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坎之扉
评分: +10+x

“他妈的这不就只是一根巨大的铅笔么!”

报告者的声音被一个愤怒的咆哮所打断,佛利普博士的手中的那支钢笔在都被揑得有了些许的变形,“这种鬼东西为什么要我们来收容?收容部队每个月拿那么多预算就给我们扛过来了这种东西?我们收容的是异常!这种东西就应该直接劈成一堆半米来长的木条,丢到炉子里去生火!”

“可是佛利普博士,它真的很大啊!如果用来写字的话可以……”报告者眼中充满了某种行为的遐想。

钢笔这次终于得以深深得亲吻在了报告者的脑门上,留下了一朵鲜艳的吻痕。报告者捂着额头,不由自主得有些心疼,这支浑身蔓延着美丽金色条纹的钢笔本是他觊觎已久的珍品,但在这个瞬间它已然身首分离,剧烈的摔砸使得墨水污黑了那些它引以为傲的的烫金外表,使他从绝世珍品的宝座上跌下,成了随处可见的一个垃圾,无力地散落在地毯上。

“滚出去,可以同时站上两个人的鸡蛋,用不完的玻璃胶带,喝起来像呕吐物的咖啡牛奶,还是什么巨大的铅笔?!我发誓我会把下一个向我报告这类东西的家伙的脑袋拧下来丢进碎纸机里!”

佛利普博士摧残着自己的嗓子,极力想把这些天积攒下来的愤怒从喉咙里喷吐出去。他浑身因为愤怒止不住地颤抖。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他心中早已隐隐约约地了解到了——SCP基金会完了


佛利普博士走向B3会议室,他卷起袖子看了看手表,距离饭点就剩下大概20分钟了。

估计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会议才会在这个时间来展开吧。佛利普博士摇了摇头,这是他这个月开得第四个临时会议了,一年中总有几个月,大家会像上瘾了一样,快马加鞭地抓紧工作。明明都没什么年终奖,他已经开始暗暗考虑起今天应该吃馄饨还是饺子的问题了。

他跨进了房间,各种各样的有着四级以上权限的成员稀稀落落地坐在了一起,房间内充斥着交头接耳和偶尔发出的嗤笑声。佛利普博士拉开了办公椅,缓缓坐下,脑中终于做出了要吃饺子的决定,而且得是三鲜的。

随着窸窸窣窣的杂音缓缓趋向于平静,会议的发起人分发给了大家每人四份纸质文件,

“今天预计将无效化的四项SCP项目,例行的安保决议投票,如果通过就开始执行流程了,大家看一下。”

佛利普博士扫了几眼桌上的文件,伸手拿起了了最底下那份,暗红色区别于黑色印刷体的符号吸引住了他的目光,一个胶囊形状的评分栏印在了这份文件上。

评分模组……呵呵,评分高了就保留,低了就删除。这种一眼就从嘴巴看到屁股的愚蠢概念最后也免不了被我们无效化的命运。

无论何时,总会有些看起来很可怕的东西被基金会收容一小段时间,动不动就毁灭人类,改造世界,可惜他们只是昙花一现罢了,他们会像刻在沙滩上的字迹一样,随着潮起潮落烟消云散,连一丝存留于世的痕迹都不再,不会在我们这里留下任何残存的信息,会被绝对的无效化程序彻底的抹去。随着这些东西逐渐多起来,我们也有了自己的眼力见,无数所谓的异常,只要看一眼就能明白是存是留。

“同意。”
“同意。”
“胎动婚纱好像还可以。”
“胎动婚纱烂爆了好么,我同意。”
“我同意。”
“同意,丽萨,待会一起吃拉面吧。”
“同意,闭嘴,乔。”

赞同的手纷纷干脆地举了起来,评分栏中的分数翻动着,在朝着负数的方向一骑绝尘。当所有人都进行完表决后,大家纷纷走向了门外,对于他们来说,桌上的那四个项目,已然将永远不会再出现在他们的视线里了,也不再是他们需要思考的东西了。

佛利普博士最后看了一眼文档上慢慢变动的倒计时,心中却有些在意。

距离评分模组收容失效已过:

唉,管他呢,都是白搭……

佛利普博士关上了门,走向了未来。时间,依然前行,缓慢,但又必然。


“您好,佛利普博士。”
对于心如死灰的佛利普而言,如今飘入他耳中的声音,他已经不试图再去分辨了,有可能是那个蠢货的新报告,或许是什么SCP项目的作用,指不定是整个世界崩塌的尖叫,亦或是他内心仅存的思考的余韵。佛利普博士抱着头的手放了下来,一些头发从他手心飘落。他抬起头,没有焦距的瞳孔映出了眼前的身影。

没有体型超过千万米的喷火巨龙,没有由三层邮轮堆叠变形成的利维坦,不是浑身往外喷射着粪便的鼻涕虫,也不是什么巨大的铅笔。

一只毛发折射出黯淡紫色霞光的猫咪,在他面前试图嗅出些什么。

佛利普博士咧开嘴有些神经质地笑了起来,“所以呢,一只会说话的猫又要成为新的收容目标了,你要几个猫砂盆来放在你的收容间?”他伸手想抓起什么东西砸扁这只自以为是的古怪猫咪,可是当他离散的眼神重新聚焦后,他发现自己早已经将桌上所能丢的东西全丢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

“佛利普博士我们其实也没多少时间了,用这种姿态来面对你实在是不好意思,但是特殊情况只能特殊对待了。”猫咪舔了舔自己的爪子,“试图让自己变成秃头是解决不了现在的情况的,佛利普博士。”

“呵呵……你知道现在外面是什么鬼样子么?就算是耶和华出现或者SCP-2000也再也救不了这个疯子一样的世界,你也许是力大无穷的怪物,或者是有触之即死的模因传染弓形虫,而我们已经他妈习以为常了!你应该和那些智障产物一起去把这个星球变成你最喜欢的毛线球!”
佛利普绝望地用自己的额头来测试着自己办公桌的硬度。

“佛利普博士办公桌-132分,宣告删除。”

佛利普博士猛地趴在了地上,空气凝重得像粘稠的石油一样。许久没有跳动起的心脏,此时又灌入了沸腾的血液,冲刷着佛利普每一根结霜的神经。

“是不是觉得很熟悉?”猫咪跳上了书架,并试图把所有的文档书籍都拨拉到地上。

“评……分模组,评分模组,评分模组!”佛利普博士冲向了猫,试图像最后的救命稻草一样抓起它。然而佛利普博士的手指穿透了猫的躯体,就像阳光穿透了海水,“你是什么东西!现实扭曲者?还是上帝?”

猫咪在地上肆意地用爪子屠杀着那些仅供四级以上权限查看的资料:“你有想象过么,那些游戏内的角色,电影屏幕上的人类,小说里的英雄,甚至于是你闲暇时在桌上用水渍勾勒出的笑脸,在这无限的空间与时间所构筑的过去与未来的舞台上,总归是会有机会碰巧让你蒙对一两个真正发生的故事的,不是么?”猫试着嚼了嚼纸片,开始恶心地干呕。

佛利普博士顺着书架无助地滑坐在地上,“所以……你的意思是……我……我们……。“

“不是你们,而是我们,是的,我,和你,还有这世间的一切,在永不停息的时间流淌中,未来的某天,我们的一切会与某个智慧生命所想象得一切而吻合。你的痛苦,你的心灵,你所将要面对,你所已经面对的,会在他们的记录中长存,他们永远也不可能亲眼见证你们,但这并不会影响他们的意志会孕育出与我们现在所经历的一模一样的事情。”猫开始挠弄那几缕纸条。

“我们并不是他们所创造的?而是……他们猜到了我们的存在?”佛利普博士咬着手指,似乎抓住了某些一闪而过的念头。

“任何事情只要有发生的可能,那么随着时间的无限推进,它就一定会发生。你们也学过这个不是么?所以说,你可以把我们当成猜到你这个空间发生的一切的生物,而这个紫色的猫咪,也是我这个生物所猜到的存在,它才得以出现。虽然我很想猜到我们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等着大家恢复平静,但这不行。”

猫咪扭动着躯体蹦蹦跳跳地从窗户窜了出去。佛利普博士的脚步轻浮,踉踉跄跄地冲向紧闭的房门,“佛利普博士办公区域-38分,宣告删除。”佛利普瞬间开始向下坠落——整个SCP基金会的办公室如今都以反重力引擎漂浮在了地球同步轨道的三千米左右的高空中。

“重力-24分,宣告删除。”
猫和佛利普悬浮在了空中。高空之下,地球已经变得像一堆金属齿轮和弹簧的精密工艺品。

“我就是来处理本该由你们所删除的评分模组所干的事情,其实在你感受这些天的日子里,你也或多或少有些猜到了这些吧。”当猫正试图舒展开自己的躯体时,气浪忽的就从两人身边掠过,猫和佛利普博士在空中猛地打了几个转,摇摇晃晃地稳定住了自己的躯体。惊魂未定的两人不约而同地看向了气浪的发生处。

两个身形庞大如山的机甲和巨人在厮打在一起,身边闪烁着各类光芒,那些是缩小光线和放大光线的对冲的证明。头顶上可以看到一个死星1,和马克罗斯2,以及无数的各式各样的战斗机和机甲在互相毁灭着。核弹在地面上绽开了一朵又一朵的死亡之花,在感受到异常地灼热后,他们又看到了九个太阳在遥不可及的领域放射着自己的光芒。

无数的嘶吼声响彻天地,远远地两人看见了一只浑身燃烧着的金乌在试图咬碎一头巨大黑山羊的角,黑山羊的躯体上飞出了无数触手刺进了金乌的体内,但同时两人被地面吞噬——或者说,是伪装成地面的一只巨大鲶鱼。随即鲶鱼的躯体中迸发出巨大的火光,鲶鱼不禁痛苦地又把它们喷吐了出去。

而在另一个方位,一根时针追击着一条长着三个脑袋的巨型鸭子,巨大的鸭子的一边翅膀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一个巨大的银色怀表,巨型鸭子发出了痛苦的叫声并从尾部下出一个个百米大小的金蛋。

其中的一个金蛋突然产生了一个短距离冲刺,好像撞到了什么,下一个瞬间,金弹被切成了完美正方体。数个骨质的飞船喷射着红色闪光冲向了它。在三个方位对完美正方体进行了空间分割,完美正方体被分割成了六块巨大金块被依次丢进了一扇蓝色的传送门。

“我大概都已经猜到了。”佛利普博士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不可能了,这个世界变成了混乱的垃圾桶,你们一切的念头都毫无制约地撒向了这里!”

“你们仍然没有放弃,无数SCP基金会的伙伴们在豁出性命,与这些疯狂造物互相对抗。”猫试图在无重力的状态下把自己的姿态调整朝下,但却有些无所适从,“在失去了评分模组后,我们再也无法制约那些乱七八糟的点子了,大量的人把其他各种作品里的东西改都不改就往SCP基金会的世界里丢进去了。大家把基金会当成了收容任何幻想的大杂烩世界,人类的一切想象都在这里得到实现,这就是我们所最不愿意看到的。交战状态SCP项目个体-373分,宣告……”

“等等!”佛利普博士拦住了猫,“现在基金会成员的意识之所以还能保存,其实都依赖于某个不断和不可收容物对抗的SCP项目……我们其实……已经都只是残留在这世界上的意志化身了。这个……应该是你没猜到的吧。”

时间好像只过去了几秒,对于猫和佛利普而言,麻木与诧异的角色,却在此时,稍稍做了一个残酷的调换。

佛利普苦笑着脸摇了摇头,从空中开始高速移动,猫不愿意去思考这个行为代表着什么,它沉默着,跟随着佛利普,朝着天际飞翔而上。

当开始位移后,两人才发现地球的大小已经变得接近于木星。而卫星的数量达到了惊人的2831个,机械的、木质的、血肉蠕动的、还有的是根本由一团能量所构成的。大大小小的小行星带左三层右三层地包裹着地球,甚至于地球还被一把庞大无比的蛋糕叉捅了个对穿。地表上宛如成了Keter级scp项目的屠宰场,SCP项目互相厮杀着,同时顺手毁灭着人类赖以生存的文明。

“我们基金会耗尽了所有努力,用上了一切能够利用的项目,来保证地球的存在。而其他的星球都已经毁灭的毁灭,移动的移动。可即便是我们想尽了办法也阻止不了这次危机的发酵,你们肆无忌惮的创造,呵呵,应该当成创造吧,也给予了我们许多很高效的手段,但相对的,我们需要去对抗的事物,也多了千倍不止,可以控制全人类的模因危害,可以以物理手段蒸发地球的武器,能扭曲规则使时间改变的能力,在现在这个世界里多如牛毛。你们的很多创造物,不仅描述得模棱两可,收容措施更是压根没经过思考。可能对于你们那个世界许多胡思乱想的人来说,他们仅仅是渴望着一个怪物斗兽场,而不是什么收容控制保护机构。”
佛利普博士木然得看到远处的弗利萨3被基金会特遣队使用独裁者按钮4在短短的几秒钟内化为虚无。

“制约是如此之宝贵的东西,我们生存在规定的世界里,享受着规定的快乐,每个人都渴望自由,可自由也是对他人意志的一种践踏。我们否定着那些创想,并不是因为我们的主观臆断,而是人需要承受着否定,才不会让肯定泛滥成腐败的欲望。”

“……对不起。”一丝轻微的声音从猫的躯体上渗出。

佛利普博士似乎根本没有听到这句话,很快两人就来到了地球的另一面,只见地球表面凹陷下一大片,如同一颗被啃食过的苹果,地面上,岩浆和冰晶互相交错,板块与板块激烈地冲撞,发出撼天震地的交响乐,地面裂开巨大的缝隙,露出了一颗跳动的巨型心脏。心脏的每一次跳动,都伴随着地球上的光芒闪烁,天穹上坠落下无数巨大的陨石,却纷纷砸在了一个透明的防护力场上。早已空无一物的宇宙背景中忽然睁开了一只跨越整个空间的眼眸,整个宇宙都映射在它那黑邃的视线中。

“明明都删除了重力……”猫细细的瞳孔开始放大,紧紧地注视着整个星球。“看来事情已经难以仅仅靠一个个依次删除来解决了。全世界的幻想都开始涌入这个世界,如果再过段时间……我们可能……”

猫爪狠狠地抓住了佛利普博士的手臂,佛利普博士却没有表现出痛楚,“如果你明白这意味着什么的话,就应该让我们解脱。”

猫的形态开始扭曲,作为一个人类的姿态——Kate的手松开了佛利普博士,跨越了一切的阻隔的生命终于得以透过对方真实的眼目注视着彼此的灵魂,佛利普张开嘴巴又想说些什么,却又垂下了目光,看着地球,眼中尽是它以前的样子。

他身后浮现出了一张小小的板凳,他缓缓地坐下,泪水从眼角落散出去,在空中凝结成珠。

“这是我犯下的错误,我却没有能力来弥补,事到如今,我已经愧于再说出什么道歉的话语了。”Kate看着一颗恒星坍缩成了一颗黑洞,巨大的节肢生物从地球上抽出了蛋糕叉,陨石抚摸着地球的脸颊,每一个生命如同烟火一般绽放着自己,无尽的呢喃从每一缕尘埃里萦绕而出,一个文明的所有想象力在这个时空中得到了解放。

“或许未来的某一刻,我将会为我今天所放弃的一切,付出代价。”

这个世界,分数-2,宣告删除。


他跨进了房间,各种各样的有着四级以上权限的成员稀稀落落地坐在了一起,房间内充斥着交头接耳和偶尔发出的嗤笑声。佛利普博士拉开了办公椅,缓缓坐下,脑中终于做出了要吃馄饨的决定。

佛利普博士从口袋中掏出他最珍惜不过的钢笔,在三份文件上签下了自己名字,灯光洒在笔上那些精致的烫金纹路之上,一切都沿着既定的轨道,向彼方驶去。

“要是能养只猫就好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