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如常
评分: +17+x

枪声平息了,但三级研究员丁鑫宇认为这只是代表着另一波保卫部队被突破收容的异常全灭了而已。
"不管怎样,停的很是时候。"
他掏出手机,在衬衫袖子上擦了擦血,按下了联系人一栏最上面的号码。
嘀,嘀,嘀
"喂,小宇啊?还在上班吧,打给你老爹什么事啊?"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声音,一如往常。还有麻雀牌在桌面滚动的声音。
"啊,对,上班呢……爹,你在干啥子?"一时他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在弥留之际打给老爹。
"还能干啥子,搓麻将嘛。有话快说,老李头喊我上桌哩。"
"没啥子……"
"没啥子?没啥子你上班打电话,遇到啥事啊?别支支吾吾的!"
真的没啥……就是你儿子肚子上有个二十公分大小的口子。
"真没啥……就是……想家了。"临时想了个理由,他的眼泪却不争气地流了下来(大部分是因为忍耐疼痛)
"多大点事,大老爷们儿的,想家就请个假回来看看呗,爹娘又不在乎你那点赡养费。就这周末,请个假回来看看。"
爹,这次回不去,真的回不去了。
"行……"
"那就行吧,挂了,长途贵着呢。"
嘟……嘟
丁鑫宇看了看自己腹部那个可怕的伤口——这个谎永远圆不了了。


疼痛让Zuem意识到自己还活着。
"也活不了多久了"他想。他被装甲外骨骼的断裂处固定在地上,血已经在身下积成了一个小泊。他每次困难的呼吸都带着一些血沫。他抬头望望。
尸横遍野。
大部分尸体是GOC的特工的,敌人的尸体则少的可怜。
敌人正在"确认战果",他们那带倒钩的前肢刺入一具具尸体或即将成为尸体的"尸体",有些发出惨叫,有些则没有。
Zuem看到身边有一个马上能用得上的装置,就伸手够了过来,激活之后按在了腹部。
他的动作引起了一名敌人的注意。那名敌人猛冲过来,将利刃般的前肢刺入Zuem的左胸。
正中心脏,倒钩完全破坏了结构,Zuem只剩下3秒的意识
他用这3秒读出了腹部那个正发出短促嘀嘀声的装置上写的标识语
"此面向敌,傻子"


人生的最后一刻,Lauzsk脑中浮现了如下一句话:"总部推荐的五谷轮回之物炸弹真的不应该应急时用。"然后他就与一团血肉一起炸的连渣都不剩。


殴打专员Alemslas正与两条虎鲨苦战,两条鲨鱼一条失去了一片背鳍,另一条则吻部严重变形,而Alemslas付出的代价则是血肉模糊的左臂。
但右臂的动力装甲还算完好。
他布满裂痕的护目镜上有这样一行显示
蓄能中——78%
两条凶兽正在稍远处筹划着下一次攻击。
他在等待。
那条失去背鳍的凶兽先向他发动了新一次攻击,咬住了他的左臂,同时另一条也游上前来。
就是现在!
他用力一挣,失去左臂的转向力使他正对那两条凶兽,
而早已准备好的右臂打出了迅猛而又准确的一击。
"一拳双鲨。"他这么想着,满足地沉向海底。


联邦探员Klaus被尸群逼入了死路,而他正耐心的随着手中沙鹰的每一次开火而计数:1148,1149,1150…
到现在他仍旧保持着百分之百的命中率,尽管他已经开火了…1203次,哦,现在是1204次。
他不相信那些拿UIU当笑话的人能够做到这个。
1221,1222,1223…
好吧,也许,大概,他们中的一些的确能够做到。
1240,1241,1242,1243…
不管怎样,什么都不用去想,尽管瞄准,开火,计数,再瞄准,开火,再计数。每次开火都能命中躲都不躲的一名敌人,打爆它的头或者别的什么东西…
1288,1289,1290…
真的是一件很爽的事。
1293,1294,1295。
这次不用瞄准了。
"到死命中率都是百分之百,哈哈。"他用左手向前方的尸群比了个中指,接着用右手扣下了扳机。
1296。砰!


整理了一下心情,Visca教授推开了讲厅的门…可容纳200名学生的讲厅中只坐着三个人。而正常情况下在C.C提起Visca教授的课,学生们第一反应不是评价课程如何,而是立即向你询问哪里可以报名选课。
不过现在是非正常情况。
窗外那片吞噬一切的紫色风暴越来越近了。
"同学们,今天情况特殊,就不点名了……感谢你们能来听我的课。"
"上课!"


Nobody留下一张字条:没有人将会记住没有人存在过。Nobody will remember Nobody was real.


被放逐者之图书馆的图书管理员Klαηtǐɒt看着燃起黑色火焰的书架,轻轻摇了摇头,继续下着自己的棋。
"Ròóκ,Σ.Ⅴ,将死。"
黑色的火焰已经爬上了他拖地的衣摆。
"生死如常。"他轻叹道。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