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易失性记忆

Vincent Anderson又重新能活动身体时,他发现自己正坐在被放逐者之图书馆幽静的壁龛中一个带软垫的靠背椅上。抬头望去,高大的一排排书架中挤满了各式各样的书本,卷轴,光碟,磁带,与巨著。知识的具象化给了这个地方一种神秘的感觉。呛鼻的灰尘与纸张形成了烟雾悬在空中。

Anderson环顾着他的四周,看到了在附近默默等待的PSHUD 34号与其他的游隼们,塑料做成的双眼一动不动的看着站起身并向它们走来的半机械人。他一边小心翼翼地向它们走去,一边注意到了仿生人们领子上的麦克斯韦宗别针。

“蛇之手现在开始准备对付麦克斯韦宗了?”Anderson问。

“你不需要成为蛇之手的一员来帮我们发起袭击,”嘶哑的声音回答道。

Anderson转过身。一位身着深色西服的男人在黑影中注视着他。他有着悉心修剪的棕色发丝,左半边身体穿插蔓延着白色的芳纶纤维布料。就像仿生人们一样,他领子上也佩戴着一个麦克斯韦宗别针。

“认得我吗?”男人问,对着自己比划比划。

Anderson停了停。从自己的记忆中不断寻找着,机械眼前闪过一张张画面,最终停在了一个失去一只手,一条腿,和一只眼睛的男孩身上,他的母亲遭遇了一场车祸。

Aaron Howell……”

男人微笑着点点头。

“你的鬼魂们出来作祟了,Anderson先生,”Aaron咯咯笑了笑,“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Anderson摇摇头。

“不管你想让我制造什么,修理什么,或者改善什么,只会以悲剧结尾。你尤其应该知道的,Aaron。”

Anderson顿了顿。

“顺便,我对在你身上发生的事非常抱歉。我们——”

“我不是唯一一个需要你道歉的人,”Aaron打断了他,“请你转过身,看看你背后的那些灵魂。”

Anderson转身看着聚在一起的仿生人。在他转身时,更多从书架中,壁龛中,与它们自身的影子之中随即出现。它们的数量不断上涨着,直到他再也数不清为止。一个个挤在狭小的走道中,几乎化成了黑色芳纶纤维与白色塑料的海洋。

“你知道你矛隼系列在麦克斯韦宗中有多么畅销吧。嗯,麦克斯韦宗则是在猎隼与游隼中非常流行。你无法提供给它们的和平与安乐,它们能在这里与教会里找到。”

“对此我真的很高兴,”Anderson回答,始终无法把视线从眼前的人群中移开,“但是你究竟想表达什么?”

“你知道当他们为人的部分死亡后,这些灵魂会去向那里吗,”Aaron沙哑的声音在Anderson的耳畔呢喃着,“我不能让这些WAN的诚挚信者流落到单色炼狱之中。我想让你发明一个可以被放到森林里的设备,让这些灵魂把自身化为数据,并在最后能回到WAN。”

“你这到底让我怎么去做?”Anderson问,“你说的可是巨大数据的合适蜕变——”

“所以你作为一个身处在多重宇宙中最大的知识汇集处的天才不是一件好事吗。”

Anderson皱起眉。

“如果我拒绝的话?”

“那你就只能在两个牢笼之间选择了。你是无法离开图书馆的,Anderson先生,”Aaron狡黠一笑,“如果你尝试回到波特兰的话会被UIU捉到。如果你尝试回到现世去的话会被狱卒捉到,前提是如果MC&D的代表不会先除掉你。我听说他们对出卖他们的人可不太温柔。”

Anderson冷笑。

“被放逐者之图书馆作为牢笼还是真舒适啊,傻逼。反正我也没有多长时间了。”

“那如果是另个一个理由的话呢。”Aaron耸耸肩,“你觉得你身体死亡后你会怎么样?你会像它们一样,在那片森林结束。如果你有另一条出路,或者如果可以平息你辜负的几千个亡灵的怒火,岂不是很好?”

Anderson脸上的冷笑消失了。他又看了看眼前的仿生人们,然后闭上双眼。

“如果我帮你的话……你会不会帮我?”

Aaron Howell伸出手。

“我保证。”


Jessie Merlo特工坐在她的办公室里,用手捂着含着食物大笑着的嘴。隔过一张脏乱的满是文件,笔记,与一台标配基金会电脑的办公桌,坐在她对面的是一位正在窃笑着的低矮男人。他穿着白色外套,脖子上带着一个被齐肩黑发挡住一部分的听诊器。左肩上的标志说明他是基金会医学分部的一位医师。

“都不用说,”Desmond Rhodes博士顿了顿,抑制着自己的笑声,“从那以后我们需要更多的棉球了。”

年轻的夫妻俩又笑了一会,享受着繁忙的工作中仅有的一点时光,共进午餐。笑声直到门口响起敲门声后才停了下来。

“门开着,”Jessie说,回到了泰然自若的神情。

一位较为年长的女人走了进来,身着西装,戴着棕黑色框眼镜。她的头发被整齐地盘起,棕色发丝中时不时能看到一抹抹灰。

Jessie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Desmond立刻从椅子上坐起身。

“主管,”他用更加正式的语气问好。

“Rhodes博士,”Sasha Merlo说着,唇边扬起一抹愉快的笑容,“我可以跟你夫人聊一会吗?”

医师点点头,然后一字不说地离开了房间。当办公室里只剩她们两人时,Sasha把注意力转向房间内。在后墙上挂着的是再熟悉不过,但现在却逐渐在记忆里淡化的机动特遣队Gamma-13的徽标,被桌椅稍稍挡住。

“我喜欢你对这个地方的安排布局,”Sasha接着说,拿起一个相框,里面装着的是她女儿与女婿一次旅行时的照片。两人对着相机微笑着,前者把她的胳膊搭在后者的肩膀上。Sasha笑着把相框放回原地,然后指向附近的蓝色电子表,“你还有我的老挂表。”

“Shaw说如果我把它摘下来的话她会杀了我。”Jessie微笑着说,“我倒是感觉它真的很丑。”

Sasha假装惊讶地用手捂住嘴,然后笑着摇摇头。

“不管怎样,你有什么要告诉我的吗?他在哪里?”

“所有的证据都表明他还在图书馆里。”Jessie叹了口气,“我们大概可以永远把他围在那里面,但如果不知道他下一步的行动的话,他有可能会再次占据上风。还有,我不觉得我们能抓到——”

“了结。”

Jessie停了停。

“你说什么?”

“O5评议会命令我们把SCP-3860了结掉,”Sasha回答,“Vince最多只有六个月的时间了,上头决定是时候把他解决掉了。过不了多久你就会接到正式命令。”

Jessie点了点头。“我明白了。你看起来很遗憾?”

“如果知道这是我们最终的选择,我们很早以前就可以这么做了。很多特工为了抓住Anderson都失了性命。这个决定贬低了他们的牺牲。”

两人陷入沉默。Jessie默默看着她的母亲沉浸在思绪之中。终于,年轻的特工打破了寂静。

“你比任何人都对Anderson有经验。你知不知道他接下来会做什么?”

“如果要我猜的话,他会去找Phineas。Vincent从来不会有头无尾。他就快要没时间了。”

“那他就必须从图书馆里出来并到Site-64去。这样的话他能避免经过三波特兰吗?”

“我他妈怎么知道。”Sasha自己想着叹了口气。过了一会她的脸上露出了微笑,“但我可能认识一个人……”


Anderson疲惫地揉揉自己的人造双眼,仔细的阅读着关于数据蜕变理论的技术笔记与书籍。他的附近堆满了一摞设计图与揉成一团的纸张,铸成了一座把他围在桌子前的一座堡垒。终于,他叹了口气,坐在椅子上转来转去。

“我应该现在就杀了我自己,”他喃喃道。

“你不能说这种话,Vince。”

Anderson抬头看去,一位穿着精心定制的西装的强壮男人站在旁边。黑白相间的发丝整齐地梳在脑后,散发着呛鼻的古龙水气味。男人微笑着走向书桌,将公文包放在Anderson的桌上。

“Isaac Dillard。”Anderson简短地点点头,“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Howell先生找到了Medea去问怎样做才能帮你完成这个东西,因为你停滞了这么长时间,”Isaac回答。他递给Anderson一个画着熟悉的火焰徽标的老旧手稿。“我欠她一次恩情,所以就来帮她了,然后我们发现了这个。”

Anderson的嘴边浮起一丝悲伤的笑容。

“Medea也来了吗?”

Isaac摇了摇头。

“伙计,Jason是因为你才死的。可以说她想跟你保持一段“可敬的距离”吧。她过的还挺好。她和——”Isaac想了一阵子才想到了这个名字,“Myra什么什么——她现在有自己的公司了。凤凰控制理论公司。”

“很高兴有人接了我的班。”Anderson又叹了口气,“还有那个——”

“打扰一下?”

Anderson和Isaac转向话声的来源。一位衣衫褴褛,穿着大衣戴着墨镜的老人向壁龛里看来。乱糟糟的胡须粘在他的脸上。“图书管理员说你这里有尼鲍尔分析性奇术手册,我在想可不可以——”

老人停了下来。Isaac与Anderson在死一般的寂静里盯着他。

老人屈服地举起戴着手套的双手。

“我还是过一会再来吧,”他说着并很快的离开了,消失在里一排书架背后。

Anderson将注意力转会到Isaac身上,而眼前的商人已经开始打包公文包了。

“你可不可以帮我给Medea或者还跟她有联系的猎隼捎个信?”

Isaac摇了摇头。

“Howell特别强调你不能与外界有联系,我不想与激进的麦克斯韦宗的人干架。作为我雇主的客人,他们实在是太宝贵了。”

“你真是个贪婪的混蛋,知道吗?”Anderson皱起眉。

“是吗?但它能让我帮人赚大钱呢。”Isaac耸了耸肩,“这也是为什么你和Phineas雇佣了我,记得吗?祝你一帆风顺,Vince。”

Anderson闭上了双眼,Isaac离开了。当他再睁开眼睛时,他瞄了一眼桌上新的手稿。

“我现在可以借那本书了吗?”老人又向他看来,问道。


“不得不说,我很惊讶,”Jessie Merlo说,“我没想到会在几周内就能听到你的报告,本来想着估计得几个月呢。”

在她桌前站着的是一位衣衫褴褛的老人。他的胡须最近被修理得整整齐齐。他耸耸肩,递给Jessie一个闪盘。

“不管你信不信,如果你知道去哪里找的话,找一个图书馆里的人并不是很难。再者一说,就算在图书馆里,Anderson也算不上不起眼。”

“好吧。”Jessie微笑道,“所以他的计划是什么?”

“我其实真的不知道。不管是什么,真是他妈的深奥。麦克斯韦宗里的一个人在逼他去完成什么东西。这种东西可以把机中幽灵转换成WAN里的数据。这不是我的专长。尽管如此,现在你有了五天多的音频和视频记录,都在这个闪盘里。让你的解读队来研究一定是足够用了。”

老人向门口走去。

“我先走了。告诉你妈现在我正式还了我在Jericho的事情里欠她的债。”他打开门后顿了顿,狡猾地笑着转头看去,“哦对了,我保证如果还有谁打扰我的退休生活,我一定把他们烤焦。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男人消失在了楼道里,顺途路过了一头雾水的Desmond。医师转头看了看,然后走进办公室把两盒外卖放在办公桌上。

“那是——”Desmond半掩着嘴问他的夫人。

Navarro?是啊,”Jessie回答,看着电脑屏幕,把闪盘插进电脑中,“抱歉,但这次午饭可能要比较短了,亲爱的。我们有线索了。”

医师叹了口气点点头,“没问题。”他把一盒外卖推向她。

“可是空着肚子怎么能对付机器人啊。我知道的。我是个医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