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神枪手

两天之前

"你要那个套装?"狗问道,"你确定?"

"Adams需要它,"Clef回答,"尤其是联盟开始加紧努力的时候。"

Kain Pathos Crow教授发出愤怒的低吼,他抬起前爪拍下控制台上的一个按钮,最终完成的蛋行者折叠入它的储存装置中并升上了斜坡。"你应该让她离开特遣队,"他气愤地说,"她没准备好。"

"她会准备好的,Crow,"Clef说,"而且她将会是基金会有史以来有价值的人之一,这是我的预感。"

"我不能因为你的一个预感就把我最重要的创作置于毁灭的危险之中,"Crow教授反驳道,"我花了几个月……几年……"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Clef打断了他的话,"但Adams能做到,她只是需要那个该死的套装。"

Kain Pathos Crow向他的老朋友(?)怒目而视,他操控他的小旋转平台滑过一对大水箱,那里有几个穿白大褂的研究员,他们正就一对可怕的有着长触须和发光斑点的海怪进行讨论。"Elliott!"他叫道。

"是的,Kain?"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从电脑桌后抬起头,她显然正在电脑上工作。她瞪大了眼睛,看起来十分惊愕,并推了推快要滑落鼻梁的眼镜。

"你能把那个套装给Clef博士吗?"Kain问。

"我们还没有彻底完工……"

"我们完成了,"Kain说,"不需要在上面画上所有的标志和编号,现在这样就足够了。"

"好的,"Elliott博士回答,她冲进后面的房间,很快便传出了翻找的声音。

"这不是那个跟Adams和105一起去那个愚蠢酒吧的家伙儿吗?"Clef问。

"她是逃跑的司机,"Crow教授回答,"同时也是个很好的研究员。你要把她也从我这儿带走吗?"

"没这个打算,"Clef回答,"套装会做得很好。"

"我不是这个意思。"Crow教授说,"他们答应我会重启奥林匹亚项目,这些天我还没有听到消息,出了什么事?"

"有点不耐烦了,是吧?"Clef笑了,"看,我并不怎么担心,你的女孩们很快就会回来了。"

他们的谈话因Elliott博士的回来而中断,她的一条胳膊下夹着一个银色的手提箱,另一边还有一个光滑的黑色头盔,"给你,"她气喘吁吁地说,"布料上装有柔韧的太阳能板,应该可以维持很长时间,但每隔一段时间你需要把它插进——"

"我会搞定它的,"Clef说,"谢谢。"她接过手提箱和头盔,"嘿,往好处想想,Crow。如果我错了,我们大概都会死,然后你就可以对我说,'我已经告诉过你了。'"

"只要所有的狗都上不了天堂。"Kain面无表情地回答。


第一天

"好了,Adans,"扬声器里传出了声音,"你喜欢这套衣服吗?"

"我看起来像个游戏角色,"Adams说。这套连体服装乌黑发亮:据说布料中嵌入了柔韧的光电元件。"性感的紧身衣间谍"听起来就让Adams畏缩,但这上面又有着发光的小块和深红色的装饰管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Omega-7时代一个废弃项目的遗留产物,"Clef回答,"有点复杂,但你可以把它当做一套增强战斗力的盔甲。"

"好吧。"Adams答应了一声,举起她的双手并握拳,尽管封装紧密,但这套装似乎并没有限制她的动作。"Alpha-9也会发放这个吗?"

"不,只有你,"Clef回答,"严格意义上讲,那里的一切东西都该被收容。在这种情况下,'如果Adams破坏或丢失了他们,她就要有大麻烦了。'所以,照顾他们,明白了吗?"

"是的,先生。"Adams回答,在她的敬礼当中表现出尽可能多的挖苦。

Clef轻声笑了笑,"好的,我们要开始输入感知了。戴上头盔,闭上你的眼睛,数到十。当你睁开眼睛的时候,视觉系统应该已经激活了。"

Adams滑下头盔,将它锁定。它十分舒适,就好像是专门为她所制的一样(而且几乎可以肯定它就是)。她按照Clef的指示,闭上了眼睛……

十。
九。
八。
七。
六。
五。
四。
三。
二。

"一。"

Adams睁开了眼睛。

她的眼睛后方的一些东西咔哒作响。

世界被分解成令人痛苦的颜色,光线并非进入而是深深洞穿她的眼睛,像主宰一样,Adams摇晃起来,她的视觉神经被灌注了超负荷的信息,她抓住那个毫无特色的黑色头盔的面板,奋力地挣脱它,挣脱它,挣脱——

"ADAMS,"Clef说,他的声音听起来如刺耳的喧嚣,"ADAMS,听我说,专注,集中精神,专注于我的声音。"

她又一次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试图以意志压抑砰砰直跳的心脏,"太多……太多颜色!"她喘息着,"看不见……什么也看不见……"

"Adams,听我说!输入的信息会直接进入你的视觉皮层!通过红外线中的伽马射线!你只需要慢慢渗透!"

"我不知道……怎么做……"当Adams用面板撞击混泥土地板时,她开始哭泣,眼泪进一步扭曲模糊了她的视线,这对她的现状起不到什么帮助。"不能……不能控制……"

"当然,你可以,"Clef厉声说,"不过是像从黑暗的房间走向明亮处,你的眼睛会改变以习惯突然见到的光线,你的大脑会改变处理信息的方式,你只需要给它们时间来适应。睁开你的眼睛,Adams,不要害怕,"他的声音居高临下,以一种嘲笑的口吻,"还是说你只是个愚笨的办公室女郎,就像所有人认为的那样儿?"

哦Clef,去你妈的。

Adams将她的眼睑提高了几毫米,这是她今生做过最可怕的事情,当她这么做的时候她简直想要尖叫。但她没有叫出声,她不能让那个微笑的混蛋再次见到她的弱点。

信息的爆炸……并没有减缓,倒像是她开始熟悉了疯狂倾泄着冲击她大脑的信息。她开始挑选有用的内容,过滤掉垃圾,忽视噪音而仅仅关注于那些数据。几分钟后,她能够站起来,缓慢地呼吸,使她的心跳回落到正常的频率。

她抬起头看向观察室的防弹玻璃,"Clef博士?"

一声金属的敲击,"是的,Adams?"

"请不要再侮辱办公室助理,否则我将向我们的上级报告你进行新一轮的敏感性训练。"

她听到Clef愉快地笑了起来,"明白了,Adams。"


第二天

"很好,Adams,"Clef说,"现在你大概已经知道了这头盔的第一个功能,现在是时候开始第二部分了。"

观察室的偏振滤光器被激活,窗口进入了黑暗,实验室的一面墙壁亮了起来,以灯光展示出了一片漩涡的图案。

Adams当即认出那是Berryman-Langford模因威胁独有的兰科植物与蠕虫图案,她惊讶地尖叫一声,紧紧地闭上了眼睛。

"睁开眼睛,Adams。"Clef命令。

"你他妈的疯了吗?"Adams大喊,"在我的屋子里弄出这么一个认知危害?"

"有头盔保护你不会受到它的危害,"Clef说,"睁开眼睛。"

Adams睁开了眼睛。

她没有受到墙壁上旋转的致命图案影响,更多的则是她能够认出它想要做什么,并有能力去拒绝它。墙上的图案试图命令她的心脏停止跳动,但就像有一个孩子将她的手指放在耳朵上并大声呼喊,而她能够以某种方式淹没那些声音。

"恭喜,Adams,"Clef说,"现在你是少数没有接种疫苗而在Berryman-Langford模因抹杀下存活的特工,它是什么样儿的?"

"你为什么不弄清窗户自己看一看?"

Clef咯咯笑起来,"我想我会试试看的。好吧,接下来让我们尝试一些音频危害,然后我们将在紫外线和电磁频谱的追踪下重复昨天的练习。"

"我想我很快就会应付自如,"Adams说,"虽然我认为红外线会更有用些,不是每个人都会发出紫外线或伽玛射线。"

"我有我的理由,Adams,我会在之后说明。现在,让我们继续教程……"


第三天

"好吧,Adams,"Clef说,"我认为对头盔的测试已经足够了,现在该测试战斗服了。"

他按下一个按钮,房间的另一边突然出现了一挺轻机枪并开火,子弹的力量将Adams撞倒在地,以超音速的射弹击打着她。"我懂了!"她喊道,"战斗服能防弹,让我起来!"

"它当然防弹,"Clef说,"这只是第一项测试。"

另一个舱口突然打开,墙壁上的一个炮门中探出了一挺大口径反器材步枪。

哦媽的,Adams想。

步枪开火了。

她的眼睛后方的一些东西咔哒作响。

Adans感到有一样圆形的东西冲入她的左臂,她感到一瞬间的疼痛,然后就好像仅仅是……消失了,她知道她的手臂受了伤,但她不在乎。

只是疼痛而已。

步枪的枪口调转方向,下一轮射击击中了她的额头,她的后脑勺接触地面,满眼金星乱撞。

她上方的天花板打开了。

然后一架钢琴掉下,砸在她身上。

轻机枪停止了扫射,步枪回到炮口中。寂静被混泥土地板上的热压管铜乐器发出的咔哒声打破。

伴随着琴弦折断的声音,一只拳头打穿了破碎的木板,接着是另一只,然后是头和肩膀。

"很好,"Clef说,"让我们回顾一下:战斗服能够阻止突破,虽然不能完全消减口径50的布朗宁子弹的撞击,它还将加强对边缘区域的影响,另外,这将提高你的力量和速度——"

半架破钢琴粉碎在观察室的玻璃上。

Clef发出轻笑,"我猜你已经知道这一点了,接下来……"


第四天

"那么,Adams,"Clef说,"我们来谈谈枪。"

"你还要再用枪射我?"她对钢琴之事仍很生气。

"不,今天你要进行一次射击。"

一面墙壁打开,露出一个靶场,墙壁和天花板似乎都覆盖着战舰的装甲,捕弹器是一个长而沉重的锥形装甲,约有一个足球场长。

"最前线有一把Mark-7手枪,"Clef说,"走上前并装载它。"

Adams走到最前线并拿起手枪,检查枪膛和弹夹。"这应该是件轻松的事,"她将弹夹滑了回去,"我枪法一直不错。"

"我知道,"Clef说,"但是这次训练有些不同,自动起跳枪靶可能从任何地方出现,你的目标是每轮十枪,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Adams回答,做好了射击姿势。

"开始。"

红灯亮了起来,扬声器发出嗡嗡的声音,一个白色的圆靶,大概有一个棒球大小,由一支金属手臂翻起。

Adams抬高手枪并跟踪目标,瞄准了眼前圆靶的中心,她呼出半口气,松开了扳机——

目标消失了,红灯亮起,扬声器嗡嗡作响。

"零,"Clef说,"下一个。"

"什么?等——"

另一个目标出现了,Adams拿起武器,平举——

目标消失了,红灯,嗡嗡。

"零,"Clef说,"停止思考,只管去做,你的身体接受过训练,你知道该如何运动,把思想用于集中精力寻找目标,让你的肌肉记忆去处理。"

"但——"

又一个目标弹起,Adams转身并开火,一枪,两枪,三——

目标消失了。"两枪!"Clef说,"你需要更快!"

"你疯了!"Adams抗议,"不可能更快了!"

"不,他们做不到,但你穿着一套尖端战斗服,你的能力远高于任何人类,你能做到的,加油!"

激增的怒火在她的血管中沸腾。

她的眼睛后方的一些东西咔哒作响。

她在下一个目标刚刚出现在视野中时开出了第一枪,第二枪和第三枪一样迅速,第四枪击中了目标的上边缘,所以她开第五第六枪时压低了枪口……

她在目标跌入平台之前又开了两枪。

"八枪,"Clef说,"还不错。下一个。"

"但我没有子弹了!"Adams抗议。

红灯,嗡嗡。"快点儿重装!零!"Clef说。

Adams咒骂着匆忙地从前线抓起一个弹夹,将它们全部射入了场地。


第五天

"……好,Adams,休息一下。"

"到底怎么了?"Adams清理她的武器并上好保险,然后检查了损伤,扳机松散地垂落在接收器下方,在她的指尖触动下没有产生任何阻力。

"你在螺栓完全回到原处之前扣动了扳机,"Clef回答,"这么做会损坏扳机,你的开火速度超过了武器的循环射速。"

"Mark19的循环射速是每秒950发。"Adams说。

"是的我知道。"Clef说,"你是最快的。"

Adams将枪放在桌上,"好吧,我有点吓坏了,"她说,"总之,这套衣服到底有什么用?"

长时间的停顿。"我想你应该得到说明,"Clef承认,"换好衣服去外面等我,不管怎样,现在是午餐时间。"


"所以,"Clef在野餐篮中翻找,"你想要火鸡还是牛肉?"

"火鸡,"Adams回答,"加了致幻剂。"

Clef笑了,"我只做过一次,而且那是为了教研班。"

"墙壁活了过来,我的手提袋打算吃了我,你大笑着说你是永生的神。我绝不想再重复一次那样的体验。"

"你做的比其他人都好,"Clef说,"可怜的Chang抓了张桌布。"他将两个三明治之一递给Adams,"好了,该说正事了。你知道Bowe委员会吗?"

"不太了解,它出现在我来这里之前。"

"嗯,好吧,曾何几时,基金会并不像现在这样是个国际,独立的机构,"他打开了一小铝箔包蛋黄酱,大方地涂抹在他的两片面包上,"它需要帮助,尤其是资金和人力,最终它通过一个叫Bowe将军的人得到了这一切。"

"我听说过他,"Adams说,"但我不知道更多关于他的事情。"

"嗯,Bowe将军是美*方秘密超自然研究分部的首脑,"Clef说,在他的一半三明治里夹入薯片,"冷战的顽固派,他坚信苏联是个*的帝国,不信神的怪物,纯粹的交易。他们去了GOC,可联合国对帮助美国建立秘密兵工厂不感兴趣,Bowe将军需要某个人或组织有足够的资源来满足他的要求,但得在联合国的保护范围之外。"

"我们?"Adams问。

"基金会,"Clef证实了这一点,他将西红柿从三明治中抽出来扔回了包装,"天作之合,不是吗?我们得到钱和无限供应的犯人,他们得到武器。因而我们研究,因而增加外派小组和安全部队。尤其是MTF Omega-7,一支由人形异常组成的机动特遣队。"

"……然后Omega-7失败了,"Adam说,"亚伯杀了所有人。"

"是的,Bowr需要士兵,但他得到的却是个精神病患者还有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他需要一个擅长杀戮,而且可控的人。七十六擅长杀人,但他不可能被控制;一零五听从命令,但她从不是个真正的杀手,无论他们有多么努力地试图把她变成那样。所以,有一个研究员想到了另一个办法。"

"战斗服?"Adams问。

"差不多,"Clef说,"不是把人形异常变成一个战士,而是训练一个士兵,然后给他一种异常的力量。你穿的那件战斗服就是这个项目的最终成果。"

Adams手指相搭,看着Clef撕开小包的盐和胡椒粉,把它们撒在三明治上,"那为什么所有人都知道鸢娓和亚伯,却没人听说过这套衣服呢?"她问。

"在SCP-076屠殺整个Omega-7的时候它只设计出了早期的原型,之后O5下令终止了所有异常武器化进程。"Clef把另一片面包牢牢地压了上去,开始咀嚼薯片,"直到我让Crow为你重启了他的这个旧项目,在此之前它从未完成。"

"我从未见过Kain Pathos Crow教授,"Adams沉思着说,"也许我应该咨询他如何改善衣服的设计。"

"改进?"Clef皱起眉头,"这衣服需要改进?"

"它并不舒适,对一个人来说,"Adams说,"有点麻烦,穿上或脱下要花很长时间——"

"Adams?"Clef说,"你的任务是保证SCP-105活着,准备好如果她叛变就将子弹射进她的脑袋,这是你的工作。我的工作是对付那些书呆子和官老爷,如果你想要向Crow咨询,要先经过我同意,明白了吗?"

"明白了。"Adams回答,转动她的眼球。


第六天

"好的,Adams,"Clef说,"说说看,为什么今天靶场中的装甲像坦克一样?"

"我猜这跟桌子上这挺巨大的机枪有关。"

"正确,把它拿起来。"

Adams提起了那挺重机枪,即使战斗服分担了大部分重量,它仍显得非常笨拙。"它发射什么子弹?"

"20毫米炮弹,和战斗机上配备的一样。"

"我该做什么?炸毁一辆坦克?"

"你可以,"Clef说,"或许你将会和GOC对抗。"

"我在听。"Adams说,重新振作起来。

"很好,"Clef回答,"GOC白色装甲的STRIKE骑警基本上是一款比较人性化的坦克,它的行驶速度高达每小时60英里,能够摆脱武器的射击甚至有时更远,50口径BMG,它可以由飞机空投至地面或在魔法师的帮助下显形,更重要的是……"Clef说着轻拍了一下控制台上的一个操控装置,"……它他妈的是无形的。"

六个覆盖着白色装甲的仿制品在靶场中显形,"耶稣啊!"Adams喊道,并惊愕地后退。

"他太忙了,帮不上你。"Clef说,"现在,我们的隐形技术还没有GOC那么先进,但应该足够训练使用了,白色装甲的PAVISE系统使它在红外线和可见光下都无法被发现,但在紫外线和upper-EM光谱范围中多少能看到一点儿,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那些装甲上都具有强迫人忽视它们的认知危机。如果你能够突破这两层防御,你仍需要找到一颗足够大的子弹以击穿他们的盔甲。"

"这套战斗服,"Adams终于明白了一切,"让我和白色装甲一样快捷强壮,头盔让我能感受紫外线和upper-EM并过滤认知危机,还有步枪……"

"步枪是我们目前击穿白色装甲而不毁掉整个城市街区的唯一选择,"Clef的声音低沉而严峻,"我不会对你说谎,Adams。即使有了这些升级,在一对一的战斗中你的胜算仍然不超过50%,你要面对的可能是部署在第八小组的STRIKE团队,再加上指挥官,都驾驶着白色装甲。"

"这都是些重量级武器,然后呢?"

"地狱,不,"Clef说,"重量级的是橙色装甲,但是没有什么能够与UHEC对抗,所以我们甚至不会去尝试。如果你面前的东西看起来像个卡通機械人并发出怪物的声音,快跑吧。"

"这不能为我的信心创造什么奇迹,"Adams在靴子中收紧了脚趾,"你在告诉我,我完蛋了。"

"不,"Clef说,"我在告诉你你有百分之一的机会与GOC的STRIKE小队作战并取胜。这在基金会中是最好的机会,而不是一个巨大,丰满,散发着恶臭味儿的零。现在上线设置好你的传感器,我会重新隐形目标,当我说'去'的时候,你有大约十秒钟的时间把它们消灭干净。"

"就这样吗?"Adams挖苦地问道,她将一个电话簿大小的电夹插入巨大的武器。

"不!"舱门打开,一挺口径50的机关枪从那该死的枪口中伸了出来,"你要在开枪的同时做到这一切!"

Adams咒骂着,在机枪开火洞穿一切的时候躲在了一个混泥土路障之后。



来自:Alto Clef主任,培训与发展部门
发送至:O5议会

回复:机动特遣队Tav-666,行動Elpis。

资产Samekh已经完成适应设备的第二阶段培训,目前整合程度估计为25%。

自写下这份报告起,记忆消除和植入虚假记忆手段仍持续生效,按照现有的长期命令,资产Samekh仍没有意识到先前的身份。

我将继续监控资产Samekh的进展,并给予培训和支持。

Dr. Clef



优先信息:动物园栅栏损坏(REPPRI-5PALBM)

当地时间18:27,AIAD“葡萄”检测到网络流量显示可能出现动物园损坏(野外异常威胁野生)事件。基金会部署在██████ █████医院的特工由███████████确认scp-008在野外出现。

机动特遣队MTF-B5(“保姆”)立即准备部署,机动特遣队ALPHA-9(“最后的希望”)和LAMBDA-2(“/”)作为观察员陪同MTF-B5。


来自:O5议会
发送至:Dr. Alto Clef(机动特遣队Tav-666指挥官)

回复:机动特遣队Tav-666,行動Elpis。

资产Resh-2被从存储中释放并归还给资产Resh,部署资产Samekh及其第二阶段设备保护资产Resh的安全。

资产Resh与Samekh将作为观察员与机动特遣队Beta-5共同出动,让我们给鸢娓一些实践经验(在此之前我们可能永远封锁她。)

O5-7



再次穿上那身装置的感觉很奇怪,设备已经改变了,但它的目的没有:确保她的安全并保持舒适,但仍便利通达,时尚。

鸢娓将她的靴子系紧并将鞋带的末端收入鞋舌之下,Adrian展示了她的技巧,确保结带没有滑动而鞋扣没有松开,她已经采取了一些方式来记忆它工作的方式,可一旦她这么做,鞋子夹住她脚踝的感觉……严丝合缝。

一个女人打开门时,她将一件蓝色长袖衬衫放在吊带汗衫之下,Emma Peel女士走了进来。那不是Emma Peel女士,那是穿着黑色贴身连衣裤的Adams。

"你穿的是什么?"鸢娓问。

"异常技术,"Adams回答,"某种超人装。"她放下一只银灰色的手枪箱,一个看起来像是直接从金刚战士身上取下来的头盔,

"你看起来像猫女。"鸢娓说。

Adams叹了口气,"我得到了太多愚蠢的评论,不是吗?"

"往好处想,"鸢娓说,"每个人都忙着盯着你,就没有人会想到对我射击了。"

"多谢。"Adams嘟囔着,她从储物柜中找到战术背心,抽出插板扔在地上,处理掉沉重的陶瓷板材,好像它们是扑克牌。

"你不穿那个吗?"鸢娓穿上自己的装甲背心问。

"这件该死的衣服什么都阻止不了,"Admas回答,贴上商标并系好扣子。"哦,顺便说一句,我给你带来了个老朋友。"她指着手枪箱。

鸢娓哽住了。

她拔下了枪袋上的螺栓,缓慢而虔诚地打开盖子,抽出躺在,依偎在泡沫中的宝丽来相机,手指摸索到相机左下边缘熟悉的磨损。

"我们在存货里找到了几个原装的宝丽来胶卷,"Adams说,将她的手枪带环绕在腰上,"不确定够不够工作一次需要多少,所以我们带来了三个,可以吗?"

"好的,"鸢娓回答,"我们很好。"她检查皮带并短暂地拖拽它,然后将相机和保护箱背在肩上。旧而熟悉的重量落在她的臀部,那感觉很好,就像是刚经过了一次长长的环球旅行后回到了家中。

"嘿,"Adams给了年轻女人一个鼓励的微笑,"别担心,这是件轻松的事情,我们只要坐下来,看MTF做他们的事情,运气好的话,我们能在山上度过两个不错的晚上……"

"我们中的一些人过的比其他人更好。"鸢娓狡黠地打趣,"你应该认真看看你穿裤子的样子。"

"该死的,"Adams抱怨道,"回去以后我得认真地写点儿关于研发的东西……"


优先信息:动物园栅栏损坏(REPPRI-5PALBM)

当地时间22:00,“格拉纳达营”行动开始。
我看到一個晾衣架,他提起前腿並彎背躍起,他們告訴我一個男人令一台載蔬菜的卡車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