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11,K号会议室,1982年7月12日上午8:58

好的,各位,大家——咳咳?好的,大家请坐。今天,欢迎各位参加机动特遣队Sigma-3的第一次见面会。那么,新的Sigma-3。我们现在还没有代号,不过这点不太重要。可以一会儿再讨论。

所以,正如你们在会前读物中所了解到的那样——那本,呃,五百页的闲书——这支特遣队成立于那个未收容的异常,图书馆,里发生的事件之后。机动特遣队Sigma-3,由来自Rho-2和Beta-18的资源组建,目的是收容它。嗯,说入侵可能更恰当。然——

请讲,Dr. Yi?

不,文档是正确的。事件发生的过程我们只是略知一二。基金会记录文件,与事件相关的非异常探测器读数,乃至那些亲历者的记忆,都互相矛盾,关于时间和地点都说法不一。

尽管如此,大约70%的文件都指出行动是在去年7月份,跨度为三周的时间窗口里进行的,队伍进入地点是亚特兰大都市地区发现的几个通路。所以我们基本可以确定时间和地点。目前,我们认为这种异常与图书馆的性质以及Sigma-3,Beta-18和Rho-2进入一个名为“档案馆”的区域有关。但都是推测。

无论如何,你肯定已经看过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是,呃,怎么说呢,一团乱麻。这个异常——它有一套泛用自我防御机制,而且显然生效了。我们预想中会受到一些阻碍,但应该都来自于那些老对头。

结果,唉,Rho-2全军覆没。

Beta-18只有二人从通路里逃了出来。Sigma-3好点,五人。

如果你们中有第一批Sigma-3的人——能否举个手,然后我们——没有人?好吧,挺合理的。换成我我也不想举。

无论如何,我们不认为被列为MIA的人已经遇难,他们应该是被转化为了图书馆的仆役。所以还不太糟,我想。

什么?不,我们没什么方法把他们救回来,至少暂时是这样。他们现在没事,大概吧。

从那时起,基金会和D级人员所有通过已知通路的进入,都会导致人员立即被图书馆抓获,可能用作仆役,要么走进一个充斥着火焰或腐蚀性气体的位面,再不就是其他讨厌的东西。所以我们停止了对通路的探索,至少在当下。

问题在于,白皮书,呃,Kamelov的备忘录——关于图书馆是“已上膛武器”的说法——这并没有错。图书馆对常态构成威胁。它是恐怖组织的基地。它已经成为几个巨大的破坏性异常事件的起源点。我们需要处理它。

但我们之前的尝试——躲在树丛后面暗中观察,从不涉及自身或招惹是非?这没有用。你只读到五百页我们的惨败记录。简直了,你们中有些人对此还有亲身体会。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来到这里。O5议会的多数票已经决定Sigma-3要改变其工作重心。我们现在要对异常现象进行实际调查。这意味着与蓝型——巫师,呃,萨满,法师打交道。不要谈什么“驱魔降邪1”的屁话了。更深层次的事件掩盖合作——

Smithson特工?是的,确实如此。但基金会的使命不是严格的非黑即白。总的来说,我们不会以保护普通人的名义去做那些可怕的事。所以这算是一个小小的妥协吧。

可以这样想: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像CI2一样。呃,秘密消息提供者的意思。

无论如何,霍博肯那些用意念移动肥皂的笨蛋总要比试图召唤旧神的死亡崇拜团体安全的多。过去,我们一直很幸运,总能在把危险扼杀在萌芽状态。但那些千钧一发的时刻实在太多,太多了。

但是,我们的想法是,如果我们能够设法,渗透到团体内部,像他们所说的,“地下异常”,我们就可以更早的知晓有关信息。我们能赢得时间上的空余量,在危机诞生时得到警醒。我们没法收容图书馆,但我们可以使其影响无效化,或者至少是破坏性的方面。那些暴力恐怖分子,危险或醒目的异常情况,黑暗的神灵等等。如果代价是放玩肥皂的家伙自由,我反正没意见。

请说,Perez?哦,呃,不。还没有。由于显而易见的原因,处于基金会关押下的蛇之手成员——他们可能并不怎么愿意联系他们的战友。目前,我们正在考虑对一些不太危险的异常个体提供一种减刑措施,这些个体可以为我们提供与下级人员的联系。

什么?对,不,我知道。“减刑”这个说法可能不太准确。也许更像是“我们会让门开着,如果你碰巧离开了,那么我们会睁一只眼闭一只—— ”

所有人,淡定点!安静!老天啊,好吗?我知道这是一个转变,但说真的。我们没有释放任何危险的东西出来,好吧。我们谈论的只是些摆弄肥皂的家伙。

低级蓝型,有时是来自其他世界的流浪者。对这些人我们不做研究,我们只是锁定他们,因为我们觉得那是我们的职责。他们不对世界常态的维持造成任何威胁,只是有时会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错误的地点。

我知道收容东西是咱们的拿手好戏,但这种收容一切的心态有时并不是最有用的。这些人给我们提供了途径,我们则给他们第二次选择的机会。

请,Johnston特工?

“一起高唱Kumbaya3?” 讲真?很好。我一定把你的提议跟上面反映。他们肯定会考虑。

我的意思是,我们会和那帮怪人合作。甚至可能是蛇之手的人。但这并不是说我们将要开始一场神奇的魔法之旅或是类似的什么。就像我说的,我们不能再使用通路了,但他们还能进。我们现在在尝试的,是混到异常社区里。把它想成秘密潜伏,好吗?

怎么啦,Lee?你想,噢,你要发言——啊!很好,不错的问题。 

有几个原因,这取决于你来自哪里。你们中的一些人是因为你的,呃第一手的图书馆知识而被选中的,不管好歹。而那些前Sigma-3里的人——当它还是“驱魔降邪”时——可能拥有基金会中关于蛇之手的最丰富的行动经验。不直接适用,但依旧有潜在价值。

至于其他人呢?就像我说的那样。你们中的一些人接受过研究,渗透等等技能的培训。

是的,Perez?什么?不!兄弟,没有!

让我在这里澄清一下:在“将自己与异常社区融为一体”和“成为该死的巫师”之间有一条醒目的,巨大的鸿沟。天生会施法的人就是怪胎——有时候是有用的怪胎,但仍然是怪胎。基金会锁定它们,或者,如果我们发现它有用,可能会释放它们并将它们用作联络人。我们并没有雇用它们,至少在主观上。

至于其他的物品,仪式和所有的一切?普通人能做到的事情?这是可以接受的,如果你需要以此来掩盖身份的话。但我们不会为了好玩而自己去尝试。把它留给蛇之手和GOC。我们能很快的深度融入进去。你不需要接触魔法。

还有问题吗?

看,我知道这很重要。但是这样想:那种不安的感觉?在一个你甚至不知道它存在的世界流浪?这就是加入基金会时,你感受到的——或者至少是,感受到的。

我们依旧在为人类工作。仍然在保护世界。只是脑子要灵活一点。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