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终关怀
评分: +15+x

落日摇摇欲坠地悬挂在深黑色的山边,恰似Nicolas所剩无几而又黯淡无色的下半生。

他吞下最后一口朗姆酒,把只吸了两口的雪茄摔到地上,又重新拿起了那张蓝色的名片。他盯着名片上那小小的一排电话号码,就好像巫师看着一串魔咒一样,两者唯一的不同之处就是,Nicolas不知道该不该念出这串魔咒,也不知道这串魔咒会带来或者带走什么。

随着对人脑研究的深入,各种新的技术与服务开始出现。三年前,德国在记忆方面获得突破,各种与记忆相关的服务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了头,包括记忆修改服务。但由于其常受到不法利用,这种服务后被世界各国划入非法。再后来,在多方协商之后,记忆修改被允许运用于将死者的临终关怀——当然,尽管听上去很像某些游戏中的设定,但两者完全不同,签订服务合同,就意味着要支付天价的服务费用,也表明患者自愿在记忆修改完成之后接受安乐死——毕竟没有人知道接受服务之后患者能活多久或做出什么。而这张名片,就是不久前Nicolas以股东身份参观一家提供记忆修改服务的公司时拿到的。

Nicolas又点起一根雪茄,手中的名片攥得更紧了。

他有些犹豫,于是决定好好审视一下自己的人生,先从小时候开始。尽管儿时的回忆已然模糊不清,但他仍在仿佛被打了马赛克的远古回忆中找到了一些片段。他回忆起了儿时的亲人们围着他的笑容,尽管那些面容已经褪色失真;他回忆起父母带他去公园,尽管他早已不记得有关那公园的一切;他回忆起他的儿时玩伴,尽管他从未记住那些玩伴的名字与样貌;他也同样回忆起结束他童年的一场车祸——这段记忆无比清晰,那段公路两旁狰狞的的景象,那血红色的重型卡车,那蛮牛咆哮般的卡车鸣笛声,救护车的嘶吼 ……再往后就是他的少年时期,也许是由于车祸带来的脑损伤导致的记忆力下降,少年时期同样只剩下一点残缺的记忆,但他勉强能依稀地回忆起一些零散的碎片:医院,葬礼,各路亲戚的抛弃,孤儿院,善良的资助者,学校……在那段时间,他学会了努力和独立。之后是他的青年时期,在他跨入大学校门两年后,那个资助他上学的好心人去世了,他不得不在读大学的同时兼职工作。在不多的薪水和朋友的帮助下,他跨出了大学校门,鬼使神差的通过某些他早就记不清楚的渠道加入了现在的公司,奇怪的是,大学毕业到进入公司这一段记忆莫名的模糊,他甚至没什么印象。后来的中年时期,记忆清晰而又明了,可他恰恰根本不愿意回忆起这一切。为了获得更好的生活以及追寻自己曾梦寐以求但不曾得到的一切,他一路上坑蒙拐骗又勾心斗角,受人冷嘲热讽或殷勤奉献,一路上他踩着别人的尸体趟过了河,光鲜亮丽地在四十岁时爬到了现在CEO的位置。没错,这一切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苦尽甘来的励志故事、一篇亲朋好友推荐的心灵鸡汤。可就在不久前,命运又给Nicolas来了个惊喜大反转,七天前,45岁的他被确诊患有肺癌,时间只剩三个月了。

可太他妈的操蛋了。

浑浑噩噩地度过了一个星期,Nicolas的心情从拒绝接受,到震惊,到愤怒,到悲伤,到绝望,到坦然。现在的他,正坐在位于洛杉矶的价值百万美元的崭新的豪宅中的泳池旁的按摩椅上,看着那张蓝色的小名片发呆。

“嘿。”

Nicolas知道这熟悉的男声的出现意味着他又忘记关门了。

“还在发呆吗?”男人远远地问。

“我只是在思考。”Nicolas机械地回应道。

那个男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直到他走到Nicolas身边。

“你居然也像那些世俗的老头子一样开始思考改变自己的一生了。”

“你不懂。”

“我是不懂,作为一个备受瞩目又万人之上的CEO,有什么是你需要改变的?”

“……我……我只是觉得我虚度了这一生,我幼年的美好记忆全部都那么缥缈虚无,而我人生最鲜活最明了的那一段却充斥着最腐败的气息,我觉得那个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人不是我。我已经接受了我的命运,我只是想让我的生命更有意义,就像帕斯卡说,给时光以生命,而不是给生命以时光。”

“那就去做,还犹豫什么呢?”

“我不害怕安乐死,也不缺这笔对常人来说堪比天文数字般的钱。我只是不想失去那些模糊的美好记忆和那些我奋斗的痕迹。”

“你可以拥有更美好,更清晰的记忆,哪怕那是虚构的。但是当你修改记忆之后,你就不会认为那是虚构的了,至少目前看起来是如此。

Nicolas直勾勾地看着即将被群山淹没的太阳,沉默了一会。

“好吧,但就算是如此,我也要思考如何让记忆修改带来的新人生更有意义,比如,我一直有在看一个叫SCP基金会的网站,我很感兴趣。”

“我知道那个网站。”

“其实,我挺想成为SCP基金会的一员,哪怕是一名普通员工,度过惊险而又危机四伏的一生,那对我来说也是一个好归宿,而且你知道,尽管SCP什么的是虚构的,但是在记忆修改中,成为什么人都是可行的。”

“为什么?做一个穷鬼在这么一个基金会卖一辈子苦力会更有意义么?你现在可是方圆十英里内最富有的人。”

“别傻了,Rob,这是该死的郊区,方圆十英里住着的只有松鼠,再说,作为我这么久的朋友,你知道,在经历了这么多之后,我根本不在乎那些印着死人的值钱的纸片,至少那些SCP基金会的员工在保护人类,哪怕那些世界观只是虚构的……”

“可是……”一阵铃声响起,男人不得不停下“抱歉,Nico,我要先接个电话,如果你有时间的话,一会一起吃个饭吧。”

说罢,男人快步走远,拿出手机,犹豫了一下,接听了电话。

“嗯,对……他的记忆修改的很成功。唯一的问题是,他对基金会给他修改的新人生不太满意……其实事情是这样的……大概就是如此……这些年我见过这么多人的退休,每一个人都希望抓紧离开基金会,忘却在基金会经历的一切,用退休金建一栋房子带着老婆孩子养老,像一个正常的老人一样过悠哉的生活,哪怕只是几天。但从没有人像Nicolas主管这样因病提前退休,获得特殊待遇,却还想着基金会……”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