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ody”中心页

前言: 接下来的文件由████████特工回收于███. ██,1954年。████████声称是由另一位他没有完全辨认的特工给了他这张纸条。此事件的完整记录可详见文档GOI-006-001:“Nobody:第一次出现”。

这份文本具体表明的信息是关于名为“Nobody”的未确定组织或者个人。信息模糊且真伪不确定。已知信息包括:

  • 于同一时间未侦测到两名“Nobody”的个体。
  • 频繁地,但不总是,“Nobody”外表为一名具有欧洲血统的人类男性老者,身着灰色或黑色西装。
  • “Nobody”经常毫无理由地协助基金会。另外一些案例中,“Nobody”会试图阻扰基金会。
  • “Nobody”对基金会员工没有暴力倾向和敌意。

特工们应当对任何符合描述或者自称为“Nobody”的个体进行上报。面对这类实体建议小心谨慎。命令将基于“Nobody”的反应通过逐步分析下达。


初始文本如下


尊敬的各位基金会先生们女士们,

我希望这封信能够找到你们。你们还不知道我,然而,恐怕未来我们的道路将有数次交叉。我带着我们之间的关系不会完全变得糟糕的愿望而送出这封信给你们。

当然,我知道你们的组织从来不会正式采纳一项与我公开冲突的策略,单从我的特殊性质来看。因此,我想不把基金会当作一个组织,而是集合的个体们进行发言。在那些不可避免的时候我们会相遇,我希望你们能够与我保持和善。这是为了你们以及你们的所有物安全着想。

为了彰显我的好意,我会尝试着解答一些关于我自身的真相。在这方面,如同你们现今所完全认识的一样,秘密是力量的一种形式,因此我希望我的无力将是通往彼此极好关系的路径。

必然地,你们第一个拥有的问题是我是谁。不幸的是,这是一个任何人都难以解答的问题,可能对我来说是最难的。我所能说的只是你必将辨识出我。

下一个问题,关于我的目的,这同样难以回答。你将经常发现我们的目标是重叠的,而我会试图协助你们。另一些时候,我们必然有所冲突。我希望你们不会不顾真正重要的东西而让冲突逐步升级。

现在,最后的问题,也或许是最重要且最具启发性的一个。我的行为,或者为什么我要这么做。这是一个我能够精确给出的答案。我不是阻碍的全部因素。我不是阻碍的典型代表。我不能够影响世界。完全按照字面意义,我是一个不重要或者没影响的人——一位nobody。我的全部精力都花费在尝试抗拒我的特殊性质以及否定我自身真相。如同所有有自知的生物一样,我想要让自己的存在有意义。

另外我告诉你们我单独行动。但是,我注意到应该存在着同样拥有我特殊性质的个体。我希望未来能够与他们一起工作,虽然我知道我将永远孤身一人。

此时此刻,我能肯定你们开始质疑这封信的真实性,以及其所呈现的信息。这可能是一场恶作剧或者你们众多敌人中的一位精心策划的烟雾弹。很可惜,我除了我的文字不能再给出更多证据。你只能承认我存在切信息是真的。

不过,我真心期待你们能够将我的讯息铭记于心。命运将我们变成怪物,但这不意味着我们要将它接受。


献上一切尊重,

一位Nobody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