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 题
评分: +31+x

我注意到那个特工是因为收容间的门大开着。我不记得那个房间里收容了什么,但是总之不是什么安全的玩意。特工向我打招呼,并报告说有一个Keter级项目刚刚突破了收容。

“Keter?”

我难以置信地盯着面前的特工。“我为什么没有收到通知?”

特工说这个项目和我的研究领域没有关系,叫我不要担心。说话间他走到窗户边坐下了。这个收容间里有一把木制的椅子,令人感觉非常疑惑。毕竟人形项目应该被收容在特殊的收容间中,而不是人形的项目又没有理由需要椅子。我只能假设这个收容间里的项目有着奇怪的特性,导致椅子是必须的。特工向我确认我的名字和安全权限。我这才意识到我早就应该做同样的事情。

“我是3级研究员。”我回答。“你怎么知道?”

“你不记得我了吗?”特工问。“我们一个月前刚刚见过面,也是在这里。”

我努力回忆,但是我甚至不记得自己一个月前来过这个站点没有。也许发生了什么糟糕的事情,导致我关于某些特定人员的记忆不得不被删除了。可是面前的这位特工完好无损,令我有点不敢相信。可能是因为其他原因才记忆删除的吧。

“不记得了。”我摇头。“对不起。”

特工没有反应。沉默良久,他说:没事,大家都记不住我。你要不陪我再聊聊?最近大家都忙,我好久没跟别人聊过天了。

“对不起。”我说。“我还有工作,没有大问题我就先走了。”

好吧。特工摊摊手。那您走吧。

走到门口,我突然想起来要问一句特工的身份,以免下次见面再认不出来。我猛地转过头,发现特工一个人坐在椅子上目光呆滞地望着窗外。我大声询问特工他是谁。他看起来孤零零的,我有点不忍离开。

“我是SCP-055。”特工回答。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