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工作

基金会终端在线。 请输入登录信息及密码。

pcs.noitadnuof|doowgnillocyzzi#pcs.noitadnuof|doowgnillocyzzi | alonebeneathaweepingwillow

您好,科林伍德博士。
您有(1)条新消息:O5指令
此消息仅供高级研究员伊莎贝尔·科林伍德阅览。未经授权的访问将导致强制性记忆删除,降职和可能的处决。您想继续吗?

访问此消息需要多模块生物识别身份扫描。
提交扫描?

开始面部识别扫描(不要微笑)…:确认身份
开始视网膜/虹膜扫描(不要眨眼)…:确认身份
开始掌纹扫描(请把右手放在垫子上)…:确认身份
扫描手上的植入式射频识别标签(保持静止)…:确认身份

授予访问权限。 您收到此消息的时间,日期和地点均已报告给O5指令。

来自:O5 COMMAND

主题:5/999 Clearance

您好,科林伍德博士,祝贺您被任命为SCP-999的首席研究员,这是整个基金会里最轻松、最令人羡慕的任务之一。SCP-999是我们监管下为数不多的几个不仅不会主动伤害你,而且会在你遇险时积极试图拯救你的异常之一。尽管您在接到这项任务时的最初反应无疑是欢欣鼓舞的,但您可能会觉得奇怪的是,这样一个看似低风险的职位是由O5议会直接指定分配的。如果您在任职之前已经听说过有关这方面的传闻,您可能会认为这仅仅是裙带关系;即O5们通过分配给他们最安全的工作来保护他们的亲人朋友。

除非您自恋到认为O5议会中的某个人一定是您的秘密崇拜者,否则您可能已经意识到事实并非如此。

要理解为什么这是我们的关注点,您需要了解999的起源。您可能已经注意到了,有关它的文件里没有提到它是在哪里被发现的。这是故意删节掉的。如果您不熟悉深红之王的神话,我建议您读一读他的故事。基金会数据库里有大量关于他未分类信息。所有与之相关的信息都表明,他(据我们所知)是多元宇宙中最强大的恶意实体。大量我们所拥有的SCPs要么是他强暴了自己的女儿们所诞生的可憎之物,要么是他直接或间接赋予的凡人的造物。

自从您成为研究助理以来,就一直跟我们在一起,科林伍德博士。在这段时间里,我想您已经听过了许多关于我们在基金会所做的一些您从未亲眼目睹过的可怕事情的传闻。也许有传言说,一个无辜的年轻女孩是撒旦仪式的受害者,我们被迫对她做了些什么来防止世界末日的发生?也许您甚至听到过有人嘀咕“110-蒙托克”这个词?我很遗憾地通知您,这些传闻是真的。或者至少,它们曾是。

一个自称深红王之子的奇术邪教通过一项仪式,使七个年轻女孩成为深红之王七个新娘的容器,让她们生下他可怕的后代。他们是如何获得执行这一仪式的知识还尚不清楚,因为我们所获取到的信息都是手写笔记本。由于一些与欲肉活动(奇术、人祭、肢体切割、与宇宙实体形成契约)表面上的相似之处导致一些人猜测,深红王之子可能与现代欲肉教有些联系。这是一个有趣的想法,但还没有发现任何具体证据能将两者联系起来。对此事的调查正在进行中。

至于仪式本身,每一次出生都会造成比上一次更大的破坏。如果第七位新娘生下孩子,邪教神父所著作的预言将不亚于启示录。只有每天都不间断地进行110-蒙托克程序,才能阻止这一事件的发生。非常幸运的是,笔记本上有关于110-蒙托克需要如何执行的详细说明。

不用说,我们发现了这可疑的方便。

他们为什么要想出一个对策来阻止他们试图唤起的灾难?我们需要更多关于这些实体的信息。幸运的是,我们的考古学家已经出土了无数的石碑、卷轴和古代狄瓦文物。他们是一个残暴且好战的民族,深红之王赋予了他们邪恶的力量和知识,作为对他们所造成的死亡和痛苦的奖赏。我们所拥有的狄瓦石碑中,有一片被尘与血所覆盖着,记述了深红之王和他的新娘们的史诗。内容非常翔实。

我们发现对我们的处境最具有重大意义的信息是第七个新娘不像她的姐妹们。她从未因王的征服而彻底屈服。她没有生出怪物,而是生出了英雄,并希望他们能消灭她姐姐们的孩子,推翻他们的父亲。到目前为止,一切都失败了,但通过7票赞成,6票反对(无可否认,更多出于对110-蒙托克程序作为长期遏制策略缺乏可行性的担忧,而不是出于对女孩的同情),O5议会决定相信,第七位新娘仍然没有屈服,她的孩子将成为我们的财富。在冒着可能导致XK级世界末日情景的风险下,SCP-231-7在SCP-231-1至-6死亡后从110-蒙托克程序中解除,并被允许生育。

SCP-999就是结果。

再读一遍。确定你理解了它的荒谬可笑之处;痒痒怪是深红之王的孩子。

从那以后,我们就一直在进行反情报活动,这就是为什么每个人和他们的母亲都认为我们仍然有一个青春期女孩被绑在某处地堡里的强奸架上。是我们让他们这么想。更妙的是,深红王之子相信他们是在愚弄我们,让他们知道他们的王存在威胁。

顺带一提,这个女孩好得很。她被SCP-999治愈了折磨带来的痛苦,此时决定她可以回到她的家人身边,只要他们都被给予F级记忆消除,植入新的身份,并迁移到一个距离深红王之子最近已知的活动至少1000公里以外的小镇上。在伦理委员会的坚持下,该家庭还得到了七位数的赔款,作为我们对其女儿一再……罪行的赔偿,其他SCP—231s的家庭也亦如此。我认为这在技术上是我们的过失。万一有深红王之子的间谍潜伏在基金会,据其他人所知,231-7的家人在她面前被杀害,作为110蒙托克的一部分。

我相信您一定很怀疑。我们疯了吗?我们可爱的小痒痒怪怎么会有希望摧毁一个无比强大的洛氏恐怖?好吧,SCP-999还不到十岁。它还只是个孩子,并没有掌握它的全部力量。即便如此,它的力量还是令人难以置信。即使是与SCP-999进行短暂互动,也能永久地治愈严重的抑郁症和PTSD,最近的实验已经导致了D级人员的彻底改造,而这些人员以前都是死不悔改的反社会人士。这种效应并非化学的,而是精神的,总有一天它会变得足够强大,甚至连深红之王本人也无法免疫。

SCP-682的实验非常引人注目。基于多个狄瓦文本,包括来自SCP-140本身的描述,我们相当肯定,682是第四位深红新娘的后代。如果这是真的,那么SCP-999已经足够强大,足以暂时平息它自己的兄弟姐妹的恶意。或许有一天,999强大到足以永久改造其家庭成员,足以永久改革其家庭成员,正如它改造人类一样。它不会用武力推翻红王,而是用光明、爱和笑声来照亮最黑暗的心灵。

999实际上不是一个Safe级的SCP。它其实是Thaumiel。它是我们对已知存在的一些最强大的敌对实体所拥有的最好、也是唯一的武器。

当然,博士,享受您相对安全的新职位,但请记住,SCP-999并不仅仅如我们所想的那样是一个宠物。它是我们最宝贵的资产之一,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加以保护。它的安全和福祉是至关重要的,倘若无5/999级安全许可,您无权自由地分享这些信息。根据协议,未经授权泄露5级机密信息将导致您被处决。一旦您离开终端,该电子邮件将自动删除,因此可以根据需要多次重新阅读以记住所有相关信息。

好好照顾我们的小痒痒怪。多元宇宙的命运很可能就取决于它。

- 您的秘密崇拜者(如果有人问的话),O5-█

消息已删除。您有(0)条未读消息。

注销

注销完毕。再见。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