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仍在此地
评分: +28+x

无边无际的敌人,人体,断臂,鲜血,哀嚎。

“你知道的,我并不清楚你们的教义是什么。某种程度上说,我也没什么兴趣。”

Eule将打空的弹匣拆下,换上了一个压满了特制子弹的弹鼓。

“但你还是站在这里了,不是吗?至少我们的目标是一样的。毕竟你我,都是医生。”

齿轮声响起,容貌略显苍老的男人举起了右臂。原本右手的位置不知何时变成了一支枪管的形状。

“这倒也是。你来指挥,这些家伙你们比较熟悉。”

一颗子弹被顶进枪膛。

“乐意至极。前方50米,火力压制。”

男人手臂上的线圈开始充能。

扭曲的“人形”仍在向前挪动。

守住这里。


滚轮声响起。残破的零件散落在地上。

男孩面无表情的穿过通道。身上写有“MTF”字样的黑衣人从他的身边挤过。至于被黑衣人送回来的人,他们的身上带着惨不忍睹的伤痕。一具一半被齿轮覆盖的身体被送至男孩的面前。男孩的右眼——是一只义眼——闪着红色的光。

“战争还没有结束,你会重返战场。”

齿轮重新开始了律动。本来还躺在平车上的身体动了起来,跳下了平车,跟随着黑衣人们跑向前线。

Hannah博士站在建筑物的屋顶,俯瞰着战场。在她的旁边,一位神父打扮的长者正警惕地注视着战场。

“唯有暗香来,已经在路上了。中国分部大部分能动用的机动特遣队正在向这里集结。只是……太多了,Jirai,奇术师,“妖怪”,幼年神。我们真的撑得住吗?在他们到达之前?”

几架战斗机划过天空。

“海洋生物接近战场了。幼年神的问题,已经不用特别在乎了。只要底比斯来了,就没有问题了。但我们得等到那个时候。也许,我也得上去了。我们手头能用的机动特遣队,再算上在现场的教会成员和研究员,只有两位数的战斗员了。初期防疫能在10分钟内赶到,但愿他们来得及。”

绝境?


曳光弹在空中画着弧线。爆炸,枪炮,飞溅的鲜血。灼热的弹壳被抛出,落在地上,带着未散尽的烟。

特遣队员们冲上去,咆哮着,将枪膛中的子弹打进敌人的要害,将刺刀刺进敌人的头颅。

果冻鱼将匕首插进幼年神的体内,拨动匕首上的按钮。纳米级别的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射进幼年神的组织中。一击得手,果冻鱼迅速脱离。一颗5.8毫米的子弹将果冻鱼身后的“妖怪”的头颅击碎。

“谢了,Eule。五月,还能打吗?”

“问题不大。”

冲击波将一部分的敌人撕碎,甩向四周。基金会的战舰开始用火力支援摇摇欲坠的防线。

黎明。


“说句实在话,你是怎么看待我们的行为的。”

略显苍老的男人用右手上的电磁炮扫射已经显得稀疏的“妖怪”们。

“我只能说,作为一个中国人,我感谢你们在那场战争中对我们的帮助。其他的,抱歉,我无法评价。”

Eule将最后一个弹匣插上步枪。

“他们啊……不就是今天这群鬼魅嘛……七十多年了,我们都没有变化啊……”

男人似乎陷入了沉思。

“你我有各自的信条。我只希望,未来的我们,最起码不会在战场上遇到。”

在最后一个敌人倒地的时候,Eule喃喃道。


“所以,基金会已经知道我们的存在了?”

“不,他们不知道。就算知道了,他们也只会把我们也只是一群医生而已。只要我们不从普通人里寻找改造对象。”

“何以见得?”

“首先,对于暂时威胁不到他们,甚至对他们有用的人,不会赶尽杀绝。其次嘛,我相信咱的同行的信誉。”


Dr.Ji睁开了眼睛。她做了一个很可怕的梦。梦中,她看见了一群又一群的敌人,在于机动特遣队还有……破碎之神教派的教徒们,捉对厮杀。走进站点,她看见了一如往常的Eule,他拿着一个煎饼果子啃得正欢。看起来一切正常嘛,她想着。拿出钢笔,她打算开始工作。

Hannah博士的脸突然出现在了站点的屏幕上。

“Site-CN-06站点请注意,破碎之神教派向基金会发出了求助信号。袭击者,是那些二战的遗存异常!”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