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ody、Nobody、Nobody和Nobody与穿白西装的人之间的遭遇

摘自1953年朝鲜战争期间一名美国大兵在战场上发现的日记。

1945年3月10日

我今天又见到他了。他坐在城市广场废墟中的一张长凳上,看着像要去喂鸽子一样。整个德累斯顿都笼罩在一米多高的灰烬与烟尘中,而他的西装仍然像是用最纯净的雪雕出来的一样。再加上周围的瓦砾堆中焦黑的尸体,很难不把这看作是一种讽刺。

他试图用他那扭曲的方式与我交谈。问我天气怎么样,讲了些关于炸弹雨的无聊笑话。他的冷漠暴露出了另一件事。经验。他以前见过这种屠杀。彼此彼此吧,我觉得。

但他很快就放弃了这一举措。警告我,说我的时间不多了,他很快就要被迫采取行动了。我要么给他让个道,要么让他的工作更加轻松一点,叫他现在就给我来一枪。

不用多说,我溜了。

我厌倦了他的游戏。多年来,我的名字一直被诅咒,只有他是唯一不变的。他从一个城市跟到另一个城市,从粪坑跟到被炸烂的城堡。他知道。我不知道他知道些什么,但也许他知道某些关于我的苦难的事。也许是个志趣相投的人。或者完全是个别的什么东西。他那说话的方式,那变化多端的面容……他很可能是个盟军间谍,误以为我是来跟踪他的。

要是我再见他一次,我就要去接近他。我的鲁格1已经上好油了,要是他不是朋友而是敌人的话,我就处理掉他。天知道他是不是第一个因警告我而死的人。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还要继续写这些。为了保持有几点理智的表现,也许吧。我已经变得面目全非,能让普通人感到害怕。虽然我以前也不是什么标准的人。战争能毁掉人的思想,而我需要整理一下我的思绪。这里和其他地方一样好。

明天我就要离开德累斯顿这个废墟了。我必须在红军逼近之前尽快赶到柏林。历史需要我不受干扰地扮演好我自己的角色。我会把我与穿白西装那人的进一步互动记录下来,要是真有互动的话。

向前迈进

  • 处理掉某位美国军官的尸体——剥掉衣服、扔进乱葬岗,尸体太多了,多来一个没人能注意到。
  • 逃离德累斯顿
  • 试着找点食物。想念比利时……
  • 弄清楚他的西装怎么能一直这么白
  • 抵达柏林——或许可以搭个国防增援军的车?

摘自1989年于亚特兰大某桥下发现的一本被遗弃的文件夹里的笔记本。

70年5月2日

天啊,我讨厌俄亥俄。

狗屎州。我走遍了整个国家,从来没见过有像这里一样平淡无聊到令人作呕的地方。美洲的温水。

至少这里有华夫饼。真是救命稻草。

最后还是搭了一辆从印第安纳波利斯来的卡车司机的车。他要去克利夫兰,所以我就在高速路边下车,然后走完了剩下的路。我还想搭另外一辆车去肯特,但很显然俄亥俄的人都互相讨厌,所以没有人停下来。操蛋。

我一路走到了离市区几英里远的地方。大农场,我觉得我还能依靠点农村的热情来填饱肚子。

所以,在我从篱笆上的洞里挤进去,抓起些菜之后,我犯了个很典型的白痴错误。我放松了警惕。

霰弹枪差了几英寸没打中我。我真是个白痴,我惊慌失措地扔掉了一穗玉米。我几秒后才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他妈的白西装在那里。

他把整套衣服都穿好了。白色长袍、尖顶头巾、红色十字章。但那就是他,就算他化成灰我都能认出来。

我擒住了他,我们摔在泥地里。他扔下了霰弹枪,而我抢过了它并轰出了另一发子弹。没看到有没有打中他,也没有呆等着他出现。

我不知道哪种情况更糟——是他又在这里打败我又知道我在那里停下来,还是他从圣路易斯一路跟着我而我却没有发现。现在得加倍小心了。

我现在在一个破汽车旅馆里,用了现金支付。希望是安全的。路上有家餐馆,醒来之后得去吃点华夫饼。

真他妈讨厌俄亥俄。

待办
弄点吃的
顺路去肯特州立大学
一切都陷入困境的时候一定要在场
别被那狗屎白西装他妈的射死了!!!

摘自2010年于迪士尼魔幻王国中的某个垃圾桶寻获的日记。

亲爱的日记本,

今天是13号星期五!还有2007年6月。我忘了13号确实是星期五了,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担心。

我现在在佛罗里达。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我从来没这么干过。出去逛逛,然后搞清楚我去那里干什么就好了。

还会更糟糕!没有大人是件好事。没有人会对你大吼大叫或是跟你说该做什么。但我希望能有个人说说话。写作是件好事但却又跟跟人聊天不一样。但这不像我的作风哈哈

我今天又看到那个人了。他有些奇怪。他让我想起了……我?我不知道这真的很奇怪。就像我在那里见过他哪有。而且他是个坏消息。我是说,我早就知道他是个坏消息。他跟着我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

这次他和我说话了,很新奇。他的声音也很熟悉。就像你在某个节目里看到个演员而你知道你之前在另一个节目里面见过他一样。,但是这个情况不一样,你不知道是哪里见到过的。就是说你应该知道,但确实不知道。

但他还跟我说了些事情。我不知道,我没听清楚。喵的我就想找个最快的方式离开那里。但他提到过有什么非营利组织在找我,一个基金会还是什么的。这至少解释了面包车的存在。他还说过我们有“历史”(不造这是什么意思)但他愿意等待这样他就没必要去“伤害一个小女孩”。

然后我踢了小腿一脚然后跑了!

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再见到他,我希望不能。他让我毛骨悚然。

🦋 议程 🦋
♥ 找点东西吃——之前看到过个华夫饼屋!
♥ 继续往奥兰多去
♥ 溜进迪士尼,想去骑一下飞溅山(可能是雷电山?)
♥ 再踢一脚那个白西装的小腿
♥ 搞清楚什么!!!!


2077.02.05


天啊。

我很高兴我的基金会通行证还能用。大家都忘记了我的存在,我觉得他们也忘了我的凭证的存在。小小祝福一下。

不过说真的,这太令人不安了。我还以为我只是太执着于那家伙而已,他只是个怀恨在心的超罪犯或是别的而已。这更操蛋了。

这些来自其他的没有人的文件——这家伙从,啥,二战开始就一直在跟踪我们?所以这家伙已经一百多岁了。在现在就简单了,但在那时候……这家伙不正常。

不过他似乎已经换了一套着装。扔掉了三件套,换了一身新的战甲服。所以我觉得现在需要的不仅仅是要一脚踢到这个傻逼的小腿上这么简单了。

但是还有个漏洞。我翻遍了这些文件,没一个是能够说明这家伙为什么盯上我们的。我得搞清楚他想要什么。然后我得搞清楚他要什么。然后我也许就能弄到点筹码,最终弄清楚到底是什么鬼回事。

哈,看着我。“我们”。我猜这证实了——我是新的没有人。我真他妈好运,对吧?不过我想这也是一个优势吧。我是基金会唯一一个对我一无所知的……我想这让我们共处一条船。

任务

  • 继续挖掘SCiPnet的历史记录。肯定还有更多跟这家伙有关的信息。查查与没有人相关的特工行动报告。
  • 弄清楚Tommy被分配到哪里。低优先级,但……能知道最好。
  • 安排交通运输,我的直觉告诉我,我昨天得去一趟新波特兰。可能是其他人一直提到过的那种感觉。
  • 写篇更好一点的日记。要不是前辈的提议,我早就死了……不管是谁来顶替我都会惹上麻烦。
  • 弄点东西吃。在东京随便扔只死猫都能撞上拉面摊。需要点东西来提醒我回家了。也许是华夫饼。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