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的味道

播磨权十郞正烦恼不已。从师父那得到免许皆传的资格后,虽然终于拥有了自己的店铺,却也为如何招揽顾客深感苦恼。开店之初,不少客人因为觉得新奇来店光顾。可一段时间后,顾客就变得越来越少。这是当然的。残酷的饮食店业界之战不是只靠一时流行就能存活下去这么简单。会落到这个地步也是没有办法。

“敌情考察…!”

一切方法都已想尽。光凭自己一人感觉已无计可施。搞清楚其他店铺是以何种方法收获客人,然后学习引进吧。现在没有从长计议的时间。顾客再少一点就是闭店危机。那样也就没脸面对师父了。

“师父…我一定会开一家比您更成功的店给您看!”

想起了那时所说的话。绝不能食言。为了已经逝去的师父,无论用什么手段都要重振旗鼓。然后誓必要成为世界第一店。于是,我来到了附近的一家西餐厅。据说这是在部分群体中有着超高人气的高级饭店。和我那大众向的店完全相反,但正是这样才能获得启发。我“咕嘟”一声咽了口唾沫,推开店门。

“欢迎光临,等您多时了。”

身穿燕尾服的侍者恭恭敬敬地低头行礼。虽然有点被这幅景象震撼到,我还是在他的引领下入了座。从豪华的内部装潢上可以看出我的店铺与之有多大差距。不行,在这种地方害怕的话要怎么办啊。不是想成为世界第一店吗?我自言自语道。必须在这里一鼓作气把菜点好。

“那、那个,菜单在哪?”

我结结巴巴地说。

“今天的菜单只有本店推荐套餐哦。”

侍者微笑着说道。

“这、这样啊。那这个就行。”

因为太害羞不小心说了奇怪的话。“这个就行”算什么啊。侍者倒是一幅完全不在意的样子退到了后面。不愧是高级饭店,考虑真是周到。这种细节也必须学习一下,我如此想道。当今时代,胜负并不只由味道决定。

不久,侍者推来了一辆摆着餐盖的餐车。这种东西在电视剧里见过呢,就在我呆呆地思考时,侍者将餐盖放在了我的面前。

“让您久等了。这是今天的第一道菜——”

是什么呢。心脏因期待怦怦直跳。

“鸡蛋寿司。”

哈?

面前的银器中确实可见有两贯鸡蛋寿司摆着。我揉了揉眼睛。似乎并不是幻觉。

“那个,这是?”

“今天的特别菜单哦。”

“这、这样啊。”

我被惊呆了。这个,真的能吃吗。到底该不该吃下去?请指点我吧师父…。

“客人?您怎么了?”

我回过神来。对了,师父已经不在了。接下来是我一个人的战斗。

我要…把这个寿司,吃掉…!

我拿起一贯鸡蛋寿司。双手颤抖着。虽然是过去常常挂在嘴边的的东西,但有寿司样的寿司已经好几年没尝过了。自从成为师父的弟子,别说是吃普通寿司,就连提起都是禁忌。过去的创伤悄然复苏。呼吸好像要停止一般。紧张的感觉涌遍全身。放入口中的瞬间,我将寿司一口气吞下。接着另一贯也被我一口吞了下去。…吃下去了。虽然几乎没有尝到味道,但我吃下去了!成功了!我胜利了!

“接下来是比目鱼寿司。”

可恶啊!


已不知吃了多少贯寿司。连一口吞下的力气都已用尽。下盘寿司端出的瞬间,大概就是我的命运完结之时。拜托了,就这么结束吧。

“海胆军舰卷。”

…完了。师父,我到此为止了。您的弟子奋战到了最后一刻。我马上就会到那边去的,至少请您免去责骂吧。我将军舰卷恭恭敬敬地送入口中,细细咀嚼。

…这味道是。

“您想起来了吗?”

小时候,我家有在特别的日子里做寿司的习惯。其中海胆寿司是最特殊的,只有那一天的主角才可以吃。生日、七五三1,甚至圣诞节,我总与寿司一同度过。师父…不,老爹,是从何时开始痴迷于那种东西的呢?不知什么时候起,他变了。不仅不再在乎家人,而且愿意为提升店面的评价做任何事情。他说着“Ins晒照”这样的话,做起珍珠奶茶寿司之类的东西。虽然最初老爹的变化让我讶异不已,可为了能得到老爹的认可,为了让一家人能再次围坐在寿司旁,我一心一意追随着老爹。看到这样的我们,老妈心力交瘁,最终与世长辞。呐,老爹,我是不是做错了啊。那个时候,我是不是不该追随老爹,反而应该说服你呢。后悔的想法充满心间。

“侍者先生。”

“太好了,您似乎想起来了呢。”

“是的,感谢您让我尝到怀念的味道。这样,我也终于可以继续前进了。”

“承蒙褒奖,不胜惶恐。”

“话说回来,能将寿司做到令我也能想起过去的地步,您也…和我一样吧?”

“是的,我也略微有所涉猎。”

侍者忽地做了个握制寿司的手势。

“那么给您呈上压轴的料理。”

压轴?到底是什么呢。都到这个份上了。一定是什么好东西吧。

“让您久等了。那么这就是压轴的——”




































“拉面。”

这侍者…是闇寿司的人吗!?气场变得与之前截然不同。

“那位极其优秀的闇寿司玩家,竟突然提出要回归原来的家庭,我便冒昧地将他亲手解决了。”

“难道说,你是寿司暗黑卿2…?就是你把老爹给…!”

“就是这样…虽然很想这么说,但你母亲没有告诉过你吗?”

“告诉什么?”

“…我才是你真正的父亲。”

“胡…胡扯…。明明是老爹将我养育成人……”

“你会到这家店来全都是因为我的安排。既然如今的你已经能操纵光之寿司,那理应也能看到我的想法。”

“不对!不对!”

“光之寿司与暗之寿司,如今两方都登峰造极的你是无敌的。来,和我一起支配业界吧。”

“我拒绝!我的老爹只有师父一人!”

“跟我走吧。这是你的宿命。”

“师父!就是现在,请助我一臂之力吧!唔噢噢噢噢噢!”

激烈的战斗拉开了序幕。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