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言弃
评分: +25+x

某年某月某日(共睡眠正正正正正正正正正正正一次?)

已经很久没有数过到这里来到底多少天了,睡眠与昏迷也很难分清楚了。但模模糊糊里大概过去了四个月了吧。

项目编号:SCP-CN-随便什么都好

项目等级:Euclid Keter Apollyon 我的人生 Euclid

在这里什么也不能————也不用————吃,什么也不能做,可笑的是却有一角断壁残垣给我工作?为什么我到了这种境地留下的还是工作?

描述:项目是一天杀的大废墟大型三维空间,推测该空间曾遭遇过一次XK级情景。其物理规则与我们所在的宇宙基本一致,但生物在其中将有如下折磨状况:

*生物在此受到重伤后,愈合速度将极端的快,这导致我根本没办法自杀生物在其中无法死亡;

*生物在其中不需要摄入外界营养物质与水;

*生物在其中遭受的痛苦将会无穷大被极大程度放大;

印象里到这里来时是农历八月末了,那大概最近就是春节了吧?

能陪我过春节的就只有这几张废纸,这张桌子,这一小段墙,还有这个可笑的同心圆与箭头,你是什么,啊?你收容,你控制,你保护了什么吗,啊?

特殊收容措施:我他妈怎么知道 项目应 不可能 考虑到项目的不可移动性及其特殊性质,严禁任何生物进入该项目 那我他妈的为什么在里面 项目必须 我放弃了?

大概一辈子都会呆在里面吧,顶着Andy的名字,在无限的草稿纸上写下毫无意义的字。

我为什么会来到这里?我难道不是一个普通大学生?这一切本与我无关,我呆在这里又是为了什么?SCP为什么不能是世纪安保大厦,为什么一定要是Site-CN-34?

(撕纸声,撞击声)



我放弃了?

大概是梦想吧,或是过度的求知欲,抑或是可笑的责任感。

想要证明自己不一样。

想要留下点什么。

想要找到活着的意义。哪怕该付出一切。

我放弃了? 项目

爸,妈,虽然你们以为我已经死了,全尸都没有的死了,

(轻柔的笑声)

虽然你们也听不到,但还是想说,春节快乐。

Site-CN-34,各个Site,整个基金会,全世界,春节快乐。

————实习研究员AndyBlocker,在心理能力测试程序中坚持了超过四个月,达到了入职标准的优秀水平,推测与其精神影响的抗性有关。测试通过。

————收到。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