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逝
评分: +7+x

深夜,电脑屏幕的微光照亮了我苍白的脸,我知道,骂战还在继续,谁先撑不下去,谁就会先输掉,而我绝对不允许我的信仰遭到玷污。

深夜,我攥紧了手中的半截红缨枪,我明白,激战已经结束,我们已经失败了,连零星的枪声也消失了,河道里淤满了我们和他们的残肢碎肉,而我只能仓皇逃跑。

对方留下了一句CNM之后就再没有回复。

我差点高兴地跳起来,自豪于自己不用一个脏字就把对面骂的狗血淋头的口才。

我们都认为自己才是应该死的人,而我却活了下来。

阵线赋予我们的权利是平等的,行使权利的机会也只有一次。

我偷偷地去客厅倒了杯水,却看到爷爷躺在院子的摇椅里,静静地看着海棠树。

“我志愿加入社会主义人民阵线1……随时准备为人民牺牲一切,永不背叛。”我在心中默背。

一双温暖的手搭在我的肩头。

“没事的。”我知道是他。

我原本就应该独自一人面对这寒夜,因为当我从尸山中爬出来,拧干自己衬衫上的血时,我就已经消失。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