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工作
评分: +27+x

深夜。

一片寂静中,突然响起三声短促的“哔”。微弱、短暂又渺小,仿佛是精灵不小心露出的脚步声,害怕打扰沉睡的人,便又将世界还给了沉寂。Derson翻了个身,看向墙上的夜光挂表,“3:00”四个字符漂浮在无边的浓稠黑暗中,散发着幽绿荧光。

距离他躺下的时间,已经过去两个小时了。Derson又呆呆看了一会那几个发光的字符,便又翻过身面向墙壁。

是Derson熬着不想睡觉吗?当然不是。对于他来说,这样的寂静和黑暗简直在腐蚀他身上的每一寸肌肤,让他脊背发凉。但比这些更令人抓狂的是,还有三个小时才能“起床”,去新的工作岗位报道。噢,是啊,“新的工作岗位”!那是无数士兵都渴望的东西。正是这一件事,让他的大脑处于难以抑制的兴奋状态,任何刚露苗头的睡意,都会瞬间被抹除得无影无踪。

他将成为Kondraki社长的警卫员。


Clando Derson同志:

你已被选中成为B·Kondraki社长的警卫员,请于11月7日上午9:00前到Site-01人事管理部门处报道。所有的国民都应该对公社的领导人心怀敬畏与热爱,勇于在任何时候为他们献出生命。而现在,你是离这最近的人。

控制思想,收容罪犯,保护人民。

Site-01人事管理部
(字迹模糊).11.6

在开往Site-01的火车上,Derson一次又一次地掏出那张纸条,因一夜未眠而有些红肿的双眼贪婪地阅读着纸上的文字,一遍又一遍。噢,老天啊,它们是多么的工整、漂亮!他甚至将纸凑到鼻子旁,尽力深吸一口气,劣质的油墨腥味和汗臭味在大脑中聚集、转换、沉淀、升华,最终化为一种前所未见的奇妙感觉在脑海中绽放开来。那是什么?那是食物的喷香,那是崭新制服上皮毛的油亮,那是洁白被褥的松软,那是干净瓷砖反射的冷光……

火车猛地颠了一下,将Derson拉回现实。车厢里仅有的其它几个乘客从座位上探出头来四处张望,他也学着伸长脖子,但车厢里并没有公告牌之类的东西能告诉他发生了什么。

这时,一个军官模样的人从车厢后方走来。他瞟了一眼Derson手上的纸条,眼神里透出的诧异让Derson连忙将纸条收了起来。军官也没再管他,而是径直走到前面的某排座位旁躬下了身,对座位上的人说了些什么。他说的声音很小,但Derson还是听清了一个词:卧轨。

看来是有人卧轨自杀了,Derson的心情变得有些沉重。他想起了曾经的一个朋友,Larry。

Larry…是个好人,但就是有些多愁善感和愤世嫉俗。每当听到有养老院被敌军袭击而无人幸存,或者有人因为叛国罪被处决这类消息时,他就会变得很伤感,几天都吃不下饭。在这种时候,都是Derson去安慰他。Larry会说一些抱怨的话,抱怨税务太重,抱怨食物太差,抱怨睡眠太少。这种话要是被上司知道了,Larry一定会被处罚。但Derson才不会去告发他,Larry可是他的朋友。在Larry抱怨完之后,Derson会耐心地跟他解释为什么会这样:国家正处于战争之中,每个国民都应该为国家贡献出他的一切。困难只是暂时的,只要忍耐,就一定能迎来光明。说完之后,Larry会长叹一声,然后就恢复正常了。

Larry只是偶尔会忘了国家的困难,只要稍微提醒一下他就好了。这一直都很有效。直到有一次,听完Derson的话之后,Larry没有再叹气——

——他提起他的枪,冲了出去。

Derson想拦住他,但他跑得实在太快了。Larry的身影很快消失在军用帐篷的海洋中。两分钟后,在他消失的方向,传来了枪声。Derson心下一凉,拔腿狂奔而去。

当他到达现场的时候,只看到一具满身都是弹孔的尸体,倒在血泊之中。

……

通告


一等兵Kris Larry于昨天上午试图攻击守卫,夺取军营大门控制权,被当场击毙。事后的调查表明,Kris Larry系敌军特务,这是一次有计划、有预谋的破坏行动……

(无关内容略去)

……公社成员若发现任何人有叛国倾向,须立即上报,否则以共犯论处。

(字迹模糊)

……

有了Larry的教训,Derson最终下定了决心。他宁愿让那些多愁善感的人受国家的处分而改过自新,也不愿意再看到有人像Larry一样,因为一时的冲动走上邪路,落得个叛国贼的下场。

于是,在审讯的时候,他上报了四个“敌军特务”的名字。作为回报,他不仅得到了赦免,还升职成为Kondraki社长的警卫员。

他摸了摸右耳的耳垂,那里挂着一个银色的耳环——是他最喜欢的女生在得知他升职成为警卫员后,送给他的礼物。他的前途就像那天边刚升起的太阳,还没完全揭开面纱,便已经是一片光明。

就在这时,他才注意到周围的变化。窗外的景色不再像幻觉一般疾速掠过,已经可以看得清楚。火车已经开进了一片戒备森严的区域,也就是那曾经只在公告的右下角看过的地方,Site-01。

Derson理了理脏兮兮的衣领,做了次深呼吸。

我准备好了吗?他问自己。

我准备好了。


“晚上好,Konny。”

“晚上好。别那么叫我,你这该死的老妖精。”

Bright笑了,声音像个装满了石油的鼓风机。他站起身,走到吧台旁倒了两杯咖啡,放进微波炉。在热咖啡的间隙,他上下打量了一会Kondraki,说道:“你变高了。又是二十年过去了?”

“是啊。”Kondraki疲惫地长叹一声,伸出了右手。在静谧的暖色灯光下,这只黝黑的手显得年轻又健康,和他原来的主人一样。或许这就是为什么,它看起来和满脸沧桑的Kondraki社长不太协调的原因。

“他就是那个‘警卫员’吗?我的老天,怎么会有人相信那种鬼话。一个营养不良、阴险狡诈的警卫员,噢。”Bright从微波炉里端出咖啡,放在了棋盘旁边。

“别说‘营养不良’,他的身体状况已经是能找到的垃圾里最好的了。”Kondraki端起一杯咖啡,微啜一口,皱起的眉头舒展开来。“噢——这才对啊。说起来,Bright,我真的很羡慕你。你只要偶尔睡一觉就能长生不老,而我却每二十年就要身首分离。”

Bright又笑了两声,说道:“既然是要超越人类,那就一定得承受超越人类的痛苦,不是么?来,接着昨天的继续下吧。”

……

一星期后。

“你有关于Derson的新消息吗?自从他去Site-01,好像就没跟我们联络过了。”Ezio咬了口混杂着内脏、骨头和肉的“肉肠”后,皱眉说道。

“没有。”Sally摇摇头,“意料之中。他那种卖友求荣的家伙,现在还能记得我们的名字就不错了。”

“哔哔——”短促紧急的哨声响起,食堂里的人像被倾倒的水一般涌向出口。

“他妈的,吃个饭都不能好好吃。”Ezio骂了一句,将剩下的肉肠塞进嘴里,嚼了两口囫囵吞掉后,跟着Sally冲出食堂。

如果Ezio的消化系统没有因为某些原因停止运作的话,在4小时之内,附着在那一枚表面抛光的铁质耳环上的脑浆、肌肉、内脏、脂肪等有机物质都将被消化成糊状。再进一步的幸运,如果这枚耳环没有掉进肠子上的褶皱或者阑尾之类的地方,它将在24小时之内和粪便一起从肛门排出。但是,就算排出了,也不会有人注意到被消化废物掩埋的它。它将和它曾经的主人一样,沉入历史下水道的底层,从此被人遗忘。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