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无疑问,他们死了
评分: +21+x



遥遥不见顶的书架仍旧近乎倾倒,漫无边际的藏书也还是沉默无声。

但它知道有什么东西失去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图书馆的住民与访客正以可见的速度日益减少。一条条密道与一扇扇门因为长时间无人来往而尘封,最终紧紧封死。

它踱步在大厅中。这里本应该是他们这些人或物最大的休憩室,最温暖的家乡。但是如今这里已经空无一人。羽毛飘落,它弯腰拾起,那是自己身上的花色,它太熟悉不过了。

飞过一条条门廊,图书馆的轮廓越来越明显,房屋可见的边线逐渐逼近。到了最后一条门廊。

昏黄的光线将那扇古木门扉照得分明。

它用羽翼轻轻推开门,一股不知名的香气伴随同样不知名的腐臭刹那间充斥了它的嗅觉腔体。

房间出乎意料地宽阔,一如没有边际的星辰大海。

它提着灯游进房间。

一条蜿蜒盘屈的古蛇蜷缩着身子, 古蛇的身子已在它目力所及之外, 巨大无比的鳞片已让它显得渺小。

巨蛇缓缓睁开眼,舒缓而艰难地突出气体,又以同样的速度合上眼睛。

“我将死。”

声音不是从古蛇的躯干上发出,而似乎是从这房间任何地方同时共鸣出。

它摇头,“我们已死。”


远处有一座工厂,

它不清楚,也不愿意明白

工厂从未有过员工,

己身有恙,非一日之灾

也许从前有过,

混沌将至,然则何谓混沌

但将来再也不会有了。

日新月异,黑白界限不明

一座座烟囱不再冒出浓烟,

风起时天涯海角

一扇扇大门不再运送原料。

云灭时归去来兮

当最后一座烟囱关停之时,

它将去,它看见

便是“不寻常”之物的终局。

何物重生涅槃


当你看见你所信仰之物在你面前消亡,不复存在,化为灰烬。你的脑中所想起的是什么声音?

绝望之钟的哀鸣?还是希望之鸟的初啼?

你所见,你所知,有其生必有其死期,有其死必有其生时。神早已死去,曾经死过一次,而我们的信仰不曾偏移,我们将它被肢解的躯壳一片一片如拼图般并合过一次。

我们不介意第二次。

神已死恰恰正是神存在的证明。

我们的敬虔无人能够怀疑。今日我们目睹神之再死,明日,我们会用我们自己的双手使它复活。

此为希望初鸣。

复活。


MCD在世界上已然存在了数千年,不,不能说是这个公司,而应该说是这个超乎寻常的娱乐意识的化身与继承。

当看见自己手中的玩物渐渐失去可玩性,MCD却泰然处之。

毕竟,没有了异常,提供绝对难以忘怀的服务并非不可做到。

只要Dark还坐在董事会的首席,这份意识就不会消亡。

事实上,他们的生意更红火了。


IT'S NOT COOL.

所有AWCY的成员都明白这件事。

手中的画笔不再能够自由舞动,桶中的油漆也不再能够焕发光彩。自己珍如性命的工作缓慢地消亡,这不是应该让这群脆弱的艺术家承担的挫败感。

于是那天,所有的新闻都在报道这么一件事情,

美国某处,数百位面目模糊的平民同时跳楼身亡。

艺术已死,我亦亡。


“FBI上头告诉我们,因为超自然事物数目的减少,额,决定解散我们部门。”

“好耶!”


基金会?

什么基金会?

FIN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