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无猫 其二
此地无猫
hander-bg
评分: +19+x

傍晚时分,我们找到了那帮罪大恶极的站点恶徒,他们围成圈聚在篝火旁,举手投足间都充斥着邪恶气息。我和猫见到此景后痛恶万分,深感他们的恶行已经丧尽天良,必须严惩,以痛击恶众淫邪之风气。经过十几秒深入探讨后,我们一致认定敌人必然在进行某种巫术仪式,而媒介就是火堆上的风干肉。为挫败恶人的邪恶企图,我和猫不得不牺牲自我,将媒介吞入腹中,以保天下生灵免遭涂炭。

大敌当前,虽欲冲锋陷阵,无奈敌众我寡,只好伺机而动。期间,我和猫思索良策,共议如何取敌肉干于无形之中。不久心生一计,便对猫表示,人类性癖,多半福瑞之控,只需将猫捆绑,吊于树下,骚首弄姿,其下挖掘坑洞,便可将敌一网打尽。

猫听完惊恐万分,大声叫喊,于是突发恶疾,昏死过去。

夜色正浓时,我思前想后,感觉这对猫来说还是有点过头。毕竟换位思考,如果有人想要把我衣服扒个干净,然后绑起来吊树上当诱饵诱惑一众壮汉,我肯定不干。

想通了这点之后,我不小心打了个嗝,看向半空中吊着的猫以及深坑之下二十多号半死不活的同事,在心里表示深深的歉意,大概吧。



擒获乱贼后,我在营地之中缴获了大量仪式用品,出于慎重考虑,我决定将它们通通送入口中就地销毁,不予恶徒任何再起之机。

闲暇之余,我无意间窥见燃熄的篝火旁有一亮闪之物,便翻身定睛一看,原来是一提箱,而一圈三箭头正庄重典雅地刻于其上。这个标志似乎眼熟….我不停鞭策大脑努力翻找。半晌,仍悬于半空的猫发出阵阵呻吟,我才终于笃定。

嗯,是垃圾回收站的logo。

我不禁为这一发现而倍感自豪,于是连忙将猫放下,共讨开箱之大计。猫刚醒来,望见此箱,便大惊失色,连连后退,直呼此物危险,不可妄动。

我见猫如此胆寒,且传闻猫科动物对险物直觉尤其之强,便也对那提箱心生疑虑,于是躬身行礼,向猫讨要应对之法。只见猫眉头紧皱,状作思虑,一挥手,一投足,高深之意便扑面而来,如决堤之江水,滔滔不绝。半晌开口道:

两条风干肉。

我听完觉得好笑,离天下之大谱,两条风干肉,这是要肉吗?这是要命!于是决定不再理会如此恶猫,一把举起提箱,以箱击石。不料箱盖未锁,一黑物掉出,定睛一看,原来是一把鸟枪。

我和猫一见此物,不约而同地望向天边雁群,涎水流淌一地。烤鸟腿在脑中不停飞翔,食未入腹,香气却已攻心。放任恶鸟流窜,岂不魅惑众生?于是迅速达成共识,共讨恶鸟,不死不休。

慷慨激昂一番,寻遍各处,却无奈怎也未寻得子弹,我不禁大失所望,埋怨原主之吝啬,哀叹世事之无常。

猫见此景,便排出九团大〇,揉搓混合,细细打磨,小心加工,竟栩栩如生,与一般子弹相差无二。

我见此景,连声赞叹,欣喜之余,自发地与猫组成流水线作业,不一小时,马力全开,军备便堆积如山。不仅弹药充裕,机枪大炮也一应俱全。






原创 故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