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01 问题
评分: +23+x

正在获取终端响应……

访问成功,身份已确认。正在加载……

……

你好。

不,我只是没有料到会再有这一天。已经过了太久了,我承认我早已放弃,又或者我其实是在希望无人会再来。

可你现在拆开了信。

你似乎并不清楚情况。

不,不应该由我来为你解释。这不是你应该提的问题。

你做的很好,虽然走了很多弯路,但这份拼图毫无疑问正在一点点的完成。请你对此抱有信心。这份拼图最终的模样终将展示在你的面前。一份完整的拼图,会描绘一份地图,一块棋盘,亦或是一幅画卷。

这份拼图对你而言会是什么,这,才是你应该问的问题。



“警报,请所有干员立即到岗,并向直接负责人第一时间报告。请所有干员立即到岗,并向直接负责人报告。”

“40分钟后甲板将开始封锁,请位于甲板的干员尽快进入站内。”

“注意,实验室需在25分钟内完成关闭,请听到广播的研究员抓紧完成实验器材收纳与固定工作。”

“无任务干员请前往宿舍区报道。重复,本站已进入天灾一级应急响应模式,请无任务干员前往宿舍区报道。”

“A9将在2分钟内提速至前进三,严禁站内人员走动。请立即寻找固定自身的地方,谨防坠物。”

“加速阶段完成,各位干员可继续行动。当前目的地:切尔诺伯格。预计到达时间:2小时43分。”



“全都是错的!”

蓝羽没等自动门完全打开,侧身冲进控制中枢,右手以寸劲将手里的图纸狠狠地拍在了桌上。

“谁允许你们按照以前这片地区天灾记录来比对模式图的?”蓝羽扶着桌子大口的喘着气,右手松开地图指向了房间的大屏幕。“明明这场天灾的状况谁都不清楚,为什么要提前召开行动会议?”

“是我提议参考往年记录的。”坐在和其他与会人员似离非离的一个位置上的一名男子半举起手。“我觉得在正式天灾报告出来前的时间没必要浪费,参照历史记录起码可以帮助我们了解这片地区的基本情况,草拟下一步的行动大纲。”

“St你到底知不知道天灾信使是干啥的?你知道你的决议相当于什么吗?一名合格的天灾信使绝不会去预测天灾,这方面的惨痛教训我实在见的太多了!”蓝羽的手依然没有从指向屏幕移开。“听好我下面说的,撤掉所有先遣小队的的预定计划,你要派就只能派无人机飞进去!要我说我们现在提速根本没用,A9唯一的选择只有避开第一波天灾的爆发,等到天灾完全爆发完毕都不为过!就目前的数据来看,这场天灾的爆发会非常猛烈,我倾向于并不存在多次爆发,它会一次性倾泄完所有的能量,A9的结构根本扛不住!”

蓝羽抓起桌上一杯水,话音一落便对着喉咙里灌,然后把杯子也对着桌子上重重一拍,不断喘的粗气才有所缓和。

St见此摆了摆手,示意蓝羽先就坐。“你先坐下,我来咨询一件事。请问这场天灾,它的爆发时间有可能超过两小时吗?”

蓝羽稍微呛了一下。“两小时?不,这片天灾可能性不大,没有那么大的体量。它所蕴含的高源石能量是特点,不是靠自身源石去砸为重点,对建筑的伤害不是毁灭性的。”蓝羽眼睛一斜止住了话头,St见状也就放下了示意的双手。

“你刚刚所提的方案我们其实已经考虑到了,请让我和你解释一下。”St拿起了桌上的一份文件,不过蓝羽只能隐约看清上面有些字和地图。“我们很早就派出了无人机进行探测,而就在刚才它们全部因源石能量的冲击而受损,最终失去工作能力坠落或直接失联。既然如此,天灾在这个时候已经开始,而我们刚刚查阅的资料和你所言一致——据乌萨斯对这片地区的记录,没有记录到超过两小时的天灾,换句话说在我们到达切尔诺伯格时,天灾的直接威胁已经结束了。”

蓝羽一时没缓过神来。“你再说一遍?”

“结论就是,等我们到的时候天灾的直接冲击已经结束了。而我想表达的意思是,参照过往的记录,即便是得出如此简单的评论,也对我们的行动部署有着不可估量的益处。”St说着不再看手里的文件,而是认真地望着蓝羽,眼神里继续着那种以理服人的气魄。

蓝羽压根没看他。她一把抢过St拿在手里的文件,后退半步而后快速浏览。十几秒内,她的双手不断握紧,纸张上的褶皱也开始加深,最终她一巴掌把整个文件狠狠地拍在了桌上。

“什么啊!靠无人机的状态判断天灾的状态?不可名状的粗口!”蓝羽转身直面St,一手指着自己带来的图纸,一手指着自己。“我无法保证我说的百分百正确,但我对我所的出的结论负有直接责任。那么,现在请你记着我的结论:这场天灾将会在1小时又20分钟左右最终爆发,此前会维持现在的这种临界状态并进一步扩张。详细数据我都标在这图上了,你好好看看,看不懂就问我!”

蓝羽带起图纸拍在St胸前,后者轻轻接住图纸,似握非握的由其落在手里。他的眼睛盯着图纸,眉头紧锁,眼神却空洞的如失魂般注意力明显不在这。匆匆扫过一眼图纸,确认几个数据,他带着依旧紧锁的眉头长叹一气。

“明白了,蓝羽,我为之前的决议而道歉,谢谢你。”St掏出自己的手机,熟练的接通舰内的通信。

“让他们准备好,计划有变,按备用方案准备起飞。你记一下一些变动的要求……”

“你打算,干啥?”蓝羽诧异地望着那个正在下达决策的男子。听着这决策内容,蓝羽觉得自己和他之间至少疯一个。

“一项任务计划。按照之前的推测结论,我们原本打算等天灾过后再派人去切尔诺伯格的,但现在既然出现了窗口,能早一步是一步。”St煞有心事换了一个号码打过去,等待电话接通。“拖的越久,不确定的危险因素就越大,必须尽快。”

“你在担心什么?”

“天灾,当然。”电话接通了,St的注意力开始放在电话另一头上。“还有就是究竟是什么把我们的无人机全部打了下来。”



飞机伴随着轰鸣起飞,丝毫不拖拉地向切尔诺伯格飞去。

“所以现在的计划是我们飞抵这个城区的上空,降落,飞机撤到外面绕圈圈,我们搜寻目标。找到了就联系飞机,回来。是这样吗?”莫斯把背往身后机舱上靠了靠。“我有说错什么吗?”

“大体是这样没错……”莫尔夫回答道,“也不对,漏了一点。”

“漏了啥?”莫斯又把身子探向前去,也能更好的看着地图。

“时间不一定够。天灾爆发前我们不一定能够返回飞机上,那样的话就有可能要在城区里找个地方避一避了。”

“我看这个位置挺好。”无色插了句嘴,指了指地图上城区中心稍靠边的一个位置。“如果城区地图没错的话,工业区的这一块应该是控制舱室一类的区域,就那种城区驾驶室一类的地方。因为这种工业区就是跟着主城其他部分走的,所以控制室一般都在地下,只要听指挥就行。这里也一般会是最结实的地方。”

“嗯……有道理。”莫尔夫在地图上标记了三个点,其中一个是刚刚无色所说的控制室所在位置。

“另外两个哪个是哪个?”莫斯问道。

“这个,”莫尔夫指着地图上城区外端边缘一栋建筑上的点,“这里是我们的降落处。”他把手往另一处一指,“这是信号源。目标所在地。”

“不出意外的话。”无色补了一嘴。

“那,你们能不能解释一下所谓意外是个什么情况?”莫斯又把身子靠回了机舱上。“刚刚也说可能会耽误时间,这也是因为意外吗?”

“哦,那个啊。”莫尔夫挠了挠后脑勺。“是这样,出发前来了份报告,我们之前往切城三个方向发了十几架无人机,全部被打没了。他们分析了一下最后的资料,发现最可能的推理结果就是这是被认为击落的。再考虑到切尔诺伯格完全未进行天灾躲避,劫持或者民众在天灾后暴乱或者别的什么可能性都要考虑。所以就……”莫尔夫这才察觉无色在拍他的肩。

“你沉浸的速度好快啊……”无色和莫斯互看了一下。“刚刚汇报这些情况的时候,他在场。”

“啊?啥?那莫斯你这问的是……?”

“欸老哥行了行了。”莫斯随意的摇晃着他的药袋架,满脸都写着漫不经心。“我的意思就是想说,这么在乎那帮人干啥?你看,我先不管他们有多少人或者有多强,他们需要扰乱的是一整座城市,哪有那么容易转而全部围殴我们?你们与其思考这种莫须有的威胁,我觉得还不如实际考虑一下工业区的地形对我们行动的影响。”

“可话不能这么说。”倒不是莫尔夫,无色反驳起了莫斯。“不说别的,轻敌可没什么好果子吃。”

“别说那么假大空,我这叫从战略上蔑视敌人。”

“这……这么说吧,上头也觉得这次的情况会有不定数。”

“怎么说,因为他们给了我们可能有人击落无人机的资料?”

“她的意思是因为我们被派去先遣接触目标。”莫尔夫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时间越早,危险越小。”

“呃,那只是为了减少天灾的威胁吧。”莫斯一脸尴尬的扭开了脑袋。“你们听我一句。在这种与时间赛跑的情况下,我们不能疑神疑鬼的去担心来犯者,最终把时间耽误下来的很有可能是我们自己。”

“哪怕这种威胁真实存在?”莫尔夫反问说。

“我的意思当然是在实际上这种威胁并不很大的情况下。你们干啥这么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大概是因为天灾吧,面对天灾和矿石病的理解大家都能做到,但有着一种近乎老朋友的豁达也就你们萨卡兹能做到了。”

无色白了莫尔夫一眼,莫斯倒是没什么特别的反应,以“这种说法确实好笑”的笑容笑了笑。

“哈,是这样的了。”莫斯一脸“你很懂嘛”的表情,结果被无色在面前突然晃一下的手无情打断。

“但是你是不是忘了考虑这个?”无色把手往机舱后部一指。

三人先后扭过头去。那是一个一人高的气密箱,半透明的毛玻璃里充斥着这淡蓝色的氛围,勉强能够分辨出一个人形。整个箱子四四方方的摆着,那个人形也似乎一直四四方方的坐着,一动也未曾动过。

“考虑?啥意思?”莫斯没有把头扭回来,无色轻声一笑。这么多年的雇佣兵生涯,他不可能不明白这个道理。

“什么样的准备,对应什么样的战争。”无色望回了那个气密箱。“卡兹戴尔谚语。”

三人都没说什么话。

“你们说的没错。”莫斯似乎有点不愿继续说下去。“不是天……不止天灾,起码上头考虑了人祸。该死。”

“我倒是谢谢你的提醒啊……唉……”莫尔夫像是回过了神,刻意回避着那个箱子。“你们清楚该,怎么应对那个家伙吗。”

“你这好像不是个问句?”

“这不是显然吗……待会抵达城区,啧,算了不提了,越提我脑子越乱。至少现在还能让我清净一会。”

就好像约定好的一样,一声轰隆自飞机外响起,彻彻底底盖过了这个飞行机械一路上所产生噪音。

“各位,我们到了。”飞行员的声音自前面传来。“以及提醒你们一下,天灾也到了。”

“真就一点空闲时间都不给呗。”

远方的轰鸣、引擎的咆哮、城市的喧闹、气密箱的解锁,这一切的声音交织为一曲,毫不犹豫的吞没了莫尔夫的一声叹息。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