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来乍到与否
评分: +1+x

丹飞速跑回了家,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用自己有生以来最快的速度吞下了桌前的泡面——他知道,今天他是一个崭新的人了。

就在十五分钟前,他接受了手术,植入了他梦寐以求的脑后芯片,他终于可以全身心地投入数据层了。

赞美WAN。

丹的手指激动地颤抖着,轻轻按下了脖颈处的凸起。


丹站在金碧辉煌的大堂中,金色的阳光不断发送着温暖的感觉从窗口洒下。早就从麦克斯韦宗的前辈的口中了解了数据层的情况和操作指南的丹满怀憧憬地地走进一家餐厅,走路的脚步都由于过度兴奋而仿佛是踏在云端。在这里,他能享受到侍者程序提供的最能引起满足感的食物,也能在柔若无物的沙发上啜饮最能勾起舒爽感觉的饮品。然后…他准备去体验一把著名的“濒死体验”项目,再然后…

满心喜悦的丹飞速盘算着,只觉得兴奋让他的头脑不断发热。但是隐藏在兴奋之下,丹却没来由地从心底涌出不安感,他说不清这种如坐针毡的感觉来自何处,感觉上似乎是别人的目光。

随着涌入餐厅的人逐渐变多,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不断膨胀。坐立不安的丹迅速咽下最后一口食物离开餐馆。食物很精美,不愧是精心设计过的东西。但是丹却感觉不到喜悦。有什么东西…让他和这里的环境格格不入。来到了主干道上的丹感受得到周围越来越多的鄙夷目光,带着嘲讽或是厌恶看向自己。

我身上有什么不对劲吗…

丹开始仔细对比着自己与别人的不同。

他终于找到了格格不入的源头。

所有人的虚拟形象都穿着一条花纹繁复的艳绿色裤子。仔细看去,裤子上的花纹是动态的,纷杂交错的无规则线条构成种种无意义的图案在裤子上浮动,整条裤子还在泛着一种由渐变绿色组成的油腻光泽。单论技术和复杂程度来说,它很炫酷,但是真的很丑。

问题在于,放眼望去整条街的人只有丹没穿炫丑绿裤子。

“这丑不拉叽的绿色裤子是什么鬼…”丹叹着气凭空拖出了主菜单,“不过既然别人都在穿…”

主菜单 >- 我的 >- 我的虚拟形象 >- 编辑

丹突然意识到他不知道这绿色裤子的设计细节,也就是说他没办法靠自己调出一条一模一样的绿色裤子。

“算了…差不多就得了吧。”丹胡乱弄了两下,调出来一条像那么回事的绿色裤子穿上。

绿裤子丹觉得自己终于能昂首挺胸重新做人了,可是他刚走了几步,就感觉鄙夷的目光并没有变少,反而更加密集。

“我说啊,咱没钱买The Emerald就别出来丢人现眼了成吗。实在没钱就别穿,还整了个山寨的,要不要点脸啊?没钱还想追求时尚,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一个趾高气扬的身影擦肩而过。

“整条绿油油的裤子穿就很本事吗?”丹只觉得自己想要打人。可是这里毕竟是数据层,暴力行为除了让自己收到管理员的惩罚外没有任何实际用处。


下线,冲出家门,找到最近的麦宗站点,丹又花钱接受了一次手术——一个小芯片,用于为用户的虚拟形象穿上花纹繁复的丑陋的艳绿裤子。

一阵旋风按着后脑夺门而去。

“上面这办法还真管用。”助手盯着丹冲出门去的身影嘀咕道。

“想出这办法的人真是天才。既大幅增加了收入,又通过渲染复杂花纹的方式限制了他们的速度,降低了主芯片过热的可能性。”医师收拾着手术器材。

“最妙的是,他们都是自愿买的。我还记得上次我们正儿八经卖防过热限速器的时候给他们一个个儿不乐意的…那次卖得比这个便宜多了。”助手摇摇头,“还是这办法绝,让几个高层人员和数据层知名大佬穿上这破裤子出去走走就解决了。”

“毕竟…哪怕团结我们将为神,也有人做神的头脑,有人做神的臭脚。”

“快别文绉绉地了,又来一位。”

又一位满脸怒容的少年冲了进来。


丹站在大堂里,仔细地欣赏着自己新弄的丑陋绿色裤子。裤子的形象很丑,颜色很绿,花纹很杂,信息量很大,分量也很沉,但是丹的心变得前所未有地轻松。他现在简直想昭告全世界他也拥有新裤子了。

光芒闪烁,大堂里又出现了一个人,穿着“自己调出来的仿制版”绿色裤子。

“我说,咱没钱就别出来丢人现眼了成吗…”丹慢慢凑过去,带着嘲讽的语气不无恶意地轻飘飘说道。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