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哪里还有卖面条的?就是那种用小麦粉做的长条煮在汤里面做出来的东西
评分: +119+x

我喜欢吃面。

很喜欢。

重庆小面、热干面、老北京杂酱面、陕西羊肉臊子面、刀削面、牛肉拉面、阳春面,以及我家乡的说不出什么名头的各种面。

都很好吃。

中午准备吃面了,拿出昨天买好的湿面,洗掉碱水,看面的情况也可以不洗。

然后开始煮汤底。先加入清水,把洗过几遍的鸡块倒进去,不想最后汤太油的话可以事先把皮或者脂肪扯掉。

加料酒加姜片加枸杞加香菇。枸杞香菇都是提前泡好的。

加完之后开大火煮,把血沫煮出来,撇掉。转小火,盖上盖慢慢地炖。

大概要等上一个多小时。这个时候厨房里面的香味已经很浓了,挥都挥不开。先往汤里面加点盐调一下味道,再搁点胡椒粉。实在口味重的话可以再加点鸡精或者味精。加完之后尝一点,别尝太多。

我的习惯是面不另外煮,直接加在汤底里煮好,所以这里就直接把面条下下去。2~3分钟就好了,可以一起盛出来了。盛出来之后在面上撒一把葱花。

然后就可以吃了,先喝点汤开开胃口,再嗦面。鸡汤面本身偏清淡,吃完之后胃不会不舒服。一个多小时鸡肉是炖不烂的,会比较有嚼劲。

而我最喜欢吃和最先吃的还是鸡翅膀,不多不少的脂肪配合上多汁又嫩的肉,总是能让人三两分钟就解决掉一只。

当然,鸡腿肉也不差,先吃哪个取决于我先找到哪个。

喝干最后一点汤,这碗面就算完成它的使命了。我就往后一仰,抱着手机和吃的溜圆的肚子开始休息。



%E5%90%83%E9%9D%A2%E7%89%88%E8%BE%B9.png



所以这就是我在中午,站在厨房里看着袋子里装着的颗粒饱满的大米发呆的原因。

我确信我没找错地方,因为旁边放着菜场老板娘送我的小葱。

我想了一下,解开塞在一边的塑料袋,工业制作的挂面也凑合。完整的塑料袋里面装着同样颗粒饱满的大米,外面准确无误的印着XX挂面。我翻过去看了一下配料表,上面写着: 大米 (以及一些食品添加剂)。

我把他们都放了回去,上网搜了一下百科。上面写着:
面,起源于中国,有约2000年的食用历史。面,又名泡饭,是一种用各种食材制成的汤煮熟大米而成的食物。

我放下手机,又沉默了一会,决定今天不在家里面做饭吃了,今天是2月11号,应该出去吃一顿好好犒劳一下辛苦的自己。

外面天气很好,橙红色的天空被些许云朵点缀着,异常晴朗。

快中午了,外面的车辆还是络绎不绝。

他们可能都已经不知道面原来是什么了。

就像我之前问父母天空怎么变成红色了,他们回答我“天空一直都是红色的呀”一样。

那次之后我被送进了精神病院,后来我发现,只要你说的话和大部分人一样你就可以出来了,不管你说的是不是实话。他们好像都不记得世界以前的样子了。仿佛有一双大手掠过地面,知道那些的人都消失了,只有我留在原地。

胡思乱想着,神使鬼差地,我又拐进了常去吃的那家面馆。老板娘一如既往地在厨房里忙碌,几个师傅在后面颠着勺。

老板娘身旁放着几个客人还没拿走的碗,里面浓香的汤泡着颗粒饱满、色泽光亮的米饭。

我想了一下,指着其中一碗对她说:“给我来一碗这个。”

“今天换口味了?好,那就一碗番茄鸡蛋面…”

“这不是面。“

“啊,什么?”

“我说这个不是面。给我来一碗。别说它叫番茄鸡蛋面,不然不给钱。“

“啊?“她很疑惑,但是没接着说什么,转头开始忙活了。

我找了个地方坐下,中午的时候这家店生意总是很好,我不得不和别人拼一张桌子。手机已经解锁了,但是我的注意力全在面馆的菜单上。

番茄鸡蛋面…不,泡饭。

腰花鳝丝泡饭…猪肝泡饭…鸡汤泡饭…

和以前一样。

过了很久我才拿到我的…番茄鸡蛋…泡饭。
它很香。软烂的番茄承托着鹅黄的炒蛋,藏在汤底下的是吸饱汤汁、香甜软糯的米饭。面上有一把翠绿的小葱。
老板娘知道我喜欢小葱,我之前跟她说过很多次多加点小葱。

我一口都没吃,坐在面馆里直到所有人都走光,直到老板娘空下来开始收拾桌子。

收拾到我这桌的时候,她停了下来,看着我面前一口没动过的泡饭,向我问道:“怎么了?今天身体不舒服?还是面不合你口味?“

我向她笑了笑:“是,身体有点不舒服,面挺好吃的。“

付了钱,我在老板娘担忧的目光里离开了面馆,开始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游荡。

胃很争气地没有喊饿,我也就没有再去找别的地方吃面。

我也许不能吃面了。也许没地方吃面了。

我怕吃到不是面的面。



%E5%90%83%E9%9D%A2%E7%89%88%E8%BE%B9.png



“所以怎么说?收容完成了吗?“

“是。花了很大代价,今天才正式进入扫尾。我看看啊……《关于以谷物或豆类为原材料,通称为‘面’的食品造成CK级现实重构可能性的评估以及收容措施建议》……里面有提到这个现象的原因……不过我看不懂就是了。这种指导性文章已经出来了,说明基金会基本已经解决了问题,开始扫尾了。等等给我们的任务就应该分配下来了。”

“嘶,我记得我们这个站点的伪装好像是面食制品工厂来着。”

“靠,不会出问题吧,我这就安排人去把广告牌撤掉。”



%E5%90%83%E9%9D%A2%E7%89%88%E8%BE%B9.png



我不知道游荡了多久,但我知道我看到了一个广告牌,上面是一碗插着筷子的,长条状的面。广告牌的下面是一座工厂。我的胃立刻不争气地叫了出来,拖拽着我向工厂走去。

“先生真的不好意思,面真的就是大米做的啊……我真的不知道您说的那个长条是什么东西……”

前台的女生满脸通红,急得不行地在向我解释面是什么。

没一会就有一个人快步走了过来,手上拿着一个看起来是照相机的东西。“先生您好。”他向我说道。

我转头看向他,他手里的照相机在同一刻发出了闪光。

我眯起眼睛挡住了光芒,静静地看着那个男人。

掩饰不住的惊愕涂满了他的脸,他刚想说些什么,我就打断了他。

“我不管什么蓝色天空也不管什么年是不是你们搞没的,给我来碗面,不要泡饭!”

然后我就被一群全副武装的人按倒了。

他们把我关进了一个小房间,其他我都没怎么注意,但是我知道他们肯定有面。

“那么,Blender,你的档案我们已经看过了,档案上说你曾经被送往精神病院治疗,病因是‘认知错位’和‘精神分裂’?”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见过蓝色的天空,过过春节,也知道人类之前可没有四只手。看起来你们也都知道。你们想问什么我都会说的,现在,可以给我一碗面吗?”

他们对视了一眼,向我亮出了由两个同心圆和三个箭头组成的标志。



%E5%90%83%E9%9D%A2%E7%89%88%E8%BE%B9.png



“好的,特工Blender,您的体检已经结束了。您可以在个人终端上查看体检报告,祝您周末愉快。”

从我冲进那个工厂之后已经过了很久的时间,我知道了什么是scp基金会,知道了什么是帷幕,也知道了我当时冲进去的举动有多危险。

但是这么多次体检之后我免疫记忆删除的体质还是没有得到解释。

不过,无所谓了。我吃的上面了。

但是其他人呢?我们收容了那么多东西,挽救了世界那么多次。可是常态,还是我们熟知的常态吗?

“特工Blender,准备出发,这是你的第一个任务,不要太紧张了,我在站点门口等你。”

“好,等我吃完这碗面。”

起码这次,我要让别人也吃的上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