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模因部没有O5-8
评分: +17+x

“没睡好……”

研究员李明芳睁开眼睛,家里的小鹿犬在围着她的床兴奋的打转。

今天早上-不,或者说今天,也许会是一个重要的日子。有一名O5昨天竟点名道姓的要求她在第二天前往所在的站点去接受召见。O5不会莫名其妙的召见一个人,尤其是一个才入职不到6个月的初级研究员。

到了站点门口,她就看见自己的站点主管-qbh-一脸笑眯眯的站在那里。她对这个微胖的中年不无好感,也许是因为对方很像是自己的父亲-不管是外貌,还是对于刚入职的她的宽容与耐心。“祝你成功。”他说。“我……并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但是我猜一位O5应该不会无聊到去为难一个研究员。也许是有好事要来了呢。”他伸出他的手。也许是清晨光线的原因,他今天看起来很白,甚至不像是一个黄种人该有的样子。qbh摘下自己小指上的一枚戒指,他递给了对方。“每次有什么大事的时候,我都会带着这个母亲留给我的戒指。”他微笑“我觉得,这戒指充满了好运,戴着它吧,会让你不再紧张的。”

李明芳把戒指捧在手里,红色的宝石反射着太阳般温暖的光芒,似乎让她紧张的情绪也得以抚慰“谢谢您,先生”她把戒指戴到手上,出乎意料的合适。她低头整理了一下领带,挺直了腰,在安保人员好奇的目光中走进了站点里的电梯,按下顶层的按钮,默默等待着。

*

秘书轻轻的关上大门,门外传来了轻轻的蜂鸣声,某个装置开始让这间办公室与门外的世界相隔绝,很显然即使对方只是一个初级研究员,O5对于保密的执着也丝毫不减。办公室里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一排书柜,那是一种刷了白色油漆,上面安着两块毫无美感的玻璃的书柜,实际上,李明芳有种自己在牙医办公室里的错觉。

而在她对面,办公桌后面的那个先生,很显然并不是一个牙医,呃,不过在李明芳眼里,他的外表倒是像一个牙医赛过一名O5。

“您好,我就是初级研究员李明芳……?”坐了许久,李明芳舔了舔嘴唇,她不能再忍受这种奇怪的沉默了。

“我是O5-8。”对面的男人平静的说出了本应是机密的话“我知道你是初级研究员李明芳。但是,你是谁?”

李明芳有些不知所措“我是逆模因部初级研究员李明芳,现在在这个站点作为逆模因异常的监控人员,今年29岁……”

“我们没有逆模因部”

“天哪。”李明芳意识到有麻烦了“很久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了……先生,这是我随身携带的记忆辅助剂,我想您必须吃下它……但是如果您并没有忘记吃药,那就说明这个异常强大到……我必须立刻去通知部长……”

O5-8看着对方伸到自己面前的手,笑了起来。“不要紧张,孩子,不要紧张”他说“这只是一个玩笑,那是很久以前的故事了,久到世界上只有我还记得这个故事”

李明芳不解的眨了眨眼睛,看着对面的男人。“逆模因部的部长对于你赞赏有加,说是一个天生就该研究逆模因的人才”O5-8笑着说“可是为什么这样的一个玩笑就让你如此慌张呢?”

李明芳不好意思的调整了一下坐姿“先生,我想说,其实我具有相当强的逆模因抗性”她看向了手里的药片“实际上,我带着这个东西从来就不是给自己准备的,没有什么逆模因能逃过我的眼睛,能让所有人都遗忘的事情我也会记得清清楚楚,与我关联的记忆与文件也从来不会被逆模因异常抹除,就连基金会的记忆删除药物都对我无效……实际上,部长说我是基金会历史上唯一一个如此不凡的天才,这也是为什么我入职这么短时间就可以独当一面,入驻到这个站点的原因。。”她看见O5-8的脸色有些难看,马上停住了嘴,她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话。

“……哦,没事,孩子,没事”O5-8似乎从沉思里回过神来,看见紧张的李明芳如此说到“其实你也许并不是唯一一个……但是也可以说你现在是唯一一个了”他直起了身子“我想,我必须要给你讲一个故事了”

*

“很久以前,不,其实也许没有那么久”O5-8开始了回忆“3125,那是基金会遇到的,最强大的逆模因威胁,它会把一切看到它的人吞噬至理念的虚空。他慢慢的入侵着我们的现实,每个发现了它的人都在同时被它杀死”

“直到有一对夫妻,妻子是逆模因部的部长,丈夫则是像你这样的天才,我不想回忆那场战争,但是很显然,我们,或者说他们赢了。现在没有人记着他们,或者说他们从未存在,没有人记得那些事情”O5-8看了看坐在对面的年轻人“哦,除了我,你本来不该知道这件事的。那个时候,我也许是13个人中唯一一个和这场战争有关系的一员”O5-8低下头沉思着“而和这场战争有关系的所有人都消失在了理念圈的漩涡之中”

李明芳感觉很奇怪,她明白现在他们谈的事情已经远远超出了她的权限等级“可是您……不是还坐在这里吗?”她小心翼翼的提问。

O5-8笑了起来“是啊,我坐在这里。所有都消失了”他似笑非笑“你有没有想过,逆模因部这样一个重要的部门,那么多逆模因异常,为什么你们都人手还是少到,需要你一个人在一个站点里进行逆模因的工作呢?毕竟,我刚才说的那个会吞噬所有看见它的人的异常,早就已经被收容了。”

李明芳感觉到凉意从后背升起。

真是一个笨蛋”O5-8面带微笑。“确实,他很强大,他可以杀死所有看到他的人,没有人可以在不知道和谁战斗的情况下赢得一场战争,没有人可以杀死一个理念,他是这样以为的,我曾经也是。”O5-8站起身,背对着李明芳看向窗外“Marion真是一个天才啊……理念可以被杀死……用更好的理念吗?我曾经觉得他会是我最大的敌人,但是最后他竟然倒在了这对夫妻面前。这确实说明,我才是对的那一方”

李明芳也站了起来,死死的盯着对面的男人,但是他并没有回头“逆模因的概念,你应该很清楚吧。‘信息传播中的噪音’。和3125一样,我也拥有着能够赋予逆模因性质的能力。我让所有人忘记了O5-8在一些异常面前出现的异样,我让所有人忘记了所谓‘更好的理念’这一观点。我藏起了自己所有的弱点。我作为8号带领着基金会收容keter,神性,和其他的逆模因危害。另外十二个人,我将会在能威胁到我的异常逐渐消失之后让他们也一起消失。”他回过头“3125在渗透这个世界的过程中等待并杀死所有看到他的人,而我则在这个过程中诱捕并杀死所有能威胁到我的人,这就是我和他的区别。”

李明芳理解着O5-8,或者说对面这个逆模因异常说的话,慢慢的瘫坐回椅子上。O5-8继续讲着“实际上,逆模因部如今只是我捕猎逆模因天才的一个小小陷阱。我不会等到他们发现我之后才杀死他们。大部分天赋异禀的逆模因研究者都会来到基金会,这个最大的异常收容组织-而我,会挑选出所有对我有威胁的人,杀死他们,或者让他们与我的敌人同归于尽。Marion是这样,本该也是这样。所谓基金会,所谓逆模因部,恰恰就是最大的逆模因陷阱。”

李明芳似乎有些绝望的抬起头“那么……我有一个问题。”O5-8看着她,忽然笑了“很奇怪我为什么要和你讲这些是嘛?的确,我只需要在理念的层面上杀死你,或者让你和基金会的其他人一样为我所用,替我扫除那些我彻底降临世间时的威胁,这样就好,这样就最好”他看向李明芳紧紧扣在一起的双手“实际上,说的很对,你们总是以为,这是你们能赢上几次的世界”

*

O5-8收起了笑容“那枚戒指,没猜错的话,是963-2?没想到你们真的造出了如此完美的复制品。可惜你们总是这样轻敌。你们早就怀疑我了对吗?你们以为我是谁,混沌分裂者的间谍?一个被异常洗脑了的O5-8?不出意外的话,所有人现在都在通过某种窃听装置听着我和你的对话。你们以为,附身在一个普通研究员的身上来试探我是一个万全之策?可惜,这一切很快就未曾发生过了。我很清楚,你们此刻来不及在我抹去一切之前杀死我。而那颗理念圈的新星早就永远照耀不到你们了。”O5-8越说越快。“一个理念可以被更好的理念杀死,而不被杀死的办法,就是让所有人都以为它并不是一个理念。”

“现在,我给你一个选择”他略带得意的看着对面的年轻女性“是被我就此抹去,还是和你那11个伙伴一起忘掉这些不愉快的经历,为我继续扫清前路?哦,也许你应该先告诉我,我该用几号来称呼你,我的朋友?”

李明芳低头,把一根皱皱巴巴的烟叼到嘴里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