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方的暮色
评分: +6+x

AA-DS14

滴,滴,滴……

病床前的仪器一直在响着,不曾间断。输液管滴斗里的药液还在不停地下落,落向下端的导管,最终通过那根细细的针管,流进女孩的循环系统。

然而,这些似乎都是徒劳的。很难说病床上的那位女孩仍存有气息,因为她的表现是那样的虚弱——原本清秀的脸庞变得憔悴而苍灰,因痛苦而产生的细密的汗珠遍布了脸颊上的每一寸肌肤,眼角处的浑浊液滴分不清是虚汗还是泪水。

床前的一个支架上,固定着一部摄像头保持打开的手机。女孩的样子出现在手机屏幕的右下角,而占据屏幕主要位置的方框内,则是一个中年女人的脸庞。比起女孩,她的脸看上去并没有健康多少,甚至几乎是一样的憔悴。属于她那一边的画面背景似乎是某个大厅,人们三三两两地坐在地上,不动声色。

这位母亲通过视频通讯注视她的女儿至少有几天了,事实一如既往地残酷,病床上的女孩并没有因为这目不转睛的注视而好转,相反,她的状况每况愈下。从上午开始,女孩的双眼就没有睁开过,她一直静静地躺在病床上,感受着来自病魔的玩弄和折磨。

突然,女孩动了。她浑身在动,在颤抖。

“医……医生!护士!”中年女人对着手机使劲叫喊。

身穿全套防疫服的医生和护士匆匆进来了,他们围在了女孩的身旁。女孩的颤抖加剧了,护士们急忙拿起注射器,试图做点有效的事情。

突然,女孩睁开了双眼,只不过眼里透射出的不是母亲一直期待的舒缓和释然,而是极度的惊恐。鲜血从呼吸机所罩住的鼻孔中斜淌了下来,染红了她脸边枕头的白色布料。

母亲开始嘶吼,同病房的病患无力地偏过头来注视着这一切,但他们什么都做不了。

护士们还在继续操作,可女孩的双眼却开始微闭。母亲对着手机撕心裂肺地大叫,叫着女儿的名字,哀求着医生和护士。当女孩再次完全闭合双目,头轻轻地歪向一边时,护士们仍然没有停下该做的事。

直到仪器上显示出一条水平的直线。

发疯的母亲吼破了音,起身想要向某个方向奔跑,却被两个男人拦住。

“女士,你绝不能乱跑!必须待在安全区!”

“放开我!我女儿……见她最后一面……”

“不要冲动!医院是感染区,这里才是安全区!你……”

最终,前去阻拦她的两个男人还是失败了,中年女人挣脱了他们,疯狂地冲向了外面。

“她跨过了警戒线,如果她试图再回来,在离线五十米的地方把她干掉。”

另一个男人拉动了手中步枪的枪栓,以示回应。


深夜。Site-CN-63,站点主楼一层大厅。

Nicolas不知道现在是2点还是3点,但说实话,就算知道了确切的时间也没什么帮助。他静静地蹲靠在墙角,默默注视着大理石地板,还有地上的东西——带氧气罐的防疫服。

按照原先的计划,含他在内的调查交流小组可以不受干扰地完成从75站点到63站点的调查交流任务,可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病毒扩散的速度会有这么快。

越是静坐,他越觉得不该这样,得做点什么了。他猛地一起身,其他人把目光移到他的身上。

“现在,所有人都必须立刻往安全区走。”

“你疯了?”索森说,“我们刚不是说了?我们不知道氧气罐的余量能不能支撑我们到最近的安全区。”

“我当然知道,”Nicolas看着他,“但如果我们还像现在这样坐着,谁也不知道病毒什么时候会突然加快扩散速度,你们知道这不是普通的病毒。而且,附近没有提供水和食物的地方,我们的资源快耗尽了。”

“那……”麦柯伦和其他人一样仍犹豫不决。

“没有人会来接我们,没有物资援助,一切都只能靠我们自己。”Nicolas扫视着每个人,“我们必须得赌这么一把。如果你们做好决定,穿上防疫服后跟我出来。”

说完,Nicolas径直走向了门口。


Site-CN-75。

风和日丽,明媚的阳光映在75站点A区的主楼上。楼体表面的特质混合材料成功地过滤掉了一部分阳光的烈度,使楼内正在进行的会议不受影响。但即使是这样的天气,会议的内容也足以让高级研究员Nicolas打起瞌睡来。

“各位都到位了吗?好,我宣布第12届爱蒂塔会议前备会议正式开始。众所周知,自AA-DT01平行宇宙启动了爱蒂塔计划以来,我们从中一直受益匪浅,各项技术的交流一直在促进大家共同进步和发展。当然,这还要感谢那些一直在不停奉献自我的平行宇宙学家们,是他们保障了我们能对这个伟大的计划有一个清晰而全局性的认识。”

Nicolas用右手撑着右脸,他尽力摆脱睡意,但这似乎很艰难。

“……虽然在2年前,爱蒂塔计划受到了阻碍——爱蒂塔空间坍塌了,虽然根据我们的调查并没能查出这个意外发生的原因,但不管怎么说,目前的爱蒂塔空间已经复苏,这对所有为爱蒂塔计划而工作的员工们来讲都是非常好的好消息。”

“……那么,我接下来要讲讲今天这次会议最关键的一点:那就是为了两周后要举行的爱蒂塔会议,我们需要调派哪些人员前往爱蒂塔空间一同参会。我想这对你们中那些曾多次参会的员工来说都是一次进一步接触了解其他平行宇宙基金会人员的机会,而对于你们中那些还没去过爱蒂塔空间的人而言,这无疑是一次新奇而有趣的体验。鉴于这次爱蒂塔会议是爱蒂塔空间复苏后的第一次,高层要调派的人员将会稍微多些。我现在来宣读已选人员名单:Kitac博士,Astoflek博士,Mecob博士……”

一堆博士去参会又与我何干呢?这么想着,Nicolas这次是真的坚持不住了,他的双眼不可抑制地合在了一起。

“……高级研究员Zoelick,高级研究员Satron,高级研究员Nicolas……”

听到自己的名字,Nicolas全身微微一震,顿时睡意全无,他诧异地看向宣读名单的那位高层,然而他只是继续读着一个又一个的名字。

Nicolas心中涌起一股复杂的感觉,在参加今天的前备会议之前,他还以为高层把自己列入参会名单只是为了凑人数而让会议显得不至于那么冷清罢了,谁知道自己竟真的会被选中,去参加那个什么“爱蒂塔会议”。

爱蒂塔会议?虽然这五个字Nicolas仍然很陌生,但这不是他第一次听到。他依稀记得大概在半年前,他所在的75站点的新设备运进列表中出现了代号为“KFA-01”的设备,当时听后勤人员说这是什么“平行连接器”,他以为这又是维度异常研究部要用到的新东西,也就没有太在意,毕竟几乎所有维度异常研究部相关的科技他都一窍不通。

想着想着,大会议桌旁的员工陆续站起身来离开了会议室,Nicolas这才意识到前备会议结束了。他用胳膊擦了擦双眼,跟着其他人一起走出了会议室。

到办公室时,和Nicolas同办公室的研究员Satron已经坐在位置上喝水休息了。他走上前去,“Satron,你了解这个‘爱蒂塔计划’吗?”

Satron冲他笑笑,“今天被点到名字的时候惊到了是吧?其实我也有点惊讶,不过想想这是爱蒂塔空间坍塌后新开的第一次爱蒂塔会议,高层选这么多人也不奇怪。”

“可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主要和平行宇宙有关,你知道的,除了我们以外还有很多平行宇宙。哦对了,你知道什么是平行宇宙吗?”

“算是知道吧,之前看美国科幻片时了解过一点,不过……对这种科幻设定不是很感兴趣。”

“差不多知道就好,高层不会让咱们这种相对平行宇宙学家们而言的边缘人物分担太多的戏份的,两周后的会议,咱们就当做是一次跳脱平行宇宙的旅行吧,这可是个不多见的机会呢。”

“那,爱蒂塔会议主要是关于什么的?”

“这个啊,不同平行宇宙的基金会人员会在会议上交流很多东西,各种科技啊、收容措施啊、异常项目等等。对了,你要是感兴趣,我这里有几次历届爱蒂塔会议的录像视频,你可以看看。”

Satron把个人U盘递给Nicolas。Nicolas回到自己的桌子旁,把U盘插入电脑,打开了其中一个名称为“Aidita Meeting-11”的视频文件,因为这个文件位于最顶端的位置,是最显眼的。

第11届爱蒂塔会议录像记录


AA-DT01宇宙基金会代表:各位,时间差不多了,作为爱蒂塔会议的组织者,我宣布,第11届爱蒂塔会议正式开始。

掌声

AA-DT01宇宙基金会代表:好了,各位,既然我们能坐在这里,共同为不同平行宇宙间基金会的命运而共同探讨和努力,我们就应该珍惜这样宝贵的机会。首先还是请各位按照公用平行宇宙编号顺序,由小到大依次介绍本宇宙基金会的前沿实用科技。在会议结束后的自由交流环节,请大家各取所需。

即使在爱蒂塔空间,不同基金会的人们开会的会场看上去还和普通的会议室没什么两样。 如果不是提前知道背景,Nicolas怎么也不会想到这场会议的发生地点甚至不在自己所处的宇宙。

“能建成这间会议室,还要感谢L2工程,”Satron此时也坐了过来,“L2工程在L1的基础上做了很大的改进,这让会议能够在一个舒适的环境中进行。这可多亏了那些工程师们,要知道长期处在爱蒂塔空间对人的影响可是很不好的。”

Nicolas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继续看了下去。

AA-DS01宇宙基金会代表:作为S宇宙系第一个平行宇宙内的基金会人员,我们目前在记忆消除技术方面研制了多款新型药剂,它们可以减缓副作用,更好地做到信息保密,其中一款药剂还具备永久消除特定记忆的功能,不久后就可以投入使用。请有需要的平行宇宙在自由交流环节于我处领取配方。

掌声

AA-DS02宇宙基金会代表:目前,我们已经开发出新的逆模因防卫体系,这项工程充分利用了逆模因技术的核心,真正做到了将实际护甲的量降到最低。请有兴趣的平行宇宙一会到我这里了解这项工程的细节。

掌声

AA-DS03宇宙基金会代表:我们已经新开发出了……

Nicolas按了暂停键,“看上去,这两个平行宇宙的基金会要比我们落后啊,他们这两项技术在我们这个宇宙已经发展得很成熟了。”

“是啊,不同宇宙的发展进度确实不一样,所以那些比较低端的宇宙就很需要和高端一点的宇宙进行交流,来让他们得到更好的东西。这就是爱蒂塔会议的意义所在吧。”

Nicolas再次点点头,用鼠标点击了视频进度条的靠中间的位置,直接跳转到了会议的中程。画面上,位置前放有“AA-DO01”牌子的基金会代表被做了特殊的酒红色荧光标记。

“为什么这位代表身上有荧光标记?”Nicolas指着他问Satron。

“噢,这位是我们当前宇宙的基金会代表。”

AA-DS14宇宙基金会代表:……的协议还没有确定,已经定下来只有一些基本收容措施,所以问题将会比较复杂。

AA-DO01宇宙基金会代表:Keter级异常项目的收容难度就是这样的,要消耗很多人力和物力,这是非常正常的情况,你们不必担心。

AA-DS14宇宙基金会代表:但愿如此。另外,我们听说部分平行宇宙内所收容的一些异常项目可能会导致K级情景,尽管我们还没有遇到这样的异常,我们还是希望了解一下。能向我们简单介绍一下吗?

AA-DO01宇宙基金会代表:当然可以。K级情景主要指由于一些威胁级别较高的异常项目的异常效应而发生的末日灾难性情景,主要有XK级、CK级和NK级等等。

AA-DS14宇宙基金会代表:那么,能逐一向我们详细一点地介绍一下这些不同的K级情景吗?

AA-DO01宇宙基金会代表:没问题。XK级情景主要指……

Nicolas点击了快进,等待了一小会后,重新以正常速度播放。

AA-DO01宇宙基金会代表:……这种情况下,全人类的意识都将崩溃,这里的崩溃所指的含义可以是丧失,也可以是转变为恶劣的状态。所以,AK级情景对人类来讲,也是一种末日。

AA-DS14宇宙基金会代表:那么,能再谈谈通常是什么样的异常项目可以导致这种AK级情景吗?

AA-DO01宇宙基金会代表:我列举几样作为例子,……

Nicolas再次快进。

AA-DO01宇宙基金会代表:……不过令我们放心的是,这些异常项目目前还处在良好的收容状态中。

AA-DS14宇宙基金会代表:那么,在你们的宇宙,AK级情景有没有被人为触发的可能?

AA-DO01宇宙基金会代表:嗯,理论上可以这么做,只要人为地引发高威胁异常的收容失效就有可能触发AK级情景。所以对这样的异常项目,我们的收容措施都要确保万无一失。

“这个宇宙的基金会代表看上去对AK级情景挺感兴趣啊?”Nicolas边说着边关掉了视频,并弹出了U盘,“这个会议看上去挺无聊的,而且你刚才说爱蒂塔空间影响人的身体健康?是不是待1秒钟减寿10天那种?”

“那倒不是,哈哈,”Satron拿过U盘回到自己的椅子上,“短时间留在那里也不会有什么事的。”

Nicolas把双手交叉在脑后,打了一个哈欠后便打开了自己要处理的那堆文件。“参会就参会吧,现在还有一堆事儿等着我呢。”


晚风习习,本应带给人们舒适的感受,但现在,不时流动的空气看上去就像是杀手的运输车——病原体乘着习习的晚风,不断通过空气传播着。Nicolas环视四周,63站点的夜与他们来时看上去并无两样,只是透过防毒面具,他感受到空气中笼罩着一层死亡的阴影。

穿过站点的主门,他们来到了荒芜的大街上。令Nicolas失望的是,他没有在路边看到一辆汽车。

几个人沿着道路边的铁丝网行走。路面上的路障横七竖八地放着,不远处有明火攒动着。

绕过铁丝网的一角,地面上的景象给了麦柯伦不小的震撼——两具还穿着衬衫的尸体,衬衫上覆盖着泥土、血渍和呕吐物,苍蝇在附近飞舞。作为基金会研究员的Nicolas和作为战术反应小组成员的索森对尸体已经司空见惯,而只在计算机与网络部门工作的麦柯伦捂住了腹部,在防毒面具里干呕起来。

“别看了,小心吐在防毒面具里。”索森拉住他,用手捂住他面具的眼部。

他们继续前行。远方依稀传来警笛的鸣声。

“都乱成这样了,还要警察干嘛。”索森低声嘟囔着。

没有人接话,也许是大家都累了,也可能是不知道怎么接。他们只是默默地向前走,同时搜寻着附近有没有可用的交通工具。

“等等,”Nicolas停下脚步,伸出手臂指向一个方向,“我们得去一下那里,我们得用到里面的物资。”

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是一家24小时营业的连锁便利店,店内的灯光仍然明亮,几个人走上前去。店门锁住了,索森试着踹门,但没有用。

“别再踹了,这样只会耗更多的氧。”

索森放弃了踹门。Nicolas叉着腰停了一会,又绕着附近转了一圈,最终他拿着一根金属棍回来了。他抡起棍子砸向门锁,第四次砸击后,门锁终于被破坏。几个人推门而入,麦柯伦从里面的货架上取下一个背包,其他人把其他货架上的饼干、薯片和矿泉水都卷入包内。

“头一次有抢劫商店的感觉。”麦柯伦说。

“店主不会管的,他在那儿呢。”索森指向结账处柜台的后面,麦柯伦凑上去一看,又是一具面目全非的尸体。“他是以为锁上门就不会感染了吗?”麦柯伦无奈地说着。

几个人走出便利店。和外面的荒芜比起来,大概也只有店里面的景象正常一些了——除了店主的尸体。他们拐过拐角。

“看!”索森惊喜地叫了一声,指向一辆停在路边的别克汽车。他们迅速跑过去,车门和车窗都已经锁住了,不过在目前的情况下,这也起不到任何阻挡作用。Nicolas抡起刚才砸门锁的铁棍,几下砸碎了驾驶座的窗玻璃,伸手进去开启了车门锁。他急不可耐地坐进车里试图发动汽车,却发动不起来。

索森用手指了指前面的荧光图标,图标显示油量为零。Nicolas咒骂一句,猛砸了一下方向盘。

“别再砸了,这样只会耗更多的氧。”

“那……我们找找附近的加油站?”麦柯伦小声说道。

Nicolas用手机打开基金会卫星导航,对着屏幕看了一会,“附近没有加油站。现在看来,要从最近的路赶到75站点附近的安全区,只能走城市地铁的隧道了。我们得通过地铁隧道从城市的西侧穿到东侧。”

“只能这样了。”

他们走入了地铁站,用手机的前置手电筒化解了四周的黑暗,不时会照亮几具尸体的体验让Nicolas想起几部逃生类恐怖游戏。大概几分钟后,他们来到了候车区,但分割隧道与候车区的自动门紧紧关闭着。Nicolas本能地还想用手中握着的铁棍解决问题。

“嘿。”麦柯伦叫住了他,指了指旁边的一扇小门。这扇小门平时是不开的,打开它,就可以通向地铁隧道。

弄开这扇门,他们进入了从没直接进过的地铁隧道,在一侧的平台上行走着。好几分钟内,几个人都没说话,这不免让本来就压抑的氛围显得更加压抑。最终还是索森率先打破局面。

“如果SCP-500复制品足够多的话,63站点就不会变成这样了吧?”

“这不是多或少的问题,”麦柯伦接话,“病毒传播得实在是太快了,在63站点发送那条需要大量SCP-500复制品的求援信息后,北美分部的药片还没来得及完全运过来,63站点就已经没有多少活人了。”

“其实……北美分部的情况也不好,”Nicolas低声说着,“病毒早已席卷了全球,安全区的面积和感染区比起来简直就是蚂蚁见了大象。”

“这么下去的话,大家应该迟早都会完蛋吧?那我们是不是没必要这样一直逃脱了?”索森带着笑腔轻轻说着。

Nicolas停住,转过身来看着他,“你也不用说这么丧气的话,我还是相信75站点的资源和设备能够一直支撑下去的。”

“可是……”麦柯伦说,“现在的情况是,人类的防疫能力远远无法抵抗这一类的混合病原体,而这种甚至带有异常效应的病毒只会越来越厉害。我们呢?就算我们成功到达了75站点的安全区,食物、淡水和氧气也只会越来越少而已,我们也只不过是……说得难听点,苟延残喘罢了。”

“我仿佛已经看到4个大字,你们知道是什么吗?”索森继续笑着说,“K级情景。”

这一次,Nicolas没有再接话,只是低着头,慢慢地前行。他不知道这样下去还有没有意义,也许他们的命运最终真的只能是苟延残喘而已。

不过,还有一丝希望的光点。

“不,我们不会完蛋的,”Nicolas的语气变得坚定起来,“如果实在无路可走,我们还有……拉姆林斯计划。”

“什么计划?”

“不,没什么。”Nicolas赶忙说着。

索森轻轻摇了摇头,没有再追问下去。

事实上,索森不知道这项计划是正常的,因为在75站点内,关于这项计划的所有信息只有拥有代号的高级人员才会得知。如果不是这项计划本身复杂的矛盾性,Nicolas也不会把话只说一半。


O5指挥部。

这是一场转折性的会议,亦是这个平行宇宙中,最重要的会议。

“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O5-1说着,“关于拉姆林斯计划,今晚必须进行决策。我们立刻进行投票。”

总人数:202人

同意:40人

反对:31人

弃权:131人

“又是这样,”O5-11叹了一口气,“同意票没有达到反对票的150%,计划无法实施。”

“我看来有必要和你们在场的所有人说几句,”O5-2发话,“你们得明白一件事——我们要完蛋了!知道吗?这个宇宙里的我们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疫情早已经无法控制,恕我不能理解你们甘愿等死的心态。”

“要是实行了拉姆林斯计划,就算我们活了下来,我们的底线又在哪里呢?”

“底线?抱歉,我不太懂你的意思,是因为你隶属于伦理道德委员会你才发明了这样一个词吗?我能告诉你什么叫我们的底线,那就是保证我们宇宙的人们尽可能多地存活下来。”

“难道为了让我们存活,就得用另一个平行宇宙的AK级情景作为代价吗?”

“你令我很想笑,看上去你受过的教育里没有包含这一条:当只有自己的利益不能保障时,不能去侵犯别人的利益;但当包含自己在内的很多人的利益不能保障时,应该以自己团体的利益为先。现在,我们这个宇宙里所有人的利益都不能保障,你想要为了你所谓的信条而牺牲所有人的生命吗?”

“恕我直言,”另一个在非O5人员区域落座的与会者站起身来,扫视着O5人员区域那张长桌子边上的所有决策者,“基金会冷酷,但不残酷,拉姆林斯计划完全像是野兽的做法,残酷而不通人性。”

“你说对了,在如此众多的平行宇宙之中,来自大自然的弱肉强食法则依然成立。我们都是行走在未知空间中的野兽,保全自己才是我们最终而唯一的目的。”

长达一分钟的静默。

静默过后,O5-1打破静寂。

“第二次投票,请各位积极行使投票权。请各位注意,这是截至目前,我们所面临的,最重要的选择。”

总人数:202人

同意:47人

反对:29人

弃权:126人

“会议决定通过拉姆林斯计划。”

在等待全场的骚动平定下来后,O5-1继续开口:

“会议结束后,请与爱蒂塔空间有关的平行宇宙学博士们做好准备,激活拉姆林斯桥钥。等两周以后的爱蒂塔会议开始时,立刻实行拉姆林斯计划。‘替代者小组’全体人员请注意,借助拉姆林斯桥钥成功穿越到AA-DO01平行宇宙后,我们无法与你们进行联络,自己顾好自己,在对的时候做好该做的事。”

未完待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