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在“滴”的一声后说你想说的。
评分: +44+x

2013年6月9日,凌晨6:15

张易按掉了放在枕头下的只开了震动的闹钟后,慢慢地从床上爬起来——自从55岁之后,他只要动作一大就可以听到自己骨头嘎吱作响。

站在床上慢慢地穿好衣服,再下床穿上鞋底垫着两层棉的粉红兔子拖鞋。做完这一切,张易小心翼翼地拧开把手,将门推开——今天是星期天,他读研究生的女儿每周唯一一天的休息,和他……一周的最后一天工作。

出了卧室门,张易听到瓷器和铁器的碰撞声——从厨房里传出来的,不大,但是在这万物具静的时候很清脆。张易以为是老鼠,便抄起因为昨晚……今早回来太晚而被女儿臭骂后丢在卧室门边的公文包,微微蹲下身子朝厨房走去——张易可以听到自己骨头摩擦时发出的刺耳的声音。

到了厨房旁,他小心翼翼地弹出半个脑袋,是女儿。她手里端着什么东西,朝冰箱走来——冰箱在张易这边。此情此景,张易从他的藏身之处走了出来——然后吓到了女儿。

“你干什么!走路不带声的,鬼鬼祟祟……这么早起来干什么?真当自己还年轻啊……”女儿大声斥责着张易,快速将手里的东西藏在身后,并用身体挡住灶台上的东西——没有带眼镜的张易并没看清是什么。女儿仍在发话,这让张易对于她为什么也起来了的疑问憋在了心里,但女儿似乎看出来了:“我每天都这时候起床的好吧!就你天天不回家的不知道!”

……

张易离开了家,他要去工作了。

在等电梯时,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有女儿的留言,是昨晚发的:“滴~要记得吃饭,你身体受不了。”

2013年6月9日,凌晨6:45

他看了看右手手腕上的表,白色和粉色相间的电子表,是女儿送给他的。“去年?不对更早,3年以前的了吧……”他摸着光秃秃的下巴思索着,随后摘下手表放到左胸处的小口袋里,看起来鼓鼓囊囊的。

坐在椅子上,看了看桌上的东西:一沓文件,上面印着SCP的标志,也就是他所为之工作的组织,一个台历,停留在了4月。除了这些什么都没有。

先翻了翻文件,还有四分钟的时间就要按上面的做了,他心想。于是把台历拿到面前——这个是女儿在元旦那天给的。翻到了“6月”的那一面,“今天是……9号,对,没错。”张易看向了“9”的位置,那里用红色记号笔圈了起来,还画了一个蛋糕的图案,“是女儿的生日吗?看看能不能早点回去吧……”他长吁一声。

……

张易离开了办公室,研究开始了。

在前往的路上,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有女儿的留言,是刚刚发的:“滴~今天早点回来。”

2013年6月9日,夜晚9:57

“终于搞定了……”张易伸了个懒腰,骨头的嘎吱声在这下是如此的悦耳。和同事打了下招呼,解决完自己工作的他要提前下班了。

当张易走到了研究室门口,听到了一些动静,在正前方。“又在搞什么?”他有些奇怪,但是在不知道几年来第一次给女儿过生日的机会的诱惑下,他抛下了疑惑,迈起步子。

从口袋中拿出手机,想看一眼有没有新的留言。

“嘣!”

还没有点亮屏幕,正对着的走廊发生了爆炸——从墙的另一侧。巨大的冲击力让他倒飞回研究室,拒绝了他的提前下班,但很贴心地给了他胸口一下,让他几近失去意识以此忘却身体的疲劳。

他只听到了尖叫,枪声,刺耳的警报声——这个声音在入职科普时听过,但记不清了。“混沌分裂者?蛇之手?还是别的什么?”他想着,并尝试睁开眼睛,但是被鲜血糊住了。

有人穿着硬皮靴子像是踢死老鼠一样把他踢开了,头部撞到了地面,一切都与他无关了。

……

张易还在研究室,阎王的笔悬在生死簿上。

手机在研究室外,被倒塌的墙掩埋了。

2013年6月9日,夜晚11:34

张易感觉自己的脸湿湿的,左手和胸口以下没有直觉,吸入鼻腔的只有血的铁锈味。

“我还活着?”他想。用力睁开眼皮,一只眼因液体的流入变得生涩、疼痛,另一只则没有。

周围是血液,死尸,碎玻璃,碎石块,子弹壳,内脏碎块,还有很多张易不愿去想的东西。费劲地转着头,寻找着自己的目标——电话。

他们走了吗?有能用的电话吗?有的话打得通吗?张易没想那么多。

或许倒霉久了就会交好运,一台摔落的电话在他面前2米多的地方,微微发光的屏幕意味着它可能还可以用。张易伸出右手,撑着地面,像一只虫子一样朝电话蠕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够到了。费劲地将电话扯到自己的右耳旁,并将底座带到了眼前。伸出右手艰难地播出了号码。

拨通了,那边也接起了电话——“不过如此,连信号屏蔽都没有搞定,还是说我太强了?”他胡思乱想着。

“你好,这里是张易家,现在家里没人。请在‘滴’的一声后说你想说的……滴~”但是那边没有人。

张易想要说话,说一句生日快乐,但是他发现自己做不到,喉咙在声嘶力竭中发出沸水样的呼噜声,微弱的气息不匀的冲刷着粘腻的血液――他发不出声音了。

“滴~”录音结束了,除了垂死之人的喘息和他与地面的摩擦声外,什么都没有录进去。张易想要再打一次,他觉得自己已经可以发声了,然后抬起眼皮,看到了底座上的屏幕上的时间:“00:01”。

“哈……”他如释重负地把肺部的气体呼出,但没有再吸入。

……

张易离开了世界,生日快乐还没说出口。

手机还在废墟下,不知道有没有新的留言。

2013年6月10日,凌晨00:01

张易的女儿趴在餐桌上睡着了,这次没有开门的声音把她吵醒。桌上摆着一个蛋糕,上面用奶油挤了七个字:“六十岁生日快乐”。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