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SCP-001:not_a_seagull的提案 - 港口上的天空

项目编号:SCP-001

项目等级:Keter

作者:not_a_seagullnot_a_seagull

“The sky above the port had1 the color of television, tuned to a dead channel”
“港口上空的天色,如同没有信号的电视屏幕一般。”

SCP解密的大家好,这里是Brewsterion。今天,我想处理一下不算太久前的144小时连写竞赛冠军,not_a_seagull的SCP-001提案,港口上的天空。如果你们有人对TSATPWTCOTTTADC2熟悉,你会认出这是我们最喜欢的半机械人的一部分,但它也是《神经漫游者》3书中的一句话,就是本文开始的那句引言。

关于此作品的一点背景信息:144小时连写竞赛是一场持续6天的比赛,分为3个阶段。你需要在每个阶段的第一天围绕主题写一篇参赛作品并发布。因此,你只有24小时的写作时间。第三天的主题是“皆是大梦一场”,而这篇就是seagull当天的投稿。当我们进入此文时记住这一点。

刚一进入文章,一个红色的大标题就映入我们的眼帘,它表示此文是为技术性地收容某一异常,因此不遵循标准格式。好吧,很cool。这是一篇001,这算是意料之中的。让我们看看收容措施里有没有格式错乱。

特殊收容措施

若天空在无预先刺激或征兆的情况下开始发生变色,所有基金会站点将立即进入7级警报。Site-05与-06的人员将进入8级警报,并开始评估收容SCP-001的新方法。

所以如果天空变色,Site-05和Site-06的人员应进入高度警戒状态,并开始研究收容SCP-001的新方式。似乎变色是001突破收容的一部分。

Site-05已围绕阿尔法点建立。程序001-ENTRY被用以收容SCP-001-1。在距离SCP-001-1至少五米远处安置一包含文件032的显示屏,配以阅读此文件的播音器。若SCP-001-1直径扩大到2米或以上,阅读速度将加快。此系统通过直连缆线接通Stie-06的基金会SCiPNET数据库,并配备多个备用发电机以保证系统全天运作。

他们通过给它阅读这篇文件032来收容这个东西,并且为确保阅读不会停止做足了准备。这也告诉我们,无论001是什么,它都能通过膨胀改变大小,并且如果叙述对其有影响,那么我们可以推断001有感知力,可能会感知到情绪。在收容措施右侧有一张图,是001突破期间阿尔法点上空的样子。

这是噪点的颜色。

那句引语开始讲得通了。让我们看描述。

描述

SCP-001是一正在进行中的ZK级“现实崩溃”情景。

哦操。

一个ZK级场景正是它听起来的那样,是基金会所知最糟糕的K级:一切现实的毁灭。不是他们的宇宙,而是现实的本质结构被摧毁。仅有的另一个与此类似的事物是SCP-2470,但这个看起来更糟糕。否则,那极有可能是这个001。

通过对多个子异常的操控可防止SCP-001发生。

嗯,这令人心安。基金会已经找到了利用组成001的异常来阻止001的方法。

已知唯一的SCP-001可观测征象是天空变色;确信若SCP-001进行到发生其他征象的地步,其将不可逆转。

现在那句引言的真实含义揭幕了。每当001开始生效时,天空会变成引言所说的那样:没有信号的电视屏幕4。在这种情况下,这就是一个死去的现实。

SCP-001-1是一漂浮在巴比伦废墟以南五公里处的一座洞穴—“阿尔法点”内部的物体。 SCP-001-1外观形似一绝对光滑的球体,纹理与模糊的电视噪点类似。测量工具表明SCP-001-1当前直径1.25米。跨过SCP-001-1边界的固体与液体将被完全替代为氩气,产生原地消失的假象。

001-1是一个大型球体,有着——你猜什么颜色——电视噪点的颜色,漂浮在巴比伦废墟以南一点的一座洞穴内部。所有试图穿过它的东西都变成了气体并消散。不过,我们尚不知道它是如何膨胀的。

SCP-001-2是一能在阿尔法点内看到的实体。SCP-001-2的显现是随机的;目击者报告称,看到SCP-001-2“穿过洞壁”。据视觉目击者的描述,SCP-001-2为人形,体格高大,只可透过SCP-001-1看到它。不同的人对SCP-001-2的描述不同;常见的特征包括消瘦的身材、长长的四肢和突出的面部特征。SCP-001-2做出靠在洞壁上的姿势。一般看到它做出中性的表情,但偶尔其表情会变为不适或欢乐。

别在意,这是我们的答案。无论001-2是什么,它都不完全在我们的现实中。所以它使用001-1作为聆听设备,或者至少是一种观察我们的现实里在发生什么的方式。

经历史先例确认,通过SCP-001-1“取悦”SCP-001-2,能防止SCP-001发生。

现在阅读的部分合乎情理了。你给001-1读东西,001-2听到它,结果是001就不会发生。耶。但等等,文档里有很多我们还没看。

历史

确信阿尔法点及其内容物可追溯至史前时期。巴比伦文本记载曾有一群智者团会定期造访SCP-001-1,名为“黑白教团”,他们拒绝靠近任何表现出读写能力的人。

智者们很害怕。他们不知道001是什么,但他们不想冒险让它变得更糟,所以他们让所有能读或写的人远离它。或许他们知道一旦人们开始读东西给它听会发生什么。怎么做到的,我们不知道。

该团体因波斯阿契美尼德王朝兴起而停止活动,后者开始以琐罗亚斯德教僧团收容SCP-001-1。对SCP-001-1仅有极少记载留存;已发现的记录都宣称关于SCP-001-1及其意义的信息均为口传。

但是智者们并没有原地坚持足够长的时间以使我们能得到答案。一群僧侣接管并开始给它讲口头故事。001-2习惯了这种故事讲述,而我们知道如果不给它读故事会发生什么。

当前对SCP-001-1和SCP-001-2最实质性的记载可追溯至希腊哲学家Xera,此人曾前往阿契美尼德帝国探险并发现了阿尔法点。在亚历山大大帝征服阿契美尼德帝国期间,他对Xera的记录产生了兴趣,接替阿契美尼德继续对SCP-001-1的收容。

这里表现了一种模式;所有找到001-1和-2的人都意识到他们需要让它保持满意。就是这样,不是被收容。是被满足。它享受这些故事,从中感到愉悦。但一旦它失去这种愉悦,它就会变得不高兴。现在事情开始讲得通了。

克罗诺斯之卫最终被一等位的伊斯兰组织“巴别恶魔阻遏结社”替代。这是首个对SCP-001-1展开实质性研究的组织,也是他们第一个将SCP-001和SCP-001-1准确联系起来。

伊斯兰席卷该地区并从希腊人手中接过它,他们做了一般的中世纪穆斯林所会做的事:像书呆子一样研究它。这些家伙第一个将天空与001联系起来,在此之前所有人都只是看着这个漂浮的球体和半真实的恶魔。

随后是一些由巴别恶魔阻遏结社撰写的记录,包含一些非常有说服力的信息。大魔是001-2,魔球是001-1。

诵读作品: 守卫者Muhammad ibn Buya'aa为大魔专门写著的一首诗。

结果: 大魔抽搐超过寻常,直至朗诵结束。魔球开始扩大直至对大魔朗诵《贵族系谱》为止。

这有点问题。001-2不想听到专为它写的东西,但我们不知道为什么。

诵读作品: 无,持续10天

结果: 观察到魔球扩大,大魔开始抽搐。最后,营地上方的天空明显变成暗红色,直至再次诵读《鲁拜集》。

正如我们已经知道的,如果不给001-2读任何东西,它会变得非常沮丧。显然,在天空变色后,给它读东西的确重置了这一进程,因此可以放心。

诵读作品: 《鲁拜集》

结果: 大魔比以往诵读《鲁拜集》时更猛烈的抽搐。相信古兰经可能不再对大魔有效。

这个不会引起愉悦。

001-2不喜欢重复。如果你读了太多同样的故事,它不再会被取悦,这意味着它不高兴。而我们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诵读作品: 《一千零一夜》

结果: 大魔停止抽搐。可能需要新文本来阻止更多现象发生。

这正证实了必须给001-2阅读多个故事才能持续取悦它。所以现在,我们有一个通过一个魔球聆听我们现实的故事的恶魔,并且如果它不高兴了,我们的现实会变得除了雪花屏空无一物。但我们还没完。毕竟,这是一个001。不仅限于此。

事故001-EXAL

001不得不在某个时间点出现在基金会面前,这场事故导致ORIA在控制它后又卖掉它。

于2018-5-65,ORIA人员依照对SCP-001-1的常规收容朗读了书籍Tafsir al-Ahlam al-kabir,或《圆梦大全》。 然而,SCP-001-2被观察到开始快速抽搐尖叫。 SCP-001-1直径从50.3厘米扩张到3.2米。

此事件后不久,SCP-001开始恶化。世界范围的天空开始变为类似SCP-001-1纹理的黑/白色。此外,现实扭曲现象在世界范围内发生,造成地理变形、危险异常物体显现以及多起自然灾害。此事件以ORIA人员对SCP-001-1朗读了数量未知的未读书目告终,这使得SCP-001-2停止抽动,SCP-001也恢复到事故前状态。然而,此事故造成的损害被认定为需要一次SCP-2000启动。

这是……新的。一本关于梦的书使001-2变得非常、非常生气,天空变成了噪点。现实崩溃得如此严重,以至于他们不得不使用2000来修复事故造成的损害,并不得不拿出他们保存的所有书籍来平息001-2。此后,他们确定基金会知道怎么做得更好,并决定将001移交。

但是还没完。

事故001-EXAL期间,ORIA设备接收到不知何处而来的狄瓦语声音。这里有一个到SCP-140的交叉链接,和一份声音所说话语的文字转写稿:

已经过了一些[空间/时间]。

[未知:gaera]已过。它[已经是/曾经是]有趣的,是[时间/空间]离开了。

你不能永远[停留/扎根/驻守]你自己。

[未知: gaera]已过。你[必须/将]苏醒。

不,你已[进入/再进入]酣睡太久。醒来。

[王/王子/受爱戴者],是时候醒来了。

在[未知:gaera]中很有趣,但你不能那[里面/扎根]到[永远/无尽]。这是[快乐的/如死人一般],但你必须醒来。

醒来,[王/王子/受爱戴者]。我们想念你。

你注意到了吗?

醒来

你回想起竞赛第三天的主题了吗?

这里提及的某个未知词语gaera,以及将其包含在最后一行的内容,使一切清晰了起来。001-2不在我们的现实外。它在编造我们的现实。

我们都是它的梦。它聆听我们的故事,被它所创造的小生命所取悦,而当我们不这样做时,它确定我们不值得,除非我们另行证明。读一本关于梦的书会使001-2开始清醒,它家里的一个朋友会试着弄醒它。

我们承担不起醒来的代价。

附录

附录开头说他们需要读给001-2的书越来越疯狂,阅读的书的质量也在走低。他们向所有2级人员开放文档,以便他们提供想法。

提案: 使用人工智能构造体自动生成新故事供应给SCP-001-2。

状态:[ 批准 ]

结果: TSATPWTCOTTTADC.aic模拟希腊文学生成10000卷故事。然而,在向SCP-001-1朗读第一篇故事时,它开始以超出可接受的程度抽搐,直至向其朗读合适文本为止。不再向SCP-001-1提供电脑生成作品。

又一次对TSAT的提及,和对引语的提及。这项计划让电脑生成模拟希腊文学的书籍。但当读这些书时,001-2变得非常生气。它需要由真人撰写的故事,由它梦中的一个存在写就,而不是走捷径。

提案: 向SCP-001-1朗读SCP-███以内的主列表文档。

状态: [ 批准 ]

理由: 因SCP-001-2近期的收容突破,批准该方法。

结果: 观察到SCP-001-2停止抽搐,表现出完全镇定,似乎在露出笑容。此外,SCP-███在被连续朗读14次后才让SCP-001-2恢复到常规活动。

这是一个巨大的进展。不仅SCP文章对001-2有效,它似乎还很享受它们。这里很可能有一个永久安全的机会。

提案: 将SCP-001文件替代为多个“001提案”,令其比常规SCP文件具有更宏大的内涵。

状态: [ 批准 ]

结果: 偶尔朗读001文件后,观察到SCP-001-2表现出超乎寻常的镇定。此前对针对性定制文学的报复行为在此不再发生。

现在我们开始meta起来。衔尾蛇、工厂等具有宏大叙事的001提案对001-2来说简直完美,多种可能的答案甚至能使它更愉快。不知怎的,它不喜欢专为自己写的东西这一部分在这里不适用,好像它没有意识到。

提案: 将SCP序列号扩大到SCP-999以上,将多个未编号SCP分类到这些栏位中。

状态:[ 批准 ]

提案: 考虑到目前2957个SCP主列表文件的差异性,以随机顺序对SCP-001-1反复朗读这些文件。

状态: [ 批准 ]

结果: 此策略成功维系约3年,多次重复可行。然而在2022-9-306, SCP-001-2又开始了剧烈抽搐,需要较新文件来镇定之。

现在真实的meta开始了。每篇SCP都被读给了001-2,效果比之前的文学作品好得多。

提案: 将部分老旧SCP主列表文件重写为更夸张和故事化的版本。

状态: [ 暂且批准 ]

备注: 为此实体的目的蓄意夸大我们的文件其实有些越界,但目前,还必须这样做。然而,我们仍然需要一条更好的办法。我要召集委员会。我们需要在此划上句号了。

如果你曾想知道为什么一些文章讲述了故事,这就是原因。这些文章讲述了更好的故事,但这冒着影响基金会效能的风险。

提案: 创造一份描述SCP-001的文件,以递归实现“永不完结”效果。对SCP-001-2的作品“偏好”表现进行精神分析后,发现其对关于自己的作品略有自恋和偏见,之前涉及此想法的策略也曾保持长时间有效。该文件将被归档为“技术性”文件。

状态: [ 批准 ]

结果: 启动程序001-ENTRY。[数据删除]

他们决定制作一份关于001的文件,该文件将永远持续以无限取悦它,因为它喜欢阅读关于自身的内容。这便是从头以来的收容程序。

但等一下。这下面还有另一个折叠,要求5/技术性权限。让我们来看看。

项目编号: SCP-001

项目等级: Keter

什么鬼?这只是这篇文档……又来一遍……

滚动到底部,又有另一个折叠,又显示一遍文档。它持续,持续,永远持续下去。永远。

你明白了吗?我们,此刻正在读它的人们,就是SCP-001-2。我们不停地打开最后一个折叠,试图找出[数据删除]下面的东西,和可能隐藏在这篇文章中的其他秘密。至少,如果此处你不是,你也将成为它。

not_a_seagull的SCP-001提案至此结束,它是一篇关于梦以及梦中人如何保持做梦者一直睡着的故事。感谢你的阅读,今夜好梦。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