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无铃响
评分: +99+x

“确认目标心率衰减至43次每分钟,注射强心剂。”

“确认注入,目标心率回升至54次每分钟,血压回升,高压86mmHg,低压50mmHg。”

“给予吗啡、袢利尿剂,供氧量提高20%。”

“目标意识恢复,确认虹膜反应。”

“医生……”

“准备直接对心室注入医用‘芥子1’,进行心搏辅助。”

“医生……”

“目标上肢进行自主移动,目前已进行2级锁定处理。”

“解除锁定,启动氧气面罩内的传音设备。老人家,我听的到你的声音,你想说什么。”

“医生……我……我想拨个电话……”

“老人家,你现在很危险,你稍等一会,我们会把你治好,然后你就可以去打电话给你的家人了。”

“我现在……我现在就要打……”

“目标心率上升至73次每分钟,血压提高,高压……”

“李医生,我这里批准了。”一个声音从频道外强势地切入了进来,伴随着背景嘈杂的铃声。

“你让他用现在的状态去说话就是让他去死!”

“那就让他去死。”

“Stocking,我会记住这次的……给他注射肾上腺素!”

躺在病床上的老人将眼睑开始颤动,他缓慢地睁开了眼睛,视线朦胧一片,光影流转,恍惚间,他又回到了1992年的那个产房之外,和自己的儿子摩拳擦掌着。等待着产房中,那个他将珍惜一辈子的女孩呱呱坠地,而他也将成为一个天使的爷爷。

“来了。”

啼哭声从产房中猛地扩散开,爷俩不顾形象地抱在了一起,手舞足蹈得不能自已,他真的恨不得冲进那道门,去将所有的兴奋和欣喜告诉那个啼哭着的婴儿。

他努力得再次试图睁大眼睛,几个穿着防菌服的医护人员在急匆匆地推着自己前行,走廊上天花板的照明灯,一个一个地从自己眼前向下飞速掠去,他耳边的啼哭声逐渐也蜕变了电话的响铃。

他的嘴角不知何时已经爬满了笑容。他试图转过头,却没有反应,一切都变得那么暧昧,声音,触感,气味,还有眼前的这些镜像,都变得颇为熟悉。

一道大门应声而开,老人感觉自己慢慢停了下来,所有人的呼吸声回荡在这个仿佛宽广过头了的房间里。耳边的枕头似乎陷下去了一些,接着,少女颤抖的声音进入耳内。

“爷爷,我……”

“悦悦,我能那么叫你么……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我的确想用我孙女的名字来称呼你……”伴随着肾上腺素的生效,老人的心脏开始有力地搏动,身体中的血液开始最后一次,如同初春那第一缕阳光拂去的第一片白雪所融化成的溪水一般,跃动着将老人吸入肺中的氧气输送到他的每一块近乎萎靡的躯壳上。他的语句变得连贯,他的声音变得殷实,已经躲闪了数十年的意志,在此时此刻,重新面对了一切。

话筒那头,陷入了沉默。接着,一丝绵长的叹息,从话筒中流淌而出。

“我不是她们,我便是我。人类,你用什么来称呼我都并不在乎”没有任何的情感包含在这段嗓音之中。

“其实……从一开始,我就知道……我的悦悦真的……真的走了。但是……我真的想再听到她的声音,哪怕是一秒也好……接着,我就真的感觉悦悦还活在这个世界上了一样……你知道我告诉她的每一件事,你和她的性格都一模一样……有时候……有时候我是真的觉得说不定悦悦是真的复活了。咳!咳……”

老人的语气不由得激动了起来,但身体用一阵猛烈的咳嗽提醒了他现在已经是个87岁高龄老人的事实。他向帮他调整了位置的医护人员微微颔首,深深呼吸了几口气,便接着开口道:

“但……但我隐隐约约地……不敢真正地问你,问你到底是不是真的悦悦……我感觉我就在做个永远都不想醒过来的梦……怕一问出来,你就像报恩的仙鹤一样飞走了。是我……是我胆子太小了,我这个将死的老头子却想着尽是没道理的好事……就这样拖着你听我唠了快12年……真的对不住你……”

话筒的沉默被一串笑声打破。笑声断断续续地持续了十几秒,甚至还夹杂着几声因为笑的太开心而呛到的响音而从其中传出。

“12年?我可不是人类啊,糟老头子,如果把你们人类那种卑微的寿命比作一颗花生,那么我的寿命就是一颗闪烁的大角星2,你会为雨天泼溅到你身上的一滴水滴而感到劳累么?你对于我来说什么都不是,仅仅不过是消遣的小丑,舞台上连翻八十四个筋斗的铁头老生。所以请别说的那么肉麻,别因为我是一个不能呕吐的电话机就觉得我不会感到恶心。”
电话中的声音,轻快而自在,仿佛因为刚说了一个了不起的笑话而在洋洋得意。

“呵……今天终于,能听到你的真正的想法了,我……真的松了口气……”老人的皱纹开始互相挤压,笑意如同爬山虎一样覆盖了他的整个脸庞,甜蜜地好似又回到了自己的孙女将手中剥好的糖果塞进自己嘴中的那个瞬间。他的肌肉开始松弛,他的心脏坦然地放下了一切的负担,就像狂奔到终点获得了第一名的赛跑选手一样悠然自得地开始漫步。

矗立在旁的Stocking的手紧紧地攥着,她手心中央的SCP-500复制品被捏的微微颤动。她的手臂肌肉几度收紧又几度放松。最后,她的手颓然松开,药丸顺着她的手指,滑落向地面。

“咔,哒。滴——”SCP-CN-066-1的心电图的鸣响连成一片,覆过了药片在大理石地板上的弹落声。在场的每个人类,不约而同地保持了缄默,等待着另一个声音。

Stocking手腕上的手表里的秒针走了五格。

“谢谢你。”

这里的每个的人类都未曾张口。


“您有一封新的报告,Stocking博士。”

懒散的Stocking将15块方糖丢进了自己的红茶里,然后把盒中剩下的方糖丢进了自己的嘴里。伴随着叮叮咚咚的搅拌声,Stocking用空余的那只手点开了电脑屏幕上弹出的这个文件。

[已累积6392小时未确认到SCP-CN-066异常影响,对于原异常超链接的点击行为无法触发SCP-CN-066的响铃现象,基于以上判断,建议更新SCP-CN-066的安全等级至Neutralized……]

Stocking嚼碎着嘴中的每一块方糖,抬起头一点一点地把嘴中的糖分吞咽入腹,将如此多的方糖残骸咽下去显然花费了Stocking的很多时间。在重新低下头时,手中的金属搅拌匙正在试图完成它第293圈的搅拌动作。

鼠标指针在认可的按钮上磨蹭了一些时光,接着豪爽果决地点下了否决按钮。

Stocking喝了一口红茶,露出了满足的笑容:“如果要确认SCP-CN-066的无效化,至少得等到大角星熄灭吧……”她用手在自己的椅子下的那个大大的纸箱中取出一盒新的方糖,迟疑了一下,“不过呢……”

她又从纸箱里取出一大罐炼乳,直接用手掌掏出了巨大的一坨,塞进了嘴里,就像在正在偷吃蜂蜜的维尼熊。

它大概再也不会响铃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