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淡的日子结束了

← 上一章 | | 中心 | | 下一章 →

时间一天天过去,Lilibeth觉得自已和SCP-2508的无形纽带越来越强。在过去两周里,这群逃犯一直忙于调查这群叫做阿列夫零的团体。

但是,每一个发现往往只会引来更多的问题。

“快瞧瞧这个!”一天下午,Norma在和一个图书馆里的读者聊完之后惊呼道。其他几人刚从繁忙的研究中抽出时间休息,全都转过头去,看着女孩一蹦一跳的跑进会议室。

“刚才在109层有个人对吧?”Norma说到。“那家伙在分发巧克力!难以置信吧?”

所有人,处了Lilibeth以外,全都回去忙自己的了。

“我还以为你在找资料呢。”Lilibeth说到。

“啊对,我之前是在找,但是他突然给我这些好吃的零食。再说,这压根就没人知道阿列夫零那些人是什么玩意。简直比幽灵还幽灵。”

“可不是嘛。”Perseus附和道。“我们花了两周时间,依然不知道这些小屋的来历,也找不到这群阿列夫零的线索。”

“到处都是死胡同。”Curx叹口气。大家都沉默了。Lilibeth抬头看了看她的同事们。说来奇怪,但她似乎开始喜欢这群人了。但她也对他们最近的行为有些担忧。

“话说你们有没有…考虑过B计划?”Lilibeth问道,她的声音有些犹豫。大家又打起精神了。甚至连Carina—坐在桌子后面—停下手中的事,仿佛在认真听。

“什么样的B计划?”Perseus问道。

“我们要不试试破坏小屋要我们做的日常工作?你们肯定都想过这个吧?”

房间里原来放松的气氛变得专注起来。毫无疑问,大家都有过这个念头,但谁都没这么做过,谁都不知道这样做之后会发生什么。或许这不是个坏主意。

“但不知道这样之后会发生什么。“Perseus说到。

“而且我们应该还有别的选项吧?“Norma说到,”Perseus,你之前不是认识什么吓人的能操控梦的巫师吗?他们能帮上忙吗?“

Perseus忍住笑。

“什么?你说那些梦神Oneioroi吗?他们才不是巫师呢。“他盯着门外说到。”而且我现在和他们已经没什么联系了。他们是教过我很多东西,但我觉得他们帮不上忙。“

“这么说我们也没有太多选择。“Crux说到。

“确实。“Norma调整了下帽子。之前还在为巧克力而喜笑颜开的她也开始困惑担心。其他人也是如此。

“真正的问题是,到底值不值得冒这个险。“Lilibeth说到。不过她自己已经知道问题的答案了。其他人沉思片刻,也得出来答案。

“毫无疑问。“Crux说到,眼中闪过微弱的亮光,几乎是在为此兴奋。

“我同意。“Norma点点头,转过头去看Perseus。

“你怎么想,大家伙?“她问道。Perseus站了起来,带着一种目标感和坚定,把他正在看的书小心地放回桌上。

“我们要积极地破坏小屋的日常活动。“他说到。”尽我们所能地破坏小屋里的异常。然后我们马上撤退,祈祷不会发生坏事。阁楼上的水泵—在我看来—应该是整个小屋的核心。或许我们可以破坏那个…我也不清楚。有可能会使事情更糟,不过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我们得试试。“

每个人眼中都透着兴奋和紧张。他们同意了。

“Lilibeth,如果一切进展顺利的话,你就能见到你的女儿啦。”

“我—什么?”Lilibeth吃了一惊,没反应过来。“哦。不不,Perseus,如果你说的是梦里你看到的那些,就是你叫我来图书馆的那个梦…”她的声音越来越弱。

“是啊,怎么了?”Perseus问道。

“我曾经有个女儿。现在她不在了。”

“出什么事了吗?”Curx突然问道。Norma和Perseus看向他,示意他闭嘴。

“别问了!”Perseus朝那个灰色男人叫道。

“没事。”Lilibeth说到。“这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在我来小屋一年前,我丈夫和她出了车祸。我非常想念他们。但我也无能为力。”

“那你回去的话有别的家人吗?”Curx问道。

“有啊。基金会啊。”Lilibeth笑了笑。“我们开始行动吧,好让我早点回去。”


Lilibeth把水泵砸个稀烂。干枯的水阀和空荡荡的机身被她砸成了碎片,变成了铁皮,散落在阁楼上。Lilibeth用着从地下室找来的斧头,感到异常愉悦。仿佛她对这里的所有怒火、悲伤和厌恶全都宣泄了出来。

她盯着这些铁皮看了一会。片刻,她去了书房,拿了些工具,又去了地下室。她从口袋里拿出打火机,看着地下室另一端的植物,情绪激昂。她一手拿着打火机,一手拿着斧头,朝植物走去,把它点燃了。

“纪念在我之前来到这里的所有人。”

火焰窜上屋顶,植物烧成炭黑色。在地下室的另一端,一个影子走下楼梯。虽然影子悄无声息,但Lilibeth感觉到了它的存在,紧张起来。她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但她觉得就像是私人空间被侵犯一样。她小心翼翼的回过头去看,在房屋的中央地板上,贴着影子。她张开嘴想说些什么,但没说出话。

“你必须停止你的行为。“影子说到。它的声音直接穿进她的大脑,仿佛影子是在她体内说话一样。

影子转身从角落里拿来个灭火器。Lilibeth看着它把火灭了,傻站在地上不动,不知所措。

“我察觉到发信机出了故障。现在我知道是哪里出问题了。是你想要放弃你的职责了。“

突然Lilibeth发作起来。“职责?什么职责?对这座监狱的职责?你告诉我,这是个什么地方?你又是什么东西?“

“我是修理小屋的。”

Lilibeth受够了。她把斧头甩出去,砸向墙壁,发出一声巨响。

好好回答,“她朝着影子挥动武器。”我已经受够这些鬼话了。我等了几十年来寻找答案,你是我来这见到的第一个会说话的,而你说你就是个修房子的?“

影子向后退了一步,像是被这突如其来的敌意吓到了。

“你到底干嘛这么生气?“它说到。”你对这地方有什么不满—“

“去你妈的。我他妈可不只是不满!”

“为什么?难道这里待你不够好?这些还不够吗?”

“不够好?你把我困在这里。你偷走了我的人生。我怎么可能对这里的任何东西感到满意?”

Lilibeth现在要哭了,影子也低下头来。Lilibeth吼完之后沉默下来。简直是安静的有点恐怖。没有风声没有鸟叫。Lilibeth又抡起斧头,朝地板砸去,她能听到斧头砸在水泥地上破碎的声音。

“回答我!”她吼道。

“我与此无关!”影子的声音也带上了情绪。它听起来也要哭了。“我出现在这里只是因为这里出了故障,需要我来修理。这里才不是监狱!”

“怎么不是?你告诉我这里怎么不是监狱了?”

“请放下斧头。”

“给我个理由。”

“我不能。我真的没时间了。”

“那你最好抓紧时间给我说话,除非你解释清楚为什么把我困在这,还有我之前的那么多人困在这,否则我什么都不会做。”

“听着,我不知道你干什么,但你必须停止胡扯这些鬼话,这里不是这么办事的。不—”

地下传来了什么破碎的声音。Lilibeth的怒火褪去,变为了恐惧。破碎的声音逐渐上升。

然后,在她左脚边,水泥地上出现了细小的裂纹。

顷刻间,地面沉入了黑暗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