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惊无险的渔季
评分: +19+x
1.jpg

杜斯汀·S·史密斯上校与马拉特·捷格加列夫少将看不见彼此,但隔舰相望。

从CIC匆忙赶到舰桥的史密斯上校抓起望远镜,呆呆地看着5海里外正慢慢侧向驶过去的一艘庞然大物,长长的重油浓烟下,硕大的MP-600“顶帆”远程情报雷达矗立于舰艇的最高点,舰艏舰艉两部上大下小的4P60“前灯”火控雷达昂首挺胸地指向前后,辅以舰桥底部两侧硕大无比的85R反潜导弹发射箱,和前端甲板上充满煞气的M-11导弹发射架,让他冰冷已久的心不禁泛起一丝波澜——他终于看见了海军教科书和舰船图鉴上的1134B“金雕”反潜舰,虽然它的雄伟与美丽早已在海军官兵之间口口相传,但百闻不如一见。

但警觉与些许惊恐很快替代了他内心的激动,他未曾从任何上级处收到有任何苏联舰艇在此区域出没的预告,他从舰长席上犹豫不决地拿起了磨损严重的话筒,输入了公共频道频率。

“靠近中的苏联舰艇,这里是USS-964 ‘保罗·F·佛斯特’号驱逐舰,舰长杜斯汀·S·史密斯上校,请表明来意,完毕。”史密斯上校对于自己练习了5年的俄语倍感满意,尽管发音不尽标准,但他自认为小舌音和部分辅音的发音达到了专业水平。

“苏联红海军第169反潜舰旅旅长马拉特·捷格加列夫上校,前来协助贵方执行‘隧道-1976’行动,授权代号‘KBSN-35778’,现处于待命状态,请确认。”捷格加列夫看着老远的斯普鲁恩斯级驱逐舰,应景地说起了英语,他也同样自认为自己的英语口语不错。似乎为了不让北约惊恐出格,捷格加列夫下令让M-11导弹发射架上扬以表示友好。

极度尴尬之余,史密斯上校与反潜中队所有官兵全部自发地往CIC走去,但从后方的CV-61“游骑兵”号航母上发送过来的命令和文档也同时抵达,在自动打印机上噼噼啪啪地打印了出来。

“很抱歉现在通知你们,各位军官。”史密斯心中咯噔一下,甚至连对他下令的人也不是熟悉的舰队司令的声音,他查看了一下频道表,是650MHz的特高频,正处于Link-11的舰队加密通讯中。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JCS1太平洋战区司令官罗伯特·哈兰迪兹上将。”

嚯,参联会的司令,来头不小,史密斯心想道。至于为什么堂堂参联会官员会屈身来坐航母,那可能是之后才能知道的事情了——或者永远也不会知道。

“之所以没提前通知你们是因为保密起见,这是克里姆林宫与白宫私下达成的协定,你们现在已暂时成为于我与苏联卡图契科夫上将指挥的一支特遣队,将和红海军的一个反潜舰旅和CV-61上的VS-21反潜中队一起行动。”

“合计苏方7艘反潜舰,2艘攻击核潜艇和我方4艘驱逐舰,将对QE-3-7区域进行搜索与摧毁,一旦探测到如下声纹,尽一切力量对其进行歼灭,祝好运。”

史密斯心情复杂地看着手中的文件与装满数据的5寸软盘,让一旁的大副将数据输入了中央计算机。而位于苏联各舰艇上的MVU-200信息交换系统也将特定的声纹信息传递至了各舰艇。

CIC中的声呐监听员很快便分析出了声纹的特征,这是位于海底的一个定点目标,不会移动,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SOSUS监听站压根听不见半点动静,偶尔还会听见一些奇怪的声音。

双方心照不宣地达成了意见,但不止史密斯一个人对此感到不爽,在史密斯眼里,海军可不是任由白宫和参联会摆布的军种。他们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就要去对付一个自己根本不知道的敌人,而且要和万恶的共产阵营合作,史密斯想不通世间有什么会比Commies2更加邪恶。尽管表面上不说,但整个美军都还记得“沙漠岩石”行动,万一全体官兵又是一次新型武器牺牲品3,怎么办?他们从心底清楚,尽管他们手握数亿美元的装备,指挥着足以颠覆世界任何角落的舰队,但他们在任何时候都可以被抛弃,任何时候。

“至少有他们一起下去,管他呢。”实在不愿为此费神的史密斯如此开导自己,回到了舰桥。

CV-61“游骑兵”号航母上,蒸汽弹射器的轨道开始呲呲作响,灼热的白蒸汽在海风中张牙舞爪地从轨道缝隙喷涌而出,身着黄色背心的甲板员如乐队指挥般挥动着双臂,两架F-14A战斗机慢慢地将双翼张到了最开,喷口收缩到了最大推力面积,长长的加力火焰仿佛要把助力板烧穿。最后,黄背心向左迈出大跨步,一挥手,弹射限制器哐当一声松开,以最大的出力将两架飞机扔出了甲板。

蒸汽弹射器压力渐渐恢复到正常水平,两架隶属于VF-2“赏金猎人”中队的F-14A爬升至4000英尺,飞行员接到了指令,不仅要为这支奇特的特遣队护航,还要趁难得的机会近距离拍摄红海军反潜搜索突击群中最特别的一艘船。

他们持续飞行,以极快的速度擦过了一艘比1134B“金雕”还要大上一圈的军舰。试验型IDEM摄像机在一瞬间便拍下了数十张清晰的照片。但这艘大船仿佛毫不在意,上面的水手一边欢呼着观看美式战机炫耀优异的机动性,一边在甲板上繁忙作业,6架卡-25PD直升机的桨叶转速很快便达到了最大,它们带着一枚枚声呐浮标,如出巢之蜂般往突击群的最前沿飞去。

这便是舷号109的1123“秃鹰”反潜巡洋舰,最受北约关注的载直升机巡洋舰,虽然不知道这艘平时只在地中海和黑海执勤的“秃鹰”为何会“赏脸”来太平洋遛弯,但眺望这艘万吨巨舰成了所有空闲水手忙里偷闲,苦中作乐的事情——同样,眺望斯普鲁恩斯级驱逐舰和贝克纳普级巡洋舰也成了好奇的苏联水手的娱乐项目,他们甚至在起哄为什么美国佬不把航母开过来。

眼看着卡-25PD直升机开始在QE-3-7海域投放声呐浮标,美国海军这边,最关键的主角S-3反潜机却迟迟未能开上弹射器。

在史密斯等人的一再追问下,原来是舰队司令和参联会上将吵了起来。

VS-21反潜中队想对最新型的AN/SSQ-71主动声呐浮标进行一次性能测试,而什么都想管的上将觉得这简直疯了,且不说他们满天飞的直升机,这等于直接把最前沿的声呐科技直接送给苏联人。而无论通用公司的技术员和舰队司令怎么解释这款声呐的遥控自毁和自动自毁功能,老顽固的上将就是听不进去,于是争论很快变成了争吵。双方互相怒斥对方是的潜在的投机红色分子。

时间越来越紧迫,苏联直升机队放浮标正放得如火如荼;从水面上虽然看不见水下游弋的671攻击核潜艇,如果再不快点,很可能会被他们捷足先登,让他们抢先得到海底的东西。但争吵却仍然没有停止的意思。

史密斯上校等人决定不等待VS-21中队,先行派出舰上最新的SH-60 LAMPS III直升机,集中起来一共有7架,虽然直升机本身是最新的装备,但是使用的却是较为老式的AN/SSQ-62B主动声呐浮标,不用太过于担心所谓机密。

所有船只的数据链,船壳声呐,浮标都在紧张有序地运转着。红海军的搜索突击群以5海里的间隔稳速前进,而LAMP III除了抛下浮标,也甩出了拖曳式声呐。搜索圈正慢慢地缩小。美国海军和红海军互相协助搜索,尽力各司其职,但却又觉得对方在无形地盯着自己看,因而总是在某些动作上有所防备。

虽然浮标数量没有苏联投放得多,但是北约终于还是抢先一步捕获到了与资料中相同的声纹,准确位置就在QE-3-7-656203,位于301米的黑暗海底。而红海军仅在10秒之后也得出了相同的坐标位置。

“DEFCON 1,全体,战斗位置,重复,全体战斗位置!”全部舰艇的武器系统如初醒而饥饿的狮子般运转起来,渴望着鲜血。VS-21中队终于不再拖拖拉拉,8架S-3反潜机迅速升空。

“好啊,终于来了,让我来看看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史密斯咬牙切齿地在CIC舰长席上坐下,全神贯注地盯着主屏幕。

5架卡-25PD直升机在“标图板-23”4数据链的指挥下率先发动进攻,噼里啪啦地扔下一连串深水炸弹,剩下1架卡-25PCh脱离编队在附近盘旋,不知在干什么。很快声呐便听到了来自海底的一连串炸响。

紧接着,1134B的导弹发射架终于打开,展开了令人叹为观止的齐射,比太阳还要明亮的尾焰与煞白的浓烟顷刻间把整艘船包裹起来。85R反潜导弹以超音速飞行了8海里,在卡-25PCh的引导下投放上面的鱼雷,后者蛟龙般钻入水面便没了音信。

3分钟后,探测到强烈得多的爆炸,产生的震动甚至直达在场每个人的脏器。

“我去,带劲。”一名甲板上观战的厨师被震得好几个趔趄,他不知道的是,这便是战斗部重达500千克的AT-2和53-65鱼雷5的威力。

随后海底一片死寂。

“成功了吗?”众人满头大汗,死死地看着屏幕。

一分钟的死寂后,声呐突然发出哗的一声巨响,这是探测到过大目标时的必然反映,而几乎占了声呐屏三分之一面积的白点才真正让众人开始发觉不对劲。这个东西正在以极快的速度上浮,因为声纹波形存在断面,所以这肯定是个集群目标。面对着越来越小的深度数字,包括史密斯,捷格加列夫,哈兰迪兹在内的所有人莫名觉得背后一阵发凉,如一只死尸手从脊椎下方往大脑伸去。

“继续开火!快!炸了他们!”

4艘斯普鲁恩斯与贝克纳普立刻加入战斗,ASROC反潜导弹如春笋般飞上天空,又如暴雨般朝水中俯冲过去。56级驱逐舰与1134B的“标图板-56”和“标图板-1134”指挥系统也展现了真正的高度协同性,展开了第二轮鱼雷,深弹投放齐射。位于水下的671潜艇也在对昏暗中那团不可名状之物的进攻中渐渐耗尽了所有鱼雷。上空姗姗来迟的S-3反潜机也不遗余力地朝爆炸水花扬起的位置投下了全部深水炸弹。

但那硕大的声呐反射源不仅没有停下,反而加快了上浮的速度,很快它的深度就到达了不适合鱼雷和深水炸弹的进攻定深。

“我的天啊,这是什么东西,你怎么还不死!”所有人心中都呐喊着。

离不可名状之物浮出水面还有一段时间,红海军所有舰艇打算作最后一搏,他们调动了RBU反潜火箭作了最后一波齐射,所有美国海军水手呆呆地看着骄阳下那无比壮观的场面,似乎回到了1944年。还是那句话,百闻不如一见。

最后,一切戛然而止,战斗机和直升机在上空盘旋着,注视着那片海域,卡-25和SH-60的舱门机枪手握紧了手柄,似乎还打算做一些微弱的抵抗。

随着时间的推移,湛蓝的海水渐渐变得通红,很显然那是血,然后直升机上的众人全部像被耍的蠢驴般瞪圆了眼睛。

“CAD,这里海马-3,有情况报告,完毕。”

“请讲,海马-3。”史密斯舰长两手相扣,等待着最终审判。

“是鱼,CAD,好多鱼,俄国佬把这些鱼都炸成肉泥了,到处都是。”

“啊?”

殷红的海水上,走形的烂肉铺满了大片海面,如果不是有些还保有完整的鱼样,甚至不知道他们之前一直炸的是鱼。

确认消息后,迪兰哈兹松了一口气,心中大石终于落下,舰队司令和其余驱逐舰舰长都一副愣着,表情仿佛是在说:“我今天他妈到底都在干嘛?”

红海军处,水手们似乎完全不在乎这“白费力气”的战果,他们照常拍手欢呼,甚至派出直升机去烂肉堆中捞比较完整的鱼尸体。

一架涂装迥异的SH-60也在干着相同的事情,那肯定是迪兰哈兹的人,史密斯等人根本不想去理。

“我们的上司都特么一群什么蠢逼玩意。”事后战报完毕后,史密斯少校嘟囔着回到了办公室。

“也不是毫无收获,先生。”一旁站立的士兵有些高兴地说道。

“嗯,也对,除非你也像那些蠢逼康米和上司那样,想吃那些鱼。”史密斯少校没好气地白了士兵一眼。

“不是的,先生,在进攻期间,我们EWG(Electronic Warfare Group)截获了完整的苏联反潜导弹中继制导信号的上、下行链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清晰。我们以后将会有更完备的反制措施了。”

史密斯狐疑地看着士兵,释怀地笑了笑:“今天嘴巴挺甜,士兵。”

后续,迪兰哈兹命令给临时组建的第33特种任务特遣舰队(33rd SVTF)下发了丰厚的封口费并就地解散,所有舰艇回归第七舰队与原先的驱逐舰中队。史密斯声称给钱让他跟KGB说他也不会去,因为这是他这辈子做过的最蠢的事情。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