人負責一輛,一人開門一人警戒,不要同時開門。”

01和02、03和04、05和06分別站到三個不同的貨櫃前。

“02,可以打開第一輛車的貨櫃門了。”01指示道。

02迅速打開門,01舉槍掃視內部。“安全,裡頭是空的,03、04開第二輛。”

第二個門也被04打開。“這裡是03,已確認安全,也是空的,05、06可以開門了。”

接著第三個也被打開。“06報告,安全,第三個也還是空的。”

“呼叫布萊恩,這是01,車庫已經搜索結束,三輛貨櫃車上並沒有發現任何貨物,完畢。”

“布萊恩收到,有任何把貨物卸下來的痕跡嗎?完畢。”

“無法辨識,這裡的地板就像是刮了颱風一樣混亂。完畢。“

無線電突然發生滋滋聲。“請重…次…清…完畢…”

“呼叫布萊恩,這是01,我無法聽清楚,完畢。”

無線電的回應只剩下滋滋聲。

“該死,我去外…”突然,就在01抬頭望向自己的隊員時,06在他眼前倒下了。

“張…06!”震驚之中,01趕緊舉槍掃視,但她的夜視鏡卻捕捉不到任何東西。“02!你先救傷員!其他人背靠牆,別鬆懈!”

“太遲了,她已經沒救了。”02看著06脖頸上的傷口,只能搖頭。

“天殺的,剛剛那是什麼?我什麼都沒看見,跟個殺人雕像似的…”04有些慌亂地掃視前方。

“冷靜,注意彼此的周遭,準備撤離這裡…”01提醒隊員們,但她的話音未落,車庫內的燈忽然亮起,強光穿過夜視鏡後刺進每個人的眼裡,直直衝擊他們的大腦。

在被閃盲的幾秒鐘,01聽見04的哀嚎嘎然而止,她拿起夜視鏡來試著適應光線,同時大喊她最直接的判斷——“快跑!“

與此同時,剛好眨眼的03最先適應了光線,他瞥見了一個模糊的晃影正向05逼近,他本能地想開槍,卻因為不想誤傷同伴而遲疑了。

或許,就是因為這短得幾乎不存在的一瞬間,03的子彈都打空了,而05也跟著倒下。

03意識到自己錯失了良機,但他很快又看見那個晃影朝他而來,這一次,他毫無顧忌地扣下板機,相信自己這次能得手。

而燈,卻又熄了。

03的子彈再次全數打空,一把利刃劃過他的喉嚨,對03來說,一切都結束了。

這一切幾乎都被01看在眼裡——她是第二個適應光線的——卻絆了一腳跌倒在地,槍也滑了出去,等她撿回槍時,燈又熄了,黑暗讓她一時間什麼都看不見,她趕緊戴上夜視鏡,卻發現夜視鏡沒有任何作用。

這時,01聽見原本03的方向有槍聲,以及人體倒下的聲響,她不曉得究竟發生了什麼,但她覺得自己再不離開這裡就死定了。

01大喊著要剩餘的隊員回報狀況,同時命令他們離開車庫,而她自己正朝著車庫大門的方向前進,然而卻沒有任何人回應她。

01意識到這裡只剩下她一個人了,她的背脊感受到了死亡的涼意,這迫使她更快地奔向大門,卻在出門時又被絆倒在地。

01回身一看,發現絆倒她的竟是倒地的02,他的脖頸有一道很深的傷口。

“老朋友…”01看著自己已故的隊員,知道自己早已插翅難飛,這一刻,她放棄了,接著有人從背後用利器在她的脖子上一抹——

01的視線落入真正的黑暗中…


在03開槍的同時,β小隊這邊…


β小隊的隊長粘籽廣和他的副隊長站在設施的門口,正試著聯繫地下的α小隊。“α小隊,α小隊,這裡是β小隊隊長,布萊恩無法聯繫你們,發生什麼事了?收到請回答。完畢。”

“天殺的怎麼回事?”粘籽廣看著自己的無線電沒有回應,不祥的預感籠罩他的內心。

“不太對勁,這次任務過程不應該有通訊死角,我們應該告知布萊恩,隊長?你還好嗎?”副隊長向粘籽廣問道。

粘籽廣一驚,回過神來。“沒事,我馬上呼叫。”

就在粘籽廣拿出無線電的同時,布萊恩聲音突然響起。“呼叫β小隊!這裡是布萊恩,立刻封鎖設施出口,堅守你們的崗位,不要讓任何人離開設施,即使是α小隊的隊員也必須要求他們留在門內。設施的地底已被同時偵測到大規模奇術活動和不正常的休謨指數變化,但你們所在地區仍然安全,並且一支專門的MTF也已經出動,在他們抵達前請堅守崗位,立即執行。完畢。”

粘籽廣又是一愣,只得趕緊回覆。“是!這裡是β小隊的隊長,我們已經收到了,立即執行。完畢。”粘籽廣隨後抬頭說道。“副隊,妳應該聽見了,帶著多數隊員跟我一起守門,告知全隊發生了什麼事情,再留幾個人守著附近的高處,還有聯絡趕來的MTF,告知他們我們的動態,確認抵達時我們要怎麼配合他們,動起來!”

“明白了。”副隊長領命跑開。粘籽廣則是自己留在原地,他望向那條深入地底的道路,不敢想像下方究竟發生了什麼。

與此同時,在稍遠的城鎮裡,一名失眠的男子正暴跳如雷,向著低空飛過的直升機群揮舞著他的拳頭…



“我相信各位應該都同意,僅靠CN分部的雁過拔毛機動特遣隊是不足以應對綠麻雀在中國全境的活動,我建議成立一支專精於攻堅的新特遣隊來紓緩他們的壓力。至於那個江西省的綠麻雀行動基地,很可能會是綠麻雀往中西部擴展的一個跳板,必須斬除掉它。以上就是我的提案。謝謝。”——O5-10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