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周刊
评分: +32+x

“请输入权限以验证您的身份”
    • _

    Site-01-乾的大门缓缓开启,门后,是一个身着正装的男子。

    “您就是Site-CN-26的杨先生吧?”那人微笑道:“欢迎来到SCP基金会总部——哦,准确来说,是SCP基金会-乾的总部,Site-01-乾。”

    杨云峰怀抱着一个黑色的基金会制式公文包,斜倚着墙,看着来人,开口问道:“请问O5-1什么时候可以接见我呢?”声音很轻很弱,却难以掩住其中的激动。

    男子微笑着道:“杨先生,您与O5-1先生约谈的时间是下午三点,而现在却没还到两点。O5-1先生也十分理解您的心情,但却必须先与Site-CN-21的研究员刘冬会面。因此,请您先在会客室稍候,待O5-1先生准备好了以后,由我去通知您,好吗?”

    杨云峰闻言,略微有些失望,不由轻声叹了口气。

    这时,那男子仔细打量了一下杨云峰,不由得出声道:“呃…杨先生,您的脸色看上去不大好…”

    的确,此时的杨云峰浑身发颤,四肢瘦弱,双眼通红,看着憔悴已极,脸上惨白与蜡黄之色交杂,还有些不自然的紫青之色——真个要去形容的话,只能说,“比死人更像死人”。

    ——倒也难怪,任何一个人在过了近一个月他那样的生活,又在来Site-01-乾的路上辗转换了十多躺飞机、轮船、汽车,甚至还有独木舟和驴子,且在此间又进行了两次C级记忆删除后,都会像他这样的。说实话,像他这样还能站着的,已属难得了——若非他身体里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精气神在撑着他,他也早就像其他来者一样,在Site-01-乾的大门前躺下了。

    “…需要我帮您拿着那个包吗?”

    男子本是一片好意,不料,那如死人一般的杨云峰听了这话,却如同听到了“K级世界末日情景发生了”一样:他几乎跳了起来,拼了命的睁着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盯着男子,目眦欲裂,同时急速后退了几步,但因身子过于虚弱,脚步无力,踉跄了几下,若非撞上了一根电线杆,险些便要摔倒在地。而他的双手,却死死地护着怀中那一个公文包,并不放松分毫。

    男子一愣,不由失笑出声:“哈哈,杨先生,这又是何必呢?我并不知晓您拿着的是什么机密文件——哦,当然,我也不想知道——但,我知道,您脚下的这片土地,是全地球上最强大的组织SCP基金会-乾的总部,O5们驻跸之地——Site-01-乾。这里,可是世界上再安全也不过的地方了。您在这里受到攻击致死的概率,就像那句俗语说的,“GOC、混分和蛇手联合派遣来的海星信徒要用UIU的异常技术与破碎齿轮来给O5修马桶”一样高。您大可不必如此紧张的。”

    杨云峰却丝毫不为所动,仍旧用一种带着怀疑与惊惧的目光盯着男子。

    男子苦笑一声,从兜里掏出一管红色液体,将之举高,道:“好,好,您随意罢。那这管对治疗记忆删除后遗症和恢复体力有奇效的战术-β-358型愈伤药剂,您总不会拒绝了吧?”

    说罢,他上前几步,将药剂递给杨云峰。

    杨云峰犹豫片刻,最终还是接过了药剂,拧开盖子,一口下去,便喝的一滴不剩。

    男子无奈地摇摇头,道:“可真搞不懂您在担心个什么劲儿哟…”

    面色终于正常了些许的杨云峰吐了口气,小声道:“你懂什么…这可是干系着全人类命运的物事…”


    杨云峰在男子的指引下来到了一间还算得宽敞明亮的房间,随意找了张椅子便坐了下来。

    他四处张望了一下,屋中空荡,一人也无,没什么可担心的了——一念及此,他不由得低头看向怀中的公文包,沉吟片刻,深吸了一口气,屏住呼吸,颤抖着拉开了拉链,用手挣开一道口,觑得仔细:内里的事物丝毫无损。忙拉上拉链,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总算是安全地走到这里了。他如是想到,凝望着墙上那巨大的三箭头圆环图标,莫名的心安了不少,不由得忆起了过去近一个月的悲惨生活——天知道他是怎么熬过来的!:请光了所有能请的年假、月假,甚至还被扣了俩月的工资——哼,早晚我要拿回来的——整日价的就只是伏在基金会图书馆里那台版本古早的电脑前不停地检索、阅读着那些与自己专业丝毫关系也无的论文、讲座,做着摘抄、整理。靠着一大袋子压缩饼干、几桶桶装水和速溶咖啡续命,甚至连方便面都不舍得花时间去泡……

    ——呼,不过还好,终究还是把这份文件给赶出来了……快了,快了,自己已经在Site-01了,再不用像前几天一样看谁都像是贼人了,再不可能有什么别的变数了……

    他喃喃道:“快了,爸,祝我好运吧…”

    抬起头来,看了看墙上的时钟。

    嘶——才1355…这少说还得四五十分钟啊…

    杨云峰长叹一声:“这可怎么熬过去啊…”

    ——不行,得找点事情干,不然得无聊死…

    要不…睡一觉?

    他立刻否决了这个想法。虽说他的确已是接连数日不曾沾过枕头,但那管愈伤药剂的兴奋效果却让他半分困意也无。而且,就算困意来袭,他也决然不会屈服——笑话,撑过去了近乎一个月的时间,就剩下这最后的四五十分钟就能将这份干系重大,说不定能改变全人类命运的文档交到O5手中,这时候睡去,万一出了什么问题,他上哪哭去!

    于是,他的目光投向了面前桌子上,看到了几份报纸。

    《伦理道德报》…不会真有基金会人觉得伦理道德委员会有用吧…《奇术前沿》…还是算了,翻来覆去看了百十遍的奇术讲座已经把人给看吐了都…诶这啥,《基金会新闻周刊第三版草稿》?是没发的周刊?那…好像还成。

      • _

      基金会新闻周刊(第三版草稿)

      时事速览

      战争有望结束!

      周一,O5议会-乾与O5议会-坤在南极洲站点会晤,双方就基金会宗旨、历史、未来走向等方面进行了深入交流并交换了意见。双方都对大范围现实扭曲事件“乾坤沴乱”、及此后造成基金会-乾与基金会-坤之间异常战争的各种不正当作为进行了深刻反思,同意进入暂时休战期,并尽快拟定停战条约,同时,双方将开始商讨关于两基金会合并的事宜。

      O5-█-乾:“我们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两个基金会能“乾坤合一”,将人类文明带回正轨,重新走向光明。”

      周三,基金会财政部、异常开发部和生态部联合启动了对事件“乾坤沴乱”及乾、坤两基金会间异常战争影响的调查与生物圈恢复方案的制定,预计将于三月内完成工作,为人类文明的前行指明道路。

      ……

      谬误通报

      工作点外卖,小心会狗带

      一名研究员违反规定,在翻译总部文档时点安布罗斯餐厅外卖,喝醉后竟将“council eyes only”译为“唯一的理事会之瞳”,后又改为“存世孽眸”,据红右手队员透露,O5-█-乾似乎对此表示不满。目前,该研究员已被停职处理。对此,Site-██-乾主管提醒您:工作不规范,D级作伙伴。 ……

      安全事故

      逝者已矣,生者坚强

      近日,Site-CN-05-乾站点内明轩湖上木桥倒塌,湖中发现三具尸体,经辨认为……,经调查显示,该事故由逆模因部实验室一生物逃出所致,三名死者在桥坍塌时落水,疑因受到逃脱生物逆模因性质影响,其向岸边安保人员做出的求救动作,包括但不限于大声呼救、辱骂O5议会成员、高喊混分、GOC等GOI口号,均被无视。

      ……

      愿逝者安息,生者坚强。

      本周基金会新

        • _

        先前那人正站在门口,微笑道:“杨先生,O5-1先生已经同另一位研究员谈完了,现在请您过去。”

        …可以了?正沉浸在战争终于要结束、和平终于要到来的喜悦中的杨云峰回过神来,放下报纸。忙回道:“好的。”

        却见那人径自走了过来,拿过自己方才在看的那份报纸,拿了枝笔开始写划。

        “这是要?”杨云峰顿时好奇了起来。

        “啊,逆模因部发来消息说有些地方出了问题,电子版已经改过了,懒得再打新的一份,就直接在这一份上面改了。”

        “逆模因部…是…明轩湖的事吗?”

        “是的,有一具尸体的逆模因性质刚刚才消散,已经辨认出来是谁了——啊对了,差点忘了,O5-1的办公室在走廊尽头,出门右转直走就是,有标签的。”


        杨云峰点了点头,如先前一般,抱着公文包踱出了房间。

        不过与先前不同的是,他的心境,已由紧张担忧转为了喜悦、欢愉。

        谁能想到,他拼死拼活加班加点准备了近一个月的事——劝说O5们停止战争——竟早已被施行,甚至进展到了他所能够想象的最好的境地,已经开始筹谋合并两个基金会了!

        和平、安定的生活,重建家园,回到以往的日子,继续为人类文明保驾护航……

        他飘飘然的如是想道,几乎要大叫几声,以冲淡连日来积结在心头的块垒,一抒激动喜悦之情。

        “想不到啊…”他低声道,声音中满是兴奋与喜悦。

        他忽然的忆起了很久以前——多久前来着?好像是刚进基金会一个月吧,反正是在战争前——自己开始翻译一篇总部的文档,还差着一段便能翻完时,却忽的发现已经被人抢发出去了。

        那时的心境与眼下的心境,是多么的相同、又多么的不同呵!彼时,他曾为慢人一步而懊恼叹息,如今,他亦为之感到几分失落——只不过,这一回,被抢发的“译文”质量实在太高,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料,几乎如在梦中一般,这等惊喜冲击着他,令他无暇失落,只顾喜悦。

        “还好,我的文档里面还有一些对生物圈重建和人类聚居地设计的设想与方案,O5们还在商讨合并基金会,应该没有想到这么远。”他看着那越发近的O5-1办公室,几乎小跑起来,笑着想:“那么,就让我来对这篇精彩绝伦的“译文”,发表一些小小的见解,补上一小段罢!”


        这间办公室是一间封闭的小房间,四面无窗,头顶是一盏略略黯淡的日光灯管。办公室很简洁,除却那一张办公桌、一台电脑与几张椅子外,别无他物。

        而它的主人O5-1,正坐在办公桌后,在奋笔疾书。

        ——微明,安全,令人激动。

        ——一如方暹而起的朝阳。

        这便是杨云峰进来时所见之景,所得之感。

        “坐。”一道略显苍老的声音传来,而那人却连头也未抬。

        杨云峰连忙拉过一把椅子便坐下。

        “我还得处理一些事,你直接说吧。”

        犹豫片刻后,杨云峰开了口,声音中带着几分喜悦与激动:“嗯…壹先生——请容许我这般称呼您——我这次来,原本是想向您当面提交一份文档,劝说您停止战争的。本来吧,我怕正常提交会被某些人给拦下来,所以用了这次直面O5的机会。

        “呼——抱歉,请容我冷静一下,实在是有些激动了…”

        杨云峰深呼吸了几次,却未平静下来半分,激动而磕磕绊绊地道:“我,我,来之前,我本以为,本以为您们从没考虑过与坤会议和的,却没想到,您们居然已经交流过了,只是没有公开而已——哦,我是看了放在会客厅中的那一份新闻周刊草稿才知道的——和平,和平,重建家园,将人类文明带回正轨…

        “噢——这正是我今日来的目的呐!您看!“

        杨云峰手忙脚乱,从那个一直被他抱在怀里的公文包里面取出来一个物事——能看出来,那是个文件夹,装的很满。他小心地打开了文件夹,取出了厚厚的一沓文件,恭敬地放在O5-1桌上,又继续激动道:

        “您看,这是我花了半个月思考、整理出来的方案,前半部分,都是一些对战争造成损害的统计、预测——哦,本来,我是想,哦真的,我,我真蠢,我不该怀疑O5们的远大目光的,我真蠢,真的,我竟还想着要如何说服您,说服您来考虑和平——毕竟仗已经打了这么久了——呼,呼——我真的没想到,居然已经开始谈判、甚至要合并基金会了!哦您看,这些已经没用了,但后半部分,这些,这些是我对地球上生物圈重建和人类短中长期聚居地的设计——啊,有些是根据已有方案改编的,我,我试着加了更多了设定,使它的地形、天候适应力都增强了不少,这些,这些希望有用……”

        他的声音忽的有些小了,还带上了几分伤感:“啊…终于要停战了,这一下,我们,我,应该能回到先前的样子了吧?和平啊…和平的生活…重建家园…家…我的家…是在南方一座滨海城市…我家有一片不小的空地,种了树,种了花,还养了好些鸡鸭…空地正中间还有个凉亭。那是在一个夏天,我和我父亲亲自去搬沙、搅水泥、砌砖,我们花了整一个月,才造好了这一个凉亭,我和家人们无事便会去那里闲坐饮茶,看着鸡鸭四下奔啄,看着花,红的白的粉的,一朵朵盛开…凉亭…父亲…”

        他的头,渐渐埋到了双手中。他的声音愈发低沉、哀恸,带上了啜泣声:“没了…都没了…坤会的一发RSM Bulava…什么都没了…屋子、凉亭、父亲…干,去他妈的战争…去他妈的乾坤沴乱…”

        十余秒后,啜泣声渐渐止息了。

        杨云峰抹去泪痕,带着哀求的目光看向不知何时已停笔注视着他的O5-1。

        “壹先生,我选择来见您,是因为在刚进基金会的时候,我有幸听过您的讲座,当时,您那句“唯有白鸽,而非狼烟,方为人类传承与前行之唯一路”让我感动不已…您…您们,O5们,会停止战争的,会重建家园的,会让这一切恢复正常的,对吗…?”

        O5-1并未回答,而是悠然地拿起了那份杨云峰呕心沥血一个月的成果。

        他随意地翻了几页,颔首道:“不错,你有心了。”

        然后,在杨云峰怀着希冀的目光中,他合起文件。

          • _

          杨云峰看着他半个月的心血就这般消逝,面色顿时有些苍白,惊疑起来,但还是勉强笑了笑,问道:“您…您这是?”

          O5-1有些怜悯的看着他:“基金会的新闻周刊,每周几更新?”

          杨云峰迟疑道:“周、周四?”

          “下一个周四,是什么时候。”

          杨云峰顿时想到了什么,面色苍白的看不见一丝血色:“2021年…4月…1日…”

          “不错。”

          “愚人节…特别版?!…”声音已然接近呓语。

          “不错。”

          一阵沉默。

          杨云峰似乎听到有什么东西破碎了。

          那股子撑着他疯魔地工作了近一个月、并走到了这里的精气神消失了,他的腰顿时佝偻了下来,仿佛不堪重负。

          “壹先生…我们…真的不能同坤会议和吗…”声音痛苦之至,仿若从喉间硬生生挤出来的一般。

          沉默。

          “为什么…为什么呢…我们有极大的把握获胜吗…即使有,打成一片焦土的地球,真的是我们想要的吗?…而且,我,我还对三个站点的人进行了调查…大部分人都不想要再打下去了…”

          “我知道。Site-CN-21,Site-CN-26,Site-CN-35。”

          “您、您…”

          “你做的一切,我都知道。”O5-1顿了一下,又继续道:“日光之下,O5全知。”

          “我——这——那,那您一定比我更清楚这场战争啊!!您所在之地,分明更高啊!即使是在我的位置,都能知道这么多!那您呢?您怎么会不知道这些事情呢!那为什么还要打下去呢,我们的宗旨不是控制收容保护吗,难道我们不要保护人类文明了吗!?那您为什么——”他几乎吼了出来。

          O5-1的目光充满了冷漠,道:“你——也想要答案——?好,那我就告诉你。

          “你有没有听过一个笑话?”不待杨云峰开口,他又接着道:“一名O5与他的孙子聊天,孙子问:

          “爷爷,我以后能成为O5吗?”

          O5回答道:“傻孩子,基金会怎么可能有14个O5呢!”

          O5-1目中带着冷漠与嘲弄,看着这个年轻的研究员,道:

          “想要和平、想要停止战争、想要合并两个基金会?

          “傻孩子,基金会怎么可能有26个O5呢!”

          杨云峰豁然站起,开始惶恐地四处张望,大口地喘着气,面上显出紫青之色,就如同一个要窒息的人在拼命寻找一扇窗户——试图找到,那一线生机一般。

          ——却自然找不到的。出于安全考虑,房间是全密封的,混凝土层厚达10cm,空气是经过了十几重奇术净化阵与现实稳定锚才进来的,就连光——也只有头顶上那一盏日光灯管,与O5-1桌上的办公电脑。

          他慢慢地跌坐下来,瘫软在椅中。

          ——黯淡,封塞,令人窒息。

          ——一如人类文明的未来。

          ——与末路。

            • _

            近日,Site-CN-05-乾站点内明轩湖上木桥倒塌,湖中发现,五具尸体,经辨认为…Site-CN-21研究员刘冬、Site-CN-26研究员杨云峰…,经调查显示,该事故由逆模因部实验室一生物逃出所致,五名死者在桥坍塌时落水,疑因受到逃脱生物逆模因性质影响,其向岸边安保人员做出的求救动作,包括但不限于大声呼救、辱骂O5议会成员、高喊混分、GOC等GOI口号,均被无视。

            ……

            愿逝者安息,生者坚强。

            本期基金会新闻周刊愚人节特别版到此结束,感谢您的阅读。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