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万·维克多
评分: +15+x

1级安全权限被授予那些工作接近收容下的异常物品或个体,但不直接、间接或在信息上接触它们的人员。1级安全权限通常授予那些有收容能力或必须处理敏感信息的设施内的文书、后勤或清洁岗位上的人员。

——安保许可等级

诺万·维克多是一个Site-CN-24的1级文书,在基金会的代码部工作。

“听起来高大上,实际上矮矬穷”是维克多在这工作五年来对这个部门最准确的“临床腔”剖析。代码部基本上是持有0级和1级权限文书们的集合地,他们要做的事只有一件:把研究员们写的文档从基础的代码块块变成漂漂亮亮的格式全新的报告文学杰作。

基金会的代码部有两个分支,一个分部是像诺万这样的文档部,另一个分部是故事部。文档代码部的同事们因为经常要处理研究员写的SCP文档,也不方便做信息隔离,所以通常都有1级的安保权限。故事部则不同。故事部专门收集博士和研究员们的趣闻轶事,所以如果故事部所收集的故事没有很多有关项目的细节,他们通常连1级权限都拿不到。但诺万还是很羡慕故事部。故事部的工作更需要技巧更熟练的人来做,虽然会有长篇的交互性文档代码使得故事部全体加班不睡觉,但他们所经手的故事大部分没有任何代码,扫一遍就可以发布了。文档部所面对的大多是死板的代码,不需要很大的变通。“项目编号”和“等级”。如果在段落开头就一定是加了粗的,这是文档部颠扑不破的一条工作真理。

于是,我们的诺万从家里开车到了超级中国邮政Super China Post,刷了刷自己的卡,走进了掩盖着的Site-CN-24。

诺万找到自己的工位,坐在了他那嘎吱嘎吱响的破木椅子上,打开工位上陈旧的终端,敲着比他年纪更大的IBM Model M键盘,开始了他一天的工作。

趁着他专心工作,笔者有意列出一下他工作时最不喜欢的文档代码。

错字连篇的。受过点高等教育的诺万最不喜欢看到的就是错别字连篇的文档。虽说他想改过来,但代码部有明文规定:不允许对代码做一丝一毫的改动,违者直接开除处理。开除倒是小事,重新找一份糊口的工作即可,但据故事部的人和他看过的一些文档所说,基金会非常保密,不仅接触那堆项目后有些要,就连离职也要进行记忆删除。全部门上下都不知道记忆删除怎么运作,也许,是把人接上一台大机器,在脑子的数据库里找到再删除一个个字节?那一旦操作人员手滑,那我脑子不就废了吗?怀着对未知的恐惧,全部门上下兢兢业业,没有一个敢违纪。工作效率倒是快了不少,诺万想。

数据不全的。有时,会有一些好不符合常理的数据出现在这堆“临床腔”天天挂在嘴边的人的报告里。什么鬼蜥蜴那么难杀?这是代码部前辈,现部长总是挂在嘴边的一句话。遇上这种无厘头的数据,诺万一般会按照规章,把他们更换成[数据删除]这样四个有魔力的大字。至于[数据丢失],[已编辑]之类的错误,都是研究员自己添加上的。

“被编辑的数据只是无厘头而已,别害怕。”

他还记得他刚入职时面对各种各样的[错误]非常担心,这时,部长走了过来,对他说了上面那句话。诺万深呼吸一口气,把这句话记在了脑子里。


午饭时间,唯一一个各种不同权限的人能混在一起交流的平台。但大部分人不愿意这样做,原因很简单,这样做将会被降职,降薪,开除。

诺万打完自己的饭,走向座位区。说来也奇怪,虽然没有明确划分,但是各个部门的人通常会坐在一起且尽量避免和其他部交流,就连同是一个部的故事部和文档部也一样。

“诶,你知道吗,咱们基金会最高掌权有十三个人!个个身份可神秘了,难怪有些故事专门YY和他们的爱情故事,毕竟,谁不喜欢神秘帅气的男女友呢?”也许是故事看多了,故事部的员工八卦心好像比别人都强些。诺万走过故事部的小圈子,偷听到这些。

“哎呀,最高掌权的明明是什,什么管理员,别瞎扯了。”

“嘘,旁边有其他部的。”他们还是知道规章制度的。

径直走向文档部的小圈子。也许是和文档交流多了,文档部的同事们一个个非常冷,就连笑话都会被冷却成冷笑话。

“呐,这有个新笑话:A跑过来:“055丢了!”得到了不同的反馈:

“你是怎么知道055丢了的?”这是逆模因部;
“055是什么?”这是一般研究员;
“无端散布恐慌降低工作效率,责任在你!”这是——”

“伦理道德委员会!”大家异口同声。

“这也太冷了哈迪。”

“对啊。”

吃完了饭,正是慵懒的午后。阳光透过窗户上超级中国邮政的Logo,把三个箭头投影到工位旁边的咖啡机上,仿佛在催人午睡。醒一醒,下午该要工作的,诺万在心里反复强调,但困意依然冲上头来,没办法,打杯咖啡吧。

听说研究员们拥有多功能的饮料机,虽没有异常那个那么多种类,但还是有手冲的咖啡,更有芬达,百事,农夫山泉……诺万拿着咖啡机里面冲出的速溶咖啡,不禁羡慕起来。


W7_0002.jpg

家,温馨的家

一天的工作结束,诺万开着自己破破烂烂的大众旧款桑塔纳,到了家。吃过晚饭,用一些白色谎言搪塞妻子询问工作的问题,逗逗家里学习上进的女儿,就该睡觉了。

躺在床上,家里的顶梁柱很快进入了睡眠,梦里没有拧人脖子的雕像,没有锁链囚禁的怪物,没有破碎概念的黑暗,睡得真香啊!

诺万·维克多和Nobody真的没有关系。他曾从故事部听过在文档下留下自己注解的Nobody,觉得他是个厉害人物,但自己只是个1级权限的文书而已,又谈何厉害人物呢?
















[[span style="color:white"]]你为家里顶起一片天,为文档做出最后的润色。
@@@@
@@@@
@@@@
@@@@
所以,晚安,我们的英雄,No-one Wikidot。——Nobody[[/span]]

[[span style="color:white"]]等等,现在是不是没人转换代码了?啊哦。[[/span]]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