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on,又名叛国贼,后称爱国者,以及丰饶公社的忠诚信徒
评分: +52+x

Lyon夹紧自己的大衣,行色匆匆地从人群中穿过。周围的人们都带着最新一期的《真实报》,其上刊登了司法部长Bright的新演讲,大意是要继续加强依法治国,并宣布颁布《垃圾处置法》。

Lyon的大衣里也夹着一张纸,不过不是公社高层推崇备至的真实报,相反,他所携带的纸的内容足以把他送上绞刑架。

那是一封来自敌人的信。

尽管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在心里怀疑起公社的敌人是否真实存在,但从没人能收到准确的答复。可Lyon知道,敌人一直都在,但是在丰饶公社的强大打击下被迫变成了山区游击队,在边境线作战。去年,有一名自称“哈扎克拉维辛共和国总统最忠实的仆人”的人,通过五个线人联络到Lyon,要求后者提供一些机密情报。

那人所要求的情报很简单,作为政治部主任的Lyon很轻易就可以搞到,但他因为公社法律而犹豫不决。此事一旦曝光,他将身败名裂,妻儿老小也会受到牵连。但联络者随即开出了一个数字,Lyon确定自己干到退休也攒不下那么多钱,他于是答应了。

情报的交接方法也很简单,在Gears大街的起始点,有一个卖真实报的报童,Lyon只需要把微缩芯片夹在钱里递给他,报童再把装着钱的信封夹在真实报里给他,事情就结束了。

至少算一笔外快。Lyon常常在心里想,这些情报也改变不了什么。

今天上午,他从报童处收到了一封信,应当是来自远方的哈扎克拉维辛共和国的密信,不巧的是真实报已经卖完,他只能狼狈地把信夹在大衣里,期盼着快些回到家—他的家在20个街区之外。

路人每一道有意无意的目光都会让他的心脏狂跳,巡警略加注意的一瞥就会让他几乎休克。才走出4个街区,Lyon的背后就已经大汗淋漓。

正当Lyon胡思乱想的时候,他看见一个穿制服的人踢着正步向他走来。

哦不。他的血液凝滞了。Lyon在这短短的一瞬间已经猜到了自己的命运,警察会让他交出怀里的东西,随后一巴掌把他扇倒在地。巡逻队会闻风而来,为他戴上手铐和黑色头套。他尚年轻貌美的妻子和女孩会被关入监狱,终日忍受狱卒的羞辱。而他,这个可悲的罪人,会在一个阴云密布的下午,当着全城人的面被吊死…哦不…

警察终于走到了Lyon面前,他看起来很年轻,嘴边有一圈淡淡的绒毛。Lyon感到自己马上就要扑倒在地了。但他仍强压恐惧,说:“您好,同志!”

戴着大盖帽的人点点头:“您好,同志!您的身体不舒服吗?我正在巡逻,看见在这样一个凉爽的天气里,您竟然披着风衣,大汗淋漓!”

Lyon快要窒息了:“是的…同志。我浑身发冷,为了买《真实报》才走出家门…”

警察同情地看了他一眼:“同志,你是一个好公民。快些回家吧,愿公社保佑你。记住—公社万岁!”

Lyon重复了一遍,继续哆哆嗦嗦地向前走去。

虽然那个警察已经掉头离去,但Lyon的眼前仍不断浮现出刚才的对话,那么一个朝气蓬勃,心地善良的年轻人,关心着每一个公社成员的身体和生活…他想起了自己年轻时,曾宣誓永远效忠公社的豪情壮志;想起了自己刚入职时,手按在神圣的公社法典上,甘愿为公社奉献出自己的生命…

而现在,Lyon才猛然觉醒,自己,这个可怜虫,成了公社的叛徒!为了一点蝇头小利,就把自己终生的信仰抛弃在了脑后!他正在颠覆这个团结统一,积极向上的公社,和外敌相勾结,他的祖先知道了,就算在九泉下也不会安息!

怀里的密信在微微发烫,Lyon也感到自己的良心在颤抖。两个声音在心里激烈地对骂,最终那个白色的小人占了上风。他猛地从怀里抽出信件,几下就撕了个粉碎,狠狠地把纸屑扔在地上。

见鬼去吧…哈扎克拉维辛共和国…我永远是公社最忠实的信徒!Lyon从未像现在这么放松,他昂首阔步,哼着小调,走向自己温暖的家,那里有他的妻子和女儿。


当天晚上,Lyon正要上床和妻子度过一个完美的夜晚,却听见有人敲门。他穿着睡衣下楼,把门打开,看到了一个警察。

“怎么了,同志?”Lyon问。

“有人举报你今天在街上随手扔纸屑,违反了《垃圾处置法》。遵照司法部命令,你被逮捕了。”警察说。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