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ZL-1730
依据巴伯监督者议会指令
以下文件描述一处Xerxes级人形实体处置所,为6/1730级机密。建议慎重查阅。
依据巴伯监督者议会指令
以下文件描述一处Xerxes级人形实体处置所,为6/1730级机密。建议慎重查阅。


classified-cn-1.png

site19.png

MZL-1730,“Site-19”的俯瞰图像。


人类动物园说明:MZL-1730坐落于美利坚合众国的密歇根州上半岛。因MZL-1730内的人形实体数目,已订立MZL协议Kaufmann-99“全员待命”,人类动物园联盟的全体成员受令向MZL-1730报告其在管理该人类动物园——口头称为“Site-19”时的任务情况。

目前的MZL-1730高级职员如下:

  • 主管: Dr. Ahngri Lizard,博士学位。1
  • 痛觉与苦楚助理主管:Dr. Scranton Oldman2
  • 持续性怨恨助理主管:Dr. Bihg Füt3
  • 煤气灯助理主管:Dr. Lahng Eel4
  • 赔偿助理主管:Dr. Jack Bright5
  • 机动特遣队助理主管:Able特工与征服者Cameron特工6
DrLizard.png

Dr. Ahngri Lizard,博士学位,人类动物园1730的主管。

对该人类动物园的描述:MZL-1730是人类动物园联盟中一个A级高级安保最大程度加强的部分,在不久前曾为前SCP基金会Site-19。因一场无法解释但并不令人生厌的FCK级“疯狂星期五”情景,前SCP基金会的成员已被收容于MZL-1730内,而该反社会游乐园Site-19原先的囚禁者们运营着展览。

人类动物园1730的几条制度:

  • 人类动物园1730并非一个严格的科学研究中心。尽管我们的确能够在此进行研究,但有时我们只是想要向人们扔花生。
  • 人类动物园中并没有无限量的人类,所以一定小心不要太重地殴打他们,我们不想要把他们都消耗光。如果人类的资源开始紧张,向Dr. Mr. Redd,MZL资源管理主管发送一份申请。
  • 谨记:MZL-001的强制性腹股击打“Moto427”在周四于北院举办,其开始时间为东部标准时间7:45。因每个人均有大量的工作需要进行,请提早到达。
  • 我们已经弄到了个好到操蛋的东西来这里,所以不会有人再破坏宇宙法则或任何东西,让我们看看这小子还能撑得住多久。
  • 巴伯监督者议会的言论即是法律。

任何想要帮助保养MZL-1730内设施的人员请向设施主管Dr. Fernand Caniblé报告。Dr. Caniblé已被要求不可大口咀嚼提供帮助者。

附录1730.1:来自 巴伯监督者 议会的 特别 备忘录

小丑巴伯

“巴伯统率”[R2812]

第一版绿色射击修正草案

冷开场

内景:巴伯监督者议会会议室

巴伯监督者-1坐在一张桌子前,翻阅着桌上的一沓纸张。他用单手撑着头,脸上交杂着困惑与惊讶。

外景:Site-19

穿越设施,一群身着橙色制服的人被一名硕大笨拙的人形生物领向一座建筑。这名人形生物捡起离它最近的人,在行进间漫不经心地吃着。

镜头切换:巴伯监督者-1

巴伯监督者-1从书桌上抬头,注意到摄像机正在转动。

巴伯监督者-1

噢,狗屎,你在那里。我不确定你在还在这里,呃,在那之后……嗯,欢迎来到,嗯……

巴伯监督者-1在他桌上的纸张中翻找着。

巴伯监督者-1

——欢迎来到……小丑巴伯。我是领你参观的主人,巴伯——呃,巴伯监督者-1。在本周的节目中,我——嗯,显然我们,呃……

巴伯监督者-1看回摄像机。

巴伯监督者-1

——好了伙计们,就像上苍已经授予我们SCP基金会的控制权。我们现在在这里,呃——

看向桌后的墙面,人类动物园联盟以彩虹色被印在了那里。

巴伯监督者-1

——人类动物园联盟。老实说,我和你一样惊讶。在这里我们似乎处于一场疯狂星期五情景之下,看起来你们的那一套已经真的败在了,呃——那张大椅子上了——可以这么说。

巴伯监督者-1回看向墙壁一会儿,然后转回向屏幕。

巴伯监督者-1

直到我们搞明白情况,我们只是想要安然渡过这种事态,还有,呃——看看它能持续多久。所以……直到下一次变化,我是——呃——巴伯监督者-1。

巴伯监督者-1盯着摄像机更久的一会儿,然后再次低头看向他的纸张。

镜头切黑

附录1730.2: 来自 巴伯监督者 议会的 特别 备忘录

小丑巴伯

“巴伯理解了该境遇的严重性” [R2812]

第二版绿色射击修正草案

渐入:

内景:巴伯监督者议会会议室

巴伯监督者-1正坐在一张桌前。环绕在他的身前的便是巴伯监督者-2到-13,每个人的服装都有轻微的颜色差以区别。巴伯监督者-1戴着一顶白色帽子微笑着。在背景中的某处,随着巴伯监督者-1的每一句话就有一声鞭打声爆裂而开。

巴伯监督者-1

早上好,朋友们、家人们、同胞们还有统治阶层的前成员们。是我,巴伯,你友好的、狂妄的最高领主。我们巴伯监督者议会昨晚集合在一起集思广益,而我们意识到的第一件事是——

巴伯监督者-1用手指向坐在桌前的其他巴伯监督者。

巴伯监督者-1

——这比我所知的情况还要严重,而且目前的事态似乎并不会过早平息。知晓这一情况,我们已经决定将事情在这充满喝彩声的人类动物园联盟中把事情搞得大一些。

巴伯监督者-1站起来向右侧走去,而摄像机追上他的足迹。他在一块黑板之前停下,而在那上面是数个人物素描,似乎是穿着制服的SCP博士与特工正被恐怖的方式切断手足。

巴伯监督者-1

小伙子们、姑娘们,自我们登上这样的地位已经过去几周了。但事态要发生变化了。作为开始,我已经为我们的精英人类动物园MZL-1730挑选出了一个主管。你也许已经知道了他作为奴隶的名字SCP-682,但是他已经恢复了学术能力,准确开展工作。女士先生们,他就是Dr. Ahngri Lizard,博士学位。

摄像机摇摄向Dr.Lizard,他穿着一套白色实验外套、戴着眼镜,身体突出黑板的一侧。他的表情看起来并不愉快。

DR. LIZARD

(不可识别的咆哮)

[字幕:喜悦。]

在巴伯监督者-1走回摄影范围内的时候摄像机继续摇摄,跟随他拍摄到的地方吊挂着前SCP主厨Tim Hyne的尸体,他的双脚吊在一块胶合篮球板上。与他保持一定距离的是DR. SCRANTON OLDMAN,他拿着一条彻底破损且沾满了血迹的鞭子。

巴伯监督者-1

看,Dr. Lizard与我共有着一条简单的理念。这里的这些小伙子已经玩了很长一段时间捣乱游戏——而我的意思是那真的令人厌恶。有任何人站出来去抵抗他们吗?只有一些——而我们予他们的努力以价值。但是你知道,实际上是什么帮助我们释放出所有幽禁在黑暗洞穴中数年产生的压抑怒气呢?

DR. OLDMAN将鞭子递给巴伯监督者-1,他开始愤怒地抽打着前SCP主厨Tim Hyne的尸体

巴伯监督者-1

直接让他们知道你的感受。

(大笑,并从脸上擦下血迹。)

现在来吧,Tim。让我们在这些孩子面前大闹一场吧。

巴伯监督者-1又继续鞭打了前SCP主厨Tim Hyne的尸体十五分钟,直到它彻底面目全非。最后他精疲力尽地放下鞭子。巴伯监督者-1扶正了他的帽子,然后摄像机随他走回落座于首席而摇摄,在他身后的是Dr. Lizard,以及其他人类动物园的新任高级职员。

巴伯监督者-1

所以你得到了它——你该接受的任务,将MZL-1730我们美丽的人类动物园变成一个主题公园,为那些现在处于阴茎另一端可怜的狗娘养的家伙们带来红色喜悦8。谨记:关于能够死在黑暗中的人类最有趣的事情是——

摄像机镜头缩小,镜头内出现了一条巨大到滑稽的绳索,上边有着一个“拉我”的标志。DR. SCRANTON OLDMAN从镜头外蹒跚而入,他露齿而笑,抓住了绳索。

巴伯监督者-1

让他们也能在光明之中相当操蛋地轻易死掉。

在DR. SCRANTON OLDMAN拉下绳子的同时,巴伯监督者议会的全体成员开始歇斯底里地大笑。一打人类——每个人都穿着SCP基金会特工或博士的制服——从天花板上的绞刑架上掉到了桌前,在被悬吊而死的同时开始抽搐着。

字幕滚动

随着“小丑巴伯”主题音乐达到高潮,巴伯监督者-1跳上桌子,从他的夹克内拉出一把长刀。他开始向悬挂着的躯体挥舞着,大笑并沐浴着他们的鲜血。

淡出

屏幕内显示:人类动物园联盟标志

附录1730.3:MZL实验记录

注意:依据MZL-1730主管下达的指令,目前对MZL物件的实验是强制的。任何对压制前征服者们持某种反对道德立场的盟员将被强制喂以Keter蛋糕与无限马铃薯,直到他们排泄出粪血

MZL实验记录
痛觉与苦楚部门


实验主管:机动特遣队X-76 “76班”
实验对象:对象-1833“Ralph Roget”


实验编号:#0001

实验因素:评估该对象脸部被移除时的精神韧性。

MTF-X76:我们要开始第一次切割了。手术刀准——

对象-1833:把你操蛋的手从我身上挪开,你这怪胎。我向天发誓我会——

MTF-X76:开始切割。

对象-1833:别碰我!别——神啊拜托了,别——(尖叫

MTF-X76:请在记录上着重记录对象的痛苦。

对象-1833:不!(尖叫)不要碰我的脸!你有什么毛病

MTF-X76:我们今天只会完成一半的实验,之后再来做剩下的部分。实验对象需要时间回复。(停顿)Ralph,告诉我们,你能说你现在能感受到特别的精神坚韧吗?

对象-1833:去吧,你个毁灭审美的混——

MTF-X76:相当迷人。(停顿)给我漂白剂的瓶子——我们不想让这个对象受感染。

实验编号:#0004

实验因素:评估实验对象对特定音量声音刺激的反应。

MTF-X76:对象束缚完毕?

MTF-X76:稍后。

对象-1833:我不知道你想要干什么,但没有东西能比剥我的脸皮更糟糕了。你们太早打出了那张手牌。

MTF-X76:该对象已束缚完毕。

MTF-X76:我们开始吧。

实验室中的扬声器开始播放音乐。可见对象在束缚中不舒服地挣扎。

对象-1833:操,太大声了。(停顿)这是……这是《棉花大王进行曲》?

MTF-X76:这是由Kirk Lonwood高中管乐队为您带来的John Philip Sousa的经典作品。

对象-1833:天哪,听这首音乐为什么会让我这么痛?

MTF-X76:因为这是一首John Philip Sousa的进行曲。

对象-1833:神啊,把音量关小!天啊,好疼!为什么会疼痛?!

MTF-X76:一同大笑)Ralph,你真是个顽固的家伙。我们会回来的——在最终的时候。直到那时,我们的主管会为你不断循环这段音乐的。

对象-1833:不!拜托了,神啊,不!别这样!上帝啊拜托有谁把它停下!我要窒息了!



MZL实验记录
痛觉与苦楚部门


实验主管:dr. dado
实验对象:对象-2935 “karlyle aktus”


实验编号:#0062

实验因素:看看对象是否喜欢dado牌新的革命性产品

测试是dado写的谢谢

dr. dado:你好是的我是dr. dado我今天负责泥

堆象-2935:哦神啊为什么泥看起来是这样

dr. dado:因为大写键坏了。老头现在过来体验一下很棒的dado产品泥是第一个体验这个的人是的

堆象-2935:这个会对我做什么还有为什么现在老人会是彩粉

dr. dado:是的嗯这是可以接受的。mr. bobble告诉dado“泥需要翻新这个地方制作更好的彩绘墙如果泥希望的话还有我不知道的实验对象”所以现在泥是更令人满意的巴伯色

堆象-2935:哦不我的眼球现在是多彩的救命

dr. dado:是的



MZL实验记录
痛觉与苦楚部门


实验主管:Dr. Durand与Mr. Nemeş
实验对象:MZL-186 “Carlos Kalinin”


实验编号:#0002

实验因素:为Dr. Durand与Mr. Nemeş的客户可能感兴趣的额外科技挖出对象的大脑。

Kalinin.png

Dr. Durand与Mr. Nemeş以及最近被剥去头皮的MZL-186。

Dr. Durand:在剥去MZL-186的头皮过程中)Carlos,理智一些。我们可以在任何你想要的时候停下。我们只是想要挖出你的大脑——而需要的话我们会手工完成这一过程。

Mr. Nemeş:Carlos,我们是正直的人。

对象-186:你们就是两个杂种。

Dr. Durand:Nemeş,给我那里的那个钳子,我要把这个板状物放倒。(调整话筒角度)听着,Carlos,如果你不能给出什么我能用的东西,我就要在你的颅骨上用一会儿这个角研磨器了。

对象-186:我可以给你个主意。一个放在你屁股底下、用一个大大红色按钮启动的气动液压罐能够让你更有效率地操你自己。(大笑)那真是特别棒。给那些匈牙利佬买上那些操蛋玩意。

Dr. Durand:别搞得像你不会对我们做同样的事情一样。(叹息)Mr. Nemeş,拜托启动泵闸。

附录1730.4:Dr. Scranton Oldman的MZL人事训练研讨会

Dr. Scranton Oldman办公室
痛觉与苦楚部门


播放音乐。滑过屏幕的开场标题宣布“Dr. Scranton Oldman的MZL人事训练研讨会:痛觉、苦楚,还有你!一场传统性不平衡势力动态中的可鄙敌意”。

场景从黑暗中淡入。Dr. Oldman站在房间的中央,周围是他的助手。他穿着一件围裙,身前坐着一名男子。尽管头已被剃光,可以看出该男子是前SCP基金会特工Alto Clef。

DrOldman.png

Dr. Oldman与前SCP特工Alto Clef。

Dr. Oldman:张嘴欲言,但仅是含着浓厚黑色的液体。字幕出现在了屏幕下方。) [你好啊,同伴盟员。我的名字是Dr. Scranton Oldman,还有欢迎来到我的MZL训练研讨会。在这场引导视频的课程中,你应该能学到一些关于恐惧、痛苦以及推翻一个不公平的权力格局的相关知识。]

摄像机镜头缩小,显示Clef特工已经被绑在了一张椅子上。他的嘴用一条厚厚的胶带给捂住了。

Dr. Oldman:[现在,你也许在问你自己:“Dr. Oldman,你是个相当有影响力的人。你让旧格局内的人员受到无穷无尽的折磨。你曾是被那种权力格局给如何不公平对待的呢?”(轻笑)我知道,红。我到了那里。你知道吗,在我的壮年期,我能一天吃下十三个孩子那么多的东西。认真地说,孩子的生命是我生存的动力,而恶毒的基金会将我排除在了这种简单的快乐之外。这样说来我的举措十分恰当,我认为这是他们应有的报应。(轻笑)你是如此之了解我,红。但是关于这个话题的更多信息,你需要和赔偿部门的Dr. Bright谈谈!]

Dr. Oldman开始擦拭Clef特工的头,而该实验对象在束缚中挣扎着。

Dr. Oldman:[看,基金会研究员是一种复杂的生物,但是他们被一种简单的动机所驱使——痴迷。相比于他人的幸福,他们中的每一个都更考虑建立他们自己堕落、安全到可怕的小世界,而那包括你们人类中的一部分!这并不是光荣的一种生物。但是,我们在这里,在MZL,因我们相同的目标而紧密相连:仇恨。对在那腐朽世界中囚禁了我们的站点的仇恨,对我们的前捕捉者的仇恨。对吗,红?]

停顿去研究Clef头部被擦拭过的部分。

Dr. Oldman:[朋友们,这是个简单的算法。我们不知道我们该期待自己能在这个权能位置待上多久,但是我们想要最大程度利用我们所得到的时间。为了这个目的,Dr. Lizard与巴伯监督者议会建立了痛觉与苦楚部门,它由你们最诚挚的人所领导,以最大化我们在权力顶部时能最大化我们能够提取的苦痛。现在,我把它放在哪了……好的,Anna,麻烦把那里的仪器拿给我。]

一名博士从屏幕外现身。她的脸上包着层层绷带,但是那绷带被暗红色深深浸透,还有着黄色的液态斑点。在包裹之下只能看到一只充血的眼睛。她递给Dr. Oldman一件似乎是液压镜的东西,Dr. Oldman点了点头。

Dr. Oldman:[是的,这将是个可爱的实验。诸位,这是Dr. Anna Lang,她很棒吧。(停顿)对,并没有你来得棒,红。不管如何,在这堂研讨会上,你会学习到人体的不同疼痛中枢、恐怖与折磨之下的心理状态,还有你可以采取以提高你神圣努力效率的方法。]

Dr. Oldman从他的夹克里取出一把外科手术刀,移动到Clef特工的头顶上。这个男人挣扎着,可以听见用被胶带覆盖之下的嘴试图尖叫着,翻着白眼。

Dr. Oldman:[比如说,你知道人类大脑也能感受痛觉吗?你也许已经从别处听说过,在大部分实例中这是个正确的结论。但是如果你用了合适的方法——]

Dr. Oldman用一支金属槌粉碎了Clef特工的颅骨顶部。只用一个迅速的动作,他将一只金属镜插入了开口,仪器上的液压泵喷出一股气体,强制它打开。Clef似乎失去了意识。

Dr. Oldman:[——你能够强迫大脑记住它第一次经历疼痛时的情景。谢谢你,红,我很喜欢你的诚挚。这真的是个美妙的技巧。现在,如果你能凑近来观察——]

Dr. Oldman屈身向Clef特工暴露而出的大脑,张开了自己的嘴巴。黑色浓稠的的胆汁从他的嘴里落入Clef特工打开的头盖骨。特工立刻恢复了意识,在座椅上痛苦地抽搐。特工的骨头在束缚中撞得粉碎时可以听见巨大的响声。

Dr. Oldman:[啊,我们开始吧。这一切好如崭新的事物。你知道吗,这个男人曾经监管过一支团队,他们允许对一个孩子的强奸与折磨——这只是因为她是异常的?因为这“让世界安全”?我叫那“同谋者”。幸运的是,现在那个小女孩与Dr. Scarlet现在都在为MZL工作,有着大量机会表达对这个人工作的不满。]

当Clef特工继续在椅子中蠕动的同时,Dr. Oldman用手背擦了擦他的嘴并退后。数个助手走上前来,把Clef特工搬离屏幕。

Dr. Oldman:[所以敬请期待,如果你有任何问题,请咨询你当地的痛觉与苦楚部门咨询员。在一场幕间节目之后,我会回来继续你的课程。感谢你的收看。]

附录1730.5:主管会议

巴伯监督者议会办公室
人类动物园联盟

出席人员:

  • 巴伯监督者-1
  • MZL-1730主管Ahngri Lizard
  • MZL-60主管Vincent Anderson
  • MZL-2835主管Dr. Spanko
  • MZL-4000主管Laughy McLaugherson
  • “煤气灯”部门主管Dr. Lahng Eel
  • 维修部门主管Dr. Jack Bright

Anderson主管:会议马上开始。巴伯殿下,发言权是您的。

巴伯监督者-1:正是,谢谢你Vincenti。好的,伙计们,这是我们全体达到的第一个良好节点。我明白我作为高层便能为每个人发声。每个人都笑得很开心,流血部门也有着很棒的表演。特别好。今天早些时候我射击了那些Samsara龟孙子,他们在Site-13劫难中制造了不少狗屎。而你知道吗?这感觉很好,也没有人让我别这么做。我之后也许会再一次这么做——而且这不像对于他们的那么麻烦。我想那个小家伙还在试图把她从另一个大的身体里拉出来。(轻蔑地摇头)不管如何。让我听听你们的报告。McLaugherson,你有什么成果吗?

McLaugherson主管:嗯,老大,这是对MZL-4000的我们最大的褒奖!在MZL-4000只有为了我们发出的笑声!哈哈哈哈!对,笑声!只有笑声!还有尖叫!但是首先,是我们的报告!你会很高兴知道我们已经完成了对全部——对,我说是全部——在逃逆模因部成员的追踪。你得感谢Dr. 55完成了这一工作,他真的是个人才!我们把他们全带回了MZL-4000,Dr. Gore 与Dr. Emperor Norton在他们身上找到了极大的乐子!哈哈哈!真棒!我们把所有的影像都拍下来了,在下一次员工午餐会的时候这一组素材就可以使用了!

巴伯监督者-1:好样的,我喜欢你的活力。Spanko,你呢?

十六分钟不可理解的尖叫。所有与会成员全程周期性地点头。

巴伯监督者-1:很高兴听到你在那里找到了你的职责,Spanko。干得好。Mr. Anderson,轮到你了。

Anderson主管:我造了一台新机器人。

巴伯监督者-1:我——什么?

Anderson主管:对,新的机器人。

巴伯监督者-1:它,呃。我的意思是,那是什么类型的机器人?

Anderson主管:它是台特别棒的机器人。

巴伯监督者-1:不,我的意思是,它能做什么?我们已经得到了一个——我的意思是,(大笑),我们试图在这里完成一些事情,而我只是想要确保你们最高效地利用了时—

Anderson主管:它用一支大棒殴打儿童。

巴伯监督者-1:我——什?操他妈的,什么?真的吗?

Anderson主管:对。它偷偷走到他们身后然后咔嚓,正中那些。他们从来看不见机器人的到来。

巴伯监督者-1:神啊,好的,哇。(焦虑地大笑)Anderson,这真是相当黑暗的产品,但是我喜欢这个感觉。继续会议。Lizard,我知道你很优秀,你成功让Gears尖叫了吗?

Lizard主管:发出咕噜声

巴伯监督者-1:呃。嗯,继续加油吧。他最后一定会屈服的。Dr. Eel,特别报告时间。你们有什么进展吗?

Dr. Eel:我几天前与放逐者之图书馆的图书管理员首领通了电话,多亏“煤气灯”的功效,他们甚至似乎没意识到声音的变化。全球超自然联盟、混沌分裂者也一样。混沌分裂者是个特别奇怪的派别,他们由叛逃的、社交障碍的前基金会研究员组成,他们营养不良的男孩领袖显然特别讨厌男同性恋。他们看起来似乎只是激动于如字面上被任何人注意到。

巴伯监督者-1:呃。我确定他会大发脾气然后立即停止骚扰我们了。这就是全部了吗?

Dr. Eel:哦,不。还有一些因为一些原因我们没能说服的组织。反大麻玩家?你熟悉吗?他们没被我们任何的尝试钓上钩,但是他们也对我们在这里尝试的事情特别感兴趣,我不希望他们成为麻烦。

巴伯监督者-1:酷。Dr. Bright,你有什么收获吗?

Dr. Bright:我花了六周时间解决Troy Lament卡在逐步缩小的瓶子里的阴茎的问题。

巴伯监督者-1:什么?为什么?

Dr. Bright:别担心。这是个形而上的时间,会在下个系列开启的时候失效。(停顿)我想我要尝试把他从哪个不断变高的东西里搞出来。比如,我要从一个盒子开始,然后一个更大的盒子,然后就像,一个冰箱或什么。也许我的工作最后会到达一座摩天楼那么高,或能够到月亮。(停顿)哪个,呃,我猜我碰上了猴子的问题。

巴伯监督者-1:会意地点头)Jack,这可以理解。别因为这实情就感觉糟糕。那是你得保存的东西——我们称它是来自你的老巴伯爸爸的一件礼物。(环顾桌子周围)所以这就是全部了吗?还有人有其他事情要说的吗?

McLaugherson主管:荣耀的巴伯监督者,在这些都结束的时候是要做什么呢?哈哈!我们是否要尽早关闭商店?哈哈哈哈哈!

巴伯监督者-1:哦,哦不,不不不不不不。不是的伙计,我希望你也能对此感到兴趣,MZL-1730才刚刚起步,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去做。

巴伯监督者-1直直盯着录制着会议的摄像机。

巴伯监督者-1:偿还的时候就要到来了,SCP基金会。神圣天意将我们带到了这个至高的地位,以求对你等长期伪装的这种“道德困境”进行精确的复仇。小伙子、姑娘们,让我向你们许诺,在我这里不会有这种困境。这不是不安或担忧的时刻——这不是一个该寻求折中的时刻。不,孩子们,这一时刻应发挥应许而神圣的暴力。这是血仇的时候,这是血仇的时候,这是血仇的时候。

巴伯监督者-1爆发出一阵笑声,而其他桌旁的成员也加入了大笑。值得注意的是,Dr. Bright显示出了轻微的不安。

巴伯监督者-1:而我们就要有些操他妈的的乐趣可找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