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未存在过的基金会
评分: +51+x

“现在的时间是2050年12月15日,距离基金会成功收容最后一个SCP后已经经过了9331天,基金会内部一片祥和,人类社会繁荣昌盛,我们甚至难以想象存在SCP时的人类社会。”

“我们的基金会依然在运转着,但已完全没有当年的危机感。在这二十五年时间里,我们安插在世界各地的特工,博士以及站点主任甚至总部的O5都在持续关注着新的SCP的动态。”

“但令我们庆幸的是,近十年来没有在世界范围内发现新的SCP,作为O5-13,我荣幸地宣布,基金会,今日起正式解散”

“感谢大家这么多年的支持,我知道你们很怀念SCP存在的日子,我也很怀念,那时候大家每天都过得提心吊胆的,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放跑了几个Keter级别的SCP。”

“但是你们现在需要的就是忘记。是的,忘记之前你在基金会所做的一切,十年的观察期已经平安度过了,如大家所见,SCP已经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我们所有收容成功的SCP也已经在时间的流逝中渐渐失去了异常。”

“当一切异常都消失之时,我相信大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基金会的宗旨是‘收容·控制·保护’,那么没有了异常基金会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最近世界政府也已经对我们下发了最后通牒,希望我们尽快解散基金会。毕竟维持基金会的运转需要数以兆计的资金,而现在,这些资金却只能用在我们吃喝玩乐上。”

“所以经过O5议会商讨后,由我O5-13和O5-5等7位O5人员一致投票决定——解散基金会。”

“诸位,这将是你们在基金会工作的最后一天,我希望你们可以在这最后一天里互相拥抱,亲吻,和自己喜欢的员工表白,和自己的死党去酒吧喝上一杯,各个站点的食堂将会在今天完全免费开放,只要是你们想要的食物和饮品,都会你供应到你们满足。”

“最后记得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带上所有属于你自己的东西,到自己站点的记忆处理部门进行F级记忆覆写,所有有关你在基金会的记忆都会被替换为由基金会为你们精心编制好的记忆片段。”

“当然,不用担心会失去自己最珍贵的记忆,我们的技术人员会保证你们只会忘却和基金会有关的记忆。”

“以上,是O5议会于3小时前所决定的内容,你们有12小时的时间去执行上述内容中我所提到的事情。愿基金会庇佑你们。”

萨麦尔放下全球内路内路广播的麦克风,把自己深深地陷入转椅之中,他终于等到了这一天,终于不需要再去为了一次又一次的收容失效所头疼,终于不需要再去为了收容新的SCP而看着自己最重要的朋友逝去所心伤,也终于不需要整日面对着世界政府施加施加下来的压力所烦躁。

一切都结束了,基金会将不会存在。

现在不会存在,过去从未存在过,未来也不将存在。

但萨麦尔今天似乎并不开心,他的心一直在砰砰砰地剧烈跳动着,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冥冥之中缠绕在他的心头,但是却说不出来。

“13,你在想什么呢,看你广播完就一直瘫在这,要是不舒服的话去看一下医生吧。另外,听说刚才从Site-CN-21临时调来了一位医疗主任——Luna,由她来给我们做记忆覆写,或许你可以在和基金会说永别之前和她聊一聊。”

“5,别这么叫我,我可是有名字的,我叫萨麦尔,你是知道的”

“嘿嘿,我当然知道啦。先不说这个,咱们叙叙旧吧,自打你被提拔为O5之后就越来越忙,咱们能够交流的时间也越来越少。我还记得几年前你在Site-CN-21时候的样子呢,那个时候真是让人怀念啊”

“是啊,时间真是个无情的老人,还记得多少年前很多员工都抱怨CN-21是个不吉利的站点,Dr.See在那里死了多少次来着,貌似也没有人记得了吧。还有那个可怜的站点,被炸了两次这件事情貌似也没有几个人知道了吧,除了你我还有Luna,真的就没人知道了。还是得谢谢你啊,当时第一次站点爆炸的时候要不是当初你及时赶到CN-21,然后冒着将要被全基金会所唾弃的险,把黑化的Luna制服了下,随后你又找到了我的尸体,最大限度地保存了起来,然后趁着夜色,把我运到了SCP-2000,拼尽全力把我复活了出来,然后重新把我不知道的那段记忆导入了我大脑,又覆写了Luna的记忆,最后把整件事情都处理的很干净,谢谢你了。”

“呐,萨麦尔你这就见怪了吧,好歹你也是我的哥哥,虽然对外不能宣传这件事,但无论如何我也会保护好你的。”

“乖,我去找Luna去了,你去好好睡一觉,睡醒了,咱们一起去接受最后的祝福吧。”

“好,那哥哥我等着你。”

萨麦尔快步走出广播室,沿着蜿蜒的楼梯,飞快地寻找着那个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地方——医务室。

终于,他看到了那熟悉的牌子。

是的,他到了。

推开了门,办公桌前的转椅转向了萨麦尔,出现在他面前的,正是穿着着那件朴素站点工作服的Luna,衣服下摆印刷着一行小字:Site-CN-21 医疗主任 Luna。

萨麦尔的眼眶开始湿润,上一次看到这番场景,已经是在八年前了。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呢萨麦尔,咱们在一个站点工作了十多年,一同经历过生死离别,现在就不要伤感了,我知道这是最后一天了,所以有些事情我想告诉你……

Luna银铃般的声音打断了萨麦尔的思绪,萨麦尔盯着面前的Luna,知道自己面前的这个女人仍然在他的内心占据了一些位置,即使是很小的一片。

“Luna,我……”

“不要想那么多啦,咱们聊聊过去的事情吧。还记得第一次戏死的时候嘛,就是那个吃西瓜噎死的巨大阴谋。那时候大家都惊慌失措,还好知识及时联系了O5议会,虽然O5-5做了一些错事,但她最后还是把我带了出来,然后把那场事故处理的干干净净的,她叫我收集你的尸骸,当时我还在纳闷为什么样那样做,后来她告诉我说要将你复活,你知道我听到这个消息有多高兴么。”

“是啊,那时候Garaham,Fouth,See都牺牲了,最后连我都不敢相信自己死去了还能复生,说实话你黑化的时候真是吓了我一跳,O5-5为了拯救你差点牺牲自己的O5身份,还好最后她覆写了你的记忆让你恢复了回来。”

“那段时间我给基金会添了不少麻烦,还记得戏第二次死的时候……什么时候来着?”

“我记得那一天,那是我负责收容SCP-CN-133的第三年,没人会想到这个SCP会在人为修饰其非自发性产物之后会变得如此可怕,听说是有人越权调取了活组织3D打印机与RNA编译–刻录一体机,然后又通过基金会的大功率全范围性广播传送仪器传送到了过去去执行不可逆转的133-Beta,随后的事情,咱们两个就都不知道了。我只记得我被奉命去启动3号古观象台上的玑衡抚辰仪,在天启之光降临前的一分钟内还和O5-5通了电话,之后的记忆就是咱们两个从SCP-2000中复活了。”

“是这样么……真的很乱啊。萨麦尔,我有一个请求,不知道可不可以……”

“Luna你讲,只要是在我权利之内的,我都可以满足你。”

“你能不能……在离开我之前,抱我一下……”

Luna说完这句话房间内的空气似乎凝结了一样,萨麦尔迷茫的看着自己身前的Luna,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二人就这样面对面站了不知道多长时间,然后,萨麦尔先开了口。

“可以……”

他的声音小到甚至自己都听不到。

萨麦尔看着自己身前的这个女孩,紧紧的抱住了自己,心头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这到底……是什么……”

正在他思索的时候,Luna已经松开了他,她惊慌地捂住了自己的脸,向后退了几步。

“O5-13,一会记得去记忆处理部门接受记忆覆写,希望,在这之后,咱们还能再见。”

Luna捂着自己的脸跑出了医务室,留下萨麦尔一个人在房间里发愣。

整个房间充斥着Luna身上那独特的香味。

他伸出手,触摸着空气中仍存的体温,缓缓地,他蹲在了地上,任凭自己白色的O5长袍落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膝盖,哭泣起来。

门外的O5-5静静的看着这一切,她抱紧了自己手中的玩具熊,眼角有点点闪烁。

十小时后。

O5-13和O5-5带着他们各自的行李从议会大厅缓缓走出,行走在地毯上没有任何声音。

二人就这样平静的穿过走廊,迈下楼梯,一步一步向着记忆处理部门走去。

“躺在这里吧,不要多想,你们只需要好好休息一下,等醒过来,迎接你们的将是崭新的未来”

Luna把手放在了记忆机器的红色执行按钮上,一旁的计算机已经预先处理好了三人的记忆数据,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按下按钮执行记忆覆写。

萨麦尔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最后时刻的来临。

Luna咬着自己的嘴唇,似乎有些话想要说出来。

但她咬紧牙关,狠狠砸下了那大红按钮。

“记忆覆写程序已经就绪,现在进入记忆覆写倒计时”

同时Luna也打开了另一套记忆处理仪器,躺了进去。

“倒计时60秒”

这时Luna开了口。

“一直,想要跟你说一声,谢谢

虽然我是一名普通站点的医疗主任

但不知为何,我却在冥冥之中感觉到你我曾经相识

终于在今天,你告诉了我事情的真相”

“倒计时50秒”

“谢谢你,这一路走来陪伴着我

谢谢你,这一路走来保护着我

谢谢你,这一路走来帮助着我

虽然我知道规矩,在O5面前不能哭,不能笑,甚至连嘴唇都不能动

但是我衷心的,希望你能接受我的感激”

“倒计时40秒”

“无论经历了多少艰难险阻,因为你,我才能一直存活下来

与你一同经历的这段时光,是我所有记忆中,最珍贵的一段

可是我明白,这样是不行的……

没错,这样是不行的

因为基金会已经不存在了”

“倒计时25秒”

“所以我必须踏上我的路,不只是作为‘Luna’,而是作为一个在未来崭新的人物‘月’

我必须和你一样重塑记忆,到崭新的未来,去看,去经历,来塑造新的自我

因此,才要跟你告知

因此,才要跟你告白

因此,才要跟你告别

希望你能在未来,找到你的‘路’,找到属于你自己的‘路’”

倒计时5秒

“我也会在此祈愿

愿终有一天

与你重逢”

“启动——”

这是Luna在最后之时留给萨麦尔的真心的话。

一束白光从仪器中释放,笼罩着整个记忆处理部门。

这是全基金会最后三位接受记忆覆写的人员,在他们获得获得全新的记忆之后,基金会的自动机器人将会依照设定好的程序处理剩余基金会的设施,世界政府也将安排人力处理基金会的后事。

二十年后。

萨麦尔在一次无意的出差途中经过了曾经Site-CN-21的所在地。

夕阳的余晖笼罩着大地,萨麦尔望着一篇荒野出了神。

他感到有种归属感油然而生,但却不知因何而来。

随后他狠狠地摇了摇头,认为只是自己的幻想,在飞驰的国际列车上沉睡起来。

五十年后。

一位女孩捧着一束白色的鲜花,缓缓地走进了陵园。

她红着眼眶望着爷爷的墓碑,颤抖地将手中的花朵装点在上面,随后哭泣起来。

墓碑右下角一处不起眼的地方,刻着基金会那令人熟悉的标志。

以及那句曾经所有人都耳熟能详的“收容·控制·保护”。

基金会最后一位成员也已经入土为安。

一切都彻底结束了。

基金会从未存在过,也不将存在。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