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军衔,序列号

“Thomas Allenby中士。序列号942——”

左轮手枪的枪柄重重地击中了他的下巴。Allenby中士苦笑着把一颗破碎的牙齿吐到满是灰尘的地上。“如果你打碎了我的下巴,我就什么都不能告诉你了。”

男子拉下了左轮枪的击锤,将冰冷的金属枪管抵在这位陆战队员的额头上。“你会把一切都告诉我!”男子咆哮道。“就从你的小小巡逻队发现这些地道的经历开始!”

“Thomas Allenby中士,序列号——”

枪响了。Allenby痛苦地尖叫着,而后又哈哈大笑起来,他的声音因为痛苦、愤怒和惊讶而微微颤抖。“干!”他尖声叫道。“特么的打腿!?你特么的是疯了吗?要是射中了股动脉,不用几秒我就死了,你也什么都别想知道了!”

“把一切都告诉我,不然下一发子弹就射进你的脑子!”男子尖叫着。

“草泥马!”Allenby大叫。“你搞砸了!你才不应该射我的腿!现在我知道你只不过在虚张声势!你不能杀我,我是唯一一个有你想要的信息的人,你这该死的亚洲王八——”

左轮手枪又被举了起来。枪管再一次抵在了Allenby的额头上。男子的手指扣紧了扳机。Allenby知道自己应该感到害怕,但是痛苦、震惊和肾上腺素却阻止了他。他只是哈哈大笑。

“Dai Ta?”什么人叫道。一个新来的家伙。他用越南语飞快地说了些什么,快到Allenby无法听清。上校笑了笑。某件物品被交到了他的手上。

“看起来,”上校冷笑着,“我有了一个让你多活一会儿的理由。”他把一个牛皮纸信封拍到了Allenby的脸上。“这是什么?”

“我……我不知道,”Allenby说,越过信封直盯着上笑的眼睛。“我这辈子没见过这东西。”

“瞎扯淡!”上校咆哮着。“这是在你的背包里找到的!还有……”他将信封翻转过来。“看到这个了吗?这是你们中情局的标志!”

该死。自从越共抓住他以来,Allenby第一次感到了恐惧。

“我没有……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Allenby否认道。

“还在撒谎!你才不是什么士兵,你是个美国间谍!”他暴躁地用那叠纸扇了Allenby的脸。“我再问你一遍,你是怎么找到这些地道的?”

“地图……”话音刚落,Allenby就马上沮丧地咬住自己的舌头。

“一张地图……啊……我懂了。”上校残忍地笑着。“你们美国人真是狡猾。”他把几张纸放在一起。“毫无疑问,如果我把这个三角形和这个对齐……”

他突然不做声了。Allenby微笑了起来。

“长官。?”一个守卫问。

“Tuan,”上校缓缓地叫着守卫的名字,又用越南语说了些什么。好像是说“过来看看这个。”

之后,事情就变得有点混乱了。

Allenby没能看见接下来发生了什么。隔着厚重的牢房门,他甚至听不见多少东西。他不需要听见。他早就知道了。

他听到某些人困惑的呢喃声变成了惊恐的大叫;他知道,上校和守卫开始逼迫某些可怜的家伙去看那个图像了。

他听到墙上的刮擦声;他知道,某个感染个体正在用一把小刀或者钥匙。把那个图像刻在墙上。

他听到越来越多尖叫声;他知道,感染进入了最终阶段。

半个小时后,当死亡开始蔓延,上校又冲进了房间。他在Allenby的面前挥舞着那叠纸。“看看这个!”他尖叫。“求你了,看看这个!

Allenby却只是闭着眼睛微笑。“Allenby中士,序列——”

看!去你的,看啊!”上校用手指扒开了Allenby的眼皮,将那个图像塞到他的面前。“看在上帝的份上,看看它!

Allenby傻笑着。傻笑变成了轻轻的咯咯笑声。“你一直没有注意到,”他说,一边摇着头。“你一直没注意到……”

然后上校意识到了:Allenby那两只眼球都是玻璃。

Allenby听到上校拔枪的声音,听到他试着举起枪来。但是那人的手抖得太厉害了。他听到枪落地时清脆的“咔哒”一声。

上校花了不少时间死去。Allenby享受着聆听他死去的每一秒。

不久后。

复杂的地道已经变成一个巨大的墓穴。死者和将死之人遍布各处。

Allenby跌跌撞撞地走过一条条地道。装着那个图像的两部分(它们被小心地重新排列以达到安全的布局)的信封被塞在皮带里。他将敌人的一支Ak47用作临时拐杖。每过一阵子,他都会停下来,感受空气的流向。

他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找到出口。

他从温热潮湿的地道里走出来,站在压抑潮湿的越南丛林里。他高兴地叹了口气,感受着脸上的阳光。

灌木丛中传来一阵“簌簌”的声音。他转过身。“Nolan?”他问,期盼着听到他的接头人那冷静的声音
.
像打字机一样尖锐的两声“咔哒”响起。两发消音.22口径手枪弹终结了他的生命。

“抱歉。”

“……这是什么?”

“我相信你已经知道这是什么了。”

“这看起来就是一堆线条。”

“它就是。但如果你把这张塑料纸盖在——”

“等等!停下!”

“这是张假的。所以你的确知道这是什么嘛。”
“……”

“我得承认,你的递送方式简直是魔鬼一样的聪明。一个盲人特工,以训练弥补自己残疾的缺陷,用于处理一件看见就会死亡的危险物品。我的上级很欣赏这个做法。我们可能会将它用于自己的某些计划。”

“……去你的……”

“请允许我重复一遍等你刚获得这个职位时我给你的警告。不要干涉你不理解的事情。不敢,你很有可能会发现你在这里的工作生活短暂而又不受欢迎。”

“……该死的。你们这些人根本就不懂,是不是?我们在为整个自由世界而战斗!如果那些该死的共产党占领了印度尼西亚,那会瓦解整个太平洋……”

“啊,是的,你那自吹自擂的多米诺牌理论。我就直说吧,先生。区区一场两个国家间意识形态斗争,即使是两个如你们一样强大的国家,与我们毫不相干。当世界真的遭受威胁时,我们对拯救你们所谓的“自由世界”毫无兴趣。”

“……”

“这是我的最后通牒:马上停下并且终止你所有关于完成omega项目的努力。我们希望所有相关项目关闭且被除名。MK Ultra、Groom Lake,甚至还有你们在费城的那个小小项目。一个审查员将会在几个星期内过来检查你们的进度。日安。”

<点击声>

……我的天。琼斯小姐,能请你去街角的小店帮我买一盒烟外加一瓶波旁威士忌吗……哦,还有,联系大厦保安。我想在办公室外面安装一个摄像机……哦。是为了防范破坏分子……”


“你最近都干了些什么呢?”Crow问。这位年轻的研究员从他的报纸上抬起头来。他正在用红笔圈出随机的几篇故事。到现在为止,他似乎对一个艺术家的项目变为邪物的传闻最有兴趣。显然那座雕像突然拥有了生命并且开始杀起了人……

“没啥,”Cog说。这位年轻人将自己的软毡帽和外套挂在衣帽架上。他的桌面不像Crow一般如猪圈一样杂乱。他的桌面干净而整洁,几乎有一种机械似的精准。“我去了一趟兰利,给中情局局长带了一条来自Administrator的信息。我觉得还挺顺利的。”
.
“你给我带了什么纪念品吗?”Crow笑着说。

“我的旅行预算不允许我做任何个人的购物。”Cog指出。

“你可真是无趣。”Crow叹了口气。“哦对了。Xav要找你。他要你在明早之前把对于图形的完整报告递到他的桌上”

“你给它开启了一个文档没有?”Cog问。

“还没呢。想着让你去做来着。”

Cog走到那占了半个办公室,挡住了一整面墙的文件柜。每个抽屉里都收纳着基金会收容的每一个异常物品的原始报告和它们的油印版本。除了一个贴着“未指派的号码”标签的抽屉。他从抽屉里的一沓牛皮纸信封里随便抽出一个,打开它,看着打在信封里文件夹上的数字。

“571”他读了出来。

“好数字啊。”Crow打了个哈欠。

Cog坐在自己的桌前,拔下了文件夹上的无头钉,取出里面的特殊收容措施表格。他将一式三份的表格连同油墨筒一起放进了他的打字机,小心翼翼地将表格对齐,然后开始打字。

项目编号:SCP-571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一张收容着SCP-571实体的纸应被放置于一个不透明的、锁闭的任何类型保险箱中,该保险箱应被放置于任何一个高安全等级收容室的中心……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