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时间禁止约会

与有多少人在场无关,冰冷无情的静默一直盘踞在Site-19的礼堂里。但这份静默在今天被某种东西打破。那是皮鞋踩出的轻柔的脚步声,正缓缓走在舞台上的脚步声。

集会从来不是什么好事情,它代表着以下三种情况中的一种:公布基金会在某些方面主动作出的重大改变;宣布某种针对地球上每一个生命的可怕威胁正在逼近;或者(有可能是最糟糕的一种)执行由O5议会设计并推行的计划,以“帮助”站点的全体员工。不过,大多数情况下,比起短期的改善,这些计划通常会导致更长期的破坏。更糟糕的是,现在正在舞台上慢步而行的,是Gears博士。

Gears用那多年来一直不变的,蹒跚的步伐走到演讲台上,尽管他的背还挺得笔直。他拿出夹在腋下的活页文件夹,里面是事先准备好的文件。“我今天是来宣布一项新的O5计划的。”他用毫无顿挫抑扬的语气说道,然后用演讲台边上的控制装置调暗灯光,并打开了投影仪。

令人窒息的安静立刻充满了礼堂。

台下的约六百名员工菊花一紧。

在Gears打开投影仪并展示出第一张幻灯片时,他们中的大部分无奈地低下了头。

“这是一个标准三级塑料制液体容器”Gears开口说道,同时转身指着他身后的墙壁,然后又看了一眼他手上的文件,“最近,由于在工作中错误使用这些设备,引起了一连串的事故,我们正在努力纠正这些错误。请记下来,这些装置可用于储存任何量的被批准的物质。一份通知已在站点范围内分发,其中列出了正确的——”

前排响起轻微的咳嗽声,一只手轻轻地举起。人们惊讶地转过脸来:竟然有人打断了Gears!(唯一令人宽慰的是,新计划的实施暂时被搁置了。)

那男人站起来,紧张地揉搓着他的白大褂和衬衫,“Gears博士,我是Bridge博士,很抱歉打断您,呃,我想确认一下,那只是个,呃,瓶子,没错吧?”

Gears面无表情地盯着Bridge,几秒后,他点头:“是的,博士,这是个标准三级塑料制液体容器。”

“对,”Bridge表示同意。“但它仅仅,只是一个瓶子,对吧?没有包含任何会造成Euclid级威胁的特殊结构或者诸如此类的奇怪的东西,对吧?”

Gears顿了一下,转身看了看幻灯片,然后再次转向Bridge,“用外行人的话来说,是的。”

“所以……我们被召集到这里,是因为,我们误用了……瓶子?”Bridge继续说道。

Gears没有皱眉(众所周知,Gears从不皱眉),不过他可能用只有靠近观察的人才能发现的方式眯起了双眼。

“是的。”

Bridge轻轻点了点头:“先生,我再次表示歉意,但在我们讨论如何正确使用瓶子之前,……您能解释一下什么叫错误使用瓶子吗?“

Gears再次低头,看了看他的笔记,然后抬头:“博士,我向你保证,通过复习使用该设备的正确程序,你的问题会得到解决的。”

“是的,”Bridge表示同意,“但我认为,作为一个具体的反例,阐释这一问题,呃……可能是个好主意。如果我可以……如果我可以提建议的话,我的意思是……抱歉。”

Gears停下来想了想,然后看向人群,一些人点头表示赞同。几秒钟后,他把手上的文件翻来覆去地看,又低下头看了几次那些文件,然后按了几下按钮,快速浏览了标有“适当物质”、“填充和倒出”、“如何使用漏斗”的幻灯片,直到他在最后一页停下来。

礼堂边上的某处传来小声的咒骂。Kondraki博士(他此前没有被看到,因为他仰躺在椅子上),坐直了身子,眼睛瞥向幻灯片,然后看了看自己,接着再次看向幻灯片。“这不是你们中的大多数人第一次看到它了。”Kondraki小声嘀咕,然后转向墙壁。

“请注意,”Gears开始说道,“将不合适的物体或物质插入该设备可能会造成预想不到的后果……具体来说,将一个可以扩展体积的物体插入该设备可能会导致稍后在移除该设备时造成巨大困难……在这种情况下,必须采取医疗手段。幸运的是,该设备并不会造成长期损害。”

人们开始骚动,有一半人深感担忧,另一半人不敢笑出来。

礼堂变得更为安静。

过了一会儿,Gears再次按下了按钮:“从这个角度,你们可以看到压力被施加……”

他再次按下按钮,继续说:“从这个角度,你们可以看到腰部上的少许张力,这会导致一些医疗方面的担忧。”

“Site-7的医务人员已经编写了一份小册子,其中将列举出此类事件所涉及的风险。明天,你们每个人都会收到一份副本。”Gears又补充了一句。

“操!”Kondraki低声说,“那些混蛋。”

Clef轻轻顶了顶他,“嘿,那真是再糟糕不过了。”

“现在,”Gears打算做最后的收尾,“这里是一段教学视频,关于……”他眯起眼睛看着那些预先写好的笔记,不得不读了两遍才能确定那上面写的是什么,“……如果你把你的男性外生殖器塞进了瓶子里,要怎样做。”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