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ody对于梦神崩溃的观察和随笔
评分: +17+x

9月24日

难熬啊,总是希望一天快点过去,但又恐惧第二天的到来。

现在情况似乎有些问题,鲸落城里的人们神色很匆忙,不知道朝向何方地乱窜。边境的抹香鲸也出现得少了。现在这种情况就是看起来没什么问题,其实已经岌岌可危了。因此许多同行的Nobody都要说要走了,让他们去吧,我会做出我自己的选择。

以前就听到一些风声,说那个大机器被毁了,我们都要完蛋。之前倒是没什么事,现在却有些显现出来了,以后会更严重。

我们总会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代价的。丧钟为谁而鸣?丧钟为自己而鸣。

9月29日

现在我被几乎所有人的焦虑氛围所包围,即使没有什么事,还是会不由自主地四处乱走,尽管没有任何目的。

我感觉很乱,从内到外的,从弱到强的。我绕到一个街区,那里我以前常去,我记得它的中心有一个花圃,还有喷泉,前段时间他们就开始变得奇怪,现在更是被不知道的藻类覆盖,甚至还有远古生物,但是被清理走了。以前有个老人常常到花圃附近跳小步舞,我问过他,他说只有这里能想起过去了,现在花圃没了,他去哪了呢?

街边的家已经变成房子了,这里的人逐渐离开。建筑莫名地损毁,买来的东西也有可能变样——人们随时受着威胁。我看到一个家庭露宿街头,他们生活被随意地抛弃在自然的无情下,街上路过很多人,没有人愿意看他们一眼,即使有想帮助他们的人,也都是无能为力。

可当一切逐渐失控,我仿佛看到了某种内在光辉闪现出来,有黑色也有白色……

10月7日

问题愈发严重,梦神那边开始让人们退出梦境了,下下个月之前这个地方就要被废掉。可是梦神已经几乎是“黑客帝国”般的存在了:自从我有记忆以来,我就一直在这里,鲸落城的游客管我这样的叫“原住民”。像我这样的原住民还有很多,在这里逃避现实。现实要崩溃了,他们或许还能回去,我是无处可归了。

我只能留下,反正没有人会记得我,我会是梦神最不起眼的陪葬品。我想在最后再做点什么,可是又几乎没什么想法。大概就是下面这些吧。


对了,我还听到楼下的酒吧里有诗人在愤世嫉俗,他们大概是醉了,毕竟再如何的现实主义现在也只是无用的概念了——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留下来。

10月13日

绘星城已无当年购物中心的风采了,简直是一座难民营。常住民、暂时无法离开的人、从其他更糟糕的地方迁过来的人,聚集在一起。呻吟着,想得到帮助。显然,并不会有人伸出援手——所有人都已经岌岌可危了。

那里的人抢夺绘星城仅剩的一点东西,即使对现状产生不了任何影响;即使那些东西带不出梦神,甚至是绘星城。大部分的抢夺在演变为大规模暴乱时,都被类似警察的人制止。治安队伍还凭借以前的惯性运作,不过他们早已心不在焉,一些贪生怕死的,早早地就先溜了。那些难民也并不安分,稍微强壮点的人要求弱小的人给他东西,是家常便饭。这里明明都是弱者,却处处都是弱肉强食。

我遇到了绘星城里一个店的老板,是Lifestyle店的。他反倒不是特别在意这点事:“反正最后都要死,拿不拿东西一个样。我啊,可是活够了,不会跟那些人一样去抢。我那个时候,出点情况,一个个的都好的很!现在人一代不如一代了……”这是他原话。我本来想反驳几句,但是我还是没有说出口。后来我偷偷遛到店后面的仓库里,才发现他还给自己留了不少,我也不好说什么,又偷偷走了出来。

乱,太乱了。

10月25日

我本来想早点醒来的,可是我的脚把我引向到了鲸落城的边境,现在哪那里鲸鱼已经快绝迹了,估计已经提前醒来了。环境看起来有点冷清,但还是有一些人的生息。

人们带着必要或不必要的行囊,准备离开这里。出于某种原因,他们被分为两队,通往不同的地方。左边一排的人想到对面一排去,右边的一排也是……他们永远会认为另一边更好,接着就是后悔——这都是不可避免的,如果是我,我也会这么做——即使结果是相似,甚至相同的。

当然,也肯定有人排不上,相比之下,他们或许更加不幸。一个穿着考究西装的男人和一个落魄的孩子坐在垃圾堆旁边,沉默着。没人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在这里,没人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他们的灵魂也许在嘶喊。

醒来之后,不管怎样,生活还得继续,但是同样的争论、闹剧一样会发生,世界的改变带来不了什么,你还是你自己。

11月10日

感觉梦神里面人都快走光了,前几天还有广播催人醒来,现在广播都没有了。难得这么清净,接下来,就是等待结束了。

我可以醒来,但是我放弃了,另一方面梦神是我一直生活的地方,我知道它的全部。让我留下的,是我看不见的东西。

我不喜欢复杂的东西,梦神我一眼就能看透,虽只是海上的一叶孤舟,但海的波浪、海的潮涨潮落,几乎没有变化,很单纯。外面的世界很奇怪,信息时代发展出来的高楼不断沿x轴、y轴、z轴延伸,无穷无尽,看不到头,用“沙之书”形容再好不过了,现在的状况又雪上加霜:鬼知道第二天醒来之后外面会变成什么样。人更是如此。我不喜欢复杂的东西,我现在只能在虚幻里寻求简单——这有瑕疵的简单——人的利欲熏心早就慢慢渗入梦神了。

你可以说我胆怯,说我过于理想,说我不愿面对事实。我承认我这么想过,但是我还会这么做。

人心永远是复杂的,现在人走光了,把复杂带到各个地方,这里便是最后一片净土了。现在可以奏响钢琴,从单音开始,略微变化一两个音也是美妙的,然后随心唱出旋律,run away fast as you can……

记录134ิۖิۣ36ิۖิۣ ۣۣۖۖۖิۖิิ23号




来源:上方监控

[??:??] 准备删除作业,检查是否存在剩余人员……

[??:??] 检查到一位人员,位于[数据损坏]处,正尝试移除……

[??:??] 移除失败,自动开始删除作业。

[??:??] 删除作业启动。

[??:??] 该人员发觉,抬头查看,已经太迟了

[??:??] 删除作业完成,记录归档。梦神正式关闭。我们终在命运沉浮中挣扎前行。看似美丽却易破灭的虚幻已被刺破。在这个世界上谁将苟活?在这个世界上谁将苟活?在这个世界上谁将苟活?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