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更唱风中曲
评分: +16+x

自由的旋风,吹遍草原每一个角落
英俊的少年,骑着骏马如雄鹰飞过

嘿呀,你们为了什么而急匆匆呢
哈哈,我们要向那些不敬者开战
来吧,让所有人挽起弓儿拉起弦
去吧,就共同汇聚在北庭的圣山

璀璨的星空,是先辈们的英灵
夜间的火把,照亮勇士的眼睛

谁敢独自狩猎群狼,谁又是最勇猛的王
整装待发的狄瓦男儿,挥起长鞭指远方



自由的旋风,席卷天下的每一寸土地
罪恶的大贼,扬起沙尘将花儿踏成泥

硝烟从村庄中升起,裂缝在万物内疾行
夕阳下摇摇的野黍,尽是那亡魂的悲鸣

悲鸣总被嘶哑的乐声掩盖,强盗在夜间举行盛宴
珠宝珍馐散落一地,狂妄的笑声燃起那熊熊烈焰

而在烈焰中焚烧的,是谁家精心打扮的新娘
流满七杯血酒,谁又去献祭给那赤色的天狼


自由的旋风,可曾体会到荒北的冰寒
被奴役的少年,暗自发下伟大的誓言

他将目光投向大渊,向那翻覆的无垠祈祷
他征服了愚盲之神,他的威名在黑暗中闪耀

听,那来自血肉的呼唤;看,那来自身心的震颤
世界正如栋炽燃的房子,但我们自己却绝未炽燃

皈依我们的亚恩吧,他必将怒火烧向豻剌戛鞑
赞美我们的亚恩吧,他必将昏君的腐尸喂给群鸦
歌颂我们的亚恩吧,他必将使修身的教义传遍天下
献身给我们的亚恩吧,他必将带领我们登上诸神之塔


自由的旋风,翻滚五彩旗帜化成的云雾
打破枷锁之人,却妄图给世人加上桎梏

那大荒西海的英雄,指挥他的机巧大军抵抗妖怪的侵略
那环绕着金乌的女武神,向敌人挥舞着商王赐予她的铜钺

正如古老的预言那样,坚硬的金石必将污浊的血肉悉数净化
正义之师振振前行,恭承天命去保护人民不再被撕碎于利爪

我们是破碎的子弟,拼入浩荡的事业心灵定相连
我们是太阳的后裔,照在身上的荣光是何等耀眼
胜利的锋芒划破黑夜,那时花儿会再度开遍人间
可是灾厄之彀一旦被拉开,一切却都将归于虚幻


自由的旋风,吹散了云烟,卷走了往日的喧嚣
又是一轮新月升起,夜空中回荡着凄惨的嚎叫

在不曾有的王座上,空挂的公义冠冕静静地生锈
在欢谑的假面舞会中,翩翩起舞的人们无虑无忧
死亡立在一旁窃笑,将镰刀悄悄地在把玩在右手
而潘格劳斯的箴言,却难以唤起沉睡的浓郁悲愁

超脱凡俗的人的和奇思妙想同入监狱
墙壁中书籍也在掘出后被付之一炬
被放逐者的鲜血干涸在遗忘之乡
只留下灰烬残页在风中暗自低语

我们做错了什么?我们又有什么大罪
难道我们注定要被无穷无尽的灾祸切碎
为什么要清洗掉曾施加在我们身上的苦难回忆
为什么要将我们的呼喊全部抛入虚无之内

没有人会知道,没有人会哭泣
没有人看见窗外的冻雨,洗去旧的痕迹
没有人依然唱着曾传遍天涯海角的歌谣
也随着无心的风儿,吹过历史每一寸沉默的土地

Remember us…

本文原先搜集整理并翻译于某个微光之夜,那一夜,无名之风吹开《苍树与血》,许许多多扭曲的文字蔓延在诸多文章的段落之间, 而书页被从缝隙中溢出的血与泪给浸染了。但最近为了符合规定,应管理员的要求,将其从图书馆中移除,让这些文字再度散进风中。抱歉了,各位。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