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中无船 ,a.k.a 奇术师Infas大战【数据删除】
评分: +31+x

星期六早晨的7时15分,闹钟在晨光之下响起,放在平时,屋主Infas会关掉闹钟,享受接下来的睡眠时光。

不过今天,他正站在床边,向身下望去:自己的胯下,有一个1.5升装的青柠味“脉动”饮料的包装瓶。

在阳光的照耀下,它那违反重力呈45度角傲然挺立的深蓝色透明瓶身,给这早晨更是添加了一份魔幻现实的色彩。

“什么鬼?”“瓶子!?”“为啥是瓶子?”“还长在这种地方!?”“谁干的?”“为什么要这么干?”“有传播性和致死性吗?”“怎么解决这种状况?”“该找谁解决?”

大量的疑惑和思考伴随着不安一时间涌入脑海,使得Infas思维混乱了起来。

还好,在去用冷水冲洗了几次脸之后,Infas总算是开始思路清晰了。

总之作为一个异常研究员,不能惊慌,先好好的确认异常状况的主要影响。

在(强迫自己)以严谨而学术的眼光摆弄完了自己的“下体”之中,Infas大致理解了现在的状况:

首先,睾丸还在。

其次,这个以瓶口紧贴自己两腿中间部分的1.5升装“脉动”饮品宝特瓶,长在了原本自己阴茎所在的位置,而原物体则不知去向。

最后,泌尿和生殖功能是否受影响还无法了解。

差不多就是这些了。

“但这顶个屁用啊!”Infas再次自暴自弃。

“为什么偏偏是这里?!为什么偏偏是瓶子?!为什么偏偏是我?究竟是哪个【脏话删除】干的!?”又是一段时间的抱怨和脏话,并意识到这么干不能解决任何问题之后,Infas还是决定静下心来思考剩下的问题。

“好吧,先思考思考如何解决这种情况,报告基金会?上一个被隔离的E级人员足足在隔离室里呆了半年,等到层层传层层转的治疗许可总算发下来的时候,他们竟然只是给那位截肢然后安了假肢就完事了,但是还不知道会不会发生更加严重的事情,不能如此草率的就隐瞒这个事实……”

一方面,基金会员工的责任感和牺牲意识让他的内心倍受煎熬,另一方面,一想到要和这个胯下的宝特瓶共处至少半年,还极有可能换上一个赛博朋克dildo来度过余生,这让Infas的内心倍受另一种煎熬。

不是所有人都有着勇气去牺牲自己的生命,能牺牲自己下体的人就更少了。

很幸运,或者很不幸,就在这时:“哆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哆噜噜噜噜噜噜噜噜。”

奇特的声音响起在耳边,确切地说,是从脑内响起。作为奇术师的Infas自然非常熟悉这种声音——传声术。

他将左手食指抵在太阳穴,并让些许EVE能量集中于这里。

“w…wei….喂,听得到吗?”声音一开始很模糊,但很快就变得清晰。

“你是谁?!是你做的吗?!快点把我变回去!”

对面可能是被Infas的连珠炮给吓到了,愣了一小会才回应上来:“啊啊,诶……咳咳,那个,非常不好意思,奇术师先生,因为我的失误才导致……您现在这个…样子。”

“你也是奇术师对吧,是你干的对吧,你有什么目的?”

“不不不!我绝对没有什么恶意,您现在这个状况是因为我的学艺不精导致的…..如果你不信的话可以对我读个心!”对面信誓旦旦的保障,甚至还一并开起了心灵连接。

“好吧,好吧……”Infas感觉自己辛苦培育的紧张感就这么被戳破,一种疲惫感爬上全身。“把奇术名称和构成说一下,我帮你一起破解。”

“嗯……是概念工程学。”

“……你再说一遍?”Infas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大哥你听我解释……我是个单干户,野路子,没经历过正统的奇术教育,所以吧,自己揽活的时候特别多,这不昨天的时候找着一土财主,刚刚踏入异常界的那种,他说要….那个…增长下体…还说要脉动瓶子那么粗,说实话我本人也是有那种老式法师的尊严的,‘你以为我会答应你的这种请求吗?’我本想这么说,但他给的钱实在太多了…咳咳,总之你知道的,无论是古法术还是现在的奇术,并没有多少关于壮阳的记载,更何况我这个野路子,所以我想了很多办法:局部肉体强化的话,以那个土豪的身体素质容易突然暴毙;异兽精华的植入吧,那个土老冒就是不接受,明明这种奇术改造已经是烂大街的东西;最后我只能用点概念工程学的东西,稍~微给他调整下啦。”

“然后你失败了?”

“……是的,而我慌不择路随便找到一个EVE粒子的聚合点,建立了个连接把这个失败作给转移了过去。”

Infas知道,他真的知道,概念工程是他完全没有接触过的领域,所以要想破解这个奇术,必须要靠对面的他来完成。

所以他忍住了通过传声连接给对面的大脑搞些破坏的冲动。

“所以你〔脏话删除〕的拿概念工程学来壮阳?!”这句话他倒是忍不住了。

随后他连续深呼吸了几口,以此来平复自己的心情,毕竟发脾气没法解决任何问题。

“那么我该做些什么?”边说着,Infas拿起一瓶矿泉水。

“啊……真的对不起大哥……哦对!首先千万别碰任何塑料瓶。”

随后Infas转手把那瓶水给甩了出去。

而在甩出手之前的那一瞬间,Infas感觉到,明明是冰冷的宝特瓶,摸起来却有皮肤的质感,甚至还有一些温热。

然后随着Infas的目光移去,应该横倒在地上的那瓶矿泉水变成了一根——粗壮的——阴茎。

“您的…那话儿现在和宝特瓶的概念——怎么说呢——纠缠在了一起,您的观测和互动行为会导致一些异常的现象发生,也会加重这种纠缠的严重度……喂?在听吗……您不会……碰了吧……”

“完蛋完蛋完蛋!”Infas的的心跳开始剧烈加速。

“那我们要快点了!您赶快做一个巴比伦异端式的仪式姿态,我要开始远程施法了。”

“巴比伦异端式是个什么鬼称号啊!前置代号和宗教数都没有!”

“我学的教材上面就是这么讲的,也没啥什么前置代号和宗教数……不管了!大哥你听我指挥吧:正面朝上,用你的双手双脚来支撑身体,尽量保证手脚都在同一水平线上,尽可能的把臀部向上提。”

Infas急促的按照指示完成了这个略带羞耻的动作。

“那我开始了!”随着对面的一声令下,他胯下的瓶子开始释放出EVE粒子特有的天蓝色光芒,以瓶子为中心,光芒开始逐渐塑为球形,并不断的开始扩大,直至它完全把Infas完全包围了进去。

Infas感觉到自己的双手双脚已经感受不到地面传来的支撑感,被光芒包裹的他在慢慢的向上浮动,越往上浮动一点,那为中心的瓶子便越发释放出更刺眼的光芒。

“不好了大哥!你赶紧做一个防护法阵之类的术式,我这里腾不出手了!”

也正是随着这句话的脱出,房间里的冰箱门突然打开,冰箱里Infas储存的各色饮料和矿泉水通通朝着Infas飞去,而他们在飞向Infas的途中也全部都转化成了一根根硬又粗的阴茎。

虽然被这种非常“惊悚”的情景吓到了,但Infas也是专业的,随着右手几个快速的手势替换,一根根飞来的阴茎就这么停在了空中。

但危机仍未解决,阳台外,数量可怕的瓶子阴茎已经占领了阳台的一切可见视野,它们挤压着隔离阳台的玻璃门,犹如肉色虫群,想要淹没掉Infas的一切。

这玻璃门本身就不是什么质量坚固的类型,肉眼可见的变形和裂缝已经出现。没支撑多少时间,随着清脆的破裂声,阳台外,数量可怕的瓶子阴茎大军已经呼啸赶来,妄图扑灭那浅蓝色的奇术之光 。

“淦!”Infas感觉自己在做什么重口味梦境一般,这种非常超现实的情景甚至让他有些难以正常思考,不过身体的本能却抢先一步,随着左手的施术手势的完成,窗外涌进的肉色虫群也被静止在了空中,但是数量太多了!在这上百的暴力面前,普通的静止咒根本无法阻止它们的行军!它们开始在空中挣扎,摆脱束缚,大约还有15s,这个术式将会崩溃,自己也将被瓶子阴茎之海所吞没。

剩余10s,Infas再次试图增加静止咒的力度,但是那些瓶子阴茎的冲击力道过于强大,咒文根本不起作用。

剩余5s,Infas催促了对面,对面表示还是需要更多的时间。

剩余1s,Infas决定拼一把。

挣脱束缚的瓶子阴茎快速袭来,而Infas似乎放弃了抵抗,他握紧了拳头,闭上了眼睛。似乎一切都万事休矣。

然后,所有的瓶子阴茎,都停止了向Infas的突击。

他们都和Infas一样,覆盖着蓝色的光芒,漂浮在了半空之中

“既然我和瓶子的概念都混淆在了一起,那么说不定对自己释放静止咒就能停下这些……瓶子。”

“我赌赢了!”Infas深深吸了一口气。

圆心的蓝色光辉已经让人睁不开眼睛,漂浮着的瓶子阴茎开始围绕着自己旋转,蓝色的EVE聚合光点点缀在自己的周围。

随后,不知道是光吞没了一切,还是一切都奔入光中,Infas的视野,被浅蓝色所占据……


星期日早晨的7时15分,闹钟在晨光之下响起,放在平时,屋主Infas会关掉闹钟,享受接下来的睡眠时光。

不过今天,他正站在床边,向身下望去:自己的胯下,有一个1.5升装的青柠味“脉动”饮料的包装瓶。

但这次他能明确的感受到自己的那个部位有着它应有的东西。

不过……在阳光的照耀下,它那违反重力呈45度角傲然挺立的深蓝色透明瓶身里,有个占据了大部分内部空间的长条形物体,给这早晨又是添加了一份魔幻现实的色彩。

第一反应,他立刻再次拨通了那条传声线路:“您好,您拨打的线路对象现在位于异界,无法拨通,现在播放对方为您录制的录音”

“喂,啊,抱歉啊哥,我忘了你和我的雇主之间还有个连接,给他做完工作后忘了解除了,估计您也差不多会共享这个效应……而且我现在还在异界度假,距离原现实差着5个层级,没法立刻回来,不过放心!差不多72h后连接就会断掉,以及还有一些而我说不上来的小麻烦,您自己可以动手解决的,总之大哥我之后会给您补偿,bye!”“嘟…嘟…嘟…”

这次,Infas彻底停止了思考。

但下身传来的痛感把他从神游中拉了回来。

“瓶口,好挤啊……”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