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分:贪婪
评分: +11+x

第二部分:暴食


冷。

这是Tralse见到Area-CN-15情欲部那帮人时的第一感受。在夜莺的软磨硬泡之下,鱼骨终于同意给他们派遣几个情欲部研究员来协助工作。

要是说他们是人,Tralse是决计不信的,在他看来,这帮家伙顶多是长得像人,但一个个内心都冷得像冰。

夜莺却像是习以为常,也不问队长是谁,而是对着面前四个情欲部研究员一起张开双臂:“欢迎,我的朋友,我想你已经准备好和我们一起工作了。”

最左侧的高瘦男子点点头:“的确。”,在他右边的双马尾女生接过话茬,接着问:“按你所说,你已经找到了色欲和暴食?” 未等夜莺回答,第三位矮胖男人也说道:“那么下一个应该是贪婪。” 最右边的金发女郎最后一个开口:“ 它在哪里?我需要更多讯息。”

Tralse张了张嘴,愈发觉得他们是一群疯子。夜莺倒也毫不在意,回答着四位面色严肃的研究员:“没错,下一个是贪婪,至于线索,就在这本书上。” 她扬了扬手上Zikmess的忏悔录,翻开一页,念道:“

“主,罪孽愈加难以去除。”

“我与它们搏斗,将这些肮脏挤出我的身体。”

“被封印于下一页的,是贪婪之罪。”

“主,我忏悔我内心曾存的贪婪。”

“它蛊惑着我,如幽灵在耳边时时回响,几近让我坠下堕落的悬崖而丧失对您的忠诚。”

“我将把它存放在最为荒废之所,以让后人不再受其袭扰,也为我之罪孽而深刻忏悔。”

“我之痛悔深浸入骨髓,为弥补我所难以弥补之过错。”

“主,神圣的主,求您原谅我…”

金发女郎歪了歪头:“那么,我们现在就应该去——” 马尾女孩打断了她:“撒哈拉。”

夜莺点点头,比出一个请的手势:“那就请吧,我的朋友。”


直升机上,Tralse终于忍不住,捅了捅一边昏昏欲睡的夜莺:“姐,情欲部那些人是不是不正常啊…?” 夜莺抬起朦胧的眼,勉强回答:“对,他们的确是疯子。你应该注意到,他们说话都是一个个开口吧?” 夜莺努努嘴,指向前方另一架直升机。

Tralse点点头,的确,这是个显著特征。 “那是因为,他们其实就是同一个人。”夜莺故作深沉地说,“这帮家伙研究人性研究的把脑子烧坏了,为了追求绝对理智把意识连在了一起。共同思考,共同作出决定,以此来做出最正确的判断。这次来的是他们分离出来的一个子意识网,你管他们叫Monlop就行了。”

Tralse正想回应,前面的直升机驾驶员回过头来喊:“我们到了!前面那架已经下去了!” 二人立刻端正坐好,无言地等待着降落。

在出发之前,夜莺已经联系信息部门对整个撒哈拉地区进行了异常地毯式卫星检索,结果是全部正常。不死心的几人挑选了一处异常痕迹相对较大—尽管仍在正常范围内—的地区进行亲自检索。

感谢Monlop对欲念痕迹的敏感,让夜莺和Tralse少吃了不少沙子,没过几天就找到了荒漠中矗立的一座木屋。

这屋子可以说是简陋至极,仅仅用几块木板围出四面墙,然后又拿了几块木板钉成顶棚而已,看似四处漏风,但却严丝合缝。

夜莺有种莫名的直觉,贪婪之罪的化身一定躲藏在木屋里,于是她掏出忏悔录。

“主,我将贪婪掩盖于此,用粗陋来压制它欲望的躁动。”

“主…”

两行字,仅仅只有两行字。不好的感觉在夜莺心里升腾,她不顾Tralse紧张的眼神,向前一脚踹开了木屋的门。

贪婪已经离开,此地早已人去楼空。

Monlop们看着面色难看的夜莺,不失时机的提出了一个建议:他的四个分意识可以共同进行奇术施法,来找寻贪婪的痕迹。心不在焉的女研究员同意了。

“我用EVE离子束标记了盒子里的欲念痕迹,然后用了一个简单的回放奇术。”Monlop的分意识之一,矮胖的男人正对着夜莺作报告,“但效果不好,根据回放,贪婪很早之前就离开了这里,它首先去了尼罗河流域,在那里逗留了一会。”

瘦高男人分意识接着说了下去:“但那也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只能复刻出离此地最近的一段路线。” ,马尾分意识补充道:“根据推测,贪婪很可能在埃及法老身上寄生过一段时间,因此他们才建造了一座座好大喜功的陵墓。它在那里最多逗留到古王国时期结束,随后就不知去向了。” Tralse有点恼火,他们跋涉甚远却一无所获,但看着夜莺镇静的样子,也按耐住了自己的情绪。

夜莺轻轻叹了口气,把一缕发丝捋到耳后,扶着自己隐隐作痛的额头:“线索断了,我会去再找鱼骨。就不知道他为了这一个异常肯调动多少资源去找了——”

Tralse抬起头,看着夜莺的样子怔了怔。他很想提醒一下夜莺,鱼骨目前给予的帮助已经算是极限了,他不可能因为两个研究员就派出别的MTF。但这种风凉话此时却怎么也说不出口。Tralse猛地感到心头一悸,抬头一看,夜莺似乎也有这种感觉,略显惊讶的扫了他一眼。Monlop的四个分意识也都有了感应,即使集合了四人冷静的他的瞳孔也突然一缩。

“这是欲念的气息。”金发Monlop肯定地说,“我能感觉出来,相信我,我在情欲部干了十几年了。”

夜莺没多少废话,连着几天心力交瘁的她直接给鱼骨去了个电话。少顷,她告诉身边几人:“科西嘉岛爆发了大规模EVE离子震荡,情欲部的主意识告诉鱼骨这一定是某项原罪在搞鬼。所以…女士们先生们,我们又要上路了!”

他们冲上直升机。


气旋掀起一个个小涡旋,把落叶卷的满天飞舞。夜莺一行人向着科西嘉岛上的一座滨海小城赶去,那里是EVE风暴的中心。

在路上他们已经接受到了足够的信息,这场风暴不具有杀伤力,只是单纯的雷声大雨点小。但是数值之强也让人瞠目结舌了——基金会的几个邻近的检测仪表直接被冲坏。如果EVE离子可视化的话,壮观程度不亚于沙皇氢弹爆炸。不过根据地中海的站点报告,这座小城周围的休谟指数有些过高,可能会有异常活动。

Tralse紧紧跟在夜莺身后,不时四处打量着此地。空气渐渐有点浑浊的发黄,夜莺举起忏悔录,为众人赢得一块清洁的空气。这浊气一遇见忏悔录便纷纷避开,由此便形成了个类似光罩的东西。

一行人不断前行,夜莺走得愈发吃力,Tralse上前接过忏悔录继续前行。一接手,他才感觉到这不是拿着一本书在前进,而是像盾构机在地底挖出其前行的坑洞。浊黄的空气就像一团团稀泥。

有人在浊气中显现,他们出现的第一刻,Monlop就把眉头深深皱起——四个人一起皱。“迷失者。”一个分意识轻声说,“他们承受了太多在承受范围之外的情欲,被冲垮了神智,现在和行尸走肉没区别。”

Tralse和夜莺对视一眼,一个名字在心底一同浮现:贪婪。

显现的迷失者们似乎没有注意到夜莺等人,他们高高地啸叫着,争夺能看见的一切物品:衣物,器皿,钱财,破碎的肢体,状若疯狂。

迷失者越来越多,有人的眼睛里闪着狂热,看到清醒的一行人便猛扑过来,不过都被几人轻松解决了。当第四十六个进攻的迷失者倒下的时候,Monlop的脸色终于忧虑起来:“见鬼…我的估计有错误。贪婪能掌控的力量可能超过我的预料。不出意外的话,它这次把千多年攒下的欲念一起带过来了。”

发现夜莺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己,Monlop解释道:“贪婪的生活方式应该类似寄生,以欲念的形式埋藏在人类心底,渐渐变成原罪之一。Zikmess曾将其封印,但它逃脱成功,暗暗地发展了几千年,不知道在多少人心里埋下贪婪的种子。看今天的架势,它打算来一个鱼死网破。”

Tralse不解的问:“那贪婪现在在哪?”

夜莺白了他一眼:“我们已经身处贪婪之中了。”

似有感应一般,浊黄的空气向外翻卷,避开几人的距离更远了。Tralse感到凉意冲上头顶,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又问:“为什么不叫支援?”

Monlop简短地说:“贪婪切断了信号,我们现在相当于被它一口吞了,想出去就必须做剖腹产。”

不知行走多久,留下一地落单迷失者的尸体之后,重新取回忏悔录的夜莺一头撞进了一个迷失者人群中。此时的空气已经稠密的像胶体,浊气翻滚,无处不在,还伴随着燥热的感觉。

忏悔录热起来,这次是滚烫的。夜莺手忙脚乱把它从胸口掏出,有新的文字显现。她不敢怠慢,不顾Monlop奇异的眼神开始高声朗读:

主,贪婪使我欲求不满,永远得不到满足。”

“我忏悔,我忏悔我曾对世界的一切感到迷恋,忏悔我不知满足地索取他人的物品。”

“主,我甚至曾因为贪婪欲要放弃对您的信仰。这无时无刻不鞭打着我的内心。”

“仁慈的天主啊,我是诚心忏悔我之过错的。我将其从我身上斩下,就如同割下连着我骨髓的血肉。”

“我忏悔我身上丑恶的罪恶,像爬虫一样让我作呕。”

“我总感到这罪孽除不尽,它正玷污着我的心灵。”

“主,但我成功了。对您的虔诚支撑着我达到了这一目标,主,感谢您护佑着我前行。”

“我夺去贪婪的形体,使它永不能凝实而霍乱人间。”

“我夺去贪婪的语言,使它永不能显形而蛊惑苍生。”

“主,我之心永远对您忠诚。”

有几个迷失者悲号着倒在地上,身体直接化成了一股青烟钻入这古老的书籍。但更多的人双目赤红,喘着粗气,盯着夜莺的眼神就好像盯着世界上最珍贵的财富。但有什么在节制着他们,就好像在等着一声令下后的疯狂。Tralse挡在夜莺身前,不算高大的身影紧张地护卫在她身前。

小的骚动仍然存在,夜莺看着眼前黑压压的人,衡量双方实力后决定等待。但出奇的是,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的贪婪也没有动手,只是在周围翻卷,尖啸。

率先打破僵局的是Monlop,他经过四个大脑的充分协商,决定开战。四个分意识双唇翕动,念着情欲部改良的奇术咒语。这是清除情欲的最有力武器,尤其是贪婪这样的庞大欲念。

被贪婪占据身子的迷失者们闷哼着,一个个倒在地上,黄色的雾气从这些人的七窍散出,归入尚未倒下的人的身上。周边的黄色更加凝实,夜莺隐隐可以听到恐惧的尖叫。但贪婪仍然拒绝进攻。

不知来由的,Tralse感到莫名的烦躁,他扭头看向身后的夜莺,呼吸声渐渐快起来,有根奇怪的弦在他心里被触动,他的双眼有血丝渐渐冒出。贪婪。他反应过来,但更为霸道的占有欲快了理智一步,在那不可视的罪孽推动下,他左手摸向腰间,右手缓缓伸出。

冰冷的感觉再次冲进大脑,在Tralse做出什么之前,土黄色的迷雾就尖叫着散出,他的脑子霎时清醒过来,感激地看了金发Monlop一眼。后者轻哼一声,就继续这次一边倒的屠杀。

一天,整整一天。贪婪几乎是以毫不作为的方式,看着自己辛苦攒下的家底慢慢堙灭。它除了一次对Tralse的微小试探外,便再无动作。

夜莺脑子里电光一闪,贪婪一定在拖延时间。

她向Monlop怒吼了一声:“直接进攻!竖直穿出一个口子离开这!” 多体思维者愣了一下,但随即按照夜莺的指示做了。弃情寡欲的咒语碰撞着凝实的黄烟,四周的贪婪无能地发出尖叫,被冲出一条通路。不出所料,一旦几人想要离开,贪婪就不惜付出十倍代价而封死缺口。夜莺再次把忏悔录虔诚地捧起,然后一甩而出。

一部分的黄烟被吸收,化作一个个字符。所有剩下的雾终于决定凝聚在一起,结成一层黄色的人形痂。Monlop,夜莺和Tralse从三个方向接近,堵住了贪婪所有的退路。几人做好了恶战的准备。

但贪婪之罪化成的人形没有动,事实上,它直接爆炸了。磅礴的气浪没有向四周扩散,只是笔直的插向云霄,同时被喷射上天的还有这周围所有的EVE浪潮和土黄色浊气,巨大的气浪让一行人跌坐在地上。远望,一根黄色的线笔直地插进穹顶,裹挟着的庞大能量自杀式的轰入太空。犹如一根巨大的信号柱。

忏悔录再一次发出闪耀的金光。夜莺冲上去打开,结果大失所望——她什么都没看见。

不真实感在她身边升起,就好像螃蟹吐出的气泡。但—这就是事实,贪婪自杀了。


和要回Area-CN-15的Monlop们道别后,Tralse长舒一口气。但也终于找出时间问:“姐,你不觉得前几天的事很奇怪吗?”

夜莺点点头:“对,贪婪的智慧一定高于前面的两项原罪。但它原本藏的极好,如果不是故意在科西嘉引发能量风暴,我们根本找不到它,可以说,是它自己诱引我们来收容它。”

Tralse挠挠头,随即补充:“还有,姐,我感觉贪婪根本就没有想干掉我们,它只是在拖着我们。最后它仍有一播之力,却直接带着所有能量自爆了。” 夜莺点点头,回答:“根据Monlop的说法,因为忏悔录在我身边,所以它不能杀我,而你们和我在一起,所以它也杀不掉你们。结局只能是被收容在这本书里。”她扬扬手里古朴的忏悔录。

Tralse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但是…那贪婪也没必要自爆啊…一直躲下去不就好了?” 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夜莺淡淡地说:“不管贪婪想干什么,它已经被收容了。至于在背后是否隐藏着的别的目的,我不知道。”

“我所知道的唯一事情,就是我不擅长下棋,”夜莺眯起眼睛,“但我擅长把棋盘掀了。”

Tralse点点头,看着夜莺的侧脸,上面除了坚定,还有无论怎么伪装都藏不住的疲劳与憔悴,那是一个多月马不停蹄的寻找留下的痕迹,而很快,他们又会出发。Tralse心里一酸,正想再说点什么,却发现倩影已经起身,消失在走廊的拐角。


第四部分:懒惰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