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桑那州 新亚特兰蒂斯

AtlantisArizonaFlag2.png

新亚特兰蒂斯旗帜

亚利桑那州 新亚特兰蒂斯

大洋人民复兴海权国
SCP-5525-拜占庭;Nx-5525
KTE-5525-蒂迈欧-Dominochild
海军支持设施海狸水坝

概览

新亚特兰蒂斯1,2是位于亚利桑那州的一座亚特兰蒂斯殖民地,也是其文明复兴后的首府。美国军队将古代亚特兰蒂人从不时镜3,4,5,6,7,8,9的静滞中找到后,新亚特兰蒂斯通过政治联姻(亚特兰蒂斯议会成员与美国海军军官之间)与美国政府达成了困难的联盟,获得了对方资助。虽然美国及联合国外交官将其视为一个外国势力,但新亚特兰蒂斯实际仅为半独立,法律上是等同于印第安保留地的部落国家。亚特兰蒂斯统治阶级和美国军政精英间有广泛且繁生的勾缠,令国际观察员十分担忧。10,11,12

图像

AtlantisArizonaFlag2.png

新亚特兰蒂斯旗帜。它将古代亚特兰蒂斯的三叉戟符号(代表了亚特兰蒂斯社会中的海军力量的三个阶级)与亚利桑那州(亚特兰蒂斯当今所在地)州旗13,14融合在一起。

知识

特征: 新亚特兰蒂斯是一座秘密城市,由一个古老且骄傲、而今陨落于神话中的文明之后继者建造。这座重生的大都会15,16位于17,18,19,20亚利桑那带内,这片乡村基偏远地区21位于犹他州和科罗拉多河之间的某处,通过大峡谷与亚利桑那州其余部分分割开来。国际及国内常态维护机构对其具体地点保密22,23,24,以保证该区域周边存在安全隔离带,亚特兰蒂斯人也使用了先进的科技奇术使城市对外界隐形25。据少数被允许一瞥这个秘密社会的人所言,它有诸多科学与法术奇迹,帷幕背后的其他一切都为之黯然失色26, 也远超出了寻常现代人类的一切成果。

性质: 新亚特兰蒂斯社会被组织为一个寡头制海权共和国27,28,在此政治和社会地位几乎与海军及海事权力等同29,30 和古代亚特兰蒂斯文明一样,其政府的中心是一个三院制议会,由半世袭的贵族选举,领导者是有12名成员的议员上将海军大会,成员由下院从上院议员中选出。

比特摩尔条约,于1980年在约翰·麦凯恩三世31和海商议员辛迪·陆32于亚利桑那州凤凰城比特摩尔庄园举办的婚礼上签署生效,亚特兰蒂斯政府和美国政府间得以建立政治关系。为交换亚特兰蒂斯的超常技术,美国承诺给予新亚特兰蒂斯领土自治权,允许亚特兰蒂斯人在美国海军和海岸警卫队服役33,但除非放弃亚特兰蒂斯公民权不能晋升到上尉以上军阶。

历史&相关党派: 新亚特兰蒂斯的起源要追溯到5000多年前,当时亚特兰蒂斯议会下令创造不合时镜,作为确保文明存续的应急措施。每隔一段时间,最优秀、最智慧34,35的在世亚特兰蒂斯人将被选中,将他们的倒影静滞冻结在时镜内,以备在其死后随重大需要复生36. 不幸的是,亚特兰蒂斯最终的37,38大覆灭来的太过迅速,时间镜来不及启动,被映像的亚特兰蒂斯人受困于静滞之中。他们一直留在古亚特兰蒂斯废墟内,直至五芒星将其重新发现。

1979年,五芒星为求获取知识和技能,将高阶上将老Lindsey39解冻,此人是优秀的战略家及海军司令,曾指挥活灵舰在千桅战役中战胜朱舒尔的金光舰队,为亚特兰蒂斯缔造了五百年未被打破的优势。高阶上将同意协助美国军队研究从亚特兰蒂斯发现的文物,其实是为了尽早背叛这些解救她、而后必然囚禁她的人。她将自己的一些部下战士解冻,一起带着内含剩余幸存者的时镜逃离,遁入莫哈维沙漠 寻找地盘重建文明。40,41

在数月持续发动游击战外加躲避抓捕后,高阶上将Lindsey发动攻势,带领她的战法师部队发起 Lee家渡战役,并夺取了格兰峡谷大坝。高阶上将以大坝以及下游科罗拉多河沿岸的一切为要挟,逼迫五芒星与之陷入僵持42

此时,全球超自然联盟发现并封锁了古亚特兰蒂斯遗迹,阻止五芒星展开进一步接触。察觉到亚利桑那州的情况后,副秘书长DC al Fine43联系美国政府,提议与亚特兰蒂斯人谈判休战。该提议被接受,亚特兰蒂斯专家Nicole Belmonte44,45带领联合国及美国外交官组成代表团,经过会谈最终达成比特摩尔条约46,47,48,49,50,51.

ReaganMcCain.jpg

罗纳德·里根总统会谈亚特兰蒂斯驻美大使、海商议员辛迪·陆·麦凯恩。52,53,54,55,56,57,58

达成休战后,剩余的亚特兰蒂斯人得以脱出时镜,开始了尽其所能的重建历程。美国海军工程营59,但大部分建造都是亚特兰蒂斯的魔像师完成。城市竣工后,比特摩尔条约的剩余条款通过1986年《戈德华特—尼科尔斯国防部重构法案》60,61,62的秘密附文生效,同时在其附近设立海军支援设施海狸大坝63,64,65,66为军事存在提供掩盖故事,并对安保隔离带进行监督。

亚特兰蒂斯的政治当前由同化主义麦凯恩派主导,领导者为议员上将梅根·麦凯恩67,68;麦凯恩派支持与美国建立更强关系,其中部分人,包括议员上将麦凯恩本人,已在严肃推进亚特兰蒂斯的州地位。麦凯恩派受两个少数派反对:孤立主义的亚特兰蒂斯第一党,反对与外部世界的一切接触;另一个则是海权派,其中许多人参与了科学教海洋组织,寻求使亚特兰蒂斯恢复过去的荣光并再次统治四海。

造访: 新亚特兰蒂斯隐秘而避世,其一是自我选择,其二是帷幕所致。只有少数人知晓其存在,仍被允许造访的人还要更少。和美国一样,亚特兰蒂斯没有朋友,只有利益—如果你得到了进入城市的机会,那必然是因为你有什么他们需要的东西。如果你保持尊重和配合,他们将予回报,但如果敌对或妨碍69,70,71他们,他们也会毫不犹豫、无情无义处理你。还要记住亚特兰蒂斯是五芒星、以及其他帷幕服务者的重点关注对象—任何进入城市的人都会被各大超自然势力所注意和留心。

观察&故事

亚特兰蒂斯头一次看到现代航空母舰时,我就在场。

虽然我领导了格兰峡谷水坝的联合国任务,我个人并未亲自参与大部分谈判—实际的外交会谈 委任给了双方的下属。作为最接近亚特兰蒂斯文化专家的那个东西,我其实更多是个人层面的联络人,要与亚特兰蒂斯的领导层建立亲善。作为结果,我和高阶上将建立起了亲密的交情72,73,74。在很多方面,她和DC al Fine很相似,尤其是她的实用主义做派,以及从不完整不准确情报中描画出准确结论的本事—我每告诉她一条关于世界的情况,不管是多么无聊无关,她都能推断出五六种更加重大的含义,包括第七次超自然大战的大概事件、基金会的存在、还有苏联的大致海军实力。在我们首次会谈结束时,我怀疑她对地缘政治的了解已经超过我了。

正因为此,我无比乐于看到她居然会为什么东西所惊异。

一直以来非常明显的是,亚特兰蒂斯人重视海军胜过其他一切。在我们的谈判中,他们也非常明显地对我们的现代技术着迷,还有我们不靠魔法实现这些事的方法—亚特兰蒂斯人知道电力,举个例子,但大体是把这些当做好奇消遣。所以我安排了一小队的代表团,包括高阶上将本人,乘坐直升机飞往圣地亚哥海军基地参观。飞机已让她很是惊奇了,虽然还是以相对超然的态势,还花了很多时间询问我它的动力性质—亚特兰蒂斯很早就发明了显形阵,使用也很随意,所以他们的飞行技术从来就没有发展到超出气球。

但当她看到小鹰号航母时,她彻底哑口无言。

值得称赞的是, 经我解释战斗用途,她立马就明白了这艘军舰的战略价值—以及美国海军还掌握了几十艘其他的航母,许多甚至比这更大、武装更多。当她问起,我告诉她建起这样一艘船不过需要三年多一点时间,不过也指出和平时期造船要更缓慢。当然,接着她就想知道在战时建造起来能有多快。我说上一次美国陷入全面战争的时候,他们在三年半的时间里造出了二十多艘舰队航母,还有一百多艘小型护卫舰。

她就这么瞪着我。而后她问出了亚-美关系史上最重要的问题:

“我得做些什么才能号令这样一艘船?”

— "Nike" Belmonte, ICSUT波市分校院长


在新亚特兰蒂斯长大完全就他妈恶心。如果你曾经生活在垃圾小破镇,你大概就能明白我是从哪来的。所有人都认识所有人,所有人都要评判所有人,没有人能摆脱出去除非是参军—而在新亚特兰蒂斯这里,最后一点几乎是普遍如此。我的高中毕业年级有200人,大概有一百人入伍或者去了阿纳波利斯。我觉得也许有十几个人去了亚利桑那州,大部分是搞工程。剩下大部分人就留在了镇里。我最好的朋友逃去了芝加哥的艺校,他再也没回来,我则是去了ICSUT因为我妈认识Nike75但是呃,我觉得我本来应该去当战法师,因为我妈不喜欢历史学位。总之它就是你屁眼尽头的一个狗屁地方,我每年就感恩节和条约日才会探亲两次。

— 小Lindsey


一个有趣的关注点是亚特兰蒂斯和其他超常文明的覆灭存有相似,尤其是阿瓦隆大崩溃。和古亚特兰蒂斯人一样,高等希神是人科的一个分化亚种,对奇术有更强的天然亲和力,由此发展出先进但孤立的文化,大体不为常规历史所知。与亚特兰蒂斯一样,阿瓦隆毁于一场重大灾变,其幸存者也是被一支支配性的全球势力营救,迁移到另一处秘密聚居地—不列颠秘勤处把希神难民迁移到了三波特兰,在此他们建起了小阿瓦隆区,而亚特兰蒂斯映像则是被美国五芒星从静滞中发现,并最终给予了他们在亚利桑那州的领地。这种相似之处到底是巧合,还是某种潜伏在更深层的历史循环,尚无定论但耐人寻味。

若假设为后者,这种相似性也许可以对深入了解古亚特兰蒂斯历史提供另一进路,尤其是考虑到已知的差异之处。例如,阿瓦隆大崩溃前后贯穿23年之久,是一段痛苦的漫长历程,但所有证据都表明亚特兰蒂斯覆灭几乎发生在一瞬间。大崩溃一般认为是第六次超自然大战结束的反冲所致;如果我们假设覆灭也有类似的原因,那么这种时间差就暗示曾经有过一场超自然冲突或进程,其量级远远大于此前已知的那些76,77,78 — 这也为未决的问题提供了一个合理的解答:到底,是什么,毁灭了正处于强盛高点的亚特兰蒂斯。

不幸的是,这也给我们留下了更多问题。如果亚特兰蒂斯确实是被假想中的“第零次”超自然大战毁灭,那么覆灭事件是某种亚特兰蒂斯武器不可预见的灾难性后果,亦或是某个敌对势力攻击下有预谋的蓄意引发?他们在和谁打仗,他们去了哪里?

— L. Rowe, ICSUT波市分校超常历史女教授

质疑

所有人都说亚特兰蒂斯的魔技是,超级酷炫,超级先进,再无后继,但大概。我自己不太确定是否如此。大概我们过去是弄出来过一些酷炫的狗屁,不时镜,燃灼暗,空洞巢,但这些全都是无人能够复现的一次性文物,甚至包括一开始造出它们的那些人79,80。即便是那些可以被复制的东西,对魔法也有过度深重的依赖—一位魔导师需要耗费十五年完善其技艺才足以操作战舰,你还得需要一打的贤士,最少,才能让它全效率运作。完全没有经济可言。

— 小Lindsey


我在上文提到了亚特兰蒂斯和阿瓦隆的相似;在这里我要继续深入,引入一些稍显狂野的猜想。在希神的创世神话里,银臂努阿达在一场“每百人中杀去九十九人”的巨大灾难后引领人民来到阿瓦隆,丹奴之子留存的两件伟大宝物,达格达大锅以及能言王座,在其咒法技艺及美学设计上居然和亚特兰蒂斯法术81,82有些微妙的相似。希神族会否就是亚特兰蒂斯难民的后裔呢?

— L. Rowe,ICSUT波市分校女教授


根本没有什么“新亚特兰蒂斯”或者“亚特兰蒂斯人”!整个城市住的都是新世界秩序雇用的希神危机演员!研究巽他海峡N'MA部落时间法术仪式后任何有理智的学者都会发现它们起源于里姆利亚!亚特兰蒂斯就是一个神话!布鲁托是希腊人所以就是骗子83!! 你们全都陷入了用来隐藏印度洋人类真正起源北约-彼尔德伯格骗局!去谷歌搜索PETER VYSPAROV!!!!

— Echidna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