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le:纽约2022.6, SK级支配转变情景
评分: +122+x

VID_20220623_013317

[记录开始]

男声:哦好找到了,在这——

(镜头上移,记录在一片黑暗中开始。于昏暗的光线中,隐约分辨出摄像者身处室内空间,推测为某种小型公寓。他推开身侧的玻璃门,穿过一道狭窄的走廊,朝客厅走去。)

男声:停电了,邻居们好像都在撤离,我不知道为什么——

(摄像者猛地拉开阳台门,他立刻倒吸了一口冷气。紫黑色的夜幕下,纸张残片和塑料包装袋在气流中翻飞,漫天灰絮随之而起。透过铁质护栏,在平台的下方能看到密集的车辆填满了整条街区,红色的刹车灯照亮了两侧建筑物的玻璃外墙。)

男声:天啊。

(一阵低沉的吼叫声传来,刺耳尖锐的警笛声和人群的尖叫遍彻整座城市。镜头抖动,摄像者似乎在环顾四周,他的喘息声愈发沉重。)

男声:天啊。

(画面左移,随着数码变焦,可见数千米外的一栋高层建筑正从中部爆炸起火,不时有建筑材料坠落。在对静止帧进行分析后,似乎能观察到部分幸存者聚集在顶楼,使用大功率激光笔求援产生的绿色光带。在火光和烟雾的后面,有大块难以辨别的阴影在缓慢移动。)

(摄像者冲回室内,关闭了阳台门,随后摄像机被放到床头柜上,镜头朝向一堵墙壁。在背景中,他一边低声咒骂,一边翻动着物件。大约半分钟后,黄色的光源出现并照亮了房间,男子似乎在朝摄像机走来。突然间,脚步声中断了,他发出一声压抑的惊呼。)

(画面移动并朝向地板,约十个直径一厘米的深蓝色小球正在木质地板上滚动,粗重的呼吸很快变成了哭泣声,一只小型手电筒摔落在地,他嚎哭着。)

男声:才一个星期……

(呛咳声,干呕。)

男声:距离陨石坠落……才一个星期——

(昏暗黄色灯光里尘土飘扬。)

[记录结束]

.
.
.
.
.
.
.
.
.
.
.
.

VID_20220611_120955

(记录开始,一名男子出现在画面中,背景为一所高层公寓内部。他正站在窗边,面向镜头调整自己的表情。)

男声:(清嗓子)

男声:知道吗?我刚入手了这台绝赞的索尼DV,决定当一名Youtuber!虽然我还没想好拍什么,但我相信一定会有灵感的!

男声:(小声)妈的,这纯粹是尬燃。

男声:总之,我用这条视频来记录这个标志性的……呃,人生第一回?

男声:尬死。


VID_20220617_091116

(画面位于一间办公室内)

女声:你们这几天看新闻了吗?那颗小行星?

男声:“杀手小行星”?

女声:没错,就是它。

女声1:我压根没听说,忙家务已经够烦人了,真的。

男声1:哦Nancy,你就和90年代的人一样。

女声:NASA说,那是颗来自太阳系外的小行星,有可能——和我们的地球来个正面冲撞!

男声:但我们不必为此担心,我们也做不了什么,对吧?

女声:担心是一回事,你被政府和媒体骗了是另一回事。

男声:什么?

女声:知道吗,推特上有人发了几张照片,看起来是是陨石落地后燃起的大火,还有一张军方车队开往事发地的图。

男声:小行星,已经坠落了?

女声:恐怕是的,而我们对此一无所知。


VID_20220617_163701

男声:太对了哥。

男声:我为什么不去搞点刺激的话题呢?对吧。我要去当一线记者,看看NASA到底在隐瞒什么!

男声:“杀-手-小-行-星”,听这个名字,再加上一桩丑闻!我一定能火起来,我和你说,我看准了,这就是我的Timing。

男声:哥们明天动身,正好赶上周六。


VID_20220618_110546

(视频中,天气晴朗,男子正驾车行驶于一条双向高速公路上。背景中传来电台播报员的声音)

主持人:……民主党派候选人Kcorena先生宣布自己决不会因所谓的男性健康问题而退出大选。

主持人:知名摇滚乐队HappyStorm将于本月25日举办演唱会。

主持人:位于堪萨斯州的一处游乐园突发停电事故,17名过山车游客被倒悬半日。

主持人:NASA官方发言人昨日称,“杀手小行星”已经掠过了地球大气层。下面是详细报道……


VID_20220618_151437

(摄像机的镜头似乎紧贴着单筒望远镜,透过模糊不清的成像,依稀可见一个大型陨石坑,临时构筑的警戒设施围绕在周边)

男声:哥们到了,传言还真没错。

(画面后移,男子走向树荫,以树枝落叶伪装的越野车停在一旁)

男声:我先看看守卫的巡逻路线,做个规划。


VID_20220619_141239

(记录开始,摄像者穿过茂密的灌木丛,借助树木的掩护正在靠近封锁区。背景中仅有他刮擦树木的声音和虫鸣)

男声:我得快——

(喘息)

男声:空档期只有……两分钟——


VID_20220619_141603

男声:我到了。

(镜头上移,男子躲避在一节倒塌的树干一侧,周边遍布碳化倒塌的树木)

(数码变焦,在画面的前方,可见一直径约200米的陨石坑。然而在画面中,陨石坑的中央并未观察到陨石,两名身着防化服的人员正向其中喷洒某种白色的固化泡沫。)

(镜头移动,摄像者半蹲着环顾四周)

男声:(小声)进不去。

男声:昨天他们还不在这的。

男声:不过哥们并非一无所获,你看。

(镜头朝向摄像者手掌,他摊开右拳,露出一块鹅卵状陨石。画面继续接近,阳光透过树冠照下,在陨石碎片的孔隙中,某种未知的蓝色晶体正在微微闪烁。)

男声1:别动!

(画面剧烈抖动,摄像机掉落在草地上)

男声:哦长官,我是——

男声1:什么?

男声:(喘气)我,我是个走错路的游客,我找不到路了。我什么也没做。

男声2:手!把你的手慢慢抬起来!举过头顶!

男声:好的我照办,我什么也没干长官真的……嘿,嘿,你干嘛,离我远点我警告你警告你这是人身侵犯我会告你投诉你的上司——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电击枪的声音)

男声1:不闹了,嗯?那是什么话说——

男声2:傻逼DV,关了它。


VID_20220620_070041

(视频从一处废弃建筑物内部开始,建筑的墙壁由临时钢材构成,零星的木制桌椅已经碳化为灰烬,室内满是火焰灼烧的痕迹。)

男声:我出来了,就……很奇怪,故事不应该这么发生啊。

(踩踏碎玻璃的声响)

男声:我是自己出来的,房门开了,一觉睡醒就这样了。我试探着推门出来,走廊,门,走廊,房间……我依次看过了。

男声:没有人在这里,他们好像撤走了,他们想烧了这个地方。哦,这不——

(画面下移,一套火焰喷射器靠在墙角,一并散落的还有一片防弹插板和手枪,以及少许金属碎片)

男声: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他们……不像是正规军方,他们的胸口挂着个白色的圆圈和三箭头,向内的。

(男子的面部短暂出现,他向前移动)

男声:我们来看看这边……炭黑色的柜子,空的……还是空的,蓝色粉末,铁夹子和曲别针,哦这儿有张纸——

(画面下移)

男声:这是——关于……SC—P七千八百…二十几号的收容措施建立及NK级灰色粘……看不清,情景预警。下半页没了,好像被烧掉了。

男声:这是个啥?

男声:把我关进来的那群大汉呢?

(在画面的边缘,可见地面上零散分布着的蓝色球状物,男子并未注意到)


VID_20220620_121056

男声:哥们现在手还在抖,真的有点后怕。

男声:从昨天到我醒来,整整17个小时,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昏睡,我对他们干了什么一无所知。

男声:如果他们离开,没道理把我扔下,还留着我的DV记录。除非……除非他们决定杀人灭口,一举两得。

男声:可是我还活着,火焰喷射器、还有枪支和头盔在地上零零散散,他们的车子也还在外面,没道理啊——

(录像者向右猛打方向,躲避一辆小型货车,摄像机滚落到男子脚下)

男声:操!


VID_20220620_231602

男声:完了,全完了。出师未半而中道崩殂了。

男声:老子冒着生命危险出去拍视频,结果油管压根不让老子上传,哥们号都被封了还传个屁啊。


VID_20220621_102849

(画面指向发动机引擎,录像者的右手在画面中张开,向镜头展示四个直径约1厘米的蓝色半透明小球)

男声:奇了个大怪,哥们发动机仓里冒出来几个这样的,蓝色小球。还他妈……呕,一股臭鱼烂虾味。

男声:不说了,哥们下午还得去上班。拜那几个持枪大汉所赐,哥们已经旷工一天半了。


VID_20220621_151720

男声:你真该看看他。

男声1:怎么,是不是我想那样?

男声:哪样?算了,确实,火冒三丈高,一个劲问我为什么不来上班,连电话也不接。

男声1:你没和他说你的Youtuber梦?

男声:我哪敢说。要是我这么回他,他这种人下一步肯定要查我DV。

男声1:怎么,有啥不可告人小秘密?

男声:没有。

男声1:哦说起来,你那视频拍得怎么样。

男声:出了一点……问题。

男声1:问题?

男声:哦,我的车子坏半路了,没去成。

男声1:我就说嘛老弟,这是天意啊哈哈哈哈——

男声:哥们肯定能行,你别不信,等我再找个独家消息,指定炫你一脸。

男声1:上次你好像也这么说来着?

男声:得了吧你。


VID_20220621_165728

(镜头指向办公桌上的一只笔筒,笔筒中有一颗蓝色小球)

男声:(压低声音)嘿,这咋也有这种恶心玩意儿。


VID_20220622_070241

男声:(低声)我操,我操。

男声:哥们想看看捡回来的那块陨石,结果——

(画面切换到男子拾取的陨石碎块)

男声:记得那些蓝色的晶体吗,陨石孔隙里的那些。我为了确认不是自己脑子出了问题,还特地回放了之前的视频。

男声:它们消失了,怎么会?我有个想法……


VID_20220622_092506

男声:这下不对劲了,公司的卫生间里也有这个。

(画面朝向淡黄色瓷砖上的三个淡蓝色小球)

男声:不对劲,真的。


VID_20220622_185317

男声:那什么,我今天问了同事,他们也说自己的办公桌上,乃至家里都冒出了奇怪的蓝色小球。

男声:我回家的路上还在庆幸自己家里没有这种恼人的玩意儿,结果——

男声:我家里也有了。操蛋。


VID_20220623_082016

男声:你看看这叫啥事,这没道理啊?

(镜头从车窗伸出,指向机动车道路边的数十颗蓝色小球)

(鸣笛声,摄像机被塞回副驾驶位,车辆向前开动)

男声:抱歉。


VID_20220623_101400

(画面位于一间办公室内)

男声1:推特上面,有个叫AL什么的登山者——记不清了,发了几张照片。

女声:在哪?

男声1:据说是陨石坠落的山谷。

男声:那边怎么了?

男声1:遍地都是这几天神秘出现的……蓝色小球,布满了整片山谷。

女声:什么?

男声2:消息可信吗?

男声1:不确定,我也是道听途说。

女声:那就——

男声1:不过他的推特账号的确被永封了,网页快照中有关他的部分也找不到了。

男声:天啊。

男声1:我在想,我是不是该离开一阵子,去老家呆一阵。

女声:最好走远点,这玩意儿到处都是。

男声:但是……但是目前他还没有什么危害对吧,除了味道确实恶心。

女声:你我都不好说,你也知道的,我觉得这是某种化学武器,可能是政府实验室泄露什么的。

男声:那陨石呢?

女声:总不能是陨石千里投毒吧。


VID_20220623_125329

(画面全黑,背景中可闻低声的女性啜泣)

男声:呃……嗨?

男声1:你在干嘛?

男声:哦,那个,我就是录段视频而已,记录生活。

女声:有病。

男声:如你们所见,我正在ASYNC科技公司纽约部门的电梯里。事故发生时候我正准备下楼去吃饭,结果——

(镜头上移,画面中出现电梯内部的液晶屏幕,上方显示的楼层数为7)

男声:电梯好像坏了,我们被困在这里,连应急灯都没有。

男声2:你能打通电话?

男声:哦不,不,我只是在录音。


VID_20220623_135831

男声:回家了,维修工说有什么卡在线路管道里,把电梯搞短路了。

男声:这事闹挺大,主要是有个部门的主管也在里面,公司不得不放了我们半天假,还假惺惺地发问候短信,都什么年代了。

(叹息)

男声:顺便,我家里养的盆栽不见了,盆还在,但是花没了。土里……我不想说,但是——

男声:土里面全是蓝色小球。


VID_20220623_144651

男声:我在……我感觉不好。你看她的帖子。

(镜头贴近手机屏幕,但未能对焦)

男声:看到了吗?哦这画面……我来读吧。

男声:”嗨朋友们,你们有遇到过冰箱里这样,又黏又弹的蓝色小球吗,直径大概有1到2厘米,闻起来有一股鱼腥味。“

男声:俄罗斯,她在俄罗斯。


VID_20220623_152134

男声:我刚接到一通电话,警察冲进了我的公司,他们在搜查。

男声:我操,他们找上门来了,我得走。


VID_20220623_160437

男声:出城的主要道路被封了,啥情况啊?


VID_20220623_161209

男声:操,操。

男声:有人发布了一段视频,它家的狗被蓝球围在狗屋里……我的天啊,它眼珠子都掉了。

男声:我的车上,准确的说,我的座位下面就有十几颗,我刚拿花园铲把它们扔路上了。

男声:我明白为什么高速公路上全是车了。


VID_20220623_193247

(镜头指向一值机柜台,背景中人声嘈杂)

男声:你是说——我不能买机票,因为航班都取消了?

女声:恐怕是的,先生。

男声:真的一趟飞机也没了吗?我是说,钱不是问题,这样(无法分辨)。

女声:可是真的没——

男声:你看,我很急。我的家人得了重病,我的母亲,我得回去看她,至少见见她。对吧?

女声:您可以选择其他的交通方式——

男声:(大吼)其他的路都走不通了!火车停运,长途客车的行李舱里都他妈是人!

(对方后退了一小步)

女声:很遗憾先生。

男声:操你妈。


VID_20220623_203247

(画面抖动,而后数码变焦,指向一块电视屏幕)

主持人:……本市警方已经接到数起匿名炸弹袭击威胁,政府当局已经下达宵禁令,所有市民不得在……

(画面移动,男子的上半身出现在画面里,他左手扶额,发出一声叹息)

男声:怎么会这样?

主持人:……再次重复,本市并未遭遇实质性威胁,纽约警方将竭尽全力……


VID_20220623_230651

男声:我睡不着,厕所里什么东西一直在咕嘟咕嘟叫,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停顿)

男声:这个。

(画面下移,大量蓝色小球堵塞了座便器)

男声:还有这个。

(在一旁的洗手台水槽亦然,后者的排水管道塞满了小球。)

男声:(颤抖)操。


VID_20220623_232601

(摄像机放在床边,画面中是一盏暖色调床头灯)

男声:我已经…决定了。

(停顿)

男声:我明天就走,不管那帮婊子养的到底接到什么命令,我一定得走。这地方让我毛骨悚然。

男声:明天就走。

男声:我就睡——暂时睡一晚上,天一亮就走。

(电压不稳,灯光闪烁)

(喘息声)

男声:没事。

男声:没事的,明天就离开这。

.
.
.
.
.
.
.
.
.
.
.
.

VID_20220624_014037

(记录开始,摄像者一把拉开防盗门,红色的应急灯光源照下。他冲到楼道里,望向通道尽头的消防电梯,后者的显示屏已经熄灭。)

男声:我操。

(短暂的驻留后,男子向左跑去,他拉开消防通道的厚重铁门。在画面中,逃生的居民在狭窄而缺乏光照的楼梯间内相互推搡)

男声:操,操!

男声1:走快点!

女声:我造了什么孽——

嘈杂的人声:抓住我的手!

(直升机的轰鸣出现在背景音里)

嘈杂的人声:直升机!

女声:快往下!走——

嘈杂的人声:别挤!

(直升机的轰鸣,然后是爆炸声。镜头在接下来几秒钟内短暂地对准窗口,一架型号难辨的直升机起火旋转着,向摄像者所在的位置冲来)

(人群尖叫着,向前推搡。前方有数人接连摔倒,后来者踩着他们的身体通过)

(巨大的爆炸,疑似桨叶的长条状物体进入视野,摄像机飞向前方)


VID_20220624_020016

嘈杂的人声:跑啊!跑!

嘈杂的人声:抓住——

(尖叫,爆炸声)

嘈杂的人声: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嘈杂的人声:找地方躲起来!

(咳嗽声,警铃)

嘈杂的人声:宝贝!

嘈杂的人声:不是这条路!

(巨大的吼声)


VID_20220624_045833

(完全的黑暗,仅有音频)

男声:说起来……嘿——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男声1:不清楚。

男声:得有人救我们,对吧……

(爆炸声,画面短暂亮起)

儿童:妈妈——

女声:嘘——

(硬物敲击混凝土的声响)

男声1:听到了吗?

女声:哦是的,天啊。

男声1:它们爬上来了……


VID_20220624_132740

(雪花噪音,损坏的RGB色带不断闪烁)


VID_20220624_172513

(镜头指向浓烟密布的天空)

男声:军方来了,又走了。坦克、直升机都没办法,他们拿这里没辙了。或者说,我不知道军方是否依然存在。

(叹息)

男声:国家应急广播刚刚中断了,偶尔还能听到短波频道有人在求助,除此之外再没别的了。

男声1:嘿你那是在录像吗?

男声:没错,我是在录。

男声1:可以让我说两句吗?

男声:随你便,但少说几句,电不多了。

(画面抖动,另一男子从原本的废墟缝隙拿起摄像机,对准自己满是血污的脸,他的右耳不见了,周围的皮肤亦被撕脱)

男声1:我是纽约曼哈顿区路易斯街42号的Barret Owen,我自己开一家面包房……

男声1:(哭)如果……如果有人能看到这个视频,请交给我的家人。我被它们袭击了,我现在躲在一处废墟里……它们到处都是……

(停顿)

男声1:我爱你,妈妈。我爱你,Crystal,你是我的唯一……我……(哽咽)

男声1:我很抱歉……

男声:小声点,给我吧。嘿。

男声1:好,好,再见……再见……

男声:我可不会录这种晦气的遗言。


VID_20220624_184907

(记录丢失)


VID_20220624_214126

(昏暗的建筑结构内,似乎有火光在闪烁)

难以分辨:(杂音)

难以分辨:是的,我在想……(音频损坏)……带来这个,是我,是我带了出来。

难以分辨:什么?

难以分辨:是我。

(远方,空袭警报响起。偶尔传来一声叹息)

难以分辨:起初我以为自己命大,命大到能从火海中逃生,(杂音)现在看来不是。

难以分辨:你在说什么?

难以分辨:(叹息)事情也许,本来不必如此。有什么东西在那……在那陨石里,它在等我,它需要我。我的好奇心,我的鲁莽,我的车——它来自城市也终将回去。它很清楚这点,它在诱导我,要我……把它带出去。

难以分辨:(杂音)

难以分辨:我确实这么做了。


VID_20220625_032155

[记录开始]

(黑暗,借助微弱的月光,可见数个小球滚过。)

(摄像机低电量提示音)

(鼾声)

(摄像机低电量提示音)

(沙沙声)

(摄像机低电量提示音)

(尖叫)

(摄像机低电量提示音)

(摄像机低电量提示音)

(一声枪响)

(摄像机低电量提示音)

(摄像机低电量提示音)

(摄像机关机提示音)

[记录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