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谓完美

餐桌旁,她开始蜕变,
她迅速褶皱,将自己压缩地又胖又圆。
在一层淡红色的血脉将她覆盖之前,
它们自己便披上了金光闪耀的鳞片。
我捧起翡翠色的蛋,轻快地叩击于其上一点,
来告诉她我在这儿,让她安心些。
她的父亲轻声笑道:“别担心,她在里面没问题的。
她的母亲也经历了这一切。所以放心,请只管看着她的脸。”
他的妻子轻声附和,蜷起她的尾巴放在他身边。
我抱着她的蛋卵
不知道是否应该
将它放回地面。
“为什么如此紧张?让她失望,她不会去任何地方。
等到明天,她将完成这场蜕变。
我将蛋放回座椅,
继续品尝,
属于我的缺陷的味道。



第二天,她便诞生于餐桌边。
蛋壳开裂接着不复存在,
被一只镶金馔玉的蜻蜓,
粉碎成无数微小的碎片。
拥抱着她,她看上去是那么心满意足,
而我则欣赏着她身体上的纹路。
我在她耳畔低声吟唱,
告诉她我从未离开。
她扭过头望着我的脸,
人与亚人,彼此相连
我吻住她的唇,细细品味她的一切。
复杂的口器,灵巧的腿肢。
轻盈的骨骼,细长的触角。
深邃的双瞳,高耸的翅膀。
那是一种,
只在我梦中出现过的完美



现在只剩下我和她,人与亚人的空间,
在她那具远超我理解能力的酮体中,
所看到的,想到的是什么呢?
在她的大脑中,那人类情感的位置,
最后一丝未能进化的瑕疵,
也在我之上。
这让我如何不去爱她?
我知道她注定要超越我。
但现在,我们分享着她那具比从前还要美丽的躯体的,
每一个缝隙。
柔软,潮湿,温暖的胸部,
翅膀散发出成熟的气味。
一个用以感知的思维,
一副代表梦想的灵魂,
一具准备实现的躯体,
一条繁星之中的命运。



她沿着来时之路离开了我
一瞬间便改写了我的一切
我吃了她,拿走了她的荚。
她的思维所在。
她的情感所在。
她从前的瑕疵所在。
为什么,
为什么我吃掉了她,
我曾幻想着什么,
而毁掉了她的?
她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吗?
这是一场噩梦吗?
这个毁灭的冲动。
这个恐怖的缺陷。
我怎么才能拯救她?
在荚中和她在一起,
连接她的思维,
上传到她的世界中。
她能够品位到我想要的一切。



繁星,高台,大海。
只有我们。她那有缺陷的躯体。我们共享的那具躯体。
我能对她说些什么。
我该怎么挽救她的梦想。
她知晓,
她看向我,
她的眼中有一片海洋,
她的心中有烈日在燃烧。
她知晓,
她还爱着我。
这是一个梦境吗?
通过这场噩梦,
否定着我的缺陷,
我所创造的噩梦。
她仍爱着我。
她从未有过缺陷。
她一直完美。
她一直朝着繁星的方向。
这是她的梦境。
所以这是我的梦境。
她可以拥有我的躯体,
蜕变,然后去寻找繁星。
我待在这荚中。
繁星,高台,大海。



有时她前来拜访。
跟我讲星星的故事,
跟我讲我我曾经拥有过,而现在已经蜕变过的躯体的事情,
以及她所到达过的星星。
她所到达过的星星。
听起来很美。
我看着虚拟的海洋,
看着不真实的星星,
好奇着这场梦境将出现什么,
我们可能在一起吗。
但是,
她很开心。
星星对她敞开大门。
这是一场梦境。
这是我的完美。

| 中心页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